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3、你想干什么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这项福利政策在欢想国内却引发过抗议。有的女性认为根据条件区别对待是不公平的;有的男性则质问,国家给女性这么优厚的福利,是否也应该给男性以相应的补偿?

    针对部分女性的抗议,官方发言人解释,实际上这些春容丹并非欢想国政府提供,而是欢想国的创立者风自宾先生私人赠与的。赠与条件就是如此,有人可以选择不接受,但不能强制赠与人按自己的意愿赠送。

    针对部分男性公民的抗议,发言人只是笑着反问了道:“这难道不也是给男人的福利吗?”当时在场的人都笑了。这是引用风自宾的话,在大约四百年前,针对有人质疑他只发明了仅供女性服用的春容丹,风自宾也曾这样反问了一句。

    别问梦中的华真行是怎么清楚这些的,他的脑海中自然就有了这些信息,仿佛梦境的某种设定。

    非索港春容丹生产研发中心简称非索中心,华真行入职该中心刚刚半个月,第一期保密培训昨天才结束,今天是休息日。凌晨五点半,不需要闹钟他便准时醒来,洗漱完毕并将房间稍事整理,于六点前出门,他打算到附近的公园里练晨功。

    非索中心为华真行提供了一套单身宿舍,套内使用面积九十九平,有厨房、盥洗室、客厅、两个房间和一个小杂物间。这是工作单位的特殊福利。

    原本像他这样的应届高校毕业生,刚参加工作可以向政府申请单位附近的单身公寓,标准是套内使用面积四十九平,也有厨房和盥洗室,另有一间小会客厅和卧室。所谓标准是指工作单位的补贴标准,为公寓挂牌租金的百分之八十。

    假如有人希望居住条件更舒适,也可以申请标准更高的公租住宅,但超标部分得自己付全款。举个例子,比如政府提供的四十九平的单身公寓,挂牌租金是每月两千元,刚参加工作的单身青年张三只需自己支付四百元,其他部分由工作单位补贴。

    假如张三想申请与华真行一样标准的公寓,而该公寓的租金是每月五千元,就算政府可以提供,那么扣除应得补贴后,他个人则需要支付三千四百元。

    工作单位为何要提供这种补贴?在某些年代、某些地方的某些人眼中,这不是“单位办社会,增加运营负担吗”?其实单位并没有办社会,不同标准的公寓都是政府供给的,单位提供的只是员工的居住补贴。

    基于一条最简单的原则:单位支付给员工的报酬,可以是货币也可以是其他的形式,在相应的社会福利体系下,就应该满足居住、生活、健康、成立家庭、养育后代等方面最基本的个人支出,否则整个社会便无法在长期中正常运行。

    华真行的公寓则是工作单位内部提供的,一分钱都不用,由此可见中心的待遇非常好,其入职的要求当然也很高。拥有三级养元术证书只是基本条件,还需要品学兼优并通过各项审核。

    华真行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每天十点入睡,十一点半起床练功,凌晨一点继续入睡,然后五点半起床练晨功,他还将一间房间布置成了专门的练功室。养元术讲究动静结合,并不是一味只在室内,今天的天气不错,日出时间正适合户外修习。

    华真行走出公寓楼时天色已经亮了,新鲜的空气带着草木清香,东边已映出一片绯红的霞光。住宅楼之间的公共绿化带中,已经有不少人扎好架子站在那里,呈凝神抱元之势,他们都是在修炼养元术的晨功。

    华真行第一眼就看见了精神抖擞的杨老头,他正双腿微曲站在那里,张开双臂姿势就像在怀里揉什么东西。杨老头名叫杨特红,是生活区大门口开小卖部的……等等,画风好像有点不对,都二十六世纪了,还有五百年前那种小卖部吗?

    可这只是华真行的梦境,有啥也不稀奇……杨老头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岁了,是中心后勤支援部门的退休老员工。在人均寿命达到一百零八岁的欢想国,有人一百二十岁还活蹦乱跳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欢想国实行弹性退休制度,工龄满六十年或年纪超过八十岁就可以申请退休也可以不退休,到九十五岁则必须退休。退休后还可以申请兼职的社会服务工作,但需体检合格。这位杨老头八十岁就退休了,据说在世界各地晃荡了二十年,然后回来开了个小卖部。

    杨老头应该并不是什么高手,据华真行所知,他老人家练了一辈子养元术,到现在连三级证书都没拿到呢。

    华真行从数米外的小道上走过,还对杨老头礼貌性地点头打了个招呼。但杨老头连理都没理他,正在练晨功呢,估计都没看见他。

    天气好的时候户外练晨功的人很多。非索港在设计规划的时候,就在居民区里预留了足够的空间,花草树木间分布着很多片平坦地带,颇有点古语中“田间地头”的感觉。华真行并没有在楼下练晨功,他打算到更远一点的公园里。

    公园并没有围墙,就是相对较大的公共绿化区域,结合天然地势修建有湖泊、山丘、亭阁等园林景观,非索港的居民出门只要步行不远便能找到一处。

    五百年前很多科幻电影中的未来世界,都是高塔林立、交通轨道如麻花交缠、还有各种飞行器密密麻麻往来穿梭的景象。

    但非索港却不是那样,甚至还有点返璞归真的意思,城中大部分建筑并不是很高。比如华真行住的宿舍楼只有五层,他住在第三层,虽然配有升降梯,但他平日更习惯走楼梯。

    非索刚的公共交通非常便捷,可华真行平时也用不着,走出生活区的大门,穿过一条地下通道,马路对面就是春容丹中心。欢想国绝大部分城市的规划,都遵循了就近居住的原则,不会刻意将工作区域和生活区域分隔得太远。

