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930阅读
  • 1回复

关于乌鲁木齐“7.5”事件善后的若干意见(转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海市蜃楼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9-07-18
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已一段时间了,现在是要思考如何做好善后工作。不能思考问题、讨论问题,也就不能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民族问题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而我们国家已经到了必须正视的时候了,不能再讳言回避,应公开讨论。看看是否有更好的替代办法,能否有什么具体可行的建议。要在提出问题的同时也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供大家或是决策者参考。
  不想重复灾难历史的中国人的责任,真是要痛定之后认真思考。从2008年拉萨3.14事件到2009年乌鲁木齐7.5事件,此类事件一再重复发生,不断升级,说明这是一种有缺陷的机制在起作用。这事不能从有缺陷的制度政策层面解决,就会类似象棋游戏中的将军,一将军,不断吃车马炮,重复发生。任何政策法律都会犯错,没有纠错机制,就会一条道走到黑,由于政策法律制度问题引发的民族仇杀就会不断出现。要从依法对杀人犯罪分子刑罚妥善处理这一单独事件,更要从重复出现这种事件政策法律制度缺陷层面进行反思和修改,从根源上把此类事妥善处理,防止重复发生。
  一、对于出现“7?5”事件的刑罚善后。
  任何个人或组织犯下了普通人的道德和逻辑上所不能容忍的罪行时都得受到法律制裁,但这种制裁只能及于这些个人或组织本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应该本着法律,秩序第一的原则,只谈法律,不谈民族,该怎么刑罚就怎么刑罚,责任应该止于刑事。这样处理既符合法理,又符合人权。对于国际公关(如果我们的政府在意人家说什么的话)也有好处。法律面前没有特权,在西方不管你是什么民族、种族,还是那个国家的人,犯罪后依法审判谁都没有意见。只要是正义的做法,我们就不必顾虑别国的说三道。他人无权指责法治,不能因过于顾及国际声音,而投鼠忌器,缩手缩脚。因国家间法律标准的不同发表个人的意见,象美国总统为美国公民在新加坡受鞭刑,澳大利亚总理为澳大利亚公民贩毒在新加坡受死刑,但他们都同时表示尊重新加坡的法律。杀人者偿命,自古以来的公理,人皆知的公平,国际公认的法律准则,不可因担心外部个人可能的不同的意见而放弃人权和法治。
  必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决不能让每一个人生活在恐惧中。在此次事件中进行打砸抢烧杀等行为的人,不管他是什么民族,一视同仁。不能总是要汉族牺牲自我,来成全犯罪分子。没有对凶手的惩处,不给受害者一个公正的交代,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解。罪刑相当,关键是个度,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多少。7?5” 事件死亡人数是动态的,目前已经上升至一百多人。没必要立即执行太多,这事也不是判处死刑、多立即执行三、二百个能解决根本问题的。立即执行以200个左右为合适,其余次要的犯罪分子就是罪应死刑,也可考虑暂缓执行。这样做一方面能安慰死难者,释放汉族的愤怒情绪,化解未来可能的更大规模民族仇杀。另一方面让犯下罪行的犯罪分子受到应有惩罚,给少数民族违法犯罪分子一个正确的信号,对潜在的犯罪分子有足够的震慑。此案是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一审,新疆高级法院二审,最高法院应派工作组在乌鲁木齐进行死刑审核,在法定最低期限内对案情简单的先审判执行一批,把局势稳定下来。
  二、对于出现“7?5”事件的政策法律善后。
  人生来是自由的,在权利上是平等的,是任何国家的法律准则,也是国际人权公约基础。每个中国公民都一样,任何优待或者优惠都是民族歧视。在政治层面上,国家应平等地对待各族群的个体,完全无视各族群之间的差异,而给予每个人绝对相同的政治权利,让中国的每一个公民都处于一个平等的地位。
  错误政策法律的废除,不以相当数量人命为代价,是不可能废除的,这就是中国的国情。孙志刚事件之前的收容制度,根据地域歧视的理由广泛侵害特定人群,但很敏感一直讳言,不能公开讨论,孙志刚的惨死终将此事摆上桌面。这一制度的废除,由收容制度引发的侵害再也没有发生。
  据说乌鲁木齐7.5事件是由6月25日韶关维汉群殴事件引起,但相同的拉萨3.14事件并没有相同的藏汉群殴事件,说明这一理由不成立。但对韶关维汉群殴事件的剖析仍能揭露这一事件发生的深层次原因。汉族工人感到司法机关不能防止侵害,当又发生汉族女工受到疑似侵害时,汉族工人结群制止,当维吾尔族工人拨出管制刀具时,汉族工人拆下床铺钢管等用品进行斗殴。先不说旭日玩具厂是否发生多次维吾尔族强奸汉族女工警察不敢管不能管,是谣言还是真相?汉族工人相信这是事实是有现实支持的。在中国少数民族对汉族的违法犯罪,司法机关不敢管不能管,汉族得不到公正公平,防止不了受少数民族违法犯罪分子侵害是客观存在的普遍现实,这种侵害现得到相应的少数民族特权政策法律的支持。这让汉族愤恨不已,让执法人员为难但不得不依照政策行事,造成事实上的大量偏袒、纵容与怨气累积的根源。
