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5、报恩的原则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公寓的隔音效果很好,哪怕男女之间进行最激烈的不可描述的运动,也不会吵到隔壁邻居。但身为三级养元师,华真行的知觉异常敏锐,早就察觉到门外走廊上有细微的震动,来的人还不少,这一楼层应该都被封锁了。

    虽然智能监控已遍布城市的每个角落,但华真行的公寓里却没有官方监控系统。这是欢想国通过立法确定的原则,如无特殊情况,公民的居所内部不受官方监控系统覆盖,划分出了公共安全和个人隐私的界限。

    这是华真行自己报的案,在朱猛提出要私下谈谈之后、两人走向宿舍楼的路上,他就通过腕表式智能终端的快捷操作,悄悄给非索港市的安全部门发送了信号,一直保持实时链接。他当时虽然不清楚朱猛想干什么,但其绝对是图谋不轨,华真行报案也很果断。

    他刚刚经历入职后第一期保密培训,保密守则中就写明了遇到哪些情况应该警惕、要做出怎样的处理,华真行就是按照守则要求做的。

    华真行与朱猛的谈话过程,已被安全部门全程监控,搞清楚事情缘由之后,华真行也是暗感庆幸。假如他没有这样做,将来还不太好洗脱“同案犯”的嫌疑,其实屋中的谈话进行到一半时,外面就来人封锁了整个楼层。

    华真行心中有数,但魂不守舍的朱猛并未察觉。特勤人员到了为何不进来,因为屋中的谈话还在继续,安全部门仍在监控,为了尽量掌握完整的情报,打算先等他们谈完。可是谈到这里华真行已经不想再继续了,直接开了门。

    “杨大爷,怎么是您老人家?”

    看杨特红的样子显然不是给特勤人员带路认门的,因为门口只站了他一个人,走廊上还有十来人,都在各自的位置守着,所以杨老头竟然像这次行动的指挥,他不是在生活区门口开小卖部的吗?

    杨特红扬着下巴道:“谁是你大爷?”

    华真行想起了这位老人家平时喜欢什么称呼,只能干笑道:“杨总,怎么会是您?”

    杨特红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迈步进屋道:“我是来指挥行动的!”同时一招手,有两名穿着制服的特勤人员也侧身跟了进来。

    朱猛有些懵,显然没想到抓他的人这么快就到了,更没想到来的带队者居然是杨老头。杨老头看着他,神情有些冷又带点怜悯,语气感慨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带走!”

    朱猛被铐上双手带走了,出门时头上还蒙了一个黑色的布罩,走廊上的特勤人员也撤了。只剩下杨老头还站在屋里,他向华真行伸手道:“东西给我!”

    华真行将那个存储器放在杨老头的手心,陪笑道:“真没想到杨总还有这一层隐藏身份。”

    杨老头的神情更得意了:“不瞒你说,在整个中心我的权限等级排在前三位!”然后又拍着华真行的肩膀道,“小子,你今天的表现很好!”

    华真行的回答很标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杨老头却莫名长叹一声道:“唉!我执行任务二十年了,这里只发生了三起案件,前两起我都捞不着出面的机会,只有你这次,才让我老人家真正露了一回脸啊!”

    华真行多少已经听明白了,这位杨老头是安全部门的特勤人员。他说等了二十年才碰到一次露脸的机会,华真行也是完全相信的。

    安全部门的情况他不清楚,但是非索港平常的治安可不是一般的好,已经整整三年没有发生过一起恶性刑事案件了。就算近二十年的时间,这里总共也只发生过七起恶性刑事案件,诸如抢劫、杀人、盗窃、诈骗、聚众斗殴之类的事情平日实在难得一见。

    非索市的警察部门却始终保持满员编制,这二十年的破案率是百分之百。这么多警察平均近三年才能去破一个“大案子”,想想那些犯罪分子也是够倒霉的。警察平时执行的任务大多是调解民事纠纷、维护公共秩序还有为人民服务等等。

