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287阅读
  • 1回复

永远的传奇〓永远的兄弟(献给大家的传奇中的回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紫纱幻彩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2009-04-01
  这是小惠的一个故事,这是一个人妖的故事。小惠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玩传奇,也许是因为看见了那句广告词,就是那句——让你体验20万人同时在线的传奇。也许是因为太无聊的缘故。反正就这么玩上了。 
    傻傻的进了一个新区,也许是想搞恶作剧的原因,选了一个男武士的角色,因为她喜欢男武士那威严的样子。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无聊,整天漫无目的的乱转,从开始杀鹿,和找不到药店到后来已经对比奇了如之掌,在22级的时候高高兴兴的穿上了那件绿盔甲,她真是高兴的不得了啊。也认识了一些朋友,她高兴的告诉朋友说他已经22了,可以穿盔甲了,朋友都对他表示祝贺。也说好了一起去盟重。这样她就和朋友来到了盟重,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也知道了蜈蚣洞,组玛等等地方。但她的高兴劲很快就过去了,天天杀怪很没意思啊。一天他在蜈蚣洞乱转的时候,走啊走的也不愿意练级,跑到了她以前从来没到过的地方。死亡棺材,名字很吓人的地方,她正想往最深处走,突然被底下的聊天给吸引了,其中一个人说:“你到底让还是不让,我的话就说一便,”她吓了一跳,平时她最怕打架了,一有人打她她就跑。现在虽然不是对她说,但心也是砰砰的乱跳。虽然想跑但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想去仔细看看。一看下面果然有5个人,是4对1的局势,都是和自己一样的衣服。那个名字叫做疾风浪子的人说:“让?呵~`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让这个字。”小惠看了一下那个家疾风浪子的装备,一把大斧子,带祈祷头盔,绿色项链,一个阎罗手套,一个骑士手镯,两个力量戒指。小惠心想这个人虽然装备很好,但是对方可是4个人,要是真打起来他能赢吗?这时候4个人开始同时倒数5,4,3,2,1.5个人就打了起来,那也是小惠第一次看见什么叫半月弯刀,什么叫烈火剑法。那人就象战神一般勇战4人,而却不后退。慢慢的4个人支持不住了,有3个人逃跑了,在一道漂亮的半月寒光划过后地上多了一具死尸,爆了一地的东西。小惠都看傻了,等人都走光了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从此以后她玩传奇就一件事,一定要找到那个叫疾风浪子的人。他在小惠眼里就是一个英雄。时间过的很快,小惠慢慢知道了传奇很大,地方很多,要找一个人很难。在小惠26级的时候,还是在蜈蚣洞遇见了他,但这次不一样的是,他被一大群人围着,好象已经说了很长时间话了,大概是要找他报仇,说疾风杀了他们的人,已经找他很长时间了,这次他肯定跑不了了什么的。小惠紧张极了,一是因为找到了要找的人,二是因为他又要打架了。就见疾风浪子忽然往前猛跑几步,把他前面的两个人撞的往后退了好远,后来小惠才知道那就是野蛮冲撞.紧接着就是两个刺杀打过去,后面的法师当场就挂了。东西爆了一地。人群开始乱了,10多个人瞬间和他打再一起,但这次明显不如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因为这次对方的人比上次多了几倍还多,只见他一会跑一会打。慢慢的有些支撑不住了。人群里有人说,他没药了,快挂了他啊。小惠还是傻傻的站在那,当疾风浪子象一阵风跑过她身边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了,她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红药全丢到了地上,她的心砰砰的跳个不停,她希望他能捡到。这个时候有几个冲上来武士也开始砍她,等她还没看见疾风到底捡到还是没捡到药屏幕就已经黑白了。她看了一会,黑白屏幕上全是人,分也分不清谁是谁,没办法只好退了。当再进的时候,忽然疾风浪子密她,她高兴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在土城安全区,小惠终于又见到了疾风浪子,上来他就砍了小惠一刀,还没等小惠明白怎么回事,他就说到,兄弟你真够意思啊,哈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小惠现在才明白,原来男人见面喜欢这么打招呼啊。