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生机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看见“任务一”的完成进度,华真行决定言而有信,起身对罗柴德道:“想学养元术,那我就教你吧。方法其实不算复杂,关键在你能不能真正做到。现在教你静功的姿势,这是基础……咦,你的柔韧性还不错?”

    罗柴德:“我练过瑜珈,也是来自东方神秘的身心修炼方法。”

    华真行:“难怪呢,很多人连脚后跟着地蹲下都不行,更别提这样的双盘坐了……算了,你还是把腿松开吧,太勉强了,很影响状态,就这样简单的交腿盘坐就行,前提条件是稳,就像你扎了根,假如能找到这种感觉,哪怕是坐在凳子上不盘腿也可以。”

    华真行花了十几分钟教罗柴德调整姿势,时间有限他只是尽量讲解,让罗柴德先记住,再慢慢去试着找到真正的感觉。

    “稳”之后是“中”,就像扎根之后向上生长,由会阴、尾闾至玉枕、百会。会阴对百会、尾闾对玉枕、鼻尖对归头……眼睛是看不见的,找的就是这种感觉。“中”之后是“正”,颈正双肩平、腰正双胯平、身正气血平。

    “正”之后是“松”,好似百会有根线将身体向上提,自然收颌含胸、沉肩拔背,让身体松弛下来同时精神放松。“松”以“稳”、“中”、“正”为前提,并非一味松弛。

    “松”之后是“静”,静曰凝神。养元术入门并不复杂,就是凝神抱元,先凝神而后抱元。

    所谓凝神并不神秘,是每个人从婴儿到成年的过程中都必须掌握的能力,类似于人们常说的“集中注意力”,就是专注。虽然谁都会,但掌握的程度不同,运用在行为中,所谓的学渣和学霸往往就是这么分出来的。

    同时达到既放松又专注的状态,听起来似乎很矛盾,因为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人容易紧张与疲劳,很考验意志品质且难以持久。通常情况下最接近这种状态的体验,有点类似于找一个舒服的姿势与环境看一部电影。

    假如人完全被电影所吸引,一度忘了自己的存在,也忽略了周围的其他事物……当电影结束回过神来,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这就接近于既放松又专注的状态。但这是由某种单一的外部刺激导致的状态,并不是每个人自主调整身心达到的。

    养元术中的凝神有独特的要求,通过身心调整达到松静自然,第一步是姿势与呼吸。姿势先调整到位,接下来在清醒的状态下止住其他意识活动,达到放松的专注。这通常需要心系一缘,养元术则从呼吸入手,而且是腹式呼吸。

    有一个名词叫“意守丹田”,很难对罗柴德这种人解释清楚,其实也不必去解释,甚至都不必知道这个概念。丹田怎么守?若是以为心里想着某个叫丹田的地方就错了。“想”则意散,意散则不能入境,所谓入境就是达到某种状态。

    意守丹田的入门方法,就是专注地腹式呼吸。

    此时的“丹田”在哪里?不必从肚脐往下量几寸几分。人都有胯骨,腹部两侧胯骨尖连线的中心就是丹田所在,或者说就是所谓的“下丹田”大致位置。它不必去找,就是腹式呼吸的核心区域,自然就能感觉到。

    腹式呼吸有两种,顺式与逆式。所谓顺式就是吸气时小腹鼓起、呼气时收回,逆式则与之相反。养元术入门要求的是逆腹式呼吸,吸气时小腹内收,呼气时则松开,以丹田为核心。

    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人可能会觉得比较别扭,起初需要刻意去控制,这是一个渐渐达到专注的过程。此时的意识不是在思考问题,只是在控制呼吸和身体,如果太过刻意,则会导致不够放松。

    那么松静自然的标准,就是从刻意过渡到不刻意的状态,专注于呼吸,无需刻意而自然地保持逆腹式呼吸,同时调整呼吸强度,做到绵长无声……

    怎么衡量练习者已经有了效果,有人说是小腹发热,有人说是全身微麻,有人说手臂不由自主就会举起来。这些描述都比较模糊,很难科学的量化。假如真的进入了状态,自己会感觉到的;假如没有体会,怎么说都没用。

    练习多长时间能达到这个标准?没有限制,进入不了状态多久都不行,假如能进入状态,可能第一次练习就做到了。比如在华真行讲述完毕之后,就让罗柴德自行尝试,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罗柴德就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华,这居然是真的!”

    人有时候会被自己的反应惊到,他这么一叫就脱离刚才那种状态了,华真行微微一笑:“有反应不是很正常吗?”

    罗柴德:“你说的居然是真的!我发誓刚才什么别的都没想。”

    华真行:“干嘛这样看着我?假如你不相信我,又何必跟我学。假如你愿意相信,就没必要这么吃惊。”

    罗柴德连连点头道:“我现在真的相信了,这是什么原理,难道是在锻炼能力吗?”

