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最重要的并非丹方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出乎预料的情况让华真行有些应接不暇,他震惊道:“难道不是吗?”

    云陌不紧不慢道:“据我所知,仅是近一百年,春容丹的丹方以不同形式的泄密事件共有七十六起。这还是不完全统计,因为还有些泄密情况我们并不了解。在这七十六次中,可以确定完整丹方的泄密共有四起,今天的事件不算,因为朱猛还没有泄密成功。”

    这一百年来,管理制度和安保技术也进步了很多,尚且有这么多起泄密事件,那么在一百年前,大大小小的泄密事件恐怕就更多了……”

    春容丹问世已经有四百多年了,如今原材料处理及生产加工基地遍布全球,生产环节雇用的员工就超过了二百万。这么庞大的一个体系、在这么长的时间中,不可能每个环节的技术资料都能永久保密。

    今天这里泄露一部分、明天那里泄露一部分,就算是不完整的技术资料,在有心人的持续搜集下,迟早也会形成完整的拼图。就连完整的丹方在一百年内也泄露过四次。春容丹丹方从未泄露的说法,看来是不真实的。

    愣了半天华真行才问道:“那,那为什么……”

    云陌截住话头道:“那为什么世界上没有出现过同类竞争产品?你好好想想,得出答案不难。”

    华真行本想通过智能终端去问主脑系统,但在云陌面前又没好意思这么做,眨着眼睛琢磨了一会儿,也想到了很多原因。

    恐怕没有哪一个合法的企业集团或政府机构会公开宣称自己偷取了春容丹的丹方,就算他们这样宣称,别人也未必会相信。

    事实是检验效果的标准,可是春容丹的效果需要时间来检验,有初步结果至少也要三十年,想有完整结果则得等六十年,而且参与测试样本人数得足够多,还得有足够的公信力与说服力,让所有人都相信这个结果。

    上哪儿组织这么大规模的测试人群,花上三十至六十年的时间去验证,还得向全世界做出证明?春容丹在历史上已经完成了这个过程,那也是经历了上百年的时间其效果才受到全世界的公认。

    别的难度且不说,谁能等待这么长时间的巨大投入而不见丝毫回报?恐怕只能先做小规模得投产验证,等到有可能带来效益的时候,已是下一代人的事情了。

    这数百年来,世上出现过很多种宣称效果类似春容丹的产品,后来都渐渐没有了声息,这其中假的很多,但恐怕也有真的。如今小规模私下生产应该还是有的,可是它们连春容丹的需求缺口都补不上,更别说取而代之了。

    华真行讲了自己的想法。云陌点了点头道:“你说的都对,但对于欢想国而言,最有价值的并非丹方,有一种东西是谁都偷不走的。”

    华真行:“是什么?”

    云陌却突然问道:“你知道欢想国共有多少名中级养元术导师吗?”

    华真行:“不清楚准确的数字。”

    云陌:“不需要准确的数字,知道大概就可以,有二十万。而中级养元术导师,在全世界有多少?”

    华真行:“差不多有五十万。”

    云陌:“那你知道欢想国这二十万养元术导师,在哪些领域供职的人数最多吗?我可以告诉你答案,在各大教育及培训机构工作的人数排名第二,有将近两万人,在春容丹生产集团中的人数排名第一,总共有五万人!

    除了欢想国,世界上没有任何势力,无论是政府还是私人,能够组织起五万名这样的人才在同一个生产集团、为生产同一种产品工作。这背后代表的是什么?是整个社会的运行体系!它庞大与复杂到难以想象,是花了几百年时间才健全,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或缺。

    春容丹的原材料有一百二十味,产地遍布全球。其中大多数生长环境要求非常苛刻,甚至不能人工集中培植,采摘加工的要求也非常高。现在自动化生产的技术已经很发达,但很多核心环节还必须要养元术导师亲手操作才能完成,这就是为什么需要那五万人。

    这五万人很重要,其他的环节也同样重要。一百零八味原材料,持续研究改进几百年的加工工艺,生产成三百六十种药剂。就算有人拿到药方,到哪里去找足够的原材料产地、重复所有的生产线,组织并培训足够多的专业技术人员?

    小规模制作当然没有问题,但是产量能有多大,成本又有多高?那更像古代炼金术士的自娱自乐,别说取代春容丹了。

    你刚才问有没有春容丹2.0版本?其实恰恰问反了,春容丹本身就是个2.0、3.0甚至8.0、9.0的版本,还不如问春容丹丹方是从哪里来的?最早确实有那么一种药物,你要是知道它的效果,恐怕会认为是神话传说中的九转紫金丹。

    但人的生命系统既精密又复杂,那种药不能乱用,稍有不慎就会出人命的。而且它根本无法量产,哪怕终其一生也很难炼制出来,就算炼出来也没有多少,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够干什么的?几乎相当于不存在!

    春容丹的丹方,就是将这种药物的效用尽最大程度分解了,分解成三百六十步,尽管已削弱了很多,但至少可以让普通人使用。更重要的是,我们将每一个生产加工环节都尽量分解简化了,使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成为可能。

    欢想国做的事情,就是把这种可能变成了现实,产地、产量、成本、品控、生产组织、人员培训,这个庞大的体系遍布全球,需要从头开始建立的代价有多大?偷走区区一张丹方又有什么用?

