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535阅读
  • 1回复

小人弗得高且洁(原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9-11-16
— 本帖被 apricot暖 执行加亮操作(2012-04-26) —
小人弗得高且洁(原创)

“小人”就是“小人”,不能正面做人,既不成光明正大之士,也难为穷凶极恶之徒,却往往有如游鱼,时常患着红眼病,从不高声,时而温颜,总要人后搞些促狭,以成其小谋也。能从小人者,非大德,即大奸,若非大智慧,便为缺智慧。夫管仲者,淡小人不夺君王之欢,乃知君王必不以小人成祸乱也。是以,齐小白能用管仲而兴国事。叹息,每每大缺智慧者养纳小人,一旦身死也不自知小人之祸;误国害民,孰之祸也?非小人也。小人之得,车薪足之。大人所祸,万岁难堪。

人有行仪,乃从政、从势、从形、从为而治之。晋大夫“士会”,郤缺曰其: “士会能贱而有耻,柔而不犯,其智足使。值“邲之战”晋、楚相击,看出内部不和,主张班师;但主帅荀林父无能将中军,为先谷所惑不能定之,以至于晋中军、下军大败;唯士会知机,预先结阵,其上军不失一兵而归。可见其智。大夫羊舌职言于士会:“言依于信,行依于义,和而不谄,廉而不矫,直而不亢,威而不猛”。君王用士会治盗,士会将缉盗科条尽行删削,专以教民劝化为务。于是晋国难禁之盗多逃秦国。可见其仁。晋使郤克于齐,受辱而归,日夜陈词伐齐。士会不以为然,但深恐郤克不得其快而将内祸于晋,于是告老辞职,让位于郤克,是为国之思。可见其无私。

楚孙叔敖,用于楚令尹,用思于治,身死亦不忘国事、民事。留书于楚庄王,先谢君之用,复言子不足以国用,再言民劳,恳君安抚,安民为上。终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愿王察之!”终其一生不为私家谋取分毫,死后亦不多思后代,如此廉洁,古今难得。又有楚庄王之侧优伶孟侏儒,见孙叔敖之子背柴而归,不免惊讶问之。孙安言曰:“父为相数年,一钱不入私门,死后家无余财,吾安得不负薪乎?”孟侏儒有感叹,于是扮演于君前,有唱词附录——“贪吏不可为而可为,廉吏可为而不可为。贪吏不可为者,污且卑;而可为者,子孙乘坚而策肥。廉吏可为者,高且洁;而不可为者,子孙衣单而食缺。君不见楚之令尹孙叔敖,生前私殖无分毫,一朝身没家凌替,子孙丐食栖蓬蒿。劝君勿学孙叔敖,君王不念前功劳!”至此,楚庄王方封孙安于地,使之不受贫寒之苦。孙安之得若无孟侏儒,竟是人死茶凉,无人问津了。

上下观,大人之侧少小人,是为大人有正心,于正事,执正节,明大义。大人之侧多小人,意反之也。大人不养小人之志,则小人无形以亏众人,纵献媚,不过得个枣子、赏其甘美罢了。时人复谈赵高,言小人之生动。可想若无大人之受媚、受惑而无定思、明正理,小人何足以其逞也?小人之形态,必不得长久之正形、正态、正言、正事,每每于挑拨为能事,又将乞怜于人前,勤快有之,勤劳难之,巧语有之,身受避之,恶俗有之,创新无之,有小见,无大识,乃使小聪明之徒,图狗腿子之欢,毕其终生,苟且知之,宽放穷之。有正意者,能辨小人之形,糊涂之辈,常死于小人之手。弗如学士会,“言依于信,行依于义,和而不谄,廉而不矫,直而不亢,威而不猛”,做人有宁仪;弗如学孙叔敖,“高且洁。”

2009年11月16日22:12分哈尔滨论坛/注册名:大江陶醉千秋月//读哈尔滨笔者“烛舞”文《历史上第一最生动的小人》有感而笔
www.qiuse.com 我的家
离线apricot暖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2-04-26
楼主对小人的一番论述,可见小人不是依着自己存在,而是依附着某些被称作大人的而存在。正因为有了生存的土壤,那些小人才日渐横行,不谋正端起来。文字观点鲜明,论述得当。
世态炎凉,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