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9章 解决方案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莫非是王华山?”

    “正是王华山。王华山那时候落魄,刚好遇到了林霸天,林霸天觉得王华山此人不错,能力高,脑子灵活,而且有野心,就让他跟在了自己身边。王华山那时候公司刚开始不久,他并没有很多钱投资,但是他锐利的眼光看到了他们通讯产品的巨大市场,无论如何都要找笔资金投资下去大干一场。他到了林霸天那里,跟林霸天借了钱,林霸天也慷慨,马上给了王华山。接着林霸天提出让王华山帮自己一个忙,找人跟踪跟踪自己的大老婆。王华山欣然同意,就让枣瑟去办了这事。王华山也确实有本事,枣瑟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全部经过。令王华山没有想到的是,林霸天的好友萧梁竟然参与其中,要暗杀林霸天。”

    “狼子野心。王华山原本是打算跟林霸天说了林霸天好友萧梁跟林霸天大老婆联手暗杀林霸天的事情。可是枣瑟对王华山说道:王总,我们公司刚起步,缺的是钱,若是我们能有更大一笔钱,那么我们邻省的分公司就马上可以运作起来,捞大钱的机会啊。不是几十万,是千万为数量啊。林霸天才给了我们那么一点,不多啊,我想到一个能捞大钱的办法。王华山赶紧的问是什么办法。枣瑟说了一个诡计。”

    我插嘴道:“这不对啊。”

    “什么不对?”暴龙叔叔问道。

    我说:“叔叔,萧梁完全可以找人害了林霸天,干嘛要跟他们两个哥哥联手呢?”

    “林霸天做人谨慎,而且是家族的规定。那时候去哪里,身旁都带着一大群人,保镖很多,哪里有人能够简单靠近?萧梁想除了林霸天,除非想一个天衣无缝的办法让这群保镖不跟在林霸天身边,他们才有机会。”

    我又问:“那他有那么多保镖,那么林夕母亲为何又会被萧梁动手?”

    “林霸天就是太相信萧梁,自己带着保镖都走了,说让林夕母亲等下他就回来。萧梁自己也带有几个保镖的,萧梁一支走保镖,就对林夕母亲动了手。”

    我说道:“哦,原来如此啊。”

    “萧梁自从被林霸天‘耻笑’无能之后,一直怀恨在心,一定要除掉林霸天。可也找不到机会,也只能找了志同道合的林霸天大老婆一伙。某一天,林霸天老婆,林夕两个哥哥,还有萧梁几人正在包厢谈着如何支走保镖才能杀了林霸天的事。突然间,闯进来了几十个人,为首就是王华山。萧梁等人脸都变青了,他们都知道王华山是林霸天的得意徒儿。没料到的是,王华山此行目的是要帮了他们除掉林霸天,还能把林夕母女的所有优势架空,就算有遗嘱,林夕母女也一分都分不到遗产。条件就是萧梁和林霸天大老婆都要给他们一大笔钱。”

    “萧梁和林霸天大老婆也无奈,虽然半信半疑,可是王华山已经全都知道了这事,还能怎么办呢?萧梁马上开了总钱三分之一的钱,接着躲到了国外听风声。林霸天大老婆也马上给了王华山三分之一的预定金,带着两个孩子去了上海等消息。帮他们除掉林霸天,是枣瑟的主意,王华山刚开始并不同意,哪有徒儿杀了自己师傅的?可一想到这事如果成了,他将有一大笔启动资金,王华山果断的下了决心:杀林霸天。某一天晚上,枣瑟打电话给了林霸天。他们录下了林霸天两个儿子和大老婆的声音,枣瑟和王华山打电话给了林霸天:林总,你的两个儿子和大老婆正在某个地方秘密商量着杀了你,你听听他们的对话。林霸天听到了两个儿子和大老婆商量杀他的计划,实际上那些都是录音的。怒不可遏的林霸天马上过去了,却不知道,这一去就不能回来了。”

    “林霸天原本以为,王华山在那里,自己不用带什么保镖了,其实这也是王华山精心设下的陷阱。王华山知道,林夕母女住的地方比较隐蔽,林氏家族并不知道林夕母女的住址。但王华山摸得通通透透,这个时间段,林霸天在林夕母女那边,而他的保镖们,这个时候是不在他身边的。果然,林霸天事不宜迟马上过去了。可怜的霸天,就这样失踪了。他们应该把他绑起来扔进了海中,连个尸体也没剩下。直到死他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好徒弟,好老婆,好兄弟,好儿子联合起来杀了他。”

