正文 029、心中的秘境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挂断电话之后,华真行改变了方向没有返回非索港,而是沿着干涸的北索河向西而行,赶往所谓的神隐之门。那里距非索港有二十多公里,想当初一伙野孩子可够能跑的!

    已经猜到夏尔在利用自己,华真行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或者说有些懊恼,许是因为在潜意识中一直认为远不如自己的人这次居然算计了他,难免有点不服气吧。但他对夏尔谈不上厌恶,甚至对这件事也没有太多不好接受的感觉。

    从小就混黑帮的夏尔,内心中想当大头帮的头也没什么不正常的,他肯定也培养了自己的势力,只是这些事情原先与华真行并不产生交集。夏尔原先恐怕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但罗柴德的事让他看到了机会,所以决定试一试。

    为什么出了罗柴德这回事,夏尔就决定反抗金大头了呢?说到底,夏尔还是不希望罗医生死在金大头的手上。假如一定要死一个人,在金大头和罗柴德之间,夏尔显然已经做出了选择。至少在这件事上,华真行认为夏尔的选择没错。

    刚刚收拾了两个欺负人的黑大汉,华真行意识到草鞋帮这样纪律严明的组织也存在变质的问题,需要不断地自我净化。既然如此,那么大头帮也是可以改造的。“系统”给他发布的最新任务之一,就是铲除金大头并控制与改造大头帮。

    夏尔是送上门来的,不妨顺势而为。夏尔能利用他,却不知他也在谋算整个大头帮以完成自己的任务……这么一想,华真行心里便舒坦了许多。

    华真行甚至有些佩服自己,在接个电话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安排好了行动计划。虽然这个计划很简单甚至有点儿戏,但以华真行的经验,对付像金大头这样的人,手段还是直接点最好。至于目标能不能实现,就看夏尔那边能不能完成任务了。

    系统发布的另一个新任务是:原路步行返回,沿途坚持修炼养元术。给出的奖励是对养元术有更深的体会,或许就是突破下一层境界的契机,或另有秘境一处。

    系统会奖励什么样的“秘境”呢?华真行又想起了那个传说,难道真的存在那样一个地方,它就是系统所暗示的秘境,只是在传说中被附会成了神之国度?

    华真行突然间又意识到,自己为何会让夏尔将金大头引去神隐之门?如果想搞伏击,非索港周边一带有很多合适的地形,干嘛非要跑那么远?原来在内心深处,他还一直惦记着系统所说的秘境呢。

    华真行在琢磨所谓的秘境时,联想到了很多东西,小时候听的当地传说故事也曾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只是没有太留意而已。等到夏尔打电话来,他想找个地方搞伏击,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地方居然就是神隐之门。

    看来凡事皆有因啊,难道这一趟真能找到传说中的神之国度,世上居然真的存在这种地方?华真行一边走一边想,思绪莫名就有点飘了……这时电话又震动了,夏尔发来了他要的资料。

    除了金大头之外,这份资料中还有另外五个人,他们都是金大头的铁杆心腹。夏尔认为只要除掉了这几个人,他就完全能够接管与掌控大头帮。华真行仔细的辨认了一番,避免到时候搞错了,当地很多土著的长相在外地人看来都差不多。

    然后他又打开了另一份资料,这是护送罗柴德从非索港出发前,墨大爷给他的。墨尚同给华真行的可不仅仅是装备,还包括对大头帮的调查情况,这份资料里的信息可要详细多了。华真行也知道大头帮里很多人都不是好东西,但得分清主次,他重点是看那五个人。

    不能夏尔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意识到夏尔在耍心眼利用他,华真行就更谨慎了,他要确定自己不会误伤好人。结果发现也没什么好误伤的,这五人手上都不止一条人命,皆属于还不如早死早超生的那种,他叹了一口气收起了手机。

    虽然他出门时带着充电宝,路上也一直关机省电,但到现在手机的电量也差不多了,哪怕节约着用,再充最后一次电,估计也最多能挺到明天中午。

    华真行又在想是不是可以搞一个太阳能充电器,行走荒野很实用,就是不能太重,能折叠最好,折叠起来的体积也不能太大……回去之后可以找墨大爷琢磨琢磨,墨大爷最擅长做这种小玩意了。

