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688阅读
  • 1回复

厂长打职工,谁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刘晓民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10-03-09
厂长打职工,谁管?
厂长打职工,谁管?
刘晓民
2010年3月6日早上8点零几分,厂长徐光祥到样板部(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杜远镇南芦村犁安岭工业区金利达五金工艺厂样板部)时,样板部职工刘德先问厂长:“去年年底的奖金什么时候发?”厂长爱理不理(刘德先语)。刘德先向地下的东西(废品)踢了一脚。厂长:“我不理你你又有什么办法?”(原话为:“我不理你你啥解?”)刘德先:“做工的不问你问谁呢?”二人由争吵到动手。厂长比刘德先高点,把刘德先按翻在桌子上,但厂长的衣服也被刘德先扯掉了。样板部其他职工将二人扯开。(可能因衣服被扯掉的缘故,)几分钟后厂长再来到样板部对刘德先道:“我要打死你!”二人再次打架。样板部其他职工再次将二人扯开。厂长到厂门口边将刘德先的卡(上下班打卡计时的卡)撕掉后,叫刘德先:“马上滚!”

现刘德先左额与太阳穴之间被打肿,左胳膊(左肘)掉了点皮,当时(打架时)被打出了鼻血。(厂长也应有皮外伤)。

刘德先:“打第二架时我被他压翻在地下时,幸好地下的铁皮子未竖起,若割到脖子上命都没了!我只一个人在他厂里。二月份的工资也还在厂里。我未说任何威胁他的话。他与樊彪(也是样板部职工)也打过架。”

 
作者简介:本人诚实,2002年年底、2008年3月31日、2008年6月18日三次寄稿中央,有关这三次寄稿而提及的人名、单位、事件,任何地方,只要有一处虚假,则读者可当作这些全是假的。2002年年底是用寄信的方式,寄信与王蒙、阿成、光明日报报社社长、新华每日电讯日报报社社长、中国作协主席、社科文研究所长、湖南省作协主席、苏童、肖克凡、林希等人,由他们将信转寄中央,将农负、官腐、社会秩序差等情况反映给中央[中央后来治理了社会秩序(应是在湖南省的范围内)、免除了农业税、对农民实行补助,并实行了医疗保险等等]。2008年3月31日是寄《成长》与《当代》杂志社社长、主编潘凯雄、副主编洪清波等人(主管《当代》杂志社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此稿于4月上旬到中央手里。中央在4月中旬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反腐(在这种情况下,一大批裸体干部浮出水面。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经济犯罪、商业贿赂和职务犯罪的案件55959件,同比上升11.66%;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犯罪案件33546件41179人,查办涉嫌犯罪的县处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2687人,其中厅局级181人、省部级4人,抓获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1200名。2009年统计出的这庞大的数字说明了反腐的成绩,同时也完全证明了我在《成长》第五部第3章、第5章中说的贪污腐败已经泛滥成灾。2008年刑事案件审结数为768130件)。本人为民为国,中央领导集众人之智确定再发布出来的政策、采取的措施、法学家们制定的法律,我寻出错误的与不妥当的,共一百二十余条。其中五十余条罗列在《成长》免费稿11,四十余条融入《成长》其它部分,其余的从《<成长>续》的附录(6月18日寄出去,约6月下旬到中央手里)以及其它短篇中指出来。本人倡导言论自由,在网上发表《写给中央委员……的公开信》。本人务实,97年国家省市公布人均纯收入为二千多,并被许多报刊刊发转载十年,我在《成长》第二部中,以农民的人均用电量(那几年我在村里当村电工),推翻这个几千个拿工资的统计出来的数字。本人关心社会,十几年来一直是耗费着自己的低微收入,做一个人大代表该做的事。本人开书店力图文学繁荣,支撑一个不赢利的书店近十年,书店倒闭后又在网上发表公益性的《狂人日记》续、得失、志仁的婚事(节选)、丧事与迷信1、论坛上的不合理现象、《成长》第一部、成长第四部、成长(节选)、《成长》续、写给管理员版主网友们、三次寄稿中央、初涉网络、房价与经济危机、言与法、堂吉诃德大战风车、《成长》的传播、无病呻吟......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0-03-11
够乱,可向当地的劳动监察部门投诉,并注意收集证据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