然后小惠和他聊了很久,她发现装男的很有意思,不用象小女生那样娇滴滴的说话,也可以说很豪爽的话,有种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感觉,就象武松一样,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从此以后她就经常和疾风浪子练级,也学会了见面砍一刀的打招呼方式,升级也很快了.有的时候小惠老偷着笑,因为这段时间和疾风过着大侠般的日子高兴的不得了,遇见以大欺小遇见以多欺少的就上去就帮,每次打获救的人总是要对她俩的道谢,他总是一阵爽朗的笑声。他也教会了小惠怎么折反跑,怎么用隔位刺杀,等等。有一次小惠自己单独出来打怪,前头出来个大怪物的头,小惠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它又没了。小惠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密疾风,疾风知道后只打了一个字“等”就飞奔过来。跑到刚才怪物出来的地方,怪物就又钻了出来,他上去就砍,喊到:“快来啊。”小惠这才看见,那个怪物叫触龙神。小惠也赶快打了起来,一会就中毒变了颜色挺有意思的。来打的人也越来越多,怪死了爆了一地的东西,小惠还是第一次打到这么多好东西,捡完之后打开物品栏看,有一把刀好漂亮啊,以前没见过的,就拿在手上打怪。疾风看见了就问,你拿的银蛇是刚才打到的吗? “是啊,是我刚才打到的"让我看看好吗?我还从来尝试过拿银蛇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好啊,给你。”小惠上来就和疾风交易,点了确定。但疾风没有点确定,关了对话窗。小惠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想再点交易。就看见疾风发过来一句话“你是我永远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的就一定帮你。”小惠被他着一句话说的呆呆的。 
    又过了一些日子,小惠28级的时候,也知道可以学半月刀法了,但当时半月的价钱是2000万。小惠看看自己身上也不过几十万,没办法学了。这个时候疾风密她,问她现在几级了,她说28了。疾风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说等我,我一会送你一样东西。小惠傻傻的等,等的都快睡着的时候突然出来了一个交易框,用鼠标一点对面,吓了一跳——半月弯刀。疾风说到,快点确定啊。小惠晕晕的点了确定,然后就在疾风的催促声中学了半月。然后疾风要她试试刀,哈哈,小惠看见自己也学会了半月刀法,高兴坏了。也学着男生说话,靠,这么够义气啊。哈哈哈哈 
    疾风呵呵笑了笑,说:“这是我早打到了的,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然后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小惠无意看看疾风的装备,原来的一对力量戒指没了,换成了一对0-5的珊瑚,小惠傻了,顿时知道疾风这本半月是怎么来的了,眼看着疾风走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时间过的很快,有了半月的小惠升级很快,在快30级的时候疾风不在,小惠一个人下猪7。等到了猪7发现没什么人,小惠挺纳闷的,突然看见前面出来好多沙巴克的人,现在才明白是沙的人在清场了。带头的一个人见到她就说:"小子,不想看黑白电视就给我滚。一句话把小惠惹火了,说到:“滚?有本事就来和我单条。”一群人不说话了,一个人上来说:"我和你单挑"小惠一看是个拿炼狱的武士,心想怕你了?走上前和他对砍,由于平时经常和疾风在一起和人打架,小惠再也不是原来的菜鸟了,她利用折反跑,和8个方向的换位利用刺杀和半月和那个人打,加上带了充足的药,打了快15分钟,看那个人的红不多的时候猛喝几个红,也不跑了就上去和那个人对砍。眼看着那个人的红上不来,越来越少,一个道士给他开始加群了,那个人想跑,刚跑出一步小惠早有准备,用鼠标在自己身后一点,随着一刀刺杀,那人啊的一声躺在了地上。沙城的人开始搔动,法师开始电,道士开始飞符,武士开始冲上来砍她,小惠就是不跑,眼看着自己的血一泻千里。突然有人用共聊说话,都给我停手.人们都停下来。这时从人群里走出一个人说她pk很厉害,想和她聊聊。那天小惠和那人聊了很多,两人在猪7的一个角落里聊天,看着外面沙城的人保护他们,一个怪物也不放过来,那人说到了传奇里的权利,小惠听的迷迷糊糊的,那人叫小惠一起打一会儿怪,小惠就开始和他们打小白,小惠开始觉的一群人玩也蛮有意思的,后来小惠要走的时候,沙城的人都给她说再见,小惠好高兴,那人叫小惠转过来对着他,小惠不知道什么意思,就对着那个人。就看见底下出来一行提示:加入门派。再看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了沙巴克几个字。小惠才明白那人是沙城老大,自己现在加入沙巴克了.第二天小惠一上线,沙城老大就密她,问她有时间吗?如果有时间来一次沙城。