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我叫风自宾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华真行第一念想的居然不是好多钱,而是系统任务。“任务四”的内容是“铲除金大头,控制与改造大头帮。”奖励是“你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安全,或许未来的想法更容易实现,或另有一亿米金。”

    金大头他虽然干掉了,但任务四并不算彻底完成啊,可再仔细想想,大头帮其实命运已定,只是没想到那一亿米金奖励竟会以这种方式出现。

    但是“系统”的尿性他如今已渐渐适应了,每每在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所谓奖励从不是凭空变出来的,就是现实中存在的事物。

    他掏出手机开始查资料,边看便说道:“一亿米金,按现在的国际粮价,可以买五万吨小麦,这是不含运费和关税的出仓价……嗯?居然查不到几里国的数据。”

    墨尚同接过话茬道:“考虑通胀因素,这七、八来国际粮价总体趋势其实一直在跌,对很多国家的粮食生产冲击很大……粮食也是一种战略武器。”

    国际粮价长期下跌,为什么会冲击很多国家的农业?以米洲大陆上几个粮食出口大国及其农业资本集团为例,他们拥有世界上最适合大规模粮食种植的原野、最先进的技术、最雄厚的资本,产量很大、成本可以很低,同时还能享受巨额的补贴。

    而像几里国这样的国家原本就缺乏技术与资金,落后的农业在自由贸易的背景下,其货币化的生产成本甚至远远超出国际市场的粮食售价,没有丝毫竞争力。假如以市场化为导向,别说发展现代化大规模农业了,粮食产业只会不断萎缩甚至被摧毁。

    说到补贴,其实很多国家对粮食生产都有政策补贴,越是发达的工业国家补贴力度就越大,可是几里国显然没有这个能力。

    自由贸易理论上优势分工的特色,成为现实中的占据优势的赢家通吃局面,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几里国这样的国家甚至不能决定自己可以生产什么,往往只能出卖资源、或者生产国际大资本需要他们廉价提供的产品。

    粮食生产受到冲击,自产不如购买,那么就必然依赖进口。进口需要外汇、外汇来源于出口,在平常情况下尚可维持,可是一旦发生经济衰退就会引发一系列危机,那怕这种衰退不是来源于自身。

    比如眼下的背景是全球经济衰退,海外对几里国以畜牧业为主的出口产品需求日益减少、其产品价格也被打压得很低,几里国便没有足够的外汇去进口粮食。

    国际收支的恶化还会导致本国货币大幅度贬值,届时就算国际市场不缺粮、以外汇计算的粮价也没有上涨,可是对于使用本国货币的几里国居民来说,仍然会面临粮食短缺、粮价飞涨的局面,更别提因为骚乱等原因导致的口岸运输受阻、根本买不到粮食的情况了。

    这种短缺往往是结构性的,可是粮食和别的东西不一样,没了真会要人命的,而且不是短时间内想自产就能生产出来的。

    这些知识,自幼“博览群书”的华真行早就学过,不用墨大爷再多说。它们此前只是、屏幕页面上的概念,此刻却成了他在现实中即将面对的问题。非索港这样的地方,哪怕几里国的政权更迭影响都不大,可一旦社会秩序崩溃,对所有人都将是一场灾难。

    柯孟朝也问道:“就算能买来五万吨小麦,但是之后呢?”

    华真行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话还没说完。假如花一亿美金能搞定这个计划,可比直接买粮食划算多了!”

    杨特红:“其实换一个角度看,这里的粮食供应出问题,就是搞这个计划的机会。”

    华真行抬头道:“真能有这么多钱?”

    墨尚同:“当然不能一下子都给你,第一期预算是一千万米金,主要用来买地。”

    华真行:“买地用不了这么多吧?”

    墨尚同:“应该用不了,多出来的钱可以花在别的地方。但是这么大一片地,怎么买呢?以什么形式、以谁的名义,都要好好琢磨。”

    华真行为难道:“我不太懂这些。”

    柯孟朝:“不懂就学!你一个人不可能做完所有的事情,需要成立一个集团、分成各个项目组去完成……待会儿董律师要来,手续就交给他办。”

    杨特红插话道:“还有个问题,小华的年龄和身份,需要重新包装一下。”

    柯孟朝:“所以那座庄园还得留着,就放在小华的名下,小华是在海外大获成功的投资者,这里的民风就喜欢跪舔这种人。”

    墨尚同有些不满道:“那样一座庄园,太过奢费了!”

    柯孟朝:“这是身份的象征,虽然我也很反感这一套,但这里人就吃这一套。想想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做事情就要用最适合的方式。杂货铺里的小伙计,你觉得谁会信任他呢?恐怕只会惹祸上门!”

    杨特红断然道:“庄园当然得留着,不仅是小华的寓所,也是项目总部所在,还可以注册很多家公司,包括一些协会和基金会。需要的时候小华可以在那里出现,平时还可以继续在杂货铺里当小伙计。

    身份我都想好了,非索港出生的东国裔华族人,今年二十五岁,持几里国护照。他和东国做生意发了财,又在米国和西罗洲投资发了大财,如今回来得瑟了。他也不常住这里,但是经常在非索港度假,这里有他投资的产业。”

    墨尚同:“护照上写什么名字?”

