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062阅读
  • 0回复

七月乡村,狗叫不停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欧阳杏蓬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9-09-04
七月乡村,狗叫不停
  
  这是酷热的夏天,阳光像烧红的烙铁,从东边出来,就一直紧贴着这块高高低低密不透风的山地。老人从柏树下退到屋檐下,孩子仍然跪在干净的水泥地上,完全投入地玩玻璃弹子。汗像裹了灰泥一样,在细腻的脸部皮肤上泛滥出一片泥沼,然后在下巴上拧成一股股绳,汗水从这绳上下淌。老人从屋檐下下退到屋里,屋里闷热,才开始意识到,阳光里的孩子或许会被晒伤。于是,扯开嗓子,大声命令孩子回到屋里来。孩子各自回家,崭新的村子立时空洞起来。
  村子外面的田野还是绿色的,一季杂交稻已经抽穗,正在弯腰画出动人的弧度。稻子长得不错,密密匝匝,绿色的颗粒重重叠叠。每一条稻穗都有一支笔直向天的青色箭叶,静静地,阳光给了它们一些迷幻的银色光辉,看过去,如波澜不惊的海洋。庄稼地就没那么好彩了,大部分地长着荒草,稀稀落落,还无精打采,像一幅黄色涂抹不均匀的油画,时常露出一块灰底。有的果园篱笆还在,长着一些青藤,里面有斗状的坑穴,一边堆积的褐色的土颗粒可数。桔树结了果,看起来不错,但有一些桔树的叶子在发蔫,有的只剩光秃秃的枝丫,枝丫的的某个部位上,还挂着一个发灰的干果。七月,这里的桔子还没有熟透。我亲眼看到过一个两岁不到的男孩,是怎么被这桔子酸得挤眉弄眼现出一副憨态的。
  路上荒草茂盛,走起来,脚下十分的柔软。河坡上,芦苇连了起来,给小河砌起了两道绿色屏障。小河被这蓬松的绿色占领了一部分,而原来的河滩和浅水区,现在长满水草。河流像一条布带子,在水草里绕来绕去,形态如同沟渠了。也许,再过些日子,水草和芦苇合谋,这河也许会消失。人们的记忆不会消失,可记忆没有力量改变现实。放牛的少年,现在已远走他乡;当年放鸭的孩子,现在去了石场。他们挣回了沉甸甸的现金,一边让家现代化起来,一边让熟悉的家园逐步退化,让青草长到屋檐下。这里仿佛已不是先前的家乡,是从前的梦乡。一条狗不经意从草里窜出来,摆出一副战斗的样子,几声吠叫之后,不知道从哪又冒出了几条狗来,都夹紧了尾巴,向着你龇牙咧嘴。这时,你才突然发现自己在它们那里,只是陌生的过客。
  一群狗叫起来,另一群狗也叫起来。村子,突然像变作了一个养狗场。狗叫,孩子也跑出来,见了现场局面,于是招呼自家的狗。一只狗退回屋,其它的狗嗯嗯几声,也逐渐退去。但是,等你明白过来,却感觉恍惚,这些狗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巷子,虽然破败,可还是当年的巷子,石板路还是那么的亲切熟悉。那些狗退到哪去了?或许是太热,狗找了阴凉地方,自己隐蔽了起来。村子静下来,随便在一垛屋檐下坐下来,听着后山树林里“叫知知”发出的“吱吱”声,犹如身置世外桃源。门前的李树的叶子还如云样横着,柿子树在阔大的叶子里,举着小手样的青色柿子,石榴树还婆娑着形姿,仔细看,或许还能在起圆锥状的顶部找到一个红着皮的石榴。远一点,是一望无际的丰收的田园。只是,一声巨响之后,房子震动一下,老人说:对面两里外的石场又放炮了。又感叹:现在的炮越来越厉害,再这样下去,房子都要被震塌了。可是,现代化就是建设,建设就是破坏,破坏就是……。一个下午,思维都在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里钻,绕不出来。
  又听到狗叫,看到一个妇女。你突然觉得,这狗也是冲你叫的。当年,你们没有私奔成功。村里没有人知道,这只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过了二十年,当年的往来却仍然那么生动,让心有如鹿撞。只是七夕已过,你们也只是遥望,然后各自回家。该相夫教子的,收敛了所有的野性,就那么贤淑着。该浪迹天涯的,就那么洒脱,离开了家,就像离开了人间,彼此相忘于江湖。狗被孩子唤走之后,村子又恢复平静。你坐在哪,一动不动,看着门前的石板路,看着青色的田野,你感觉自己开始立体和混乱起来。你渴求狗叫,但是,狗却一直没有叫。那路像绳索一样,将你的青春捆绑起来。那田野像幕布一样,放映出你对着青山张望的样子。你像幽灵一样从泥墙土缝里钻出来,桃花灿烂,你裸着的身子却穿上了新衣。你双手使劲搂着头,却并没有制止这些不发生。
  入夜,狗叫不停。时而聚,时而散。时而在窗外,时而在村头。时而在立定狂吼,时而在追逐。这是一个小村庄,多老人和孩子,是个脆弱的小村庄。几次被狗吼醒过来,睁眼看看,面前都是黑色,窗外是灰色。又闭上眼睛,昏昏去睡。早上醒来,家人一如平常。早饭过后,太阳光逐渐猛烈,孩子仍在路上玩,忘乎所以。狗在巷子里出没,犹如传说。村子安静,孩子和够和谐相处,犹如童话世界,却又充满隐忧。但他们又是快乐的,或许他们并不孤独,也不缺少爱,他们已经习惯了留守,与狗作伴。而看看四周,田园是田园,一直是那样,大地是大地,在荒凉。他们有他们的童年,岁月不能重复,他们将有自己的记忆的核心,父母是不是在杞人忧天?
  狗又吠叫起来,一个孩子抬起了头张望,几个孩子抬了头张望。
  狗叫停下来,孩子们转移到屋檐下,埋头继续玩。
  外面,阳光很明亮,大地很凝重,人们很安祥,狗在提示着什么。
  2009-9-4广州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