    可以想象,刑侦部门的警察都快憋疯了,假如碰着什么案子恐怕会像疯狗一样扑上去。而今天的事并非治安案件,归安全部门负责,杨老头恐怕也是憋了很久。

    听说古时候有图书管理员、亭长、驿卒之类的隐藏职业,其中说不定就埋伏着什么高人,难道如今的隐藏职业中还要再添一个开小卖部的?华真行虽在心中吐槽,但嘴上却没有说什么,他刚刚经历过保密培训,保密守则中就有一条“凡属涉密信息,不该问的不问。”

    杨老头这时好像也想起了什么,转身叮嘱道:“小华啊,我的身份是国家机密,可不要告诉任何人。假如泄露了出去,就要追究你的责任!”

    华真行:“当然,我知道什么话不该说!”然后又小声嘟囔道,“您老人家完全可以不暴露身份啊。”

    杨特红的确可以不暴露身份,情况都已经掌握,通知行动人员来把朱猛带走就是了,实在想来看个热闹,就以带路领人认门的名义也行。他倒好,干脆直接跳出来当领队了,看来级别的确很高。

    杨特红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实在没忍住啊,等了二十年才有个露脸的机会能亲自指挥这次外勤行动,再说他已经一百二十岁了呀!他斜了华真行一眼道:“你小子还有什么想说的?”

    华真行:“我想问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察觉他有问题的?”

    杨特红:“我们早就注意到他了!这个朱猛自以为是技术高手,用了四年时间做准备,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资料偷出去,他撅屁股刚想拉屎就被我们发现了……要靠你小子来破案,那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华真行问这个只想确认一件事,假如他没有识破朱猛的小动作,那么安全部门能否及时发现这一情况?从杨老头的回答来看,就算没有他,朱猛应该也是跑不掉的。

    杨老头拿到了东西却不着急走,也没把华真行再带到别的地方问话,而是伸手把门关上了,走回来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招呼道:“小子,你也坐,我老人家陪你聊聊。”

    这是谁陪谁聊啊?看杨老头的样子显然是没有过足瘾,还想再得瑟得瑟。华真行很善解人意地走过去坐下,低着身子抬头问道:“杨总,您老还有什么指示?”

    杨老头翘着二郞腿:“你们刚才的交谈内容我都听见了,我觉得有些话你好像想说又没说,为什么呀?”

    华真行:“说实话,我也很同情他,不想再打击他什么。再说了,有些事情只是我的推测,并无凭据,就不多此一举了。”

    华真行有什么话没说?从旁观者的角度,朱猛的经历一听就有问题,这是处心积虑长达十余年的蓄谋。朱猛认为a先生对他恩重如山,视其为再生父母,生活和学业都得其帮助,行为在有意无意间不可能不受其影响。

    中学毕业后不去读东国的大学,却远渡重洋来到非索港求学,应该就是a先生的建议。大学求学期间以及毕业后的经历,看似是自己做出的决定,但也都是受了a先生的影响,最后终于潜入春容丹中心,否则他去哪儿工作不行?

    由此看来,b姑娘恐怕也不一定是a先生的女儿,也是另一名间谍。朱猛与她这些年虽有好几次见面,但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就算在他大四去东国做交换生期间,两人也不是天天都能见到的。

    b姑娘那个所谓的孩子,恐怕也是不存在的。既然如此,朱猛的父母当初的离世恐怕也有问题……细思恐极,令人不寒而栗啊!

    华真行最后以请教的语气道:“我还有一点疑惑,当年朱猛只有十几岁,在这样一个孩子身上投资布局,怎么能保证他今天就能进入了春容丹中心,还成了郑院士的助手?”

    十年前远在东国的一个孤儿,和朱猛今天的身份天差地别,恐怕谁也不会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这就是华真行的疑问。杨老头露出赞许的眼神,不紧不慢道:“布局之人那时当然也不敢保证,其实谁也不能保证那个孩子就会成为今天的朱猛。

    朱猛只是他们长期阴谋布局的一个结果而已,他们暗中培养的也绝对不止这一个人。按照我老人家的经验,他们选择的对象肯定是经过了考察,了解过朱猛的家庭背景和他本人的情况,从素质方面应该是很有培养潜力,那么就根据他的特长去引导。

    这是广撒网、钓大鱼,就算朱猛没有考取非索大学、就算他没有进入春容丹中心,将来说不定在别的场合也能发挥作用。而朱猛自己也争气呀,至少在那些人的目的没有暴露之前,他一直是品学兼优,不是吗?”

