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被拒收的奖励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秘境中的两人吃完火锅休息一夜,在这种环境下华真行没有修炼养元术的静功,到了凌晨时分则起身认认真真做了三套完整的动功。丁奇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练功,然后问他在练什么?华真行并未隐瞒,向他详细介绍了一番养元术,甚至还讲了那个梦中的内容。

    早上两人继续前行,穿过墓葬地带很快到达了这个世界的尽头。世界本身仿佛没有尽头,远方被朦胧的雾气笼罩看不真切,不论脚下走多远却好像还在原地,再回头一看,真的还在原地!这个秘境有无形的边界,到了这里就走不出去了。。

    丁奇故意没有提醒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华真行走了半天觉得不对才回头,然后发现了这个无法解释的现象,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丁奇笑道:“你的适应能力很强啊,居然没吓晕过去?”

    华真行:“这就晕掉的话,那我早就晕了不知多少次了!”从小在非索港长大的他适应能力的确很强,而且最近有了“系统”之后,对各种神奇事物的“阙值”已经提高了不少。在他的意识中,这个世界仿佛一切皆有可能,那就先见识了再说。

    丁奇缓缓道:“你这种心态很好,好奇但不是懵逼,就算不懂也不理解的东西,也不认为它不可能。从重力、磁场、大气成分和压强来看,此地应该还是这个星球的环境。但我说不清这里是什么地方,尤其是跟你还说不清,所以只能带你来见证一番……”

    这天他们还在秘境的最北端附近发现了金矿开采与冶炼的场所,已废弃了至少上百年。当地人曾就地采掘矿石,用最古老的方法提炼黄金。这一带是个范围不小的黄金富矿,丁奇用棍子敲开了几块岩石,便发现了鸽子蛋大小的天然金块,纯度很高。

    就秘境中所见,此地居民最珍视的器物应该是角器与骨器,其次是精美的彩陶,然后是普通陶器与黄金器皿,最普通的则是木器与石器。金器加工其实要比陶器困难得多,居然沦落到与普通陶器一样的地位。

    大概是因为缺乏高效燃料的以及工艺手段落后,陶器很珍贵,而且陶器易损毁,金器不朽则可以保存很长时间,所以历史上存留量很大,在这个世界中金器后来也就变得和普通陶器差不多了。

    下午的时候,两人又回到最初进来的门户前,丁奇指着祭坛后方的岩壁道:“现在我们可以解读这些壁画了,它记载了一个部族的历史,而这个部族并没有文字……”

    这里有五面巨幅壁画,都是用黄金镶嵌入山岩拼成图案,当中那幅就是外界神隐之门的景像,而左右各有两幅。左侧的第一幅,是很多人跪拜在神隐之门前方,好像在搞什么祭祀活动。左侧第二幅,则是有人高举着短杖一样的东西,带领一支队伍进入了神隐之门。

    右侧第一幅,则是昨日所见那座城市的轮廓,城市中央有一座醒目的高台。右侧第二幅,显示的则是这座祭坛,有人站在祭坛上高举着什么东西,其余人在下方跪拜。

    据这两天所见再按图分析,神隐之门应该是古时生活在外界的一支部族所崇拜的天然图腾,而开启秘境的方法应该只有祭司掌握。大约五百年前,不知因为什么,这个部族全部迁入了秘境。

    大约三百年前,秘境中的城市已具规模,还修建了“王宫”中的高台。大约二百年前,他们在此地修建祭坛并留下了这五幅壁画。附近山坡上的那片石头建筑,可能就是祭司群体及其仆从的居所。

    此时这个部族已发展到巅峰,逐渐开始衰落。到了大约一百年前,此地人口突然大幅锐减,直至五十年前完全灭绝。

    听完了丁奇的解读,华真行似自言自语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丁奇:“我也不太清楚。这里有相对独立的环境,也有大气和水循环,可能与外界也存在某种形式的物质交换,能保持相对的平衡。但这些人就是被封闭在这个世界中,虽然不受外界的干扰,可他们内部也会出问题。

    可能是内部战争,也可能是一场瘟疫,总之导致了人口锐减,很多知识以及技艺失传,环境也可能恶化了,从原先的平衡走向另一种平衡,使他们不再适应。

    人口锐减、文明衰落,生存能力便更弱,基因多样性也缺失,最终灭绝。所以说一个部族、一个国度、一个文明,在历史中未必一定会进步,也可能走向消亡。”

    华真行:“那他们就不能离开这里吗,或者后人已经离开了?”