  政策方面的错误。《〔1984〕第5号文件》规定的,即:“对少数民族中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杀少捕,在处理上一般要从宽。”
  法律方面的错误。中国《治安法》86条“询问不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被侵害人或者其它证人,应当配备翻译人员。中国《刑事诉讼法》第9条“各民族公民都有本民族语言进行诉讼的权利。人民法院、人民检查院和公安机关对于通晓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诉讼参与人,应当为他们翻译”。这两个条款在除少数民族聚集区已有相应的使用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司法机关外,都不具有可行性,由于流动人口的存在,在全球包括中国没有一个国家能实行这种条文,这两个条款执行中使得司法机关对少数民族违法犯罪分子难以有效处罚。
  规章方面的错误。公安部《管制刀具认定标准》规定:“三、少数民族使用的藏刀、腰刀、靴刀、马刀等刀具的管制范围认定标准,由少数民族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参照本标准制定”。这个规章使少数民族有《治安法》32条禁止非法携带管制刀具的特殊例外。
  这些政策法律无视人性中的不良因素,纵容人的恶性,助长了某些民族尤其是藏维两族中某些人的无赖气焰。出发点就违背了法律的最根本的公平精神,有所偏袒,就意味着一定有所伤害,被偏袒者猖狂不已,被伤害者则义愤填膺。其实又有多少罪犯天生邪恶,如果做坏事不受惩罚或者少受惩罚,那做坏事就没有顾忌或者少有顾忌,就是好人也给惯成坏人,这是很自然的逻辑。实际上是在给一些少数民族人员一个错误的信号,这个这个错误的信号使一些少数民族的分裂思想和无法无天的胆量无限膨胀,一旦践踏道德和社会良知可以比遵守它更容易给自己民族带来利益且不受任何惩罚,那么任何个人甚至整个民族都会在利益的驱动下走向疯狂。
  中国的公民,就应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着手在人与人平等这个基础上制定和修改现有的政策法律,要明令废除〔1984〕第5号文件,将《刑诉法》9条和《治安法》86条修改为:“除少数民族聚集区已有相应的使用当地通用的语言文字的司法机关外,司法机关一律使用国家通用的语言文字。要明令废除《管制刀具认定标准》“三”。
  三、对于出现“7?5”事件的制度层面的善后。
  一个国家需要的是国家意识,国家之内的公民应当应该具有公民意识,大家应当一律平等。无论你是什么民族,都要生活、发展,唯一不同的就是文化上的区别。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就应该一视同仁,不该有任何民族歧视和压迫。歧视和压迫的民族政策制度,是引发民族冲突的根本原因。民族的问题最终还是民族平等的问题,是现在的制度打破了现有的平等。
  早在维吾尔族出现前1000年,汉族就生活在新疆,突厥语系大多是历史上从蒙古国一带迁移进入到新疆,一部分是近代沙俄从中亚驱逐,中国收留了他们。新疆汉族及维吾尔族各占约40%,其它少数民族占约20%。乌鲁木齐历来是汉族占绝大多数的城市,维吾尔族从未超过1/4。在这样一个城市,在万余名军警的视线下,2009年7月5日数千维吾尔族暴徒杀死杀伤一、二千未设防的汉民。这种大屠杀除了法律政策上的的问题,还有制度层面的错误在为其提供支持。维吾尔族暴徒的理论依据是新疆是维吾尔族的,综上所述,除在特定时期从苏联及南斯拉夫照搬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外,没有任何其它依据支持这种理论。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变成维吾尔族的新疆,新疆不是中国的新疆,新疆不是新疆当地各民族的新疆,新疆是维吾尔族的。没有这种制度支持,本族人少,又非全是乌鲁木齐当地人的几千维吾尔族暴徒是不敢施暴的。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苏联及南斯拉夫维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人斯大林及铁托都是少数民族,为了本民族的利益及少数民族对其个人统治的支持,开始就是设计成是少数民族特权,通过转移主体民族财富,降低主体民族的人口比例,削弱主体民族对主体民族实施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的制度,在苏联及南斯拉夫的实践证实这引起民族仇杀和国家解体,“7?5” 民族仇杀是在中国进一步的实践证实。