    暴龙叔叔眼里含着泪,夹着烟的手不停地抖着。

    “做完了这件事情,王华山就有钱了,马上回到湖平市,加大投资,亿万就是靠着这些钱走到今日的繁华。林夕的两个哥哥,在林霸天死后,动用一切办法,巧取豪夺,让林夕一分钱都没能得到。萧梁马上从国外回来了,本想占有林夕母亲,想要*她,不过林夕母亲已经疯了,他也没有了这份心情。林夕这段日子来跟王华山斗,王华山已经奄奄一息翻身不得。他最后选择的去求助于萧业和林夕的两个哥哥,林夕的两个哥哥和萧业现任掌门人萧桥,深知如果林夕做大了亿万,矛头直指两个哥哥的话,那他们麻烦大了。所以想萧桥出面,想要一次性搞垮林夕,他们那时候也太轻敌。却没料到,被林夕反戈一击。一败涂地。之后他们就好好的商量如何玩死你们,他们认真起来的时候,你们根本没法反抗。”

    我抽了一口烟,说道:“确实,我们斗不过他们的。没想到,说来说去,王华山的繁华亿万,竟然都是林夕父亲的资金和林夕的功劳。”

    “确实可以这么说。”

    我问道:“叔叔,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或者想法?”

    叔叔说道:“我好友被人杀死,我不能让他枉死。枣瑟算是完了。萧梁已经因病去世,这笔账,原本可以不再追究,可是萧桥不除,你们两个都不得好过的。王华山,霸天大老婆,林氏兄弟一定要死。不能留下。”叔叔愤愤说道。

    我说道:“叔叔,我们。如何杀了他们?”

    叔叔说道:“是我,不是你。你们站远点,这些事情我一个人来办。记住,千万不要告诉林夕。林夕一知道这事情,一定会跟他们死磕,那是不可能赢的。我自己来动手。”

    “如何动手?”我问道。

    “萧桥早已知道父亲之事,不但不知得饶人处且饶人,反而想着斩草除根。”

    我说道:“这有点说不过去啊,萧桥不至于那么动怒对付林夕啊?”

    “他一直认为,父亲当年患病去世,是因为常年的压抑导致的。萧桥这人,也不能留下。杀。所有的事情,我一个人来担。所以,你先不能跟林夕说,不然林夕一定要跟我一起整这件事情的。如果是我自己来动手,我一个人承担后果。此仇不报,抱憾终身。”叔叔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傻,我会继续盯住他们,只要找到任何一丝他们犯罪的证据,他们必死无疑。设计一些陷阱,慢慢地把他们送上绝路,不会让人直接拿着枪除掉他们。再说,拿着枪除掉他们,又谈何容易。”

    “能否说说是什么办法?”我问道。

    “这些你不必知道了,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但这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建议你,说服林夕,让他放弃了亿万。”叔叔说道。

    我问:“放弃了整个亿万,那我们以后什么都不会争取得到了?”

    “林夕最终目的不就是除了仇家吗?父亲已经死了,不可能找得到了,那林夕就剩下报仇这件事了。等我成功做完了这些事情,再告诉林夕吧。”

    我问道:“可是。”

    “可是什么?你们两个头脑那么好,去做什么生意都成。”

    “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万一你失败了呢?”我问道。

    叔叔呵呵大笑道:“你也太小瞧我了,放心吧,这些个小兔崽子,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让他们慢慢付出代价的。若是你告诉了林夕,林夕一定要采取过激行为,没有耐心,可能葬送了自己。以前是不知道敌人是谁,现在明白了敌人是哪一位,那就好办了。”

    我说道:“叔叔,我很担心你。”

    “你担心我做什么?你该担心你们自己。你要想些办法,让林夕跟他们不要再斗下去了,这事,我一个人处理。”叔叔说道。

    “我该如何说服她放弃了亿万呢?”我问道。

    叔叔说:“最好就是让王华山分钱给你们,你们离开亿万。可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是不能回头了。多给王华山一点钱吧,能拖住久一点。不过林夕的两个哥哥可等不及。他们要是再想别的办法来打击你们,你们还能逃过几次劫难?”

    “叔叔,给我们一点意见吧。”

    叔叔说道:“你们低调点吧,以前我有人在王华山枣瑟身边,他们的一举一动我都能了解到。你们打算下一步要做什么?”

    我说道:“卖了旧地,新厂,新办公楼,准备大展拳脚。”

    叔叔皱着眉头说:“想到永芳休闲庄那里?”