就这样小惠第一次来到沙巴克,一个好象传说中的城堡。在老大的指引下来到皇宫,里面已经有好多人了,沙城老大见小惠进来就开始介绍她,人们都过来向他问好,给他开着玩笑,小惠一个劲的打“晕~~~”心了可美的不的了.最后沙成老大问小惠几级了,小惠说29了,沙城老大给小惠200万和一本野蛮冲撞,还有一个0-5的骷髅戒指,和一个1-3的死神手套,说:“你现在是沙城的人了,再怎么着装备也要过的去啊。”小惠砍了沙城老大两刀,呵呵的笑。等小惠从沙城出来就密疾风,想让他也知道这见事,她没先说。想给他个惊喜,在组玛当她突然出现在疾风面前的时候,上去就砍他,可迎来的不是疾风爽朗的笑声。而是道士的火符和法师的闪电。当疾风明白过来的时候,在他喊出停的一瞬间,小惠的屏幕黑白了,紧接着他看到的是一群人踩在她的身上,说:“沙狗,自己也敢来我们的地盘真是找死!”小惠没看到疾风保护她,他站在人群后面。什么也没说。小惠从新进入游戏的时候,疾风密她告诉她,他和他朋友和沙城的人是死敌,在老区就一直是敌对什么的,小惠也告诉他沙城的人也挺好的,疾风也说你加入沙城没什么,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等等。谈话就这么结束了。但小惠还是觉得疾风开始疏远她了,她好伤心,为什么一个行会的名字那么重要呢,她也明白了男人之间那种说不清的关系,也知道了疾风浪子是沙城内的第一通缉犯,全区悬赏只要有人杀了他就有500万的赏金。在离开疾风的日子里是沙城的朋友和她再一起,她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清场,什么是飞扬跋扈,和君临天下的感觉,在她30快31的时候已经是手拿井中月,头带祁祷头盔,幽灵项链,防3攻1的坚固手套一对和0-5珊瑚一对了。但她也还是很怀念以前和季风浪子在一起那种浪迹天涯,初强扶弱的快乐生活。现在小惠和沙城的朋友在一起,虽然也很快乐,但总觉得少些什么。
    有一天,疾风浪子突然密小惠,说他们明天要攻沙巴克,如果觉得我是你朋友,请你不要来,如果要来就在战场上见吧,等等。小惠好伤心,她毕竟还是个女孩子,不了解攻打沙城有什么重要的。不去守城,对不起沙城的朋友们,去吧又对不起自己心中的英雄。时间过的很快,下午的时候,沙城老大如临大敌,在皇宫里和各个团长开会,通知所有人明天中午6点准时上线,因为已经线人已经通知我们11点他们要先攻沙城药店,和土城药店。 
    下午疾风浪子的行会和沙巴克开了行会战,疾风浪子来到了沙巴克,站在城外,看着他他梦寐以求的城堡,身后是数不清的绿衣战士,没有人说话。疾风浪子叫沙城老大出来单条,时间好象过的很慢,小惠似乎能感觉到风吹起的沙子刮过脸时阵阵的刺痛,沙城大门缓缓打开,沙城老大走出城外,跟在他身后的是沙城老大一年前辛苦训练出来,令全区闻风丧胆的沙城守军,两个人好象认识了很久,面对面的站了很久谁也没说话。后来沙城老大先开口说道:“好久没见你了,知道我为什么没买弓箭手吗?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做一个了断。”“这也是我等了很久的时刻。”人群开始骚动,但在各个团长的指挥下开始向后面后退,让出了一块地方,小惠看见疾风浪子闪闪发亮的盔甲陶醉了,但他的装备明显不如沙城老大的裁决和圣战,小惠惊呆了,沙巴克守军顿时欢呼雀跃,疾风浪子开始用眼花缭乱的跑位刺杀进攻,沙城老大开着半月跑位和用烈火,人们都为能欣赏到这么精彩的pk感到惊喜,但小惠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知道疾风浪子已经不行了,她太了解他了,他不是那种会逃跑和退缩的人,就算败局以定,他也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扭转败局。就在沙城老大抓住疾风浪子一个破绽,一个野蛮撞开后一个耀眼的烈火打在疾风浪子身上,小惠知道应该做什么了,她不想看着自己心中的英雄单条被别人打倒,她快速冲出人群,一道寒光刺杀劈向疾风浪子,双方人群一看有第三者介入,两边数不清的人就瞬间混战在一起了。打着打着,小惠发现疾风浪子不见了,她来到她俩以前常去的海边,因为疾风浪子以前说过他的家看不见海,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喜欢大海,老远小惠就看见疾风站在海边,小惠感觉的到他的心在留泪,小惠就远远的看着他,“你是我的兄弟,但是以后却要变成敌人,明天我们要攻城,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成功,祝你好运~希望你别死在我的刀下。”说完疾风浪子走了,小惠看着疾风的背影哭了。 
    晚上小惠和沙老大聊的很晚为了布置守城人员方位和支援人员的调度费尽心思,因为小惠已经是pk堂堂主了。沙城老大说到:“今天谢谢你上来帮我!”“小惠支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大家心里知道今天的决斗沙城老大是赢定的,小惠上去帮忙只会叫别人说沙城老大赢的不公平,赢胜的之不武.
