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1、妥妥高科技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华真行擦干净手从通往厨房的侧门走了进来。这座小楼的格局很有意思,整体呈“凹”字形,正面是平的朝北临街,一楼前面当然就是店铺,后面是一个大厅。

    大厅东侧有一间卧室和一间库房,而卧室居然开了三扇门。一扇门朝北连通库房,另一扇门朝西通往客厅,第三扇门也朝西,竟开在院子里。

    大厅西侧是厨房。厨房很大呈狭长形,不大也不放不下九口丹炉啊。厨房也有三扇门,一扇门朝西通往外面,华真行那天晚上喝多了就是从那里摸进来的。另外两扇门都朝东,一扇通往客厅,另一扇也开在后院里。

    整个一楼,没有对外开的窗户。

    楼上有一个小厅和四间屋子,楼梯当然是通往小厅的。平日杨特红和华真行各占两间,一间睡觉,另一间放置各种个人杂物,是书房兼工作室。杨老头在楼上楼下各有一间卧室,平时华真行也不知道他睡哪一间。

    更有意思的是,楼上的四间屋的地板都留了一个可以上下的出入口,很隐蔽,平日也用不着。比如华真行的卧室西南角有一片地板可以连着楼下的天花板掀开,露出一个边长八十厘米的正方形口子,可以直接跳进厨房里。

    也不知杨老头这是什么趣味,把二层小楼和这个小院设计成这样,倒是特别适合玩躲猫猫,更别提小院底下还有地窖和三条地道了。柯孟朝有时也会住在这里,他来的时候一般睡楼下的卧室。杨老头当然就会住到楼上来,他那间卧室的墙角可通楼下库房。

    所以华真行在院子里收拾完东西进厨房,又能从厨房里直接走进大厅。他看见三个老头把一张方桌搬到了屋子中央,上面放了一个和桌面大小差不多的方盘,而方盘里竟是一幅三维立体激光全息投影,妥妥的高科技啊,而墨大爷手中还拿了一个小巧的遥控器。

    墨尚同见他进来了,挥手道:“把门都关上,窗帘都拉好,别开灯!”

    光线暗下来之后,那全息立体投影就更清晰了,华真行好奇地凑过去道:“咦,这是什么?”

    墨尚同的声音很严肃:“自己看!”

    华真行:“这是地图,不对,是立体沙盘……显示的是从非索港往北到梅里国境内这片地方。嗯,这里有数字,三百乘三百公里范围,我上周刚走过一半的路程。”

    墨尚同伸手在地图的东南区域划了一条线:“这就是你护送罗柴德走的路线。”

    咦?激光全息投影还可以触摸操作吗,随着墨大爷的指尖划过,沙盘上就留下了一条红色的细线。然后墨大爷摁了一下遥控器,那条红线就消失了,他又把手伸到方盘表面做了挪动和向外扩张的动作。

    只见影像显示的场景在放大,并逐渐向东南角移动,标示区域变成五十乘五十公里大小,正好显示了非索港及其周边以及西部延伸而来的山脉。然后他又摁了一下遥控器,沙盘场景以及局部显示的颜色在不停变化,并以询问的眼光看了华真行一眼。

    华真行不等他开口便答道:“这是一年四季的变化场景。”

    墨尚同将沙盘变化定格,指着一条蓝色的不规则长带道:“这是什么?”

    华真行:“北索河!大雨季之后北索河流量最大的样子,原来有些地方水面这么宽啊,比南边的非索河可宽多了。”

    墨尚同:“这只是一个示意!南索河也就是现在的非索河,河道受人工影响已经比较大了。北索河只有天然河道,洪水泛滥的时候就这么漫开,当然很宽了。”

    华真行:“您为什么给我看这些?”

