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神隐之门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这句话问得太突然了,夏尔愣了好几秒才弱声道:“华,你刚才说什么?”

    华真行放慢语速、加重语气、很清晰地复述道:“你想不想当大头帮的头?”

    夏尔:“可是大头帮的头是金大头啊!”

    他的语气有些惊疑不定,没有回答想或者不想,其实就已经表明了某种态度。华真行接着问道:“假如金大头查明了事情的经过,他会放过你吗?”

    夏尔:“除了你,没人知道。”

    华真行:“我当然不会出卖你,但未必只有我一个人知情,比如罗医生就看见了。别忘了你是大白天在市区里开的枪,附近也可能有人从窗户后面看见了,只是搞不清楚情况不敢说而已。假如金大头不顾一切地追查,也有可能问出来。”

    夏尔的声音有些发颤:“那怎么办?我可是为了帮你,你也得帮我一把!”

    华真行:“所以我才问你,想不想当大头帮的头?”这句话他已经问了三次了。

    夏尔似是长出一口气,终于正式回应道:“可是我怎么才能当上头呢?我知道你最聪明最有本事了,既然问了,就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华真行:“我有一个条件。”

    夏尔:“你快说。”

    华真行:“你不能再成为金大头。”

    夏尔又一次愣住:“那我还怎么当大头帮的头?”

    华真行:“我的意思是,假如你成为大头帮的头,不能再像金大头那样做事,大头帮也不能再像以前的大头帮。”

    夏尔答应得很干脆:“我明白了,都听你的,但我们先得把金大头干掉才行。”

    华真行没有接茬,而是继续说道:“我跟金大头并无私仇,为什么会帮你干掉他?就是希望大头帮不再是大头帮,老板也不再是金大头。假如一切还像以前一样,你也和金大头没有区别,将来恐怕还是一样的下场。”

    华真行原本和金大头确实没什么私仇,大头帮也从未找过杂货铺以及他的麻烦,是他听说了罗柴德的事自己主动插手的。

    夏尔显然明白华真行想说什么,又在电话那头道:“假如有些生意不做了,那么大头帮怎么维持,草鞋帮会帮我们吗?”

    华真行:“等你真正控制了大头帮再说!我现在想问另一件事,仅仅干掉一个金大头,你就能接管大头帮了吗?说实话!”

    夏尔又沉默了好几秒钟,似是在斟酌思考,然后才开口道:“只要除掉金大头和他几个铁杆心腹,我完全有把握控制大头帮。我从小就在大头帮里混,我舅舅曾经是大头帮的二号人物,愿意跟着我的人很多。

    金大头最近的日子不好过,罗医生跑掉了倒是小事,重点是他没有摆平。他本来还在军营里有点关系,可是这一次你们干掉了那四个人,还轰掉了一辆武装吉普,他的关系也就断了。军营那边对他也很不满,而我的表舅最近刚升职……”

    驾驶武装吉普追击华真行的那四个家伙是金大头的得力手下,还在当地的武装组织中服过役,和军方有各种联系。那辆武装吉普不是大头帮的,而是有人帮金大头从军营里借出来的,结果金大头却搞砸了。

    金大头本人的军方资源被严重削弱,夏尔在军方却另有关系。当地土语中“叔叔”和“舅舅”是同一个词,假如不加限定语是分不清的,但华真行却知道夏尔说的就是表舅,此人名叫科努,原先是军营里的一名上尉。

    在非索港这个地方,母系亲属往往比父系亲属的联系更紧密。夏尔的舅舅从小就带着他混大头帮,而科努则是他舅舅的表弟,虽然亲缘关系有点远但也能搭得上线。科努如今又升职了,那就应该是少校了。

    几里国大大小小的军事组织表面上受中央政府的统一管辖,但很大程度上仍处于地方割据状态。非索港这边的驻军,属于一个名叫“守卫阵线”的军事组织,该组织也是几里国北部最大的一股势力。其军衔体系有点混乱,但毕竟也是有授衔的。

    如果说战乱时能拿着枪乱撸的“军人”有多少,这没法统计,但正式脱产、全训服役的在籍军人,非索港的军营里差不多有五百号,相当于东国的一个加强营吧,其最高长官的军衔是中校,少校的职位也不低了。

    听见夏尔的这番话,华真行莫名也有些发怔,在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或许自己需要重新审视这个从小的玩伴,夏尔比他此前以为的要聪明多了,心机也深沉多了,绝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

    夏尔今年已经二十岁了,以当地的平均寿命论,他甚至算得上是壮年了。他从小就跟着舅舅混大头帮,是帮派中绝对的老资格成员,能活到现在也算是精英骨干。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在帮派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在外界培养可利用的资源。

    原先华真行看待当地土著居民时,内心深处总有一种无形的优越感,不论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潜意识中都有些看不起这些人。这种轻视的心态当然有原因,当地人确实在很多方面都显得愚昧落后,而大个子黑夏尔,在华真行眼中也只是其中不那么愚笨的一位。

    夏尔能说会道,性格很好,和华真行很能谈得来,所以两人就成了朋友,华真行还觉得夏尔有点憨。只到此刻他才恍惚意识到,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每个人都有其生存法则,都有不简单的地方,反倒是华真行自己有点像个傻白甜了。

    华真行莫名回忆起那天晚上在酒吧里的情形,当时气氛很躁动,他居然还喝多了,或许从那个时候起,夏尔就已经有了除掉金大头自己上位的想法,只是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但人总是要敢想才能敢干,无论做什么都要从迈出第一步开始。

    夏尔知道他会去救罗医生的,夏尔做出了选择,暗中帮他和罗柴德脱身,如此一来,金大头和华真行就结下了死仇。夏尔看中的不仅是华真行的身手和枪法,更看重的站在华真行背后的势力,他也不认为金大头能搞得过草鞋帮。

    假如真是这样,那么夏尔算计得很好啊,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设想进行着。华真行自以为对方只是一群傻子当中不那么傻的一个,结果却发现自己好像才是那个真傻子?