    所以对于春容丹而言,最有价值、最重要的东西并非丹方,而是今天的欢想国。”

    华真行敏锐地抓住了她话中的矛盾,追问道:“您刚才说春容丹的原材料有一百二十味,后来又说是一百零八味,难道是口误吗?”

    云陌微微一笑:“历史上有的国家曾经控制了某些原材料的产地,垄断这些原材料的供应,以逼迫停产来敲诈欢想国,提出各种无理的要求。

    我们一边谈判一边寻找别的原材料替代,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所以我们要保证所有的原材料在必要的时候都可以自产。原丹方加上我们找到的可替代品,如今生产春容丹的原材料共有一百二十种。而朱猛这次盗取的丹方,是最新的版本。”

    华真行:“那为什么……算了,我不问了!”

    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云陌又笑道:“想问就问出来吧。你是不是想说,既然欢想国并不在乎丹方是否外传,为何又要防范得这么严密?既然丹方早就泄露出去了,为何还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来偷它?”

    我们不在乎是否有人能拿到丹方,但并不代表我们欢迎这种行为,仍然会严密设防。小偷有本事,并不代表偷盗就是对的。像这次利用朱猛的那种组织,设法摧毁它们才是最好的结果,它们所能造成的危害,可不仅仅是窃取丹方!

    至于总是不断有人来窃密,因为世上从来都有很多势力,有的势力在历史上已经消失了,也总有新的势力出现。无论是谁,只要不是直接从欢想国春容丹集团得到的丹方,就不敢肯定它是真的,更不能确定其中的生产工艺是不是最新的。

    所以总是不断有人想窃取丹方,既然阻止不了,不妨顺势而为,好看看哪些人都在用哪些手段,可以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

    绝大多数人拿到的并不是完整的丹方,只是生产工艺过程中的某个环节,就算他们拿到了完整的丹方,也总会以为还缺失了某些关键技术资料。整个欢想国能给出确定答案的不超过十个人,而我恰好是其中之一。”

    说到这里,云陌弯腰从脚下的皮包里取出了一样东西,仔细看居然是一本书。印刷在纸质上的已经是很古老的工具了,检索查询很不方便,而且无法承载音、视、触频等信息。

    但是并没有消失,欢想国的每个城市都有图书博物馆,专门保存各个年代的纸质书籍,如今也仍有新书出版。有人喜欢自古以来的传统,感觉捧着纸质印刷物阅读显得很有品味,用来做家庭装饰也很有格调。

    云陌拿出的这本书很厚,像一部大开本辞典,伸手递给了华真行,只见封面上写着三个大字——春容丹。

    华真行纳闷道:“这是什么?”

    云陌:“它就是春容丹的丹方,无数人想得到的东西。”

    华真行:“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内容,这样一本书就全记录下来了?”

    云陌点了点头道:“如今的丹方当然远远不止一本书的内容。朱猛偷取的那份资料里,仅仅全息视频内容就有上万小时,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但这部丹方不一样,它就是最早的版本,记录了炼制春容丹需要哪些药材、都应该怎么加工处理,然后用什么方式服用、服用时有什么禁忌事项。其中没有任何现代生产工艺的介绍,更没有生产它需要的整个工业体系。

    任何一名养元术大师,哪怕只是一名水平足够高的中级养元术导师,只要掌握了炼制春容丹所需的各种特殊能力,又肯花时间去寻找全种种药材、制作最基本的工具,用最古老的手工方式也能将它炼制出来。”

    所谓丹方,可不是一份简单的药方,不像有些人认为的写在一张纸上就行了。朱猛窃取的那份资料,包含了生产春容丹的整个体系。比如对每一味药材的介绍,就涵盖其成分、生长过程以及对环境的要求、采摘的时机和方法、如何加工处理等等。

    至于加工处理环节,包括了生产工艺的全流程,使用了哪些设备与技术、原理是什么?哪些步骤是全自动化进行的、哪些步骤必须人工操作、操作工艺是什么、对人员有哪些要求……仅仅全息视频资料就有上万小时。

    然而最原始、最精简的丹方,仅仅是捧在手里的一本纸质书。这两者之间的差距,象征了整个社会文明体系发挥的作用。科技的进步,能把只有极少数人的享受变成大众化的日用品,也能将神话变成现实,甚至让人习以为常。

    华真行手捧小声道:“以我的身份,应该没资格看这本书吧?你把它放到我手里,是不是也算违纪了?”

    云陌笑道:“以我的身份,在有必要的情况下,有资格授权你查阅这份资料,只要让你遵守保密规定……就看看吧。”

    华真行终究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翻开了第一页,随即惊讶道:“这是手写的?”

    云陌:“这是欢想国国父风自宾先生用小楷狼毫亲笔书写,纸张也是特制的。这本书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你慢慢看吧,先不打扰了!”

    这样一本书,恐怕算得上欢想国的国宝级文物了,云陌怎么会随身带着,而且还特意交给华真行并让他慢慢看?这种完全不符合逻辑的事情,恐怕只有在梦里才会发生。

    华真行的感觉就像做梦一般,他也确实在做梦,有些发懵道:“为什么?”

    云陌已经起身走到门口道:“是你让我这么做的。”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便迈步离开并随手关上了门。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49988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