    第二天中午小惠一上线就看好多实力派的行会和沙城开了行会战,帝国骑士团,修罗殿,江南法师联盟,碧轩阁,传奇风云,君临天下,傲视飞翔,等等…………。小惠赶快来到土城,在城外就已经可以看见城里人满为患了。人们都在讨论着怎么攻城,小惠想土城药店看来是别想用了,就赶快飞到沙城。城里已经是火药味十足了,人们都如临大敌,各个团的队长都在调动人员,聊天频道全是人员的调配情况。11点还没到,就看见大群大群的人往城里冲,武士在前法师在后,顿时全城大乱,小惠看到先攻城的行会是修罗殿,和帝国骑士团的人,他们主要以武士为主。成外是江南法师联盟的人在对付弓箭守卫,由于弓箭守卫很多,帝国骑士团,和修罗殿的人死伤很多,小惠看见眼前血留成河吓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沙城老大,这个时候密她,说:“现在江南法师联盟的人在外面杀弓箭守卫,对我们损伤很大。你现在赶快召集人去杀散他们。”小惠,赶快召集pk堂的人从城里飞出去,在城外一个地方集合。等小惠到了那,已经有10多个人了,等了一会来了将近30个人,正准备行动。突然小惠不想看见的事情发生了,疾风浪子带着人冲了过来,小惠再一次被陶醉了,疾风还象当年一样神勇,他冲入人群所向无敌,半月,烈火和刺杀搭配的那么完美,当她还陶醉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人都已经不是飞就是挂了,人们都密她叫她快回成,小惠就傻傻的飞回了城。由于江南法师联盟的帮助,城楼上的弓箭守卫全被消灭了,沙城正门宣告被攻破。接下来的战斗主要围绕沙城复活点展开战斗,大概到下午6,7点中,在经过无数次的复活点的战斗后,复活点基本被攻城的所占领。沙城所有部队为了避免死后复活被人无限的连杀,全部退回皇宫周围防守,攻成部队络绎不绝的冲进入沙城,包围了皇宫。就在快8点的关键时刻,沙城老大召回以前沙城元老会的人,约50个元老会成员从正门冲进沙城,元老会多数由45以上的道士法师战士组成,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他们的参战无疑是一支生力军。他们从背后攻击给攻城部队带来不小的损伤,但就在攻城部队骚乱的时候,疾风浪子用共聊喊:“大家镇定,各个行会老大跟我来。”只见疾风浪子从人群中脱颖而出,看准一个元老会的道士,一个野蛮冲撞顶着神兽和那个道士往前跑,一停下来就是一个烈火,砍完就接着顶。当时很卡,小惠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那个道士已经死了,紧接着从人群中又冲出好几个武士和道士跟元老会的人杀在一起。周围的人自动围成一个圈,法师在后面一个劲的电,。小惠还傻傻的看着,就听见沙城老大,说:“成败就在此一举了,一定要夺复活点。老大率先冲向复活点,紧接着人们都跟在他身后冲,由于多数人被元老会牵制着,沙城守军一举夺回复活点,行会聊天上全是老大召集人回复活点,说复活点已被夺回。瞬间就回来数不清的人,攻城部队发现事情有变立刻调动主力部队冲向复活点,刹时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数不清的人互相乱砍在一起。 8点半左右,突然沙城的人明显减少,在行会聊天小惠才明白,原来守沙城药店的人出现叛徒,杀死送药的,药店宣告失手。沙城守军在老大的召集下退回皇宫,但力量已经明显不支,攻城部队慢慢靠近。忽然沙城老大密小惠:"现在级别高的人都被杀回土城被困住来不了,只有用最后一个方法了,现在你跟我冲出皇宫去仓库。"小惠随着老大和10多个武士冲出皇宫,外面人太多了,分不清敌我。小惠不记得杀了几个人以后进了仓库,一块进来的有5,6个人,分别死守大门。小惠还惊魂未定的时候,一个交易窗口出现在眼前,小惠一点,吓了一跳,交易栏是记忆全套。老大只说了一句话:"拿着记忆召集所有人回皇宫,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快走。"在小惠点完确定以后,老大和剩下的几个人冲了出去,小惠也冲了出去。转眼就看见老大被8个武士围在中间,有人说:“沙城老大要用记忆传送人,快杀了他。”对话框中出现沙城老大发给她一句话:"快走!沙城的希望就全靠你了~!小惠是留着眼泪冲进皇宫的,手在飞快的打字:"老大死了,记忆在我身上,在土城的兄弟请速度回话。"眼泪顺着面颊静静的留下来,但她顾不上擦,行会聊天被她这突然一句话弄瞬间安静了没有一个人说话,忽然出现了一个只有名字没内容的空打,接着又是一个,一个一个连了起来,永无止境的往下连,小惠的眼泪又留了下来,快速的复制粘贴,10个,20个,30个……,人源源不断飞向皇宫。在11点系统给出攻城提示的时候,小惠的手已经麻木了,他已经记不得招回了多少人了。但是终于守住沙巴克了,劲接着是沙城守军的欢呼声响彻云霄,小惠也开心的笑了,她好想和大家来拥抱啊,忽然周围的道士开始对她用治疗术,法师用诱惑之光,把小惠头上弄的五光十色的,刹是好看。小惠也感觉到人们对她的鼓励,和表扬了,脸红红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有人说道:“大家别走啊,我去买啤酒,谁要我捎几瓶啊~~~哈哈。”“算了,我自己去买吧,我只喝白啊。”“我也去买,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啊……。”