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582阅读
  • 0回复

挂羊头,卖狗肉者(原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9-11-25
挂羊头,卖狗肉者(原创)

先前,我读韩愈的《祭鳄鱼文》,文中详尽的叙说了安国于民众的道理,又奉劝鳄鱼回到足可使它们生养安息的大海去,并给一些时日延限,如果还不听劝导的话就要拿起刀枪来与它们殊死拼搏了,一定要把鳄鱼赶离潮州,以使人民安居乐业。

初读此文时觉得韩愈实在是难得好官,为了民众安康、地方安靖不惜放下架子苦口婆心的劝化“乱民”重归田里,其说理用理、谈义持道的仁德风范实在可以为当今一些“恃强逞霸”、“失理无道”的人们所“自惭形秽”而当思“痛改前非”的了。

我又思想,如果把这些鳄鱼当作那些聚啸山林,不时出来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这篇《祭鳄鱼文》名为与鳄鱼说话,其实就是一纸招安文书;先晓之以理、通之以情,劝戒他们放下武器重新回去做安顺良民。这样一来,看似是为鳄鱼而作,其意实为扰乱地方安定的“山匪”、“土匪”而言之了。

韩愈一方面是真心真意想要作一篇讨徼鳄鱼的告示安抚地方民众的疾苦,另一方面也考虑初到潮州不妨借治鳄鱼一事顺便旁敲侧击,也使当地可能存在的“乱民”作一番劝教,如果真有乱民,也期望能使他们自动放下刀枪,于地方实在是一件好事。于是韩愈郑重其事的到江边祭告鳄鱼,并使天下知之。

韩愈究竟是不是这样想而后作的,我不知道。但我想,韩愈既为儒家弟子又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官僚,能使地方安靖实在是他的职责所在。

关于鳄鱼是否有人性,亦能通人言?韩愈虽然身处神鬼传说横行的时代,但他却是一个无神论者。既是无神论者自然也就不会相信人与鳄鱼能够心意相通、共用人语的荒诞了。是以,我便作这样的思考,韩愈似为劝鳄,实为劝化“乱民”。不可谓不“用心良苦”。

后来,我读《叶公好龙》,说叶子高十分喜欢龙,所以衣服和起居室及饮食的器具上都雕刻上了龙的形态,简直以龙为伍,有爱龙之癖了。叶公好龙的事被天上的龙知道了,于是龙就去见叶公,以满足他渴望见到真龙的心意。可是没有想到,叶公见到真龙来了,却被吓得魂飞魄散,以至于惊慌逃走。

读完不免笑了,这样心口不一的虚伪人现世实在是不少,一方面利用“天龙”的威名使自己善于为伍令不明真相的人们相信叶公是真心爱龙,就可以使原本默默无名的身份和地位达到一定知名的高度,另一方面实则又惶恐于天龙的真相,并不能真心诚意与天龙为友为伍。这样思想,叶公好龙不过是一番别有居心而故意为之的障眼法罢了。

当然我是知道《叶公好龙》这个典故的出处来自于春秋时的子张与似乎爱才的鲁哀公之间的事情。然而我还要根据自己的思想来理解《叶公好龙》。其实,就在我们生活的现今时代,与鲁哀公一样的人又岂能少有呢?

鲁迅先生在他的《野草》题辞中写道“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如今先生逝世已经很久了,世间爱慕他文章的人也非常之多,钦仰他生平作为的人同样也不少有;更因为先生的文章即将从国家选编的正规课本里逐渐剔除,这样影响不小的事造成的轰动效应也就使在和平时代渐渐消磨斗志的人们重新怀念起战斗的鲁迅来。

近一段时间,大街小巷,能闻与鲁迅相关的议论也在爱好文学者中传说,而网络中所见与鲁迅的探讨也就比往年愈发多了几十、百倍不止了。

这些人难道都是热爱鲁迅,而真心愿意做鲁迅那样的斗士的吗?我不免很有疑问。于是一边写些怀念先生、愤慨时事的即时小文,一边观察种种与鲁迅相关的门槛。这就因时所事而看清楚了一些人和事,其实是与叶公好龙极为相近的形容。

一些人一边搞着与鲁迅作品相关的门槛,接纳种种探讨、思想,一边却谨小慎微不置一词于时事。看似极爱于先生的作品,要为战斗的青年们留一块可以在黑暗中展现光线的净土;实则深谙于统治阶级的维护之道,并时时提醒青年们不要发表过激言论而免于失去这最后的阵地,并适时制止一些言论,只把鲁迅作为一个学术研究对象而免于卷入厮杀,这样的作为其实与叶子高毫无二致。

青年人们不容易看清老奸巨滑者的内在思想,看似于畅所欲言,却时时添置种种条款规则,使青年人们不知不觉陷入“委屈求存而渐渐柔化为良”的圈套中去。使其不能跳出框架自觉伸张无望,以此灰心失望失去真正为社会公义、拯救民众疾苦为己任的社会责任干,从而沦为“增其影响、名望、地位、私利”的政/治棋子。

单纯的青年人们会因为发生于其中的一些不合乎道理的事情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但他们没有看清事情的本质,仅仅追求于“事依有据,行依有理”的认知,从而就忽略了“小统治者”们内在的行为思想——实则既借声势又造影响,不但巩固自身威望,又可达成“杀鸡儆猴”强抚顺民的效用。

以上看,此类公不仅爱做叶子高,复擅《祭鳄鱼文》之道呢,一般的利用起鲁迅为己造出影响、提升现实声望;一般又运用封建统治阶级的手段先抚后杀,以使鲁迅的真都精神沦为顺民的工具;不可谓不阴险,不可谓不狡诈。

能继承鲁迅之精神者,自当为民众而唤醒反抗的斗志,为正直之士鼓舞战斗的意志,一方面不以阴暗的心理居心叵测的扰乱国家的安定,一方面又要呐喊呼吁全社会都为获得真正的舒张和平等而努力。我辈者,当以做鲁迅先生文中砸墙得窗的傻子,必不能做苟且安居的奴才,至于那般“挂羊头”的聪明人,不过是为了“卖狗肉”罢了。

2009年11月25日21:47分北大中文论坛/注册名:烈火的轻云
www.qiuse.com 我的家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