    我说道:“对啊。”

    “如果是你能说服林夕放弃亿万,那所有的问题就好解决了。”

    我说道:“叔叔,这不可能,林夕不会放手的。现在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她岂会愿意放弃呢?放眼望去,美好的风景就在前方等着我们,她不会放手的。”

    叔叔说:“尽量小心点吧,公司没了,集团没了,亿万没了,钱没了,都不要紧。别把命都整没了。”

    “叔叔,你觉得多久能把你说的这事玩完?”我问道。

    “三年之内。”

    三年,太长了。

    “记住,生命比一切都要重要。有些东西,该放手时就不要硬拖着,跟来的往往是更大的痛苦和烦恼。”叔叔对我谆谆教导。

    “我记住了。”

    “千万守住自己的口,万一走漏风声,我的一切计划,可能都会付之东流。”叔叔警告我道。

    “放心好了。”

    天已经黑了,

    竖起衣领,回了公司。

    魔女在办公室,我进了她办公室,魔女抬起头来,问道:“解决方案呢?”

    “嗯,我过去拿。”

    “不用了,白婕已经拿来给我了。”魔女说道。“刚才去哪儿了?”

    我说道:“出去外面吃点东西,嘿嘿,肚子饿呀。“

    “是去医院了吧?”魔女突然问道。

    我说:“没有啊,我去医院做什么啊?”

    “颅底骨折。还骗我说你没有事?干嘛要骗我。”魔女起身,走到我面前盯着我。

    我支支吾吾地说道:“怕你,怕你担心嘛。”天呐。难不成她逼问了子寒?然后子寒都告诉了她?

    这下完了。

    “你说。你自己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魔女问。

    我左顾而言他:“哎魔女,你看看那份解决方案,还有道歉声明,到底怎么样啊?看。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啊?”

    魔女没理我,继续追问道:“你现在头不晕?脑袋不疼?”

    “哈哈哈。就这么点伤,死不得我。”

    她应该没知道我和子寒肉搏的事情吧?可是,她怎么又知道我颅底骨折了?奇了怪了。

    我想,应该是她逼问了子寒,子寒受不了,坦白公布了。

    “颅底骨折,这么严重,没事?没感觉?”魔女抓住我的手,要哭了。

    我想抱抱她,看看她是什么反应,就知道魔女有没有怪我了。

    她抱住了我,心疼的摸着我的脑袋。

    我笑了笑说:“没事的。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如果我不发现挂号单,是不是打算瞒着我?”魔女问道。

    我说:“挂号单?挂号单在哪儿?你怎么发现的?”

    “我口袋里。”魔女气道。

    “你口袋里?为什么是在你口袋里了?”

    “我又怎么知道你?”魔女反问道。

    我回忆了一下,哦,对了,我记得了。昨晚试了衣服后,我脱下全身衣服,拿着口袋里的东西出来,接着应该是稀里糊涂的放进了魔女那套我新买给她的衣服里了。

    “嘿嘿嘿。忘记消灭罪证了。”我笑道。

    “你这人,做什么都那么冲动。我看你迟早有一天比我先死。”魔女怒道。

    我笑着说:“我是小强呐,打不死,摔不死,整不死。”她不知道我和子寒的事情,那便好了。

    魔女抱着我说道:“真希望我们就这样一辈子走到老。”

    我说:“一定能走到老的,你放心了呀。魔女,我想跟你谈点事。”

    “谈什么谈?不想谈。光想想你每天做一些让我生气的事情,我迟早要被你活活气死。”魔女不高兴道。

    “怎么能气死呢?其实,就算他不打爆我的头,我也想自己打爆我自己的头。”我哈哈笑道。

    魔女手伸过来抓住我的下面:“你神经病啊。我要你乱说。”

    “那是啊,我喜欢看你对我心疼的模样,那份柔情,别提让我有多心醉了。”我笑嘻嘻说道。

    “好啊。我打爆你下面,然后再好好心疼你,让你心和身都醉了。”魔女加重了力道。

    我急忙说:“别啊。别乱来,会死人的。”

    “以后你还这样吗?”魔女大声问道。

    “不这样了。我保证。”

    魔女松了手,想哭的样子楚楚可怜:“你别老是吓唬我好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少之又少。”

    “那确实,每天相对,都忙着这些乱七八糟的的事情了。魔女,我想跟你说一个事情。”我说道。

    魔女冷冰冰对我说道:“又要保证是吗?保证了以后又去搞得自己头破血流断手断脚,我这次不理你了,你死就死吧,省得我去心。”

    “哇。这么毒的诅咒我。唉,跟你说个正事好么?”我准备开始试图说服她。

    魔女问道:“你每天都有正事,打打杀杀就是你正事。跟小孩子一样,离我远点。”她一边叫我离她远点,一边就用手箍住我的颈。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5/5943/63940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