    丁奇摇头叹息道:“他们并没有离开,因为已经无法离开。”

    华真行:“既然能进来,为什么出不去呢?”

    丁奇:“据我推测,两百年前修建这座祭坛的时候,已经没人知道该怎么出去了。此地居民更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只把它当成一种传说。”

    说着话他又一指跪伏在祭坛上的那具骸骨道,“他应该就是此地最后一人,手中拿的就是开启门户的钥匙,可惜他已经不会用了。他想出去,只能跪伏在这里祈求神灵……”

    华真行:“明明有钥匙,怎么就不会用呢?”

    丁奇弯腰把那支角质短杖从骸骨手中的抽了出来,轻轻吹了一口气,浮尘污渍尽去,递给华真行道:“你拿去,看看能不能把门打开!”

    华真行接过短杖比划了半天也不得要领,他试着以神识查探又觉得此物深不可测,仿佛包含着无法解读的信息,最终无奈地摇头道:“我也不会用这个东西……咦,不对呀,您进来的时候也没有拿到它。”

    丁奇淡淡一笑:“这是我的独门绝技,等于拥有了万能钥匙。当然了,假如拥有了此秘境专属的控界之宝,则出入更加方便、还能掌控这个世界,你想不想学?”

    华真行熟悉这种表情,每次杨老头想逗他学什么东西的时候,经常露出这样的笑容。华真行点头道:“想学!你能教我吗?”

    丁奇:“想学会这门本事可不容易!但有朝一日待你修行有成,手持此控界之宝,甚至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华真行也笑了:“这个世界有什么好主宰的?我只是对您的本事感兴趣而已,请问有什么讲究、需要修炼多长时间?”

    丁奇的语气高深莫测:“这可说不准,既要看你的资质,也要看你是否心无旁骛,有可能一辈子都入不了门,有可能不到十年即可大成……总之要常年居此秘境中、借助控界之宝感悟这方天地。这样吧,这座秘境就送给你了,控界之宝也是你的了!”

    华真行赶紧将那角杖递了回去,连连摆手道:“我只是跟进来增长见识,怎能将此地据为己有?”

    丁奇又笑道:“我只是来考察的,这地方又带不走。既然今日如此投缘,就算我送给你的礼物吧,你把它视为一种奖励也行。”

    原来系统所谓的奖励,最终是以这种方式给他。华真行承认心中也有点小纠结,但还是摇头道:“我不要。”

    丁奇有些意外看着他,追问道:“你是不能要,还是不想要,或者是不敢要?”

    华真行:“丁老师,你我非亲非故,还是第一次见面,你就把这么一座秘境给我,我确实不能收啊!”

    丁奇循循善诱道:“此地已无主,你或许可以成为神国之主。”

    华真行:“什么神国,这里只是一座坟墓!”

    丁奇:“这样一座秘境,就这么白白的扔在这里,不是很浪费吗?”

    华真行:“你没看见外面吗,花几万米金就能买到老大一片无主荒野,还可以好好开发利用……要说浪费,这么多黄金确实有点浪费,假如拿出去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丁奇打断他道:“你既然不喜欢这里,那我们先出去再说吧。”

    华真行指着祭坛上那具骸骨道:“能不能把他也带出去?此人临终前就想离开,把他带到外面安葬,总好过曝尸于此。我们拿了他手里的东西,总得帮他做点事情,对于死者而言莫过于完成他生前的心愿。”

    丁奇看着手中的角杖道:“好孩子,你的想法不错,但是不能。”

    华真行:“为什么不能?”

