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那丹方是真的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杨老头的屁股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快步过去打开了门,哈腰点头道:“云主任,怎么把您给惊动了?”

    华真行也站了起来,神情却有些发愣。门外站的是一位女士,更确切的形容应是一位姑娘,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乍一看她是位妆容精致的美女,再仔细看居然是根本没化妆,素颜也能这么好看吗?

    姑娘的打扮相比她的年龄显得有些成熟了,她穿着一身浅色的套裙,看身材也是一样的成熟,不得不说性感得恰到好处。她并没有板着脸,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显得很亲切,但隐约给人一种只可仰慕却不太好接近的感觉。

    这似是一种久居上位者无形中养成的气质,出现在一位姑娘身上,未免有些奇特。

    华真行发愣的功夫,姑娘答道:“我恰好就在这边,听说消息就过来看看情况。”说着话径直走向华真行,主动伸手道,“我叫云陌,是春容丹中心的主任,很高兴见到你!”

    华真行握住了对方的手,语气讷讷道:“我叫华真行,是刚进入中心的员工……前辈,您好!”她的手很软,肌肤很细嫩,摸着很舒服,但华真行轻轻握了一下就赶紧松开了。

    听见这个名字,华真行几乎惊呆了,他憋了半天居然冒出来一个“前辈”的称呼,因为这位云陌女士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她曾与华真行一样也是非索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毕业后进入春容丹中心工作,但那不多不少正好是一百年前的事情。

    云陌今年一百二十岁,恰与杨老头同龄。在四十多年前,云陌还做了为期十年的欢想国国家元首,那时华真行还没有出生呢。她还是一位高级养元术大师,结束元首任期后并没有退休赋闲,而是继续担任春容丹集团的总负责人。

    高级养元术大师是没有退休年龄限制的,只要她愿意在岗工作,工作到什么时候都行。云陌身为春容丹集团的总负责人,也兼任非索港中心的主任,因为这个职位有象征意义,非索港是最早的春容丹工业化生产基地。

    云陌平日很少在非索港中心露面,中心有一位常务副主任主管日常工作,华真行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没想到今天她竟会登门拜访。

    华真行见过她四十年前的照片,那时她只有八十岁,样子很年轻也不稀奇。以云陌的身份恐怕早就服用过九盒春容丹,应有“驻颜六十年之效”,再加上坚持习练养元术可使春荣丹的效果“增益十年”,那怕九十多岁看上去像二十多岁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今年她已经有一百二十多岁,怎么本人好像比四十年前留下的影像资料还要年轻呢?

    杨老头已经显得够年轻了,假如按五百年前的标准,看上去只有五、六十岁的样子,但这还不算过分夸张,虽然他的养元术据说只有二级水平,但毕竟也练了一百多年嘛!华真行刚才还在猜测,既然杨老头的身份有所隐瞒,那么说不定早已是中级养元术导师。

    而云陌的样子已经不是用夸张能够形容的了,看上去就是华真行的同龄人,就算在欢想国已不能仅凭相貌判断一个女人的年龄,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数百年来一直就有传闻,欢想国早已研制出了比春容丹效果更好的药物,但一直保密未公开,或可称为春容丹2.0版。

    按一般的想法,春容丹已是一种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商品,技术早已成熟,数百年来欢想国不可能不在此基础上做更新改进。改进版的春容丹却一直没有出现在市场上,要么就是欢想国将之当成技术储备,或者等到有同类竞争产品出现时再推出。

    世界各国对疑似存在的春容丹2.0版的效果有诸多猜测,其中最夸张的就是它可使人青春永驻。今天见到了云陌本人,华真行又想起了这个传闻,他很想问问春容丹2.0版是不是真的存在而且云陌就服用过,但又不好冒昧开口。

    云陌左手提着包,握手后就坐下将包放在了脚边,面带微笑道:“我来的路上抽空看了有关朱猛的情况简报,也了解了这次事件的经过。你做得很好,我要代表中心表示感谢!”

    华真行有些腼腆道:“刚才杨总已经说了,就算没有我,你们一样已经发现他。我一报案,人就被抓走了,连您都被惊动了,我是不是破坏了你们既定的计划?”

    杨特红在一旁插话道:“这也不能怪小华嘛,他的秘级不够,接触不到特别情报部门。但这小子已经够清醒了,直接连线了非索港的安全部门。”

    华真行赶紧点头附和道:“我刚刚参加中心的保密培训。”

    云陌扭头道:“杨特红,这已经是你今天第三次违纪了。”

    杨老头一拍脑门:“哎呀,我会把违纪情况写在这次行动报告中的,申请处分!”

    云陌似笑非笑道:“那你还不回去,一堆收尾工作等着呢!行动是你带队的,现在就甩手不管了吗?”

    杨老头讪讪道:“这就走,这就走!你们聊,你们慢聊!”他起身离去,仿佛意犹未尽,顺手把门也给带上了。

    杨老头今天有三次违纪行为?华真行结合最近接受的保密培训,仔细一想就明白了大概。第一次违纪应该是杨老头在他面前暴露了身份。要知道杨老头是长期潜伏人员,开小卖部已经二十年了,那就好好潜伏呗,怎么忍不住亲自蹦出来了?

    第二次违纪是杨老头说的那句话,自称是整个中心保密级别最高的三个人之一。按照杨老头那种得瑟的风格,那么在保密级别上他应该排名第三,哪怕排名第二,他老人家一定会说是级别最高的两个人之一。

    像这样的重要信息,参与行为的特勤人员都未必了解,是不能轻易透露的。

    至于第三次违纪,就是刚才那番插话中的暗示。杨老头说华真行的级别不够,还有一个比非索港市安全部门级别更高的特殊情报部门,而以华真行的身份还接触不到。按照“不该说的不说”原则,杨老头也确实违纪了。

    但华真行是这次事件的当事人,让他适当了解一些情况也没什么,云陌只是找个理由提醒杨老头别再得瑟了,顺便赶人。

    杨老头走后,云陌就坐在那里饶有兴致地看着华真行,那种上位者令人不好亲近的感觉莫名消散无形。假如不知她的身份,这场景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这姑娘是不是看上这小伙了?

