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鼎力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刘志倚抬起手,道:“下官领命。”

    宗泽微微点头,道:“城门口,我留了人,如果有人来了,我不在,你代我迎接一下,接到衙门来。”

    刘志倚应着,道:“巡抚,还会有哪些人来?”

    宗泽道:“都是你的知道的,御史台的黄中丞,工部的陈侍郎,林相公,下半年,可能还有官家。”

    刘志倚听着这人物一个比一个大,直觉头皮发麻。

    这些大人物,哪怕是在京城,都未必能一眼见到全部,现在要全部齐聚江南西路了。

    宗泽与刘志倚在说话,洪州府知府衙门的周文台此刻也是头疼不已。

    洪州府下辖的南昌县知县,发生了一起械斗,好巧不巧,也是士绅豪仆围殴官差,还打死了一个官差。知县计万成以‘母病’为由,突然告假。

    告假是假,根据周文台得到的消息,这位知县,已经连夜逃跑,不知道去哪避难了。

    “这里面,怕是有大问题。”

    韩征宜站在周文台边上,看着他桌上的这份信说道。

    “是啊,”

    周文台轻叹一声,道:“士绅打死官差,虽然事大,即便是在这种关口,最多也就训斥罢官,用不着连夜逃跑。”

    韩征宜一时间想不到其中缘由,道:“计万成这一跑,怕是洪州府,甚至江南西路都会带来恶劣影响,一些人的态度会再次变化,来与不来洪州府开会的人,估计不少又要反复了。”

    这是宗泽上任以来的第一件事,周文台可不想洪州府给他添堵,仔细想了又想,双眸冷冽的道:“先想办法将人找到,若是实在不行,我就拿南昌县开刀!”

    韩征宜向来了解他这位东家,脾性与蔡相公很相似,平时都是老好人,可涉及到根本问题,他会比任何人都坚定!

    “若是南昌县的话,得用重拳。”韩征宜道。

    南昌县是洪州府的大县,人文翡翠,地杰人灵,出了不知道多少大人物,那些关系网,着实是复杂难言。

    周文台刚要说话,一个小吏跑进来,递过一封信。

    周文台有些异色的看了他一眼,打开看去,顿时更加异样了。

    韩征宜就站在他边上,居高临下看的清楚,讶异的道:“苏相公要来?”

    周文台看完,慢慢放下信,又是一叹,道:“这江南西路,要热闹了。”

    韩征宜默默点头,心头震惊。

    不说朝廷的那些再任大人物,这刚刚致仕的苏相公又要来,江南西路,可真是是热闹的不能再热闹了。

    “走,与宗巡抚说一声。”周文台站起来。他有蔡卞的关系,知道的是最快,宗泽那边怕是还没接到信。

    韩征宜没有说话,跟在周文台身后。

    正如周文台所说,南昌县知县计万成的突然跑路,已经在江南西路开始流传,一些谣言乘风而起。

    “听说朝廷要对这些知府知县动手了,计知县提前得到消息,已经跑了……”

    “不不,我听说的是,那巡抚衙门要杀鸡儆猴,洪州府肯定不能,所以就拿计知县试水……”

    “胡说八道,我听说,是计知县牵扯到了楚家的案子里……”

    “这,谁还没跟楚家有点关系,难道所有人都有抓吗?”

    “抓?你倒是想得美,楚翁等人已经死在了大牢里了!”

    “骇人听闻,骇人听闻,是国朝就从来没有这般对待我士人……”

    ……

    随着谣言的弥漫,江南西路官场是人人自危,居然真的出现了‘跑路潮’,有的人,还知道做个样子,会上书‘告假’,不少人直接‘消失’了。

    这些人的举动,根据促使谣言沸腾,让以宗泽为代表的巡抚衙门极其被动。

    无数的弹劾奏本,从江南西路以及知道消息的地方飞出,直奔京城。

    官道驿站,似乎从来没有这般忙碌,马蹄声四起,尘土飞扬。

    南昌县。

    林希到了这里,在县里慢慢走着,看着繁华热闹的情景,想着南昌县的地理位置,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

    他来到了知县衙门,看着大门紧闭,门可罗雀,他漠然着脸,道:“这知县,真的逃跑了?”

    他身后的吏部郎中齐墴道:“是。据说殴死官差,是他指使的。”

    林希忽然笑了,道:“他指使士绅,打死他的下属官差?可笑!”

    齐墴砸了砸嘴,不知道怎么接话。

    可不是可笑吗?大官的指使士绅打死他的下属,这操作真的是让人不可置信。

    齐墴四周打量着,忽然凑近低声道:“相公,黄中丞来了。”

    林希转头看去,就看到黄履带着一群人,大步而来。

    黄履赶路有些急,风尘仆仆,脸上都是疲倦,上前抬手道:“见过林相公。”

    黄履与林希是熟识的,林希是章惇的坚固盟友,而黄履更像是章惇的追随者。

    林希看着他,道:“在外面,无需多礼。你想必知道了?”

