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岁月苍茫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镇世武神 !

    听着天祚的话,林荒也是皱起了眉头。

    ……命族!

    这个种族似乎很强大,给人无所不在的感觉。

    可是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算接触过命族的人……

    可无论是荒神,还是烬天帝。

    都和命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今……连无情刀魂天祚也沾染上了,这是否说明拓跋如来与命族也有些关系。

    似乎,命族在贯穿整个人族的岁月长河,不曾消逝,而且异常的强大。

    “命族到底是怎样一个种族?”

    林荒开口问道,想要从天祚那里得到答案。

    天祚略微沉眉,似乎并不愿意多说,“不曾关心过,也不太清楚。我只是曾为了星月连斩了命族的七代大司命!”

    “这个种族,似乎与万族的起源有些关系。它很古老,似乎是整个宇宙中最早起源的几大种族之一!”

    “很多种族背后,都有命族的身影!”

    天祚知道的并不多,所以无法告诉林荒太多的细节。

    “命族……是人族的敌人?”

    林荒问道。

    “人族曾与命族联手过,对付诸天万足。命族也曾背后布局过,灭了人族的一个时代!”

    天祚摇头,只说着自己知道的,“了解命族的人不多,或许已经不存在了!”

    “人族那些古老的天机,很难长生!”

    天祚似乎为他们感到悲哀。

    林荒略微沉默,随后继续问道:“命族可有什么特征?”

    “虚无!”

    嗯?

    林荒有些疑惑,不明白天祚的话是什么意思。

    “命族……没有肉身,似乎连灵魂都看不见!”

    林荒一时间愣住了,“这个特征……可不好辨认啊,压根儿就看不见!”

    “他们可以夺舍?”

    林荒接着道。

    天祚点了点头,“不过夺舍后,也没有丝毫其他的特征,很难分辨。所以命族一直传承着,从来没有断绝过!”

    “在两千万年前,曾有大批的命族夺舍人族,后来被人族古天机破解!”

    天祚诉说着往事,他走过了太多的岁月,见证了太多,“人族很悲哀,没有强大的肉身,没有无敌的灵魂,没有可怕的天赋,没有天生的神通,各方面都很平衡,却各方面都不如其他种族,在万族环肆之下,依旧存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这似乎有些不符合历史的发展!”

    林荒皱眉,心中有疑问,“所谓弱肉强食,一旦没有了生存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存在。人族也早该覆灭。岁月浩荡,人族不可能凭借着运气走到如今的地步!”

    “因为人族能出逆天的强者,能一步一步走到诸天万族难以比拟的高度!”

    “无论是荒神,还是拓跋大人,亦或者一千万年前的剑仙,三个桑海之前的罪佛神,都曾镇压一个时代,与诸天万族抗衡!”

    “每一个无敌的崛起,都给人族带来喘息的机会!”

    天祚摇了摇头,“不过……人族将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起伏下去!不是被诸天万族覆灭,便是人族出现数位诸天无敌的强者,直接将万族打残!这……太难了!”

    “不知前辈的实力……”

    林荒心中很好奇,忍不住的开口。

    “一柄残破的利刃罢了,除了能撕裂神明之外,一无是处!”

    天祚似乎很看不起自己,林荒却不敢这么看,什么叫除了能撕裂神明外,一无是处?你当神明都是大白菜?

    天祚看出了林荒心中的想法,他转身抬手,“看见那一座漆黑的魔山了吗?”

    林荒点头。

    在战场的另一端的边缘,他看见了一座耸入云天的魔山,巍峨辉煌,让人感受到亘古的苍凉与浑身的寒意。

    “那是一位魔族神明的头颅。他曾被人族蛮荒时代的人皇大人斩落。我曾与那魔族神明交手,在他手下我活不过刻钟时间!”

    林荒顿时惊骇。

    强如天祚,能撕裂神明的存在,在这古老的战场中,都要低头。

    “你所看见的这些尸骸,鲜血……它们曾经,都至少有着大帝境界!大帝踏足这片残破的战场,都只能当红尘蝼蚁!”

    “曾有诸天万族的无数神明在这里厮杀,他们的鲜血一次次的染红了这片大地!我在这里,看见过他们的崛起和陨落,直至他们的尸骸腐朽,随风沙消散!”

    天祚声音悲凉,他走过了久远的岁月,对人生与天地有着林荒无法理解的感悟。

    “这里曾是神明的战场?”

    林荒开口,他已经无法感受到了这片战场有太多的不凡,但是他相信天祚的话,这里曾有无数神明喋血。

    “这里曾是人族的大陆,不过诸天万族神明来袭,让这里化作战场。为了拯救苍生,人族的神明将这片古老的战场放逐流浪,再也无法回归人族!”

    天祚摇头,“后来,黑暗动荡之地出现,那里就成了诸天万族的主战场。而这里,逐渐的开始荒芜,被各族的强者所遗忘!”

    “前辈在这里……当真无法走出?”

    林荒接着询问,纵然他如今在苍穹大陆,可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搞清楚。

    人族……到底经历过怎样的跌宕。

    那些伟大神明,那些逝去的强者,那些流浪的大地……

    “吾本为兵魂,实力难以增强。浩荡岁月中,我出手次数太多,实力逐步降低……以前,只有星月能看见我,因为她天赋异禀。现在,你能看见我,是因为我实力降低了太多!”

    “在这里,我有着神明境界。可我一旦走出这里,我的魂便会以极快的速度破灭。除非,有一天我能打穿某一个界限,强大到我走出去后,不会魂灭!”

    天祚负手而立,他要看宇宙,声音深沉,“我天生兵魂,杀戮与气血能然我变得强大,我只要不断杀诸天万族,我就能不断变强!”

    “所以,我在这里钓鱼了漫长的岁月,给这片尘封死寂的战场带来一些新鲜的尸体!”

    “可是……”

    天祚似乎有些难过,“我越强大便越是无情嗜血,我对星月的记忆就会模糊。我想要变强走出这片战场,可我不想独留星月一人在着世间,我也不想忘记星月!”

    “我迟疑了数万余年,到现在我依旧迟疑!”

    林荒看着天祚那孤寂的背影,默默抿嘴,为天祚感到悲哀,无尽漫长的岁月,多少个沧海桑田,他依旧存在。

    可除了星月之外,他一直寂寞。

    如今,星月也已经消逝,等待着下一次的轮回……

    “若是前辈重回天祚魔刀,可否走出这片战场?”

    林荒问道。

    “那是真正的我!”

    天祚回头,他看了一眼林荒手中的刹那刀,“可是魔刀已碎,凭你手中零星的残片,无法承载我的存在。这世间……能承载我的躯壳,屈指可数!”

    “就没有其他方法了?”

    林荒不想放弃。

    天祚凝视林荒,“你或许以为跟我有些关系,可惜在我眼中,除了星月之外,我依旧无情。我看你如看草木,无须费心!”

    “我师尊已经走出了一条路,他热爱那片大陆,热爱这个世界!他有了人间的悲欢离合,七情六欲!”

    林荒开口,想要借着萧义山,为天祚指明方向。

    “他走出了这片古战场,不长久!除非,他能一直生活在乱世中,不断的杀人,以鲜血和杀戮维持自己不断崩塌的灵魂!”

    天祚一言道出萧义山的宿命。

    “我会为师尊寻找到一条方向的!”

    林荒凝眉,他的师兄收官谢幕,他不想在看见萧义山就此绝迹人间。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8/8436/14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dhwx.com/8/8436/148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