    丁奇解释道:“这根短杖,不仅是开启门户的钥匙,也是控制这个世界的枢纽,我称之为控界之宝。宝物虽好,假如落到普通人手里,也只是一件普通的工艺品而已。

    假如你学了我的独门秘法,又掌握了控界之宝,修炼小成之后,则可开启门户出入,还能把外面的东西带进来。可是想把里面的原有之物带出去,非得有大成境界不可。”

    华真行:“什么是小成,什么是大成?”

    丁奇思忖着说道:“就拿你修炼的养元术类比吧,突破三级之上,便算是小成;突破六级之上,按你的说法,成为高级养元术大师,则是大成。”

    大成之后,你拿着控界之宝就可以掌控这个世界,届时假如你不愿意,连我都进不来。可就算如此,你想把此地原有之物带出去,也须付出代价。”

    华真行:“什么代价?”

    丁奇:“你听说过次元壁吗?”

    华真行微微一怔:“听说过,小说和漫画里看见的。”

    丁奇:“你就把这道门户看成一种次元壁吧,打破次元壁哪有那么简单?这里是一个世界,有它自己的意志,就是所有事物的规则。无论你从这里带走什么,都相当于割裂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那么你本人也要承受割裂神魂之伤。

    这个人如果还活着,我可以打开门户让他自己走出去。可是他已经死了,就算我有本事把他带出去,也要承受割裂神魂之伤,假如总是这么干,我迟早会变白痴的。我这次只是来考察的,并没有打算对这个世界做什么。”

    华真行这才明白,秘境里的东西没有大本事是拿不出去的,就算能拿出去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他叹了口气道:“那些黄金……”

    丁奇的笑容似是有些不怀好意,就像在引诱小孩子犯错误:“假如你学会了我的独门秘法,又能将之修炼大成,自然可以把这里的黄金搬出去。无非是受些神魂之伤,假如伤得不重,尚可调养恢复,那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华真行:“花那么大的代价、练成那么大的本事,只为受这罪吗?有这工夫,还不如在外面找个地方开金矿。”

    丁奇:“那你不妨反过来想,何必把东西拿出去呢,到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你的,你甚至能在这里呼风唤雨,岂不快哉?”

    华真行:“我没想关起门来称王称霸,何况是在一座坟墓里。”

    丁奇:“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们先出去吧。”明明是华真行不喜欢这里的气氛,不知为何,丁奇此刻却总想催促他出去。

    华真行摆了摆手,又指着那具骸骨道:“既然不好把他带出去,就把他安葬在这里吧。”

    丁奇倒没有阻止,还主动伸手帮忙,两人将这具骸骨移到了那片山坡下,挖了个坑将其安葬,又用块石垒了一座坟茔,这才转身离开了传说中的神之国度。

    再度开启门户时,华真行一直仔细看着丁奇的动作,只见他拿着角杖向前一点,祭坛正中的那面山壁忽然就消失了,面前是一条两块巨岩间的通道,放眼望去就是外面的世界。

    走出门户再回头,仍然是现实中的山野,方才的秘境已消失不见。丁奇又笑着问道:“神奇不?”

    华真行:“神奇,太神奇了!”

    丁奇却眯起了眼睛:“看你的反应,好像还记得刚才的事情?”

    华真行纳闷道:“当然记得了,刚才我们一起把那具遗骸安葬了。”

    丁奇诧异道:“从昨天晚上吃完火锅,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你一直都记得吗?”

    华真行:“当然都记得啊,我们今天又在秘境转了一圈。”

    丁奇:“那我方才在门户前问你的那些话,你仍然记得很清楚?”

    华真行不解道:“丁老师,您怎么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丁奇苦笑道:“有些事情我没有告诉你,打算等你出来之后再说的,不料差点闹了个乌龙。”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72518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