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166阅读
  • 1回复

跳吧,跳下去在地底开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欧阳杏蓬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9-08-04
跳吧,跳下去在地底开花
  
  在这个烈日如火的七月下午,我想起了放牛班的事。他们正穿过时空而来,带着春草一样的嫩绿颜色,无拘无束地,在我面前铺开,无边无际地,让我纵横,在我迷醉的时候,他们竟将连同整个回忆卷了起来,将我从广州拽开,拽到一个没有季节的地方,那里,只生长童年、童年的故事、童年的快乐和那些跟童年一样不会变化的山岭、村庄、大地和人。玉儿、辉儿、大脚鬼、长黄毛都在,我放牛的伙伴,多年了,脸还是那样阳光,干净得像清溪里的水,荡漾出一种叫清纯的光芒,照着我,让我看见了自己的皱纹,充满物欲的眼神和唇角里隐藏的一些慌乱。
  玉儿已经跳了。他原来是要跳崖的,没有跳成。他点的那把山火,呼呼烧了几个钟头,最后被我们扑灭了。他也被烧得没眉没眼的,裸着的双腿被荆棘划出一痕一痕的血印。他看着我们,眼睛清亮,那是泪水洗出来的。大脚鬼爬上山上最高的石头,向下张望,说什么也没有看见。然后,我们一个接一个的爬上去看山脚下的村子,村还是那么平静,连鸡鸣狗叫也听不到。玉儿怔着,像一块石头一样看着前面。前面是空洞的,但却是要命的,轻轻的跳,无论姿势如何优美,都无法像鸟一样飞了出去再飞回来。天上有鸟,盘旋的岩鹰。我们想过无数办法,迄今为止,还是没能捕捉到过,哪怕是一只不会飞的幼雏。我们没有得手过,也从来没有发现过他们死亡的躯体。它们在我们的头上,很远,却令我们敬畏。玉儿坐下来,却仍是跳了,只是换了个场景。
  一个跟今天十分相似的日子,阳光猛烈,芦苇一丛一丛,拼命霸占近水的位置。玉儿从河坡上跳了下去。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人,他只是做出了一个鱼跃的姿势,然后就到了地底,再也没有回来。大脚鬼把它捞上来的时候,玉儿的身子还柔软如绸,放在牛背上,还是搭在他爸爸的肩上,他的躯体似乎都可飘起来,像一块白绸。而那个黄昏的燥热让大家汗水和泪水和在了一起,那个落在山上的半个太阳,在大家模糊的视线里,让人觉得始终是玉儿的一张告别的脸。太阳落下去,整个村庄像死了一般,鬼魂出来了,让每一盏灯光都凝滞不动,让我们睁开眼睛,告别童年的快乐。往后很久,日子都像蛇一样冰冷。
  其实我应该感谢母亲的一块花布,它包装了我的童年,让我把牛还给了生产队里,把我关进了学校。我挎着那个花布书包,把路月走越长,从自己的小村,走到对面的村里,走到镇里,走到县里,走了十几年,绕了一个好大的圈,又绕回来。大脚鬼去了广东,长黄毛死了娘,跟随父亲进了城,几年后,他父亲也找不到他了。所有的伙伴都像一把沙一样,被岁月,或者被生活的手扬进风里,滚了出去,就再也无法回来。我跟着自己的影子,一步一步地走,一步一步的敏感起来,脑子里长满了杂草,开出了许多混乱地花,让我开始忘乎所以去追逐。离开了家,人生在外,除了物质,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东西可以满足胃的需求,还有多少东西让我发生兴趣,还有多少东西让这坐城喜欢我,我像一条光滑地光棍,四处发出青春的骚味儿,用诱惑博诱惑。
  大脚鬼,那个可怜的家伙,在这个时候通过一个变得女里女气的人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你从一个棕色瓶口里跳下去,被瓶口卡住,喝下了无机青春的毒,最后只是得了一张照片,善良的人们用他的双手拢着那个女人,一起到了地底。听着辉儿无力的声音,我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一种强烈的下坠感。我独自走到窗边,窗外,是广州巨大的车流,透过玻璃还可以听到呼啸的声音。这只是五楼。我已错过了最佳的跳楼时机。我有了老婆,孩子,年迈的双亲。当我的手触及到被冷气冰得清凉的玻璃,我的心扑了出去,滚进了车流里,被无数车辆碾压,然后在太阳下飞扬起来,像我们湘南大地里美丽的高粱穗,在迎风摇晃。夕阳向晚,天边有归鸟,老人在叫唤着孩子的名字,从门口叫喊到村口,一声比一声苍凉。我认出了,那是我的父亲,他把我的眼泪叫了出来,让我纂紧拳头,不让灵魂在异乡飘散。
  我回到现实。在别人的“葵花宝典”里,我读到了一篇《大鹰之死》,“它升高了,在一个炫目的高度中突然停滞,摊着翅膀就不动了,猛然在空中乱动了几下,就毫不减速地栽下来,在山坡上发出轻微的撞击声。”它扣问了大地,灵魂溶进了它的影子,被大地的黑暗永久收留。我那些离开了阳光和水来生存的伙伴,你们是否已在地底开花?是否留出了一条道来,恶作剧地挖了许多陷阱,铺上了红艳的鲜花和凄白地纸花,在等着我,用微笑给它们镀上绿色,放上蓝天白云,还有我们的牛,然后,我们扭在一起,快乐的唱歌,没有忧伤,没有欲望,没有牵绊,没有世俗,没有规矩,没有法律,没有利益,没有威胁,只有和平和安宁。在那里,任何阴谋诡计,都会遭到鹰的驱逐。
  我闭上眼,跳了下去,生命像一张纸片一样旋转。死亡,让纸片燃烧,像鬼火一样在阴森黑夜里灿烂。现实的蛆虫追逐着我,它们拱动着躯体嚷着要我的身体。我想起了妈妈做的花布书包,生活曾经那么美好过,只是我无能为力挽留。从黑夜里醒过来,听到窗外面的噪音,我仿佛像一尾鱼游到了河里。现实的威力从来都是这般庞大,它让我活着,我就得活着,并且任劳任怨毫无怨言。我开始盘算,怎么把这座城带到地底,与兄弟们一起分享。
  
  2009.8.3广州
离线apricot暖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08-06
有时候,实际的生活,就像是一个梦,
一个充满着迷幻的梦,没有因,只有果。
生命经不起坠落,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
走着自己想走的路,迷迷糊糊中,把那种潜意识里想释放的,
在梦境里,重现了出来。
问好欧阳,感谢!
世态炎凉,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