    “华,你在听吗?”夏尔说了半天,华真行却没有动静,他有些不安地问了一句。

    华真行收回思绪,定了定心神道:“我一直在听呢!只要除掉金大头和他的几个铁杆心腹,你就有把握控制住大头帮?你先把那几个人的资料发给我,别到时候搞错人了。”

    夏尔:“行,等挂断电话我马上就发给你,你先告诉我该怎么做?”

    华真行:“你还记得小时候跟我讲过的传说吗,我们还跑到很远的地方去玩,天黑了回不来,我被吓得要命,你们几个还无所谓。”

    夏尔:“当然记得了,你是说神隐之门吗?”

    华真行年纪虽小,知道的东西可不少,有些是家里三个老头教的,有些是他自己找资料和教材学的,大部分在当地都用不上。但甭管当时有用没用,杨老头告诉他肯定有用,就看在哪个场合,还时常给他一些指引和建议。

    可是神隐之门的传说并不是三个老头告诉他的,在网络上以及世界任何一个图书馆里也都查不到相关资料,就是当地土著人口口相传的神话,在外人看来完全就是胡诌八扯。假如谁想深入研究一下,能得出的结论恐怕就是落后部族的意淫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想象。

    米国的文娱工业基地荷里坞就曾拍过一部电影,描述了一个叫瓦坎达的地方,大体也是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至于其中的逻辑嘛,就不必能深入探讨了。

    据说在很久以前(不知道多久,当地也没有历史记录,总之就是很久),非索河的上游有一个神之国度,既繁荣又强大。那里遍地黄金,有享用不完的美酒与美食,美酒就流淌在泉水中,各种美味都是土地中自然生长的,由神的仆人烹饪奉上。

    神之国度的人们掌握了强大的魔法,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还可以制造出各种精美的东西,比如华美的宫殿、巧妙的日用器物、威力强大的武器等等,按现在的话说,就是比高科技还要高科技,尽管发挥你的想象力吧,总之是牛逼得不能再牛逼了。

    许是因为它太强大、太先进了,超出了世人的理解,也不想被愚昧的世人所打扰,所以隐去了存在的痕迹,让世人都寻找不到。不论你能否找到,但它就存在于这个世上,只有流落在外的神国子民才知道这个传说,其中最出色的人才能找到这个神国。

    也不知这个传说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总之那是一个量子态的神之国度,反正外人谁也找不到,想怎么吹逼都可以。这只是当地流传的诸多神话之一,后来随着外来文明的入侵,各种宗教的流行,吹这种传说的人已经不多了,就是当个故事来讲。

    神之国度虽然已隐,但还是留下了一点痕迹来指引流落在世间的子民,这便是神隐之门。据说真正的有缘人穿过了神隐之门,就可能进入神之国度。小时候夏尔神神秘秘地对华真行讲了这个故事,还告诉他神隐之门就在非索港以西不远的位置。

    那一年华真行才十一岁,听了之后很感兴趣,于是就相约一起出去寻找神隐之门。夏尔是那一伙人的头,组织了五、六个小伙伴其中就有华真行,他们带着干粮一大早就出发,走了一整天到太阳快落山时才到达目的地。

    几里国的西部是高原,有一条山脉延伸向非索港的方向,非索河就发源于山脉中,将几里国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北部的荒原大概占整个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他们到达的地点是从山脚往上走了一段距离,正逢旱季,到处是光秃秃裸露的岩石,呈现出各种怪异的形状。

    在一处山坡上,两块巨大的岩石相对而立,断面很陡峭,远望过去就像一个天然的门户,这就是所谓的神隐之门。许是因为这种地形特征,才被人附会成了传说,还编了一个那样的故事。

    当地还有人放牧骆驼和羊群,平时走的路也是穿过这道门,但谁也没有见过什么神之国度。那就是一片荒凉的山野,再往高处走,附近的山中还有不少岩洞。

    夏尔他们穿过了神隐之门,一个个大呼小叫,但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后来天黑了,就在山上找了一个岩洞过夜,夜晚的风声很怪异,就像凄厉的鬼叫,有好几个半大小子还故意吓唬华真行来着。

    干粮带得不太够,第二天他们是饿着肚子回去的,华真行天黑后才到家,还挨了杨老头一顿臭骂,差点被揍一顿。

    后来华真行上网查阅了很多资料,并没有找到神隐之门的传说,反倒是有考古学家曾在那一带的岩洞中发现了很多原始人类的生活遗迹,至于年代断定却存在很多争议。

    听华真行又提到了神隐之门,夏尔在那边点头答道:“是的,我当然记得,你难道把罗医生藏到那里去了?”

    华真行:“你先别管罗医生在哪里,但你可以这么告诉金大头。想除掉金大头,你自己也得想办法,把他和铁杆心腹都引到那里去……你记住了,一定要他穿过神隐之门,而且你和你的人不能和他们走在一起,一定得拉开距离。”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66940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