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你相信命运吗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朱猛东西没拿着,手腕还被华真行扣住了,用力挣了几下竟然挣不脱,神情变得很慌乱,抬头带着怯意道:“师弟,能私下说几句话吗,就到你那里。”

    华真行没有去练晨功,带着朱猛又回到了公寓,坐下后先给朱猛倒了一杯水才问:“师兄,你是怎么回事?”

    朱猛接过水捧在手中却没有喝,低头半晌才突然抬眼道:“华师弟,你相信命运吗?”

    华真行笑了:“可能人人都有这个阶段吧,我前也思考过这个问题,还通过智能终端询问过主脑系统,至今对一个故事记忆犹新……”

    古时有个成语叫“中二少年”,看似幼稚却并不可笑,随着心智逐渐走向成熟,人们总会思考一些问题,比如对人生、对命运、对社会、对世界的各种看法,既自以为是又充满迷茫。

    华真行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还真就是中学二年级。通过智能终端他可以跟主脑系统实现人机对话,智能主脑当然也不可能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基本功能还是通过数据检索提供参考信息与思路,它的资料库中包含了一部丰富的人类文明史。

    命运是什么?人类史上很多的思想家都曾有过思考,中二少年们有时脑海中灵光一闪自以为找到了极富智慧的答案,其实大多观点早就被前人们深入探讨过。主脑系统在对话中提供给华真行的就是这样的信息,而华真行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故事。

    早在三千多年前,有一位名叫西赛罗的古西纳人就写过一部《论命运》,他有这样一个设问:假如一个人生了病,究竟应不应该去找医生?

    假如命中注定病会痊愈,那么无论看不看医生,病都会好;假如命中注定不能康复,那么无论是否请医生,他都不会康复。这种观点和人的实证经验不符,因为在很多情况下,很多病只有通过正确、及时的治疗才会康复,最起码是更顺利的康复。

    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康复的概率与得到了怎样的治疗有关。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在讨论因果关系与决定论,反过来还有一点同样可以确认,就算找了医生,也不能保证病一定会被治好。

    后世的思想家还有更多、更精深的展开,比如主脑系统还向华真行详细介绍分析了东国古典的天命观思想,但给华真行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这个看病的故事。

    华真行讲述了自己当年的往事,最后说道:“我当然相信命运,但它只是并非终点。命运决定了你在每一个时间可以选择的范围,但并不是说你不可以选择。而你所做出的每一种选择,都决定了你接下来的选择范围。

    世界只存在一般性规律,但没有绝对确定性的结果。我不知道师兄为什么要提这样的问题,你更应该想想具体遇到了什么事情。”

    朱猛又问道:“你了解我的经历吗?”

    华真行一摊双手:“假如你愿意告诉我,就自己说。”

    朱猛讲述了一段曲折的往事。他是欢想国的第一代移民,原国籍为东国,华族人,从小也在东国长大。在他十五岁那年,某次一家人外出遭遇事故,父母在意外中身亡,他被一位好心人救了。朱猛不愿说出这个好心人的名字,姑且用一个代号称其a先生。

    朱猛成了孤儿,虽有社会福利保障不至于活不下去,但人生遭遇了重大的打击。这时还是a先生提供了无私的关怀和帮助,鼓励朱猛走出悲伤发奋自强,并对他未来的人生规划提出了各种建议。

    在a先生的帮助与建议下,朱猛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欢想国的非索大学,成为一名留学生,攻读信息工程专业,在校期间取得了三级养元术证书,于是提出了入籍申请。对于这样的人才,欢想国向来是欢迎的,他顺利成为了欢想国公民。

    a先生不仅是朱猛的救命恩人,在他的心目中的分量早已比父亲还重。大学四年级的时候,朱猛又到东国的春华大学做了一年的交换生,在那里他见到了a先生的女儿,姑且称之为b姑娘。

    b姑娘长期在海外留学,这还是她与朱猛第一次见面,温柔美丽的她立刻就成为了朱猛心目的女神。朱猛感觉和她在一起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而b姑娘在朱猛的表白后,与他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

    可奇怪的是,b姑娘事后却让朱猛不要公开他们的关系,还说两人很难真正的在一起。她还告诉他,自己的父亲就是做生物制药研究的,毕生的愿意就是得到春容丹的完整丹方。

    朱猛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会有多严重,随即找到了a先生求证。a先生承认了这一点,拿到春容丹的完整丹方,不仅是他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也是他的工作任务,其结果甚至性命攸关。

    但a先生同时也说,他并不把希望寄托在朱猛身上,这本就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a先生虽说对朱猛不抱希望,但也没说不让朱猛想办法得到丹方,这等于在朱猛心中种下了一枚种子并生根发芽。a先生同时还提醒朱猛,做成做不成无所谓,但绝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以免连累朱猛本人。