    华真行又想起杨老头曾经给他露过一手,那真是一手!就是把手机拿在手里,不外接任何设备徒手充电。华真行当时怀疑杨老头是不是偷偷弄了什么无线充能设备?假如真是握在手里就能充电,那也太神奇了。

    他曾问杨老头是怎么做到的,杨老头只是很神秘的嘿嘿一乐,告诉他只要好好练功,将来说不定也能办到,还强调只有自己办到了才会明白那是什么感觉,否则说也说不清。

    就是在那之后,他被杨老头哄着练习所谓的健身操,前几天做了那个梦,杨老头又说那就叫养元术吧。华真行的养元术已经练出感觉了,甚至觉得自己达到的境界已经很精深了,可是怎么徒手充电,别说找到头绪,仍是根本无法理解,十有八九是被老头子骗了。

    不提华真行怎么琢磨当初修炼养元术的事,那边的夏尔挂断电话之后强忍着才没有哈哈笑出声来,感觉眉眼都在放光。刚才在电话里他尽量压低声音,又让语气显得很急促与惊慌,多少是装给华真行听的。

    此刻他很想唱一曲,同时随着歌曲扭起来跳一段,可惜屋里的空间太小了,不够尽情施展的。在夏尔看来,自己肯定比华真行聪明,同时也够义气。当然了,华真行也不算笨,只是缺乏这个残酷的社会真正的历练,从小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人的确很好,就是太单纯了。

    假如华真行知道自己在夏尔眼中竟然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不知会做何感想?但夏尔的确就是这么认为的,在他看来华真行的命真好,从小就被杨老头拣回去,当亲孙子或者亲儿子那样抚养。

    华真行从小衣食无忧,在混乱的非索港受到很好的保护,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没病没灾,连汗毛都不曾少一根,从来就不缺钱花,不为生存与生活担忧,不仅能品尝天下美味,想学什么就能学到什么,有满肚子的知识和一身的本事。

    夏尔也承认华真行的身手好枪法也好。他比华真大五岁,是从小混黑帮的,打架斗殴当然是一把好手,身高超过一米九、满身的腱子肉,在大头帮里无论是械斗还是徒手不怕任何人,可是两年前他就打不过华真行了。

    这只能说明华真行的老师教得好,家里有几位深藏不露的长辈都是高手。人总是难免去假设另一种人生,俗称意淫。夏尔也时常会想,假如有自己这么好的出身、这么幸运的经历,那肯定比华真行的本事更大,说不定早已干出一番大事业。

    夏尔眼中的自己,是从社会最底层出生入死历经磨难,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今天,这是华真行那种人根本体会不到的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人生历练。

    夏尔虽然很羡慕甚至妒忌华真行,但他更佩服自己,而且他并不讨厌华真行,很愿意和华真行交朋友。毕竟华真行这种人不仅有本事,而且脾气禀性都非常好,不像周围街区里那些野小子只会喊打喊杀瞎胡混。

    和华真行交朋友感觉很轻松,夏尔也知道在华真行眼中,自己就是一个憨笨中带点小聪明的当地土著,华真行甚至在很多方面都很同情他。这种同情并不令夏尔反感,聪明如他,甚至会利用这种印象博取更多的好处。

    夏尔对金大头的仇视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当年他的舅舅表面上死于帮派之间的火拼,实际上却是金大头借敌人之手除掉了身边的战友,因为舅舅那时在大头帮中的地位已渐渐威胁到金大头。

    金大头做得很巧妙,在枪战中装做不敌后撤,结果让侧翼舅舅带的另一伙人陷入对手的包围中。舅舅断后掩护同伴,最后身中乱枪而亡。这事不可能查出任何证据,表面也绝非金大头陷害同伙,那时夏尔还很小,对此一无所知。

    可是孩子总会长大的,夏尔在大头帮混了这么多年,也暗中打探了当年的事情,了解越多就越认为是金大头害死了亲舅舅。但他将这份恨意掩饰得很好,从来没有露出来任何端倪,如今他也成为了大头帮的“高层”,暗中培养了自己的嫡系势力。

    这些内情,华真行不可能了解。当金大头下令要杀罗柴德,事件很偶然,但聪明人就擅于抓住这种不是机会的机会。

    如今非索港各帮派都知道草鞋帮不好惹,而杨老头的杂货铺则是草鞋帮重点罩的场子。可是夏尔却知道更多,杂货铺里那个杨老头才是更不好惹的人。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66940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