    假如张三就想在城西住,工作单位却在城东,倒也不是不可以。但大部分人都会申请在工作单位附近居住,基本是步行二十分钟以内距离,家庭则自行考虑兼顾夫妻双方的工作地点,孩子就学则在居住地附近。

    华真行刚刚走出生活区门口,就见同事朱猛穿过地下通道迎面走上来,拿着便携式智能终端似是在看什么资料。华真行停下脚步打了声招呼,对方好像有些入神,并没有理会他。

    便携式智能终端已经是日常生活中的标配了,标准款的重量很轻可折叠也可以展开,能与对全体公民开放的智能主脑系统互联,可随时存储、查阅、分析各种信息资料,还可人机智能对话,自动完成各种指令……

    如今这种装备的功能非常强大,但样子看起来却很普通,有点像五百年前的智能手机,有的款式也可变形携戴在手腕上。

    古代科幻小说中出现的各种设备,现实中早已有了类似的实物。比如曾经就有很多款做成智能终端的眼镜,能以声控甚至以感应脑电波的方式操作,可打开各种全息场景,完成多项智能任务,很多事情都不需要人再动手。

    但这些看似很玄幻的产品后来在日常生活中都逐渐被淘汰了,因为多年的应用实践表明,长期使用它们并形成依赖,甚至会损坏人的感知以及认知系统,在现实中造成恍惚。所有供人使用的产品,都要符合人的生理特点,文明的发展要服务于人的身心健康。

    历史上曾出现的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科技产品如今都还有,但只应用于模拟培训等特殊的场合。现在的智能终端比几百年前的产品功能强大了无数倍,但样子却显得很平常。

    朱猛不知在看什么,好像没意识到华真行在跟他打招呼,脚下还不小心绊到了,一个踉跄栽向了华真行的怀中。

    华真行拥有三级养元术证书,就算没有专门修习过什么特殊能力,但是身体力量与神经反应速度都已极为出色,他一个侧步就让开了,同时伸手反扣住朱猛的左上臂,既扶住了朱猛又等于暂时控制了对方。

    假如按照梦中的身份,华真行不应该如此警惕,可这毕竟只是梦,梦中的行为还带着下意识的习惯。怎么能让一个人突然低身以肩膀撞入肋下,那不仅会使自己失去重心,对方手中若有凶器也躲不开,他瞬间的应对完全是反射式的。

    华真行:“你怎么了?”问话的同时见对方已站稳,便松开手退后了一步。

    朱猛喘了一口粗气:“原来是小华呀,刚才没注意脚下,幸亏你扶了一把。”

    华真行:“你的样子好像很不舒服,没事吧?”

    朱猛的眼神有些闪烁:“就是最近工作有点累,没什么事。你要去练晨功吧,我回宿舍休息一会儿就好。”说完话他转身就想走,却听见华真行又在身后道,“师兄,你刚才故意没站稳,悄悄往我衣兜里塞了什么东西?”

    朱猛闻言脸色微变,回头只见华真行已从左兜里掏出一个很薄的片状物,约一厘米宽两厘米长,应该是一个信息存储器。它很像五百年前的u盘,技术上其实已经能将体积做得极小,但它毕竟是让人来用的,这种尺寸最合适。

    如今这种设备用到场合不多,假如需要什么资料,直接联网主脑系统就行,也可以通过个人智能终端下载。但人们总有一些私密信息要用物理隔绝的方式保存,或用于无网络环境的终端。

    并不是所有的信息都是向全社会公开的,比如华真行就职的非索港中心,内部的很多资料就无法用公众主脑系统查询。

    “哎呀,刚才不小心手滑了,怎么掉你兜里去了?”朱猛的反应也很快,随即上前一步就想将东西拿走。

    华真行的反应却更快,左手一合已经将东西收了起来,右手抓住了朱猛的手腕,沉声道:“师兄,把话说清楚,你想干什么?”

    华真行可以肯定,东西不是不小心掉到他兜里的,朱猛刚才的一系列动作都是故意的。他之所以称呼对方为师兄,因为他们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朱猛比他高四届,他上大一时朱猛已经大五。

    朱猛在校期间很优秀,仅举一个小例子,其专业数学课程全部满分。这已经不是努力与否的问题,假如没有天赋,有些科目那真是想学都学不好。华真行大一时报名参加了由朱猛担任组长的兴趣研究小组,两人早就认识了。

    朱猛毕业后就进入了非索港中心,如今已经工作四年,在职拿到了硕士学位并正在攻读博士。他的导师叫郑重之,拥有六级养元术证书,是中心主管研发的副主任、欢想国科学院院士,也是东国科学院的客座院士。

    华真行曾视朱猛为榜样,能与之成为同事还挺高兴。

    既然朱猛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进入中心工作,就说明他在大学毕业时就已拿到三级养元术证书。其养元术如今有没有突破四级尚不清楚,但其身体协调性以及神经反应速度、感知能力都应该远超一般人。

    刚才他走的是平地,也没有任何东西硌着或绊着脚,出现那样一个向前栽倒的动作实在太不正常了。华真行侧身扶住他的时候,感觉自己左衣兜被轻轻挂了一下,再一摸里面已多了一件东西。那么他显然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把这个东西放到华真行兜里。

    在现实中,非索港街头的小偷经常玩这一招,有时是偷东西,有时是偷了东西转移赃物,华真行对此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此刻虽在梦里,但梦中的他仍然是他。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6/6145/49988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