每个民族都有民族的共同心理,这种制度刻意区分主体民族与少数民族的不同,突出强调民族差别及少数民族特权,强化了民族之间的异化和隔阂(少数民族的独立性和民族意识空前加强),增加了民族间的矛盾(特权政策少数民族不满足,主体民族不满意),少数民族争取独立的行为剌激了主体民族的民族主义,主体民族一向认为国家政权即是主体民族,主体民族即是国家政权,运行结果不单是少数民族不认同国家政权,主体民族因严重被削弱在国家内处于二等公民地位也不认同国家政权,双方发生流血冲突并架空了国家政权。事实证明什么意识形态都不敌民族主义,捅有上千万党员控制一切的苏联共产党,数百万军队几万颗原子弹的世界数一数二强国苏联,世界大战打不败,看上去强大无比,牢不可破,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叶利钦站在一辆坦克上宣布俄罗斯独立,这一切瞬间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人所皆知的普希金童话《金鱼和渔夫的故事》说,出于偶然的机会,海里的国王金鱼愿实现的渔夫愿望,贪心的渔婆,从想要一只不漏水的木盆,到要一间大房子,一个庄园,最后想要替代金鱼成为海的国王,最后,所有的愿望都化成了泡影,回到最初,他们捅有属于自己的破木盆。一些少数民族走的就是这个过程,汉族和国家政权不断满足少数民族额外的愿望,到头来,就象3.14拉萨对汉族打砸烧杀和7.5乌鲁木齐对汉族打砸烧杀的西藏国和东突国愿望,胃口不断膨胀的少数民族最终表明想取代汉族和国家政权的愿望,最后,所有的愿望都化成了泡影。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对汉民族的民族歧视和压迫,引起汉族各阶层的广泛不满和严重不安。民族生存权上是首要人权,例如吉林省的延边汉族和朝鲜族各占约50%,却设置成朝鲜族自治州,这种设置本身也就名不符实,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明文规定,汉族生二胎罚款,朝鲜族生二胎,这是赤裸裸的对汉族的民族歧视和压迫,却是全中国普遍实行的制度。依据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计划生育强行剥夺汉族的生存权,只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几的少数民族占中国新生儿的40%,引起汉族在中国人口比例的急剧减少,极大地增长少数民族的人口,牺牲汉族来为少数民族让出生存空间。以少数民族经济文化落后为由,转移巨额的汉民族财富给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有经济文化发达的区域,,汉民族也有大量经济文化落后的区域,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使经济文化落后的汉民族区域不能获得这种扶持。少数民族特权制度,使少数民族得以侵害汉族,政府官员不敢管,当汉族自卫时,政府有效地压制了汉族自卫,随后政府官员出现在少数民族一边,这一国家运作模式引起汉族对国家认同的动摇。3.14事件和7.5事件直接威胁到汉族的生存权, 7.5事件后,数万汉族手持棍棒上街保卫自己的生存权,国家被扔在一边。虽平时人都是理性的,国家能强力控制,但在特定情况下,这种汉族极度受压抑的情绪就会释放出来。维吾尔族只有汉族的千分之几,他们的不稳定对中国影响微不足道,汉族是中国立国之本,执政之基,汉族的不稳定影响中国的大局。废除这种引发民族仇杀和影响国家大局稳定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势在必行,这样才能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维护国家的长治久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
  废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替代以地方自治,不同的地区的富裕和贫困程度是不同的,今后的扶持政策应该以地域来划分,不同的地域可以获得相应的照顾,这样才能使各地的人民比较愉快的生活,逐步消除民族的隔阂。可先重申和宣传民族平等,宣布废除和清理一切对汉民族的民族歧视和压迫的政策、法律、制度,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虚化,随后正式废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四、通过民族间对话来实现民族和平共处。
  通过刑罚7.5事件杀人犯罪分子来妥善处理好这个点,通过废除和修改产生7.5事件的政策法律制度缺陷来妥善处理这个面。更长远来说,要通过民族间对话来实现民族的和平共处]
[ 此帖被海市蜃楼在2009-07-18 13:01重新编辑 ]
阳光下的美景总是在天边
离线apricot暖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12-26
这样的矛盾,我们是没有想到的。
同在一个国度,应该和平共处,
楼主分析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现实是,我们面临着太多的不易解决的课题……
世态炎凉,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