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777阅读
  • 0回复

天荒23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天荒一隅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6-09-30
天荒23首

捕霞记

山峰之下,雾在婉转
峡谷,雾气笼罩了所有的平静
偶尔的鸟鸣,只是清晨的点缀
秋红潜移默化,渲染山色
江流,秋水以凉致胜
河湾的小漩涡,时不时把漂来的红叶子
从圆心,拉入水底
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
才是江上雾的画师,它轻描淡写
就弄得雾气魂神颠倒不知所措
把她纳入朝霞门下
我的网,就打下一船灿烂秋色
2016年9月30日02:25:09


胭脂沟

游历,需要阳光。需要叶落归根
黄金沟,胭脂味早已烟消云散
翻来覆去的沙,被时光最后凝固
金簸箕金缸之类的器具
一起在采金博物馆里沉睡
面对偶尔的白骨,你的猜想是对的
淘金者和窑姐的遗骸都在
那些砂砾,曾与金沙幸运伴生
见到云天,听到鸟鸣。这结局梦想成真
沟里的溪水,潺潺依旧
它的轮回,可以解释为流转
它蒸腾的云雾,沿山峰爬成地形雨
就落入溪的源头。溯源是辛苦的
你需要返祖成善于攀爬的动物
才可以见到真相,见到
滴水之恩,当以泉相报
2016年9月29日07:10:52
注:胭脂沟黑龙江小兴安岭一侧,沟沟有黄金,据说所淘之金均成慈禧等六宫粉黛的胭脂钱。

荒火错

误打误撞的荒野,撂荒出另一种诗意
老柳树,却黑却黑
水城,野得不可思议

芦苇和蒲棒,水杂草,高处的蒿
茂密了整个甸子
水鸟们,在整装待发

辽阔写意的秋,一天比一天深刻
直到荒凉的小路成为迷宫
晕头转向里,露水湿了你裤脚,

朝阳与昨日之星,再次搭界
透过芦苇丛的霞光
被微风描述得活灵活现

不错,它指示的方向
正是你寻觅的去处,那里只有传说
没有荒火,所有的生物都被放生

2016年9月28日05:18:49


江河水

岛屿顺流而下,鸭蛋河在入流
喇叭,吹起秋色
河口秋水,骨瘦如柴
河床,淤泥柔软得满是黑色

凉爽滚动到这里,静默驱赶了秋的虎
河滩有草,过渡的沙石
像燃烧过
那痕迹替你充满想象

靠水一边,漂流的树枝木棍
滞留成一条编织
的飘带,沿江而行
水沫子的白,与黑水好成姐妹

秋光的好,也许胜过春色
水面,倒影。文静得别有洞天
江岸,五花树混在一团
你稍加理顺,它就成了彩虹呢

2016年9月27日04:21:08


祠堂引

一个老村子坐落在豫西平原边缘
坐落在王屋山下。老祠堂门上的油漆
斑驳地脱落。木头固守的本色
像房檐下的燕窝,一直的土灰色
我小时候,跨进这里的门槛
总是觉得神圣而又高大。记忆里
那两扇门,是模糊不清的清晰
门神,古装戏里的大英雄
他们的脸谱,狰狞里透露的浩气
让男孩子望而生畏又羡慕不已
大喇叭唱起河南梆子时
他们就跟着,吼大花脸的腔调
并舞起手里的木棍,噼噼啪啪交战
一想起这时光,我极想把游戏的过去式
变成现在进行时,在七个隆咚锵里
活蹦乱跳,让不可能变成可能
2016年9月25日06:13:41


普陀行

山路从悬崖边上通过,栏杆变成铁索
同行,只为不同目的的旅行
花花草草,不时隐于迷雾之中
怪石,被有心人命名为动物或植物
或信仰之名。大的 “心”被雕刻在石壁上
彰显登山人肉身里对前程的虔诚
意识,一尝反射,庙宇便神圣不可侵犯
香火的制造商,估计是俗人
他不念佛经圣经,只念生意经
一炷香,用味道变异了时间的长短
但是诗,依然漂洋过海,登云驾雾
在普陀那个圣地双手合十,用心向佛
2016年9月24日05:47:33

路盘旋

一个岛屿,关联众生舞台
天空灰茫茫。偌大的桥
宛如一棵稻草,让蚂蚁沿它飞翔
波涛连绵如山,簇拥更高的山
路盘旋,崎岖联手坎坷,造化迷途
菩提树,被信仰一再领养
红布条条,祈福安康,当然也有
祈求子孙的。捕捞与放生
是一枚制钱的正反两个版面
正像海洋与池塘的水之咸和淡
旅行,浩淼的东海,向往的舟山,
游客心,都被教化纯粹
诗歌想亮相时,才知道自己
在经书黄卷面前,那么渺小

