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8章 风华绝代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她干嘛不自己跟我说这些让人胆战心惊的形容词?”我问。

    “你还不觉悟?林总追求的跟我们不一样。你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我不喜欢想这个问题。”不知道有多少人劝过我了。

    手机响了起来,我接道:“您好。”

    “殷然,林夕在旁边吗?”暴龙叔叔打电话给我了。

    我说道:“叔叔,你直接给她电话就是了。”

    “你不在她旁边吗?”叔叔说。

    我说:“她在会议室开会,我没和她在一起。”

    “那好,殷然,你自己到运来饭店一趟,我等你。千万别和林夕说。我有点事要跟你谈谈,现在马上过来。”叔叔说道。

    我马上答应:“好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搞得神神秘秘的。

    挂了电话,我看着白婕说道:“整个解决方案就是这样,确定了。”

    白婕说:“你们管理层确定了就好,我们售后服务部才可以按照上面的指令去解决问题。在这里签个字。”

    我签完了字,笑嘻嘻问道:“白婕,你胸罩是f?”

    “你。你。”她憋了好久却找不到形容我的词。

    我急忙跑出门口,只听她最后一句话是:“无耻的小孩。”

    打的到了运来饭店,某包厢,暴龙叔叔一脸威严。看着他的样子,正气凛然,不像是那种坏人啊?不过,坏人难道脑门上写有坏人两个字么。

    我坐在他面前,服务员给我们倒茶。暴龙叔叔挥挥手示意服务员和手下都出去了。

    我问道:“叔叔,怎么了?”

    叔叔喝了一口茶说道:“殷然,我是中央的人。上面管的,主要负责是打黑除暴,中央派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当然,哪里有黑,我自己也可以提出去哪里。打黑容易,可是想除掉那些身家上亿的商业巨头,难啊。”

    “叔叔,有话您就直说。”

    “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最近不像以前一样不留余地的帮你们了。而且还警告你们不要再闹下去了,知道为什么吗?”叔叔问。

    “是啊,我只是觉得你最近有点奇怪。”

    叔叔说道:“我这些日子都在查王华山和萧桥为什么会连到一起,却不料查出了一些我们始料未及的事情。所以我一直极力阻止你们再和王华山闹下去了。闹不过他的。公司这几天遇到大麻烦了吧?”

    “是的。”我说道,“王华山在厂里搞出了假冒伪劣货品,林夕收回了全部的货,没想到出了大麻烦。”

    暴龙叔叔说:“这事情我都知道了,现在我们重点谈一谈为什么他们能在同一个时间煽动起那么多个地方的人一起跟你们亿万每个销售点闹呢?”

    “萧桥的能力咯。”

    暴龙叔叔说道:“是整个萧业集团,和另外一个集团还有王华山势力共同的能力。”

    “啊?”我惊愕道,“萧业集团了,还有另外一股势力?”

    “他们如果不仅仅是从商业方面打击你们,还有更多的渠道一起打击你们。别说公司会被灭掉,甚至是你们,都免不了给他们弄进监狱里。前几天我沿着萧桥这条线索查,越查越让我心惊肉跳。那时我没有确定,但是我肯定的是王华山身后的人都不简单。我也只能先警告你们不要再闹下去,可能玩不过他们的。现在,我敢肯定的是,你们是斗不过他们的。王华山的东西,最好还给他,亏多点都不要紧。你们就赚少一点,或者让王华山分资产给你们,让他自己做,都行。不要再闹下去了。”暴龙叔叔说着,严肃的表情。

    我问道:“能说清楚点么?至少让我知道,现在的情势到底是怎么样子的。我这些天也一直在劝着林夕,让她不要闹下去了,她也有点收心了。昨天我们和王华山摊牌了,把他该得的都给了他。”

    “王华山是白眼狼。你们给他钱了,他就满足了?唯一能解决问题只有一个办法。”暴龙叔叔严肃地说道。

    我问道:“什么办法?”

    “让王华山回来亿万,你们退出。跟王华山谈判,让他分钱给你们,接着跟他断绝关系。再去别的城市做其他生意都行。”暴龙叔叔说道。

    我说:“可是魔女怎么愿意放手?”