“我也去……!”小惠的眼泪又留了下来,这是开心的笑。 攻城的人慢慢都散去了,沙的人越来越多,都来到了皇宫外面的广场上,沙城老大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人们都不说话了,很安静,沙城老大站在皇宫前面先打了几个555~~~,接着人群里好多人打555,老大说:"我好感动,今天的胜利不是一个人的胜利,也不是几个人的胜利,而是我们所有沙巴克人的胜利在这我谢谢大家了。“老大,你不要这么说吗,这是我们自己的城啊。” 沙老大说:“这样吧,我以后就是给大家扫地看门的,不要再叫我老大了。” “不,你永远是我们的老大,我这辈子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跟了老大您啊。” 接着就是大家的哄笑,接着老大提到了小惠,小惠一惊,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提到还是第一次。“在这要特别感谢为这次守城做出最大贡献的人,他是我们整个沙城的骄傲,他在关键时刻用自己的勇气和智慧挽救了整个沙成,现在我要把我的裁决之杖奖励给他!”小惠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大家都让她走上皇宫台阶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办呢,一个武士在后面一个劲用野蛮顶他,说:"快点去拿啊,嫉妒死我了,哈哈。"当小惠从沙城主手中接过裁决之杖,把它高高举起时,整个沙城沸腾了…… 日子过的很快,在经过这次大战之后,很多敌对的行会都投靠了沙巴克.她想过离开传奇,但是又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到底有什么值得她留恋呢,她感觉心里有种隐隐的痛,让她说不出的痛,她还是怀念以前的日子,但她现在有太多的顾虑,记得有一次穿着布衣去比齐玩,被几个人欺负,居然去仓库换了装备杀了所有的人,红名以后到红名村,在城外想让人杀,也不知道谁报的信,沙城老大带着几十个人来保护她,小惠很满足这种男人之间的友谊,但她还是很怀念那个人,那个他心目中的英雄。小惠趁大家都去白日门的时候,她来到组玛,她喜欢这的安静和环境。在3层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那个让他唯一牵挂的人,大约10个人正在追杀他,他再也不象当年那样神勇,也没有在人群中横扫时爽朗的笑声,他好象老了,连跑都很吃力,在上次攻沙后很多联盟行会都背叛了他还一起通缉他,他就象一个衰老的剑客,但当他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没有象第一次那样如风般的擦肩而过,在超过她的一瞬间他挺了下来,时间仿佛静止了,小惠真希望时间变的凝固。但很快就被追他的人的话打破了,“沙城的pk堂主,他是通缉犯,杀了他有500万奖金,他没红了,也没随机了,快杀了他啊。”话明显是给小惠说的,但小惠说道:“不要打了。”后面的人看见以后,说道:“你若不动手,我们就要杀他了,请沙城的朋友让让,或和我们一起杀他。”可是迎来的却是小惠的一句“都给我滚!”又是一场恶战,追杀的人看见小惠拿着裁决,不敢上前,只是采取牵制的方法,找机会杀疾风浪子,小惠光顾着保护疾风,完全不顾自己,说,“你快走啊,”“你走,我的事不用你管!”“我给扔你随机,快走啊。”小惠一边和那一群人纠缠着一边往地上扔随机,时间好象又回到了以前,疾风好象也想起了什么,马上站到了一个随机上面,小惠决定这次一定要看着他捡起来。在疾风飞走的一瞬间,小惠的屏幕黑白了,但她很高兴,她虽然是一个柔弱的需要人保护的女孩子,但在传奇里她也可以保护她所牵挂的人,所以她很满意。 
    当从再次进入游戏的时候,发现刚才被杀的时候裁决被暴了,小惠心里一惊,但马上就平静了。因为她觉得这一切值得。在安全区,疾风浪子看见了她,跑了过来,什么也没说就砍了她一刀,小惠痴痴的笑了。但疾风楞了一下,问:“你的裁决呢?”小惠忙说,我放仓库了,那么贵重的东西能没事拿来玩么。疾风只说了一句“谢谢了。”就走了。小惠心里酸酸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以后小惠长密疾风,但疾风老说在和小丫头玩,叫她不要来打扰,小惠没次都说他重色轻友,他也每次都呵呵的笑。但小惠心里好高兴,因为她又找到了继续玩传奇的念头,因为他还在。在小惠会2级烈火的时候,在比齐遇见了一个穿轻盔的小女孩,问他见没见过疾风浪子。小惠才知道这个穿轻盔的女孩子是疾风在现实生活中的女朋友,小女孩告诉他,疾风这1个月以来家也没回过,她找不到他,就知道他在传奇上,因为他平时老提小惠在传奇上的名字,所以她认识小惠,她想问问小惠疾风在哪,如果疾风放弃不了传奇,那她就来传奇上陪疾风。看着这么痴情的女孩小惠挺感动的,就答应帮她问问。小惠在女孩千万声的谢谢中走了。她没有密疾风,因为女孩说他关闭私了了,她问了疾风的几个朋友,他们也不知道他在哪。最后在反复追问下在疾风的一个朋友那听到说“现在疾风天天泡在组玛7,说要打把裁决,他真是疯了。”