    黄履接过下属递过的毛巾,擦了擦脸,道:“一路走来,听的太多了,还没有查证。”

    作为御史中丞,掌管御史台这样的大杀器,自然有无数的人想要靠近,‘告密者’无处不在。

    这江南西路,知道他要来,有关系没关系,给他写信的不知多少。

    林希看着空荡的南昌县衙门,道:“多半是真的,走,进去说。”

    黄履是紧赶慢赶来的,也想坐下休息休息,闻言就应着。

    一大群数十人,没有人阻拦,南昌县衙,空无一人,他们就这么进去了。

    坐下后,也没茶,林希就道:“我转了一大圈,看到最后,反而觉得这个南昌县不错。”

    黄履依靠在椅子上,有些疲倦,肥胖的身体瘫软着,道:“你是说,想将南大营建在这里?”

    “不止,”

    林希道:“我考虑着,江南西路与荆湖南路合并后,治所放在这里。”

    “咦,”

    黄履有些意外,旋即思索着道:“这个想法,很有意思,是个不错的主意。”

    两人都是高官,不需要说太多,彼此就能明白。

    如果将两路合并后的治所放在这里,能轻松打破现有的两路格局,大力的破开一些禁锢,扫除诸多障碍。

    “宜早不宜迟。”黄履说道。

    在政事上,他极少说话,也就是在外面,两人私底下说话。

    林希沉思着,道:“两路合并,还得对各府县重新划分,我与大相公等讨论过,以大县制来管理,合并后,以七府为最。”

    “七府?”黄履皱眉,道:“我记得,江南西路就十一个府?这么大的事,宗泽未必能抗得下来。”

    合并两路就很艰难,不是朝廷一道命令就可以的,还得具体操作,很是考验地方官。要是再合并各府县,其中难度可想而知。

    这些府县的大小官员,怕是会闹出更大更多的祸事来。

    林希点点头,道:“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并且要雷厉风行,果断处置。”

    黄履很累,还是勉强的思考,道:“快刀斩乱麻,是一个办法。只是,江南西路本就是多事之秋,不断给他们增加事情,我担心他们自身扛不住。”

    除了外界对宗泽等人的疯狂攻击,朝廷很多人也在怀疑,宗泽等人能否坚持的住,会不会半途退缩。

    “所以,”

    林希看向黄履,道:“南皇城司,南御史台,南大理寺,得给他们分担压力。有些事情,得你们来做。”

    黄履会意,道:“那李彦我听说了,手段太直接,暴力,不好。我会采取温和一些,缓解一下两路的官场气氛。”

    现在的江南西路官场,那叫一个风声鹤唳,多少人惴惴不安,恐惧难眠。

    “首先要颁布律法,凡是依律行事,堵住一些人的口舌,尽量缓解宗泽等人的压力。”林希点明这一点。

    黄履对于这一点,是不太相信,还是道:“我知道。”

    所谓‘变法’,本身就是违法,哪怕颁布的‘新大宋律’,也不足以依凭。

    这会儿,下属烧好了水,给二人送来两杯。

    黄履喝了一口,舒坦了不少,精神也好不少,道:“我看,可以先这样,将南大营,南国子监,太学,南御史台,南大理寺等,建在这南昌县,做一个铺排。”

    “不错。”

    林希赞赏的看着黄履,少有的露出笑意,道:“大相公说你大智若愚,果然不假。”

    黄履微微摇头,多年的流放生涯,磨灭了他曾经的雄心壮志。

    林希抱着茶杯,目光看向门外,淡淡道:“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去见宗泽他们,后天开大会,我想看看,江南西路的官场,究竟是一个什么模样。”

    黄履轻吐一口气,道:“最好往坏处想,就不会那么失望与生气了。”

    林希微不可察的冷哼了一声,看着这个南昌县大衙门,目中有怒火一直在燃烧。

    在林希与黄履在南昌县暂停休息的时候,洪州府的宗泽忙的是片刻空闲没有。

    这边与周文台谈着,随后就去见了沈括,而后是刑恕,谈论了彼此的看法与共同协作后,马不停蹄的又与葛临嘉等四人夜宴。深夜,又赶去南皇城司,想要了解楚家等人的案件详情。

    大人们接踵而至,他们必须将一切了解清楚,掌握在手里。要是那些大人物问话,他一问三不知,吞吞吐吐,那他这个全权大臣就别当了。

    这时的李彦正在隐蔽的私宅,搂着陈大娘子熟睡,被司卫的敲门声惊醒。

    “公公,宗巡抚突然来到南皇城司,要求见楚清秋等人。”门外传来低低的声音。

    陈大娘子没有睁眼,表情很平静,好像睡着一样,被褥下洁白无瑕的锁骨若隐若现。

    李彦不耐烦,又贪恋的看了眼陈大娘子不依不舍的起床,穿衣服打开门,道:“这宗泽大晚上的是要干什么!”