    叔叔说道:“我把我调查得知的内幕说给你听,可你不能跟林夕说。先答应我。”

    我愣着。

    叔叔见我愣着,说道:“如果你不能保证,我不可能说给你听,这件事关乎你们的命运。”

    我举起手来:“我发誓我不会告诉她。”

    “你发过誓了,那我就说给你听,如果你不会衡量轻重,跟林夕说了的话。你们是生是死,只掌握在你手中。”

    听这话,像是我们已经站在了悬崖边,就要掉下去了一样。

    “假如萧业集团和王华山,还有林夕的两个哥哥合作起来对付你们,一个是北方的综合公司巨头,一个是名声显赫的家族企业,还有一个不折手段的王华山势力。你觉得你们可能胜出吗?”叔叔问我道。

    我叹气说道:“这不可能,光是枣瑟都那么难,何况王华山,还有什么萧桥。难。就是我们死光了都损伤不到他任何利益,只是。为什么林夕的两个哥哥也要对付林夕呢?”

    “当年,林霸天还在时,曾经立下遗嘱,分成四份。”

    我突然打断叔叔的话:“四份?我怎么好像听说是三份呢?林夕说,她哥哥一人一份,她算一份。我有个疑问,就是他们本是家族企业,为什么却要这样分呢?”

    “因为他们家族不承认林夕母亲和林夕是他们家族的人,林霸天虽能叱咤风云,家务事却解决不得。一直想要带着林夕母女回家,奈何闹气家族斗争风波。林夕母亲也就劝了林霸天不要闹下去,大家都不得心安,又有什么心思做生意?林霸天也不想闹得家里鸡飞狗跳,就带着林夕母女在外面住了。之后。林霸天立了遗嘱,起了轩然大bo,财产分成四份,两个哥哥一人一份,林夕一份,还有另外一个,我没能查出来。”

    我问:“还有另外一份?什么意思呢?”

    “他们虽是家族企业,可林霸天在的时候,把企业带到了鼎盛。林霸天不仅把家族的事业打理得如日中天井井有条,他自己名下更拥有着庞大的几家公司。这几家公司的总资产甚至超过家族企业的资产,王华山没有拿着家族企业来分,而是他自己公司。分了四份。我也推测不出来另外一份是给谁的。”暴龙叔叔说道。“那时候我只是一个不高不低的領导,每天忙得团团转,根本无暇去跟林霸天见过面。那时候我和林霸天,甚至整年都未能见一次面,电话也少联系。从他出事后,我才知道,我已经三年没和他见过面,只是一直靠电话几个月联系一次。却不料到,从此阴阳两隔。”

    “啊。死了?”我惊愕道。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暴龙叔叔说了出来,这说明,他已经查到林夕父亲已经遭遇不测。

    暴龙叔叔说道:“对,已经可以说是。死了。千真万确。”

    “林夕会难受死的。”我说道。

    暴龙叔叔说:“林夕平日只是猜测她哥哥害了她父亲,她没有查到证据。可是我查到的却是千真万确的,她的两个哥哥伙同王华山,萧桥的父亲萧梁,一起杀害了霸天。”

    “这。这。”我惊诧了。

    “查到了之后,我想,找出一些证据能够指控他们,不过。就是一个小小枣瑟的罪证,我们都那么难找。又何况他们呢?”暴龙叔叔说道。

    我急忙说:“叔叔。既然知道他们一起害死,我们干嘛要收手?你还算是林霸天的最好朋友,你最好朋友被人害死你能坐视不理?”

    他看着我,没说话。

    我大声道:“如果是我的好朋友,李靖或者阿信被人害死。我也杀了他们。你还算是他朋友呢?”

    “你说。你继续说。”暴龙叔叔说道。

    我骂道:“你还是好朋友?笑话。”

    暴龙叔叔等我骂得说不出话了,缓缓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坐视不理?”

    我怒道:“你让我和林夕不要去斗争。你现在不就是想要抽身而出了吗?你这算什么?礼孝仁义,挂在嘴上,然后用脚去践踏?我做不到。”

    “我不会坐视不理。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处理。我只是不想让你们两个小辈去做无谓的牺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砰,他猛拍了一下桌子。

    我静了下来,一会儿后我问道:“你自己来处理?怎么处理?”