2016年9月23日09:16:14


菊芋调

预报的阴沉,在攀登的那一刻
被头顶的蓝击破,通透的碎云彩
它的点缀,让天空成为你的好心情
山路旁,愉悦还不止这些
那些朝天空开放的黄花,菊芋黄
透明一般,融合在仰望的蓝里
情调,缘自黑土地,藏在块根储存
的命运里。而色调的原色
从来没有这么纯粹,这么零距离
碰撞或奇遇,被草描述出原生的奇效
在山里,颜色的埋伏随处可在
她击中你时,你却会感觉幸福的影子
正从天空降落在你的身旁
2016年9月22日07:06:31

   秋风令

世事难料,秋的演技倒是不可穷尽
年年的青涩一成熟
就让你太容易忘掉前世
蛋蛋里爬出的小蛇,蜕掉的蜕里头
已无血色。成熟的草,为秋雨将腐烂
白桦林铁锈里越来越白
千万双看不见的眼睛向各个角度张望
昆虫们都在安排来生的后事
秋风像催生婆,通知各家预定春花开放的顺序
它的忙碌,被历法记入新的黄历
根长一尺,树高一丈,草木的秘密
在魔术最后,略有揭示
秋演绎的这一季,更在乎流彩的多样性
这一点,差一点被诗意所忽略
2016年9月21日02:49:47

藤蔓慢

这个藤蔓,挂在橡树上。向上
爬着爬着
就红了叶子。黑紫色的果子
酸在雨前,甜在霜后
另外的野味道
像是红瀑布,通透的五味子溅落林海洋
那种麻,不是毒。它对神经的好
可以入酒,入药
藤蔓,原生的音乐曲线
彩色音符,在塞外之秋弹起草木奏鸣曲
一不小心,诗也跌入它的乐章
2016年9月20日08:13:19


秋虫曲

中秋的后续歌,被秋虫哼唱得
倍加有韵,果实以及草籽
秘籍里的音符正在一步步解密
山花之隐语,以细碎的颜色战败微凉
野水里,菖蒲用新叶子护卫它的棒棒
小林蛙的嗓子,一点也不顾及倒仓
它的试唱甚至好不过它跳水的咕咚声
穿过小草原,就到了山脚
次生林,已有黄叶飘落在地
“与蘑菇为伴好惬意啊”
俗称马粪包的菌类,有这样的想法
毫不为怪,它的娇嫩甚至躲过九旬老农
的眼力。新生命证实,秋雨也是襁褓
孕育无时不在,当然也包括一首新诗歌
2016年9月19日05:36:44

蚀,月十七

十七的月亮,隐约在平静的江面
羞答答,从云层钻出来
依然披着泛黄的薄纱,超级园
来自夜半,那脸庞圆润过
岸上赏月的姑娘。“桂树在变色吗”
它的叶脉为什么涌动出,中秋之爱
——曼妙透过了这片林子
怀里的小白兔,跳得让桂花惊愕
蚀,描述的半影奇观,被诗记录在案
月十七,稀罕在珍爱,在真爱
2016年9月18日06:09:30


庄稼魂

题记:是日,去乡下,见台风”狮子山“过后,黑龙江庄稼一片狼藉。更有秋雨连绵,阴魂不散。连诗歌都过不了这道坎。

阴沉,写照这个秋天的词语
源自阴魂不散的乌云
它的惯性
甚至颠覆着牛顿的定律

一条河,一道岭,直到更大的平原
秋雨,不止一次
成为罪恶的证据

它像亿万只脚,践踏本就
残喘的庄稼
那些匍匐在地的玻璃心

度日如年,让这个季节
失去应有的光泽
干枯,夭折,死去
奈何桥边。不甘,让它们冤魂不散
2016年9月17日04:47:50


大马哈洄游之季

烟雨锁江,唯有岸边的沙
享受轻轻的细浪。江那边,好朦胧的景色
源自俄罗斯的山雾,那顶帽子
还真弄不懂是俄罗斯还是犹太族的
有了水,心就柔软了属性
岸上,老房子更新了三十年河西
更早的那一个整整的年代,还说不上忧伤
苦衷与欢乐,泪花来自浪花
舒坦和尴尬,如铲除荒草时误伤了的苗
老房顶,青苔不可以再作诗的意象
江里的网,再也无法打捞仅存的记忆
大马哈洄游之际,它只能残留一些
死亡前的情愫。雨中,黑龙江真的很平静
2016年9月16日06:07:42


染色体里没有悲哀

狮子山后,漫天的云就不断续写
多幕的戏剧。
低空,乌云翻滚,然后用雨丝骚扰你
偶尔的晴,阳光透过蓝
在高天,织锦。
倒伏的绿,或倒霉的庄稼
如同里约的残奥会,用苦命,与世抗争。
它们,染色体里没有悲哀
总把向上,作为一生的追求
生命力的钟表,总会走过四季
这一次,有诗陪伴它越过金色时光
收获,为期不远。它会用种子
延续不屈的基因
2016年9月15日03:29:48


北纬45度,弯曲的经纬

森林,缘生的载体。我有太多的朋友在里边
那些小溪与河流,只是信使
浪花,平静下来,才是隐形的字符
北纬45度,弯曲的经纬,陶醉于绿
我们的群落,信仰的,还有皑皑白雪
那些过渡色过于奢侈,五彩缤纷
却太短暂,如同天空的雁鸣,难以挽留
这里的诗,是留鸟。分明的四季
是它写话年轮的妙笔。形象思维
不需要求证,如果需要
小兴安会说,“浪漫才是公理”
2016年9月14日03:20:43