    这有什么好连累的?当时还在读大学四年级的朱猛并没有想太多,a先生又不是欢想国人,而这世界上想得到丹方的人简直太多了!朱猛甚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机会接触到完整的春容丹丹方。

    但念头早已种下,他总会忍不住想试试,或者说想证明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至于做不做到时候再说。朱猛大学毕业的时候申请到春容丹中心入职,并且通过了考核。

    有些考核标准是不会公开的,像春容丹中心这样的重要部门,肯定有欢想国情报机构的暗中审查。但朱猛家世清白,标准的东国华族人,十六岁就到非索大学留学,品学兼优并取得三级养元术证书,已移民入籍,出身简直完美。

    进入春容丹中心工作后,他有幸又成为了郑重之院士的学生,拿到硕士学位后继续在其指导下攻读博士并成为其研究助手。郑重之是中心的重要领导与权威专家,研究工作中是有机会接触到丹方的。

    朱猛很耐心,从来没有暴露过窃密的想法,也在犹豫要不要那样做。工作期间他数次去海外出差,也曾与b姑娘私下见面。而两个月前朱猛又得知,b姑娘居然为他生了一个孩子。但b姑娘也告诉他,除非拿到春容丹的完整丹方,否则就永远不要再见了。

    朱猛仔细回想,在上一次与b姑娘见面时,两人又发生了亲密行为,的确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应该是那时候有了……

    听到这里,华真行已大概明白了缘由,虽然还缺乏很多具体的细节,但信息量已经足够了。他已认定朱猛不怀好意,却没想到会问出这样一件大案,又板着脸道:“那你为什么要把那个东西悄悄放到我兜里?”

    朱猛低头道:“那个存储器里有我植入的程序,只要你在能联网的设备上读取,就会向指定节点发送加密资料,而且会经过多个传输节点……”

    是b姑娘教朱猛这么做的,b姑娘希望他能够拿到丹方,但也“关心”他的安危,告诉了他好几种传出资料的方案,这是其中之一。

    华真行皱眉道:“就用这么简单的办法?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按你的想法去做?”

    朱猛:“兜里莫名多了个存储器,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忍不住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而且我准备了不止一个,会悄悄放在不同的场合,总有人会不小心传出去。除此之外,我还有两套别的方案,但是什么都没来得及,第一次做就被你识破了。”

    华真行叹了一口气,很显然朱猛是个优秀的专业人才,却不是个合格的间谍。朱猛平日只是个技术宅男,他选错了下手对象,手段败露后又显得很惊慌。华真行一问,他竟然就全部交代了!

    华真行追问道:“你这么痛快就承认了?”

    朱猛颤声道:“你是不是已经监视了我很久,所以我一有动作就被你发现了?……我也挣扎过……我要进监狱了吧?我愿意付出一切,只为了报答恩情……”

    看来这是一个误会,朱猛也知道自己干什么,最担心的就是被抓住,所谓疑心生暗鬼,总是怀疑身边有人在监视他。当华真行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抓住他的手腕时,他就自认为已经暴露了。

    华真行眯起眼睛:“报恩?事到如今,你还没反应过来……”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换了个问题道,“姑且就认为那人对你有大恩吧,你欠他的,想要报答他,可是我既不欠他的也不欠你的,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假如朱猛的伎俩得逞,事后被查出来,那么首先被查到的应该不是他而是华真行。华真行也是春容丹中心的工作人员,到时候恐怕百口莫辩,就算最终能把朱猛揪出来,华真行也难以摆脱其同伙的嫌疑。

    朱猛又低下头,嗫嚅道:“我没想陷害你……也不一定能查出你,就算查到你这里,最终也能查清你是无辜的。”

    华真行露出冷笑:“说这种话,你自己心里有底气吗?算了,不和你扯了!就算我没有识破你刚才的小动作,你真以为自己能把丹方偷出去?”

    朱猛微微抬起头:“你这话什么意思?”

    华真行有些感慨道:“我常听人念叨,家贼难防,偷断屋梁!你今年二十五了吧?从你十四岁那年就开始布局,一步步终于把你盼成了家贼,那些人真够有耐心的。

    但少说也有三百多年了吧,世界上有多少人、多少势力都想得到丹方?你这样的手段恐怕早就有人试过,假如丹方这样就能被偷走,那早就被人得手了!”

    朱猛有些诧异道:“你是说我根本就没偷到真正的丹方?”

    华真行起身走向门口:“我也不清楚你偷到了什么,但现在我们该告别了,我真的很为师兄惋惜!”说着话他打开了门,神情却微微一怔。他已经知道有人来了,但万没想到站在门口的竟是神气活现的杨老头。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49988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