小惠神经最深处好象被针刺了一下,她要赶快见到他,她飞到组玛,一层没有,二层,三层……一直到7层,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看见疾风正用凝霜吃力的砍着一个极品卫士,因为他是全区头号通缉犯,他已经数不清在组玛7被人围攻杀了多少次了装备基本都掉的差不多了,旁边1个带狗道士,2个法师站在一边看着,一法师个说组上一起打吧,你一个人打不过的,道士说,管他呢,看着他怎么死好了。小惠看到这些眼睛模糊了,这些天来密他,他就说和别女孩在一起玩,其实连现实中的女朋友都不顾了,原来都是在组玛7为我打裁决,看着他一身的烂装备凝霜,骷髅头盔,蓝色翡翠项链,死神,珊瑚。他原来的一身极品都没了,只为了给她打出一把裁决,看着他吃力的样子,小惠再也忍不了了,如果可以拥抱他,她好想拥抱他,如果一个人为了你可以抛弃一切,那你所顾忌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剑身因小惠的愤怒而灼热,小惠从后面跑上来,瞬间挂了那两个法师,带狗的道士,赶紧飞了。小惠帮疾风打死了极品卫士后,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想说,好想对他说:“我爱你。”,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但疾风的一句话把他唤到了现实中来。“我跟他们说了好多次,不要告诉你我在这,呵呵,其实我想打把裁决送给你。”“我以前说了,你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你就永远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我根本就不需要裁决!”小惠几乎是喊出来的。如果疾风能看见小惠,此时小惠已经是个泪人了,她只想拥抱这个她深深爱着的男人。
    小惠真想告诉疾风浪子真实情况,可话到了嘴边就说不出来,如果说了出来后果会怎么样呢……。以后的日子又回到了从前,唯一不同的是多了疾风现实中的女朋友,3个人在一起很快乐,疾风和他女朋友老闹别扭,小惠是劝了这个又劝那个,其实小惠心里挺别扭的,但又可以和疾风在一起了他还是很高兴。疾风常和小惠说起他的女朋友,她在现实生活中是个大公司的高级白领,对待下属很是严厉,但一到了传奇就老跟疾风撒娇,如果疾风不是说出她的真实年龄,小惠还以为她只有18,19岁呢。疾风的女朋友常和小惠聊天,叫小惠大哥,说小惠在现实中肯定是个责任心很强的好男人,如果疾风不要她了她就去找小惠嫁给小惠,小惠听了只能是苦笑。同时小惠也知道了疾风的一些事,疾风的女朋友说疾风不会关心女孩子,又懒,但她就是喜欢他。小惠真的很不情愿的祝福他们,往往心里有种负罪感。但又放不下这疾风对他的感情,她也知道这种感情其实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她很欣慰自己身为一个女儿身却体会到了男人之间这种荡气回肠的友情,她每想到这就感的很满意很知足。
      但现实并不为善良或凡人的意志所左右,当小惠39的时候,一天上QQ,发现沙老大给她的留言,话很简单:“我的号被盗了,不要借装备给我的号,那人是骗子。收到留言立刻上传奇我需要你的帮助”小惠看到这一段话后真个人都傻了,她听说过有的人号被盗,但万没想到会落到沙老大的头上。以后会怎么样呢,以后再也见不到沙老大了吗?

    忽然小惠心里有隐隐的痛,连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会对沙老大有这么强的留恋。小惠赶快上了传奇,忽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行会聊天全是咒骂沙老大的话,然后就看见以前跟着沙老大出生入死的心腹兄弟被一个个开除出沙巴克,这个时候忽然被盗的沙老大的号密小惠,有紧急事件速来到皇宫,到皇宫发现皇宫门口站着10多个道士,个个杀气腾腾,进了皇宫就看见沙老大站在皇宫中央,边上是沙巴克的大干部——狂神,在这不得不提到狂神,他在沙巴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是一个浙江温州网吧的老板,他们网吧为沙巴克攻城拔寨立过汗马功劳,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小惠想赶快告诉狂神不要相信眼前的这个沙老大,他是个盗号的骗子。但小惠心里又有点异样的感觉,觉得门口那么多狂神的人守门和好象沙老大被盗有什么联系,眼看着这个假的沙老大开除自己的兄弟,他不加以阻拦,相反还找来自己的人来看家护园,和他现在在帮会里的身份很不相符。小惠已经踏入社会多年,不是一个蒙蒙恫恫的小丫头,一上来还没等假沙老大开口,小惠就劈头盖脸的一句,你为什么盗沙老大的号。先是沉没,然后狂神说出了小惠永远不会忘记的话,“他在这个椅子上坐的时间太久了,我不想再等了。”接着和小惠说了好多。小惠知道了男人的阴谋,男人的虚伪。沙巴克就是一个帮会,如果在真实的社会中就是黑社会,聪明的人想进来,因为他有无比的勇气和智慧,平静的生活无法满足他们的追求,愚蠢的人也想进来,因为生活的残酷使他们无地自容,平凡的人也要进来,因为空虚需要找东西来依靠,这就使行会自然有了等级制度,这也就使它有着巨大的潜力和生命力。狂神——他想爬到最高峰。