沙粒,箴言

这些个砂砾,乱中有序
多数人难以看得出来
常与大江亲近的人,是个例外
低头在沙滩上,行走,漫步
穿靴子,钓鱼,捡石头
不知不觉,爱上这黑到清凉的水
有时候喝上一口,那是渴望吗
扪心自问。天生的,土生土长的
都一样。从小就这样
“爱咋地咋地。”从不在乎
人家说三道四。爱像沙子别握得太紧
等流失了,悔之晚矣
沙粒的箴言,卸载了前半辈子
2016年9月13日05:20:13


河水浑了一会,就清了

他们在垂钓,野的鱼塘。有鲫鱼翻花。
愿者上钩。“贪恋食物的食物总是有毒吗?”
这个,鱼儿在问。而我,在河边。寻找梧桐
或者登高,攀爬。山路狭窄着潮湿
山花还茂盛。最后的热正在东北游荡。
地形雨,等待雾气昭昭,蜕变为云那个时刻。
小兴安——
红松故乡。你的一片树林
现在被叫成母亲了呢。伐木工老矣,青山遮不住
叫做梧桐的那条河,时隐时现。
它的灵气,弯弯曲曲。一阵暴风雨过后
河水浑了一会,就清了。去往大海
2016年9月13日03:57:22


梧桐翻飞的蝴蝶

透过桥下的河那么短暂,迹象如
塞北人生。河床萧瑟的沙
失去固有的颜色,滚石比根更坚硬
右岸的树桩暗黑如图腾柱
雕刻的印痕正在不断开裂,露出老树皮
内在的沧桑。树叶子当仁不让
这些时间的刻刀,到了这次轮回的末期
总是以更鲜艳的颜色,告别阳光
这个季节,神圣无比。被秋雨沐浴
胜过在天河里游泳,那些水
其实是星光在流淌。梧桐翻飞的蝴蝶
用温暖的色调演出,使小兴安的告别仪式
壮观无比,甚至强过里约的奥林匹克

2016年9月9日02:07:13


与梧桐河说

水路的曲折,都在意料之中
山的爱意,映像在水下漂流,有时候
桨划动,撩拨出的水珠里
透露出山的迷茫。流入大江
山的影子不会再存在下去,暗藏的幽灵
时有时无,两岸的平原
看起来倒是由水和山冲击而成
广袤和黑黝黝,被三条江分割。流失在域外
的那些屯子成了永远的痒
一个岛屿也被人为分割,不管如何
和谐就好,战乱总是电击洄游的
大马哈鱼,不允许它再返回生殖的故乡
黑瞎子在生态的树林里,耍手彩
它的笨拙翻过来,就是凶狠

2016年9月7日03:44:02


取材于小兴安的秋季

龙头山麓,梧桐河掉头南去
水的柔情忽然热烈起来
在夕阳里,浪花边缘镶嵌着金色
这些水的碎片,秋韵十足
靓过岸上的秋花,可它却输给
梧桐树快要成熟的叶子
这要借助于风,金风的涂抹
绝对胜过大师级别的画匠
黄昏,山河的色调总是那么温馨
霞光一烧,夕照的心思
从梧桐林透射过来,仿佛有偏光镜
把你的冲锋衣弄得神乎其神
秋的天空,缭绕的美意很少偏见
雁鸣里,心的追寻胜过高天的飞翔

2016年9月5日13:34:59


关于回天之力钥匙的猜想

黑龙江边,波斯菊在描述
秋季最后的鲜艳
接骨木因成熟,偶尔释放出异味
这与它果实的美形成太大的反差
蜗牛壳脱落在地,草丛里
蚂蚁繁忙依旧,修筑它们的城堡
老榆树,叶子被秋风锈蚀
鹊巢空空如也。牛蒡
干枯得像关东的旱烟叶子
萧瑟镜像,还不仅于此
“狮子山”这恶魔,风起云涌
肆虐得敲打地狱之门
悲催田野,庄稼的火,煎熬着泪
我想用怨恨,敲碎自然的密码
探寻某些不可能
回天之力的钥匙,你在哪里

注:狮子山,2016年第十号台风。

2016年9月2日00:47:36


血色之秋

题记:写在第10号台风"狮子山"登陆黑龙江之时。

草地高一些的地方长满灌木
密茂里,秋虫的私语
依旧不知,季节的深浅

台风竟然掠过这里,完全不顾
海在远方的感受
这越位球,随意滚动

横扫懦弱的平原,在它面前
北大荒如此不堪一击
稻谷流落的籽粒
金黄的泪珠,落得不可收拾

玉米林被腰斩,七零八落
秋庄稼的痛,这么揪心
让我手中的镰,收割起我的手指
并用它描述这个血色之秋

2016年9月1日05:22:48










天荒诗歌:http://ziyew.pkm.cn/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