    墨尚同再一摁遥控器,那立体图景缓缓升高,等于将显示的地形坡度都给放大了,又切换成了旱季完全断流时的场景,在北索港河床坡度最大的区域末段,又出现了三道浅坝,而在上游的山脉谷口处出现了一道大坝。

    接着沙盘又开始出现动态变化,还是出一年四季的样子,北索河上游出现了一座水库,汇集的是雨季时从西部山脉高处的来水。而下方河床上的那三道浅坝也看不见了,原野上出现了三片湿地,就像不规则的湖泊群。

    在雨季时,湿地的面积扩大形成一大片湖泊,而到了旱季面积会逐渐缩小,但北索河始终没有断流,那三道浅坝也没有露出河面。

    更有意思的是在大水库下方的主河段北侧,渐渐又出现了两条支流,而支流的源头蜿蜒向西北,已经超出了沙盘的范围。杨特红又摁在方盘表面五指做收拢动作,显示的区域不断扩大,看见那两条支流上方又各自出现了一道坝以及一座小型水库。

    通过对比可以看出来,新出现的这条北索河就算在水量最小的时候,也比那条常年不断流的南索河宽得多。

    墨尚同解释道:“这是用超算模拟的场景。”

    华真行:“这么神奇?”

    墨尚同:“对于超算来说很简单,难的是数据采集和算法模型,有偏差的话预测就不准确。”

    柯孟朝:“工程量还可以再大点,不要用浅坝影响航道。”

    墨尚同:“你还想留航道呢?”

    柯孟朝:“那当然,这条河能连接入海口外的国际码头,航运很重要!”

    杨特红摇了摇头:“就几十公里,算了,另一条河流才是需要考虑航道的。”

    墨尚同右手摁遥控器,左手在那三道浅坝的位置点了几下:“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工程量稍微大了点,只能算将来的备选方案。”

    只见那三道浅坝的位置变成了隆起的土地,河流拐了三个弯绕过了坡度很大的陡峭地带,原先三十多公里长的河道变成了五十多公里长。

    华真行:“怎么都是向北弯?”

    杨特红:“向南就拐到非索港这边来了,很多地方有人居住,不是你的地盘。”

    华真行:“我的地盘?”

    柯孟朝:“先看,最后再问。”

    杨特红再一摁遥控器,未来的改造场景消失了,沙盘又恢复到现实中随着季节变化的动态图景。墨尚同扭头看着华真行道:“你清楚现在的世界形势吗……算了,我就直接告诉你吧,从今年冬季开始,几里国包括非索港将会有饥荒,很可能会发生骚乱。”

    柯孟朝补充道:“全球经济都非常不景气,更重要的是,粮食减产、出口限制已成定局,粮价肯定会上涨。而非索港这里,畜牧业出口正在遭受重创,总之就是大家都没钱、会缩减消费,这里的产品卖到海外越来越难……”

    杨特红叹了一口气:“其实今年上半年非索港很多店铺和小作坊都倒闭了。局势恶化难免出现骚乱,而一旦出现骚乱,受到冲击最大的往往是那些华族人。”

    墨尚同:“已经受到冲击了,只是这个地方信息不发达,没有那么新闻刷。哪些人既聪明又肯干活,能攒钱蓄资产,还会开铺子做生意,简直就是大好肥羊啊。”

    华真行皱眉道:“那该怎么办?”

    柯孟朝:“所以我们在问你啊,你想怎么办,又能做什么?假设你现在有一大笔钱,又能调动一大批人的话。”

    华真行:“饥荒?那就赶紧组织人种地啊!”

    三老头都笑了,墨尚同问道:“种什么?”

    华真行:“木薯,在这个地方一年四季都能生长,而且比较抗干旱,雨季结束前都是好时机。到了小雨季就可以收获一批,然后再种一批。”

    杨特红:“仅仅有木薯,恐怕营养成分还不够,太单一。”

    华真行:“那也要先吃饱肚子再说,还可以种翅豆和热带花生。”

    杨特红点首道:“不错,土地十分,七分种木薯、两分种翅豆、一分种花生,可以兼种轮作以养地……哎呀,花生米可以下酒,花生苗、翅豆芽、翅豆藤尖都可以做菜。”

    “别说啥都想到下酒菜!”柯孟朝瞪了杨特红一眼,又看着华真行道:“方案已经有了,种在哪里呢?”

