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冤枉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张一卜身上的时候,一道微不可查的劲风从后面射出,刘危安首先察觉,喝道:“什么人?”猛然回头,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身后并没有人。

    “什么事?”老不死的问道。

    刘危安摇摇头,脸上闪过一丝疑惑。老不死、夫子等人实力深厚,如果身后有人,不可能瞒过他们的灵觉,但是他们脸上没有任何异常,说明并未察觉,可是,他感应到的那一道劲风从何而来?

    没有人,难道是鬼?他不认为是鬼,他闻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他这里的动静,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大家都一眨不眨盯着张一卜。

    靠近沧海果后,张一卜变得谨慎起来,缓缓伸出了手。手指刚刚触碰到沧海果,突然脸色大变,他猛然加速,想要抢先一步摘下果子,然而——

    沧海果下的泥土突然炸开,一只半腐烂的手伸出,似缓实快,一下子抓住了他。

    “移形换位!”张一卜大喝一声,下一秒,他的瞳孔涨大,浮现浓浓的恐惧。道袍炸开,腐烂的手依然抓着他,他并未逃走,死亡的气息潮水般袭来。

    “桃僵李代!”他脸色严肃,手捏法印,身体突然消失。不过,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发现还是在原地,一张黄色的符箓化成灰烬,袅袅飘落地上。

    “三清在上,接我力量!”张一卜脸上的淡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恐慌。挺剑疾刺,虚空中的道人法相射出一道黄色光柱,加持桃木剑上。一股灭世之力弥漫开来,八方雾气升腾。

    “天雷降世,诛灭邪污!”张一卜眼中射出神芒,竟然是阴阳鱼发符号,在场的众人对道教法术不甚了了,但是看威势,不在姬无神的天眼之下。光芒过处,虚空出现丝丝黑色的裂痕,电花闪烁。

    轰隆——

    虚空生雷,刺目的光芒照耀,一道天雷落下,重重劈在腐烂的手掌上,爆发出耀眼的火花。手掌如铁箍,纹丝不动,只是表面多了一丝乌黑。

    “九天神雷,再劈!”张一卜心中发毛,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东西,神雷都不怕,邪物不都是怕天雷的吗?

    轰隆——

    一道比之前粗

    大一倍的神雷落下,手掌吃疼,松动了一点点,电光石火间,张一卜取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桃制木偶,刻画的是他自己的头像,五官具在,栩栩如生。张一卜闪电咬破了中指,滴了一滴鲜血在上面。鲜血直接渗透进去了,一瞬间,桃木人活过来了,变成了血肉之躯。

    “替死术!”张一卜大叫一声,身体发光,骤然化作一道流光射向远方,木偶的血肉之躯替代了他。

    咔嚓——

    腐烂手掌合拢,张一卜四分五裂,这个过程中,血肉之躯缩小,最后变成了巴掌大小的木偶人。腐烂手掌似乎察觉到上当了,五指张开,射出毁灭的乌芒,追向张一卜。

    “三清在上,赦免!”张一卜大叫,半空中的道人像动了,拂尘晃动,平地刮起狂风,飞沙走石,把乌芒卷的扭曲起来。

    手掌顿时改变方向,朝天空一抓,所有的异象破灭,三清道人的法相被吸入掌心,手掌顿了一下,缓缓缩回地面消失不见。眨眼之间,天地恢复正常。

    众人都看呆了,手掌只有正常人大小,三清道人法相足足数十米高,却被轻易抓入掌心,这种手段,超越了众人的想象。

    砰!

    张一卜落地一个踉跄,嘴角一缕红色,不知何时受伤吐血了,他扭头看着众人,眼中杀气腾腾:“刚刚是谁?擅自出手,惊动了邪物?”

    “什么?是有人故意惊动邪物的?”张阳瑾刀子般的目光扫过所有人,厉声喝道:“是谁?视我张家如无物吗?”

    “不是我!”一个被盯着的散人高手赶紧摇头。

    “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另一个高手道。

    “能做到这一点的,起码要精通阵法。”王瑶敬缓缓道。此言一出,不少人的目光看向诸葛一山、黄柏福还有刘危安。

    张一卜从怀中取出一瓶丹药,倒出一枚红色丹药吞入口中,几个呼吸之后,一股雄浑的力量涌遍全身,他脸上红光一闪,灰败之色顿去,伤势已经恢复痊愈。他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看着三人。

    “我没动手。”黄柏福缓缓道。

    “不是我。”诸葛一山被这样怀疑,眼中闪过一丝怒气,但是他忍下去了。

    “是你?”张一卜盯着刘危安。

    “刘危安,你为什么这么做?”张阳瑾开口,眉头邹的很深:“我们之间并无恩怨,如果你对我之前做的事情不满,可以单独跟我说,但是阻碍少天师采摘沧海果,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是我们公子!”妍儿焦急道,见到所有人都看着公子,她心中害怕。

    “如果我要动手脚,中间的人不可能不察觉,我也没那么傻。”刘危安心中暗怒,语气生硬。

    “不是你,还有谁?”张阳瑾的眼神很锋利,语气隐含不悦。

    “证据呢?”刘危安问。

    “其他人都不会这么做,你的嫌疑最大。”张阳瑾道。

    “问这么多干什么,杀了就是。”张一卜不耐烦。

    “刚才有一股气劲从后面掠过,后面没有别人,只有他们。”血手尊者突然开口。刘危安一行人落在最后面,如果血手尊者说的是实话,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动手脚的就是刘危安了。

    “叫你不要多事!”其他人还没说话,灰衣人突然对着刘危安呵斥了一句。

    “多你妹啊!”刘危安几乎气炸,怒道:“我真要动手脚,第一个灭的是你!”突然朝着前面跨出一步,一枚岩石落地的同时把妍儿拉到了身边,双手一翻,手上多了两枚岩石,眯着眼睛看着夫子、老不死等人:“你们也认为是我吗?”

    老不死的不悦地盯了灰衣人一眼,平静道:“老夫可以保证,这件事和刘危安无关。”

    “没影的事情就不要乱说,小心舌头不保!”夫子看着血手尊者,他的语气平和,但是所有人都赶到一股心悸。

    “我可没有说谎,相信察觉到气劲的人不止我一个。”血手尊者心中凛然,夫子看他的一眼,他竟然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这种感觉,只有在护法身上体会过。

    想起夫子的传言,他还真不敢硬抗。

    “如果下次——”张一卜脸色难看,夫子和老不死的同时保刘危安,他也无可奈何。他话没说话,沧海果那边突然绽放出万丈光芒,黑色的光芒照耀八方,腐烂的手掌刺破地面,恐怖的气息席卷八方。

    轰隆——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2/2762/71695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