    她的目光让华真行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只听她又笑道:“你听见我名字的时候,反应好像很疑惑,有什么话想问吗?”

    华真行终于开口道:“传闻中的改进版春容丹,真的存在吗?”

    云陌不禁笑出了声,神姿分明就是个大姑娘,她笑着答道:“春容丹2.0版从来都不存在,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还这样年轻?其实这个问题,几百年前就有人问过。”

    华真行:“嗯?”

    云陌解释道:“当时有人问风自宾先生,春容丹是不是还有2.0版本?他既然研制了春容丹,那能不能研究出真正令人青春永驻的药物?风自宾回答既有也没有,因为答案就是养元术,成为高级养元术大师就可以做到。”

    华真行:“那么您是……”

    云陌:“我从来没有服用过春容丹,但是在二十三岁那年,就已经是高级养元术大师。”

    华真行震惊道:“这么年轻!”

    云陌:“其实世上的养元术大师突破高级时年纪都不算大,二、三十岁是最常见的,四、五十岁就很少了。在身心的巅峰状态假如无法突破,越往后的机会就更渺茫,这不是靠时间来堆积的,最重要的是天赋。”

    华真行:“最重要的是天赋?没有天赋怎么努力都不行吗?”

    云陌没有丝毫不耐烦,继续解释道:“我们已经足够幸运了,因为我们是人,不然你让一块石头修炼养元术试试?你说的话也许对,要求太高的东西,没有天赋怎么努力都不成,但只有天赋不去努力也绝不会成。

    天赋决定你可能达到的上限,有多努力决定了你的下限。欢想国为什么要将养元术纳入义务教育?就是不想有天赋的孩子被埋没,也不想让肯努力的孩子沉沦。当然了,人的天赋有很多种,不一定都体现在修习养元术方面。”

    华真行:“成为高级养元术大师,就能青春永驻,您刚才又说养元术大师突破高级的时候大多很年轻,可是我看到的情况却不是这样。”

    华真行此前虽从未接触过养元术大师,但也看过不少资料,世上还是有那么一些养元术大师是被公众熟知的,容貌看上去并不像云陌这般年轻得夸张。

    云陌又抿嘴笑道:“形容代表的是心境,羽衣飘飘的白发神仙模样也未尝不可,就不必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华真行又换了个问题:“你们早就盯上朱猛了吗?我是指杨老说的那个特别情报部门。”

    云陌:“来的路上我看了情况简报,在他大学四年级去东国春华大学做交换生的时候,这边就已经注意到他了,认为他可能有行为异常,被纳入了观察名单。”

    以云陌的身份,当然不会亲自关注朱猛这样一个人,但朱猛确实早就被欢想国的情报部门注意到了,而且留有记录。

    华真行:“那你们……”

    云陌:“你想问为什么春容丹中心这种要害部门还会录用他?其实有两个原因。第一,情报部门虽然认为他有可疑行为,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有危害国家安全的动机和行为。

    他当时已经是欢想国公民,完全符合录用条件,我们不应该用凭空的怀疑去冤枉甚至影响他的人生,那样是不公平的。

    第二,假如他真有问题,既然已经列入观察名单,也可以及早发现。我们最重要的目标并不是朱猛,而是朱猛背后的情报集团。”

    有些话云陌不便直接说,华真行脑筋拐了个弯才想明白,这好像是在钓鱼啊?情报部门早就怀疑朱猛有问题,等了好几年终于等到他动手了!以此为线索,要追查的是a先生及b姑娘所代表的那股势力。

    想到这里,华真行又摸了摸脑门道:“那我是不是破坏了你们的预案?”

    云陌:“每个人的责任是不一样的,以你的身份并没有做错什么,不仅不应该受到责怪,还应该被表彰!”

    华真行:“那我换一个问法,假如我没有报案,让朱猛的小动作得逞了,情况又会怎么样?”

    云陌:“我们会顺势重点监控他,当然了,你也会被秘密监控。他得手之后总要跟对方联系的,而对方恐怕会稳住他、劝他继续留在中心,说不定还会将那姑娘也派过来。”

    华真行:“我听了朱猛讲的往事,他父母的离世有没有问题?”

    云陌:“因为朱猛以前只是观察对象,并没有什么真正出格的行为,资源是有限的,我们也不可能无限追查所有的事情,这个情况并没有调查过。

    不过根据经验判断,他家出的事情太巧了,我不相信会无缘无故会有这样的巧合,所以你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那就是一场阴谋。”

    华真行长叹一声不知说什么才好,假如推断都是真的,那么朱猛原本可以和家人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以他的才华与天赋很可能也会拥有美满的人生。可是a先生、b姑娘之流的出现,却让他家破人亡,也毁了他的一生。

    这种人、这种势力太可怕也太可恶了,就应该成为追查与打击的对象,最好是连根拔起、彻底摧毁!

    想到这里,华真行又问道:“朱猛偷走的不是真正的丹方吧?”

    云陌却摇了摇头道:“他这次偷到的,就是迄今为止最完整的丹方记录。因为他接触的层次比较高,涉及到了郑重之院士,所以我才会特意跑一趟。”

    华真行目瞪口呆道:“那你们原本,原本还打算让他将资料传出去?”

    云陌反问道:“你不会认为春容丹的丹方真的从未泄密吧?”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49988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