钱和装备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要,权利是他最后追求的东西,一切阻挡他的东西都会被一脚踢开,手段已不重要,正象狂神说的,打下沙巴克容易,难的是你能长期占据它,拥有它,那才能体会到成功的快感,一个服务器只有一个人能体会这种快感,那就是——沙城主。小惠听完狂神的话后,整个人都傻了,他不理解游戏中居然也有社会上的而与我诈,她真不理解居然有人把一个游戏玩成了这种地步,但不得不佩服的是狂神的臣服之深,卧薪尝胆终于得到沙老大信任,然后在沙老大的电脑上种植木马,枉费了他的一翻苦心。如果在社会上狂神一定是个成功的商人或是政客。不!应该说在传奇中他也是成功的,他现在拥有了一切。小惠跌跌撞撞的出了沙巴客,小惠突然想到了离开传奇,离开她1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她突然感到够了,厌倦了,如果把社会上的东西搀杂到游戏中那玩游戏还有什么意义。沙老大的小号密她叫她立刻来土城,在林小姐处见到一个穿轻盔的小男孩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人们用咒骂来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小惠对这种场景很熟悉,现实中的男人往往都会这样的,小惠感觉来到了一个酒气冲天的饭馆,到处是男人失败后,酗酒扭曲的嘴脸。她又想到了疾风,她的英雄,就算曾经失败过但他只会自己面向大海,让自己的眼泪留在心里,那种可歌可泣的男儿豪情让小惠动容,落泪。但现在身为男人的小惠不得不与这些失败男人为伍,感到胸口压抑,有想吐的感觉。相反更让人佩服狂神的成功,现实不相信眼泪只相信成功。沙城主的小号密小惠,说是狂神盗的他的号。说想重建个行会,重新拿回沙巴克。“我们哪有实力拿回沙城?就算能拿回来,还不是叫你享受成功的快感,这有什么意义?小惠歇斯底里的喊道。可能是小惠刚受到狂神太大的打击,此时全都发泄了出来。但沙老大没有恼怒,他平静的说道:“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曾经做过,我记得有人说过如果在游戏中你都不敢反抗暴政,那你在现实中肯定是个懦弱的人,我不求胜利,我就是要让他们明白,他们虽然盗了我的号,但我也不会听任他们的摆布,我要为这帮跟着我的兄弟的情谊做最后的努力。我不是要做沙老大,我攻城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给以前曾经在一起浴血奋战的兄弟找一个说法,要让大家明白这虽然是个游戏但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我们也有尊严也有权利,我们要让那些奸诈小人明白,我们不会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妥协,级别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我们曾经为自己为兄弟努力过,拼搏过。
    今天我们就要让整个服务器整个传奇为我们今天的努力喝彩,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兄弟之情,什么是热血男儿”听完沙老大的话小惠明白了,虽然他的号丢了,但眼前的这个人还是夕日让人尊敬的沙巴克城主,那种成熟和果敢是一个成熟男人应有的气质。屋里的人久久没人说话,不在有人咒骂,但可以确定的是领袖的一翻讲话改变了他们的精神面貌,有人开始喊:“重夺沙城”“跟叛徒狂神血战到底。”小惠明白是这个男人激励起了这些刚才还如丧家犬般男人的斗志,虽然在实力上没有任何改变,但他们从新找到了希望,这个是他们最需要的。整个晚上小惠都是在忙碌中度过的,用一个穿轻盔的小号建行会攻打沙巴克可以说是小惠从来没听过的,沙老大站在安全区加人,虽然入会的人很少,但沙老大对每一个人都说谢谢,前沙巴克的一些骨干劝沙老大,说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白天可能人会多起来的,其实人少也是难免的,小惠怀着无比郁闷的心情下线了。
  第二天一上线,小惠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土城安全区居然出现了排队入会的场面,这个时候疾风浪子密小惠。疾风浪子已经知道了沙老大的事,他问小惠是不是要去攻城,小惠说是。疾风就没再说什么,小惠感觉疾风不太愿意叫自己去攻城,但小惠觉得应该对的起原来沙城的兄弟,所以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时间过的很快连着收了2天的人以后攻城终于开始了。 攻城战是按8点开始的,没有提前守军进攻,小惠考虑到可能是实力不够,8点攻城的号角吹响以后,