    这显然是一道考题,今天三老头要考他,那么按照这三个老家伙的习惯,提示肯定早就有了,要不然在面前放这么一个高科技沙盘干什么?华真行看着动态的变化的沙盘图景,连连指了好几个地方:“就是这一带?”

    墨尚同很满意地赞道:“英雄所见略同!”

    接着他一摁遥控器,沿着北索河的两岸出现了一块块用红线圈出来的狭长地带,显然早就标注好了。华真行刚才指出来五片地方,而墨尚同此刻却标出了九片,其中就包括那五片。华真行难免有点得意,墨大爷很少这么夸他,自诩英雄,同时也把他比作英雄了。

    这九条地带地势相对较高却很平整,在大雨季不会被淹没也不会形成孤岛,灌溉比较方便,假如事先挖好蓄水的深池,旱季也能有的水源可用。至于更远的荒原中的大片地方,华真行还没有考虑,因为太远了而且此刻的沙盘也没有显示。

    杨特红双手扶着桌沿道:“差不多是八万亩,其实都是冲淤沃土,平整土地打好田垄,配窖井沟渠,做好灌溉和排水,哪怕不施肥或者少施肥,以这里的气候和土壤条件,木薯年亩产也可以达到两吨,最理想的耕作状态甚至能达到五吨。”

    柯孟朝:“加工得当,配以翅豆和花生,至少可满足十万人的口粮。”

    华真行:“可是非索港有五十万人。”

    杨特红看着他摇了摇头:“只是补其缺而已,别忘了非索港原先可没有这些粮产,假如多出来这一批便可维持。”

    华真行:“八万亩,怎么种啊?这个地方的人干活……”

    墨尚同:“平整土地可以上机械,打垄也是。眼下急调农耕机械,可以弄出来二百台,会操作的二百个人也是够的。”

    华真行:“一个人负责四千亩?除了平整土地,播种更麻烦。”

    杨特红:“花生和翅豆,需要草鞋帮的人去种了,至于木薯可以雇当地人种,让大头帮的人监督。五万多亩木薯,块茎平放埋种,假如能征集五千人,足够了。”

    华真行:“需要在雨季间歇时去种,不超过半个月时间种完,确实足够了。”

    墨尚同:“五千人,我草鞋帮就能调集。”

    杨特红摇头道:“不要征调,就是公开雇佣。草鞋帮的人可以去干,当地人也可以去干,记得把他们混杂开,这是最简单的活了。草鞋帮和大头帮还可以派人监督,验收合格按量拿钱,事先都说好!假如有人敢耍赖起哄,就需要用到大头帮了。”

    柯孟朝很满意地拍了拍华真行的肩膀道:“小华,你这个计划不错!”

    华真行愣住了,三老头说得很热闹,怎么成了他的计划了?这时杨特红又问道:“可是你怎么保护这九片田地呢?”

    华真行:“假如全用铁丝网围起来就好了,然后派人巡查,既能防人,又能防止水里的河马、陆地上豪猪搞破坏。”

    墨尚同:“绞刺铁丝网,这个工程可以外包,就交给东国的工程队,也就不到三公里长不是多大的工程,很快就能干完。”

    华真行:“三公里长,用不着吧?”

    这些田地总计八万亩左右,总面积差不多五十平方公里,虽然分成了狭长的九块,但目测全围起来,差不多一百五十公里长的铁丝网也就够了。

    杨特红笑了:“这些地,你说种就种、说围就围吗?”

    华真行:“那就把它买下来!”

    杨特红意味深长道:“怎么买呢?我可提醒你一句,不谋将来者,不足以谋眼前。”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74875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