    华真行皱眉道:“您的意思是说,那位a先生当初只是布下一枚暗子,并不指望朱猛一定能做到今天的事情,却花了十年的心思,这么做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杨老头笑了:“a先生不是一个人,他代表一个庞大的情报组织,你不了解这样的组织有多大的能量,更不清楚他们的运作方式,这点投入又算得了什么?那只是顺手做的一件小事,甚至没占用多少精力。

    你没有仔细琢磨朱猛介绍的情况吗,那位a先生并不和他一起生活,真正露面的时间也不多,很多时候只是通讯联系,定期给他一笔钱而已。

    最重要的时间节点其实出现在他大学四年级,朱猛跑去东国春华大学做交换生的时候。那时他已经拿到了三级养元术证书,并且移民入籍成功了,成长为一条大鱼,于是b姑娘才出现了……”

    华真行听到这里已经懂了,按杨老头的判断,那位a先生只是负责广撒网,朱猛不幸成为其选择的对象之一。至于那位b姑娘,只是在网中重点选取养大了的鱼,负责最后的收割。假如真是这样,朱猛的遭遇确实很不幸。

    这一切只是推测,并无任何切实的证据,但它很可能是事实。从旁观者的角度,也许能很冷静地分析,但对于朱猛来说,这恐怕是他不能接受的,因为这就是他本人经历的真实人生,他只愿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所以华真行当时欲言又止。

    见华真行沉默了,杨老头又把脑袋凑过来问道:“小子,我们先不谈这些,就说说朱猛本人吧。姑且就认为那些人是他的恩人和爱人,他唯一的目的就是想报恩,你又怎么看呢?”

    华真行几乎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不对,他完全搞错了!就算那位a先生真的对他恩重如山,他也违反了报恩的原则,每一种行为都是有边界的。”

    杨老头饶有兴致地追问道:“哦,什么原则?”

    华真行:“有人曾告诉过我,报恩是一种美德、一种善行,每个人都要记住别人的恩情。但报恩有个原则,那就是你无论怎样报答对方,都只能以自己的东西。

    假如对方对你恩重如山,你愿意为报恩付出一切甚至生命都行。但你不能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去报恩,更不能去伤害无辜的其他人。比如张三对你有恩,你不能拿李四的东西去报答张三。

    我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有个小帅哥为了救一个小姑娘而牺牲,小姑娘为了保住小帅哥的灵魂能使其复活,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如果她付出的是自己的一切,当然很感人。可是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顾所有人的警告和劝阻,将家乡弄得天崩地裂也死不悔改,哪怕她明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所有的村庄都被毁了,养大她的乡亲们不仅失去了家园还死伤惨重。

    就这样居然还有人说太感人了!我不知道她想感动谁?有没有问问那些无辜的乡亲们答不答应?我就是因为看了这样一部电影,才去找人请教,然后有人告诉了我报恩的原则。

    我们再说朱猛吧,就算a先生对他有恩,可是他想栽赃陷害我又是什么道理?难道他就有资格毁掉我的人生来报答a先生给他的恩情吗?还有他偷的丹方,那是欢想国的最高机密,价值无法估量,不是他能用来报恩的私物。”

    杨老头的脑袋凑得更近了:“你当初看的是什么电影,又是谁告诉了你那些话?”

    华真行的神情变得有些困惑:“我忘记了!”明明应该记得很清楚才对,可他就是想不起来。

    “杨特红,你今天很兴奋啊!”门外传来一个柔和悦耳的女声,却莫名让人感觉带着一股霸气。公寓的门隔音效果也很好,但这个声音却似有着神奇的穿透力,就像面对面的在说话。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49988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