看着沙城上训练有素的沙城守军小惠想,事情不会像想象的那样简单。由前沙巴克骨干组成的攻城第一团对沙城正门开始自杀式攻击,在城门前血流成河,小惠不忍心再看下去了,在几分钟前攻城部队还是信心十足,但现在的惨烈真是天地为之低头,草木为之流泪。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二团也在通往沙城的密道被守军阻击,形式开始变的严峻,应该说是没有任何可能攻下沙城,沙老大调兵遣将也无济于事。8点30左右沙老大在行会说到:"现在全体人员整顿5分钟开始最后的冲锋……。小惠感觉沙老大准备放弃。5分钟感觉过的很慢,风卷起的黄沙划过脸颊阵阵的刺痛,狂神的话突然响彻在空中,沙城老大现在就由你自己来亲身体验一下,你一年前辛苦训练出来沙城守军的恐怖吧,哈哈哈哈……。“呵~那我也来体验一下这个恐怖怎么样?小惠一惊~!只见一个战士从身后如风般跑过,身后是数不清的绿衣战士,这个场面小惠只能用震惊来形容,她的英雄来了,小惠陶醉了。在疾风和沙老大擦肩而过的时候,沙老大问疾风为什么会来,疾风停了一下,说:“你的讲话我都看到了,我是为了兄弟而来也是为了我自己而来。” 狂神可能万万没想到疾风浪子的行会会加入战斗,急忙召集人手守正门,但在攻城部队数以万记的法师面前,弓箭守卫是那么的不堪一击,8点50左右正门被攻破,在城门口和复活点数不清的人混战在一起。小惠冲进沙城,看见在皇宫附近疾风左突右撞在人群中狂杀法师,小惠顾不上欣赏,也参与到战斗中,一般的法师两个人一人一刀火就解决了。狂神看到复活点的战斗始终不能拿下又从守卫密道的人员里派兵增援。这个时候战局开始扭转,攻城二团从密道强行冲出,一时间满屏幕都是人,战场上的大部分沙城守军都被清理干净了。攻城部队包围了皇宫。就在这时,一些前沙巴克的骨干和这些夕日的死敌疾风他们打了起来,沙老大马上用公聊说,都不许杀疾风浪子的人,他们是来帮我们的。然后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疾风一直没有说一句话。形式转变之快,令狂神来不及准备,9点15攻城部队包围皇宫。皇宫内是由狂神和沙巴克高级别人物把守,战况成胶着状态。攻城部队一进皇宫就瞬间被里面的人杀死,由于损失太大人们都在皇宫外不敢进去。9点45左右,沙老大来到疾风浪子面前。沙老大拿出一把裁决交到疾风手上,什么也没说,疾风什么也没说。然后疾风把裁决高高举起,喊道:“40级以上的兄弟跟我冲进去。”说完冲进皇宫。后面的人络绎不觉的也冲进皇宫,小惠也冲了进去。小惠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小小的房间被放满了火墙,人们都在火上互相砍杀,随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狂神的骨干逐渐减少。小惠看见疾风浪子拿着裁决冲向狂神,开始和狂神对砍,狂神被撞到墙角,没有还手之力,这时候又过来两个狂神的人的3个人夹攻疾风,小惠也冲上去和疾风夹攻狂神,随着狂神的人越来越少,冲过来的兄弟越来越多了,狂神躲到墙角,呵呵干笑了两声。小惠知道他是无奈的苦笑。“我真的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这次是我输了。”说完飞出了皇宫。接下来是清理战场的工作。忽然小惠想起了疾风可是哪也找不到他,在皇宫2层,一个高大的战士手拿裁决站在窗边,俯视整个沙城。小惠来到他旁边:"终于站在自己的城上,有什么感觉?小惠问。“呵呵,占领沙城一直是我的梦想,但今天站在这里却觉得这里不适合我,或许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说完把裁决交到小惠手上消失在风沙中。小惠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男人的感情世界是女孩子猜不透的,其实应该说他们根本不会给女孩子猜的机会,如果他知道小惠是女生,就不会在她面前表露自己的情感。看着眼前这个她深爱的人,却好象和自己如隔世般遥远,小惠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想放开这段感情,或是说自己单方面的感情,但又舍不得。沙老大终于把沙巴克拿了回来,在系统给出提示攻城结束时,整个沙巴克寂静了,胜利来的如此之快,如此的艰难是只有参与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的,疾风的朋友们开始默默的退出皇宫,在皇宫门口这些以前不共戴天的死敌开始互相告别,有的人哭了,有的人把手中的武器丢在地上,人们拥抱在一起。说着互相珍重的话,看着满目创痍的沙巴克,人们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沙老大对每个来帮忙的人都道谢,最后沙老大走进皇宫的时候,小惠忽然问道,“你和疾风以前到底有什么恩怨?”沙老转过头,看着小惠,然后什么也没说转头就走了。在转过头的时候沙老大说了一句:"有些东西我想留给自己,不希望和人分享,希望你能明白。"自从这一战后,沙城名扬天下.再也没有一个行会敢轻易去攻城了,因为其下场是被沙城的人逐出这个区.
  再后来,谁也没有见过疾风浪子出现在游戏里了.也许是他真的离开了吧!小惠知道现在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问谁会心声,是我求共鸣。 
新知来依旧,旧识去冷清。 
朋友多无数,知音少莫明。 
青灯陪长隐,黄卷伴终生!
离线apricot暖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04-01
网络,其实也是一份真实,
毕竟那些游走在里面的人,都有着最真诚的感动!
也是留给岁月的歌吧,无论怎么样,记忆却会永远!
世态炎凉,心中总盛着一份温暖!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