    暴龙叔叔铿锵说道:“霸天是我的好兄弟,他被人害死,我查到何人所为,我焉能坐视不理。我会帮他报仇,礼孝仁义不用你来教我,我自己有分寸。”

    看着他的脸色,认真,严肃,视死如归。

    我平静了下来,掏出一支烟给他,然后给他点上:“叔叔,不好意思,我有点嘴快。你继续说。”

    他狠狠吸了一口烟问我道:“你这几天是不是觉得我怕死了,像个缩头乌龟一样退缩了?现在把这些天的情绪发到我身上?”

    他说对了,的确是有点那么个意思。他这几天怯懦的表现,引起了我强烈的不满。

    “叔叔。我们这几天出了很多问题,每次打电话请教你,你总好像是在敷衍着我们。我有点。有点。不好意思啊,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尴尬地笑着。

    “你们就是太急了。年轻人,做事那么心急火燎,见到人家退一步就马上顾头不顾尾的逼上去一步。等到他们攻击你们软肋,才想着如何转身回来救火。我那时候跟你们说过,要淡定,慢慢来,不能逼得太紧。你们有没有听我的话?”叔叔怒道。

    我说:“叔叔,我也实在厌恶了这种生活,还以为就一次过把王华山逼死我们就高枕无忧了。谁知道事态演变成我们全都失控的情势。”

    “你们当然会失控,林氏企业,萧业集团,加上王华山势力。他们还算是手下留情了。”

    我问道:“他们怎么会整到一块去了?”

    叔叔说道:“当年林霸天写了这份遗嘱后,两个哥哥和林霸天大老婆就坐不住了,凭什么分了四份?两个哥哥一人一份,他们就认为林夕母女占了两份。林霸天大老婆就开始研究着如何能把这些庞大的资产拉给自己两个儿子。首先是攻心政策,想让林霸天回心转意,最后徒劳无功。结果他们就恼火了,这就给了萧梁,就是萧业集团的董事长看了出来。萧梁跟我,王华山是好朋友嘛。若不是这次萧桥突然来帮了王华山,我那么多年来都不能解开的结未必能解开。”

    “不是说是好朋友吗?难道萧梁也想杀了王华山?这不对啊?林夕说他们家族的产业结构跟萧业集团根本没有任何的竞争和冲突之处。”我问道。

    暴龙叔叔说:“萧梁为何与林霸天结下梁子呢?其实他根本没有和林霸天结下梁子。只不过。他们那时同在一个城市,萧梁和林霸天友情甚好,时常见面喝茶,打高尔夫,钓鱼。林霸天经常带着林夕母亲在身边,林夕母亲你见过吧?”

    我突然惊醒般说道:“莫非,他喜欢林夕母亲?”

    “正是。林夕母亲风华绝代,萧梁这一见,被她勾去了三魂六魄。那时候他就想,凭什么我叱咤半生,身边美人却都是一些庸脂俗粉,这么一个绝世女人,都给林霸天遇上了。真是天理不公。某个晚上,林霸天,林夕母亲,萧梁等人一起吃饭。席间林霸天有事,赶忙回到公司处理一个事情,就让林夕母亲先陪着萧梁,却不会想到,萧梁就对林夕母亲动了手。结果却被林夕母亲踢到了要害,萧梁赶紧地去了医院,被医生告知,已经废了。林夕母亲这事却不敢对王华山说,怕伤了他们兄弟两的感情。心想这事过了就过了,聪明的萧梁也不可能敢把这事提起来。”

    “萧梁被废,怒火攻心,病倒。一直躺在床上几个月,慢慢恢复过来后,把所有的罪责都怪在了林夕母亲身上。跟林霸天交往依旧谈笑风生,心里却酝酿着如何占有了林夕母亲,把她关起来报仇。有一天林霸天开玩笑说‘萧梁啊,若一个男人像李莲英安德海般,就算有多大权力多富有,那又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死了算了。’林霸天当时只是开个玩笑,萧梁听在耳朵,疼在心里。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下定主意,‘林夕母亲早把这事告诉了林霸天,我非得把王华山弄死不行,万一他先弄死了我,可就吃大亏了。’”

    “萧梁一直都知道林霸天跟他们家族的事情,他先是接触了林霸天的大老婆。那时候林霸天大老婆和林夕两个哥哥都在为财产的事情犯愁,萧梁几句巧话,说进了母子三人的心坎里。接着,几个人达成一致:除掉林霸天。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林霸天早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儿子和大老婆对自己别有用心。就让他的心腹去跟踪自己家人,知道他那时候心腹是谁吗?”暴龙叔叔问我道。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5/5943/63620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