    杨特红:“问小华自己。”

    三个老头要给华真行办一本化名护照,不是假护照就是真护照。几里国这个地方可没有东国那种户籍管理和人口普查制度,很多人别说护照就连官方的身份证明都没有,只要肯花点钱又懂门路,想办一个很简单。

    墨尚同看着小华道:“就他现在,像二十五岁的样子吗?”

    杨特红:“个头差不多,至于五官嘛,小孟啊,就得你教他那套易容术了。”

    柯孟朝:“相貌可以微调,可气质还是太嫩。”

    杨特红:“不能用你的标准来看,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这里一辈子都长不大的人多得是,这都不是事!”

    墨尚同:“小华,名字想好了吗?”

    华真行也不知怎么想的,竟脱口而出道:“就叫风自宾。”

    三个老头互相对望,皆微微颔首,柯孟朝招手道:“跟我上楼吧,我教你塑容。”

    在梦中,风自宾是欢想国的创立者,现实中并不存在那个欢想国,华真行其实已经明白,不可能躺在家里去幻想一个美好世界自行出现。干脆给自己起个化名就叫风自宾,他越想越觉得有意思,而三个老头谁也没有表示反对。

    来到楼上华真行平日的工作间,柯孟朝指着椅子道:“你坐好!老杨方才说易容术那是开玩笑。我要教你的不是小说里的易容,更不是医院里的整容,它叫塑容。”

    一听语气,华真行就知道柯夫子要谈正事,每当这种时候,这位夫子总是不苟言笑。虽然内心中充满好奇,但他还是端端正正地坐好,抬头问道:“什么是塑容?”

    柯夫子没有回答,顺手将旁边桌上的鼠标垫抄了起来,在空中一抖,软软的垫子就变得又硬又平似一块板,再把这块板翻过来,对着华真行的这一面莫名变得平滑如镜……不对,这就是一面镜子啊!

    今天这是怎么了,家里的几个老头纷纷开始炫技,展示了平日深藏不露的各种绝活,杨老头方才来了一手隔空取面条,此刻柯夫子又将鼠标垫抖成了一面镜子。

    华真行很镇定,至少表面上很镇定,他是什么人,那可是在传说中的神之国度都走了一个来回的人、是随身带着系统的人!要说变戏法,丁老师变得戏法岂不是更漂亮吗?华真行在内心中这么告诉自己,然后尽量稳住。

    柯夫子将那面鼠标垫镜子随手一插,仿佛空中有个无形的架子,镜子就那么定在了半空对着华真行的脸,然后他瞄了华真行一眼,神情很严肃。

    华真行莫名心中一凛,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对,柯夫子难得露这一手神技,自己怎么能表现得如此镇定呢,那也太不给面子了。他立刻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用万分崇拜的眼神看着柯夫子。

    柯孟朝的神情终于变得柔和,哼了一声道:“别看我,看镜子。”

    华真行这才收回眼神看向镜面,却诧异道:“这是谁?有点像我。”镜中那张脸竟不是华真行的,虽然相貌很相似。

    柯夫子一弹指,那张脸渐渐变成虚幻的轮廓,而华真行的面孔出现在镜中,这两张面孔呈现出错位重叠的样子。柯夫子又说道:“你的养元术已经练到第三层。”

    华真行:“我还没有三级水平。”

    这倒不是谦虚,在华真行的梦中,只有完成第三级的修习,并且考核通过获得三级养元术证书,才算真正拥有三级水平的养元师,。

    柯夫子摇了摇头道:“你的理解方式不太对,比如你已经进入了大学,但是还没毕业,说你是个大学生是没错的,能听明白吗?”

    华真行点头道:“能听明白,我现在已经入门了,正在修炼第三层。夫子,我算不算高手了?”

    柯夫子没有答话,只是瞟了一眼那面悬空定住的鼠标垫镜子。华真行随即就领会了他老人家的意思——在我面前说自己是高手,这手功夫你会吗?

    华真行当然不会,放低姿态道:“我明白了,您老人家才是真正的绝世高手,我还差得远呢。”

    柯夫子微微仰头道:“我从来不在乎什么高手不高手的称呼。”

    华真行赶紧改口道:“您是高人,绝世高人!”

    柯夫子:“别扯这些了,说正事。有了现在的基础,我才可以教你一种跟随运行气血、感应微调面容的技术,并以神识锁定调整的结果。它像是一种法术,你就把它理解为施法也行,但只能用在自己身上……现在闭上眼睛看着镜子。”

    闭上眼睛怎么看镜子?但华真行还是很听话地照做了,其他的景象都消失了,但那面镜子还浮现在眼前。柯夫子什么话都没说,但华真行却明白这就是元神所见之心像,杨老头以前就告诉过他,境界到了自然可知。

    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元神心像,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能力?既非真又非幻,既似虚又是实。没法用语言表达出来,勉强形容,就仿佛是想象与记忆的具现能力。

    你在想一件事物,闭上眼睛然后就真的看见了它,它已经不是模糊的想象,就是实实在在的具体感官呈现。

    镜中仍然是他的面孔,与另一张虚影轮廓交错重叠。这时柯夫子的双手放在他的脸上,就像做面部按摩那样开始捏来捏去,一边捏一边传授了一部功法。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76660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