    华真行摇了摇头道:“你要是这么想,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当然有锻炼效果了,但你要这么运用,恐怕就走偏了。至少我学的养元术不是这么用的,它只是入门第一步,目的只是让你感受生机。”

    罗柴德:“感受什么生机?”

    华真行:“我不知道怎么对你翻译这个名词,说生命的力量、生命的特征、生命的标志、生命的欲望……或许都有点沾边但又都不太准确,这只能意会。

    养元术所谓的‘元’,指的就是生机,我只能直接告诉你这个东国华语的读音,很难把它翻译出来,它和东国货币单位用的是同一个字,但不是一个意思。”

    罗柴德:“我明白你的意思,它很抽象啊,既看不见又摸不着。”

    华真行摇头道:“你是个医生,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生机随处可见,你天天都在触摸它。医生的工作是挽救生命,其实就是在保持和激发病人的生机,失去生机人就会死,便代表治疗失败。这是你每天都在打交道的东西,虽然抽象,但实实在在。”

    罗柴德:“我能不能理解为生命体内在的维持机制与能力?”

    华真行想了想:“你可以这么说,但不要直接就下这样一个定义,这只是生机的表现形式之一。反正教我的杨老头是这么告诉我的,没搞懂的东西就不要自以己明白,但可以去观察它、感受它。

    罗医生,你养过花吗?有的花可以插枝成活,取下两根枝桠插到土里,浇水施肥。有一根枝桠会长成一株新的花,而另一根枝桠却枯萎了,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前者保留了生机,面后者的生机消散了。所以它是看得见的,而且随处可见。”

    说到这里华真行向周边看了看,伸手指向不远处道:“就比如那株不死玫瑰,只盘成不到一米大小的样子,其实已经生存了上千年。它只有两片叶子,不停地生长,尖端枯萎了,叶片被风撕碎成很多条……”

    罗柴德插话道:“不死玫瑰?这不是一朵花而是叶子?我看它已经完全枯死了!”

    华真行:“只是看上去像枯死了,但只要雨季一来,绿色的叶子从根部延伸出来,盘旋着就像一朵玫瑰。你可以看到这种植物千年来生机不失。”

    说到这里他突然愣住了,因为意识中的“系统”莫名又跳了出来,出现了一个新的“春容丹研制任务”。

    这条任务没有一、二、三的标志,直接就出现在尚未完成的任务一之前,位于系统的最上端,后面也有个进度条,但完成度接近于零,只是勉强有一点点显示,后面还有内容。

    发现春容丹基础原料之一:不死芯

    特性:蕴生发,春药

    采制之法:不死玫瑰千年以上植株方可入药。每年大雨季来临之初,取其根茎之芯,约三寸粗细一尺长短,嫩绿微黄色若碧玉。浸乙醚冷萃,待液色皆变,阴干取其结晶备用。或以御物之法直萃其精华,质若嫩绿之砂糖,味辛性燥有微毒,若想全其灵效,荐用此法。

    炼药之法:暂缺

    这一瞬间华真行的脑袋就像被开了光,突然回想起梦中的某些内容。在那个梦中他曾翻阅过春容丹的原始丹方,像一部厚厚的大字典。一套完整的春容丹共有三百六十枚,每一枚的成分都不太一样,总共由一百零八味药材加工而成,不死芯就是其中之一。

    炼制春容丹时一百零八味药材分成五组:春药、夏药、秋药、冬药、中药,而不死芯属于春药。

    此春药非彼春药,并非催情之意,而是用在春季服用的丹药中;此中药亦非彼中药,意为中和之药。

    华真行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些,就像忘记的东西突然在回忆中找到,应该就是在丹方中看到的内容。可是无论他再怎么想,暂时也只能想起这么多了。

    看来这个“春容丹研制任务”能完成多少,既取决于他在现实中能否见到这些药材,恐怕也取决于他目前的理解能力,比如不死芯的炼制之法此刻根本就没有显示……华真行愣住了,一时陷入了沉思。

    在远处的夜色中,有两个老头正坐在草堆里聊闲篇。墨尚同说道:“你吓着孩子了,突然又给他发个任务,你看他都傻了。”

    杨特红:“没关系,小华调整能力很强的,先前给他弄了个系统又发了两个任务,你看他不是挺镇定嘛!他既然梦见了春容丹那种东西,那就想办法琢磨呗,先不着急,一点一点慢慢来。”

    墨尚同:“你为什么让他用千岁兰?据我所知,没有哪个东国药方里有千岁兰,就连九转紫金丹的丹方里也没有千岁兰。”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61733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