    他抱怨一句,就关上门出去了。

    这时,陈大娘子才睁开眼,双眼无神,痛苦又茫然。

    她从来没想过,会成为李彦的禁脔,被囚禁在这里,每天晚上忍受李彦的折磨。

    好在,李彦答应她的事情都做到了,陈家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保全。

    李彦来到南皇城司,偏庁里,宗泽正在喝茶。

    李彦进来,打量一眼,见只有宗泽与那个陈榥,眼神幽冷,转而就笑眯眯的上前,道:“什么风,大半夜的将宗巡抚给吹到咱家这来了?”

    宗泽放下茶杯,没有多废话,道:“林相公就要到了,还有几位朝廷同僚。”

    李彦笑眯眯的脸色一顿,继而笑容越多,道:“林相公诗文传天下,我一直想当面请教,苦于没有机会,没想到在这江南西路能遇到。”

    向林相公请教诗文?

    陈榥面色不动,心里冷笑不已。

    李彦这种货色,也就是在洪州府逞凶一时,有什么资格向林相公请教?

    宗泽不在乎李彦的扯淡话,道:“南皇城司所有的案件,我现在就要过目,一切的人证物证,都要。”

    “没问题。”李彦笑眯眯的在宗泽对面坐下,大声道:“来人,将东西搬过来,请宗巡抚过目。”

    ‘早有准备?’陈榥见李彦不慌不忙,心里了然。

    宗泽见状,道:“御史台的黄中丞,不久后会到,南御史台将尽快筹建。涉及贪官吏操守不法的,移交给南御史台,其他罪案,移交给洪州府巡检司,而后由他们,诉讼于南大理寺。”

    李彦听着不悦,道:“宗巡抚,皇城司行事,向来专断,何须要绕这么多圈子?”

    宗泽淡淡道:“凡事有所依凭,南皇城司也是。”

    李彦不惧这些,他抓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罪恶累累,杀一百次都不嫌多。

    只是,这些人脱手而出,那‘罪证’就包括所有抄家所得,他可就亏大了!

    “我需要向官家请示。”李彦坐直身体,语气也淡淡的道。

    宗泽根本不理会他的托词,见司卫搬着一个个箱子进来,道:“这些,你明天可以与林相公去说。”

    陈榥看着那些箱子,暗呼了一句:好家伙。

    这些箱子里卷宗,怕是看上几天几夜都看完。

    “林相公……也管不到皇城司吧。”李彦看着宗泽说道。只是,语气相比之前多少有些弱。

    像林希这样的大人物,突然乍起的小黄门,还没胆气硬碰硬。

    宗泽径直站起来,道:“既然你准备的周全,那我就不看了。这几天,你抄家抓人停一停,林相公等到来前后,不要再出事情。”

    宗泽说完,就要走。

    李彦紧跟两步,道:“宗巡抚,我听说,有些人还是不肯来?要不要咱家做些事情?”

    “不需要。”

    宗泽快步离去,不是万不得已,他根本不想与李彦这样的人打交道。

    李彦见宗泽很不给他面子,神色多少有些不好看,却又不能多说什么。

    宗泽出了南皇城司,刚要上马车,忽的转头与陈榥道:“你现在去总督府一趟,洪州府这几日,严加戒备,不能有丝毫差错!”

    来的大人物越来越多,要是出现纰漏,伤者更甚者死了谁,那江南西路真的要炸开了。

    陈榥知晓轻重,肃色道:“是,我这就去。”

    宗泽这才进了马车,心里前前后后盘算着。

    对于江南西路,他的控制力是极其微弱的,或者说,对于江南西路,丛丛制衡制的祖制之下,加上各级官员人浮于事,百年的沉珂翻涌,朝廷的影响力也是微乎其微。

    两天后。

    林希,黄履如期到了洪州府,来到了宗泽的临时巡抚衙门。

    宗泽敬陪下座,简单叙茶之后,与林希汇报着江南西路以及洪州府的情况,尤其是近来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黄履坐在宗泽对面,面露严肃色。

    刑恕,沈括,刘志倚,周文台等都在,偶尔会补充一句。

    林希一贯的木然着脸,看上去十分威严。

    等宗泽说完,他道:“你是打算先梳理官场?”

    宗泽正色,道:“是。政通人和,政不通,人无为,事难成。”

    黄履接话,道:“宗巡抚的做法,与朝廷思路是一样的。”

    林希道:“不要一昧的模仿,开封府的经验值得借鉴,但因时制宜,还需要针对性的出手段。”

    宗泽倾身,道:“林相公说的是,下官等在考虑,将用更为全面的手段,全面的推动江南西路的变法革新。”

    这时,沈括忍不住的接话,道:“我记得,开封府试点,是一点带面,并未全面铺开。江南西路的复杂数倍于开封府,全面铺开,难度太大了吧?”

    林希与黄履也看向宗泽。

    小小洪州府就搞出这么多事情,若是全面摊开,还不知道会出多少乱子,给多少人口实。

    宗泽神态严肃,沉声道:“下官认为,江南西路就是点,整个江南才是面,若是江南西路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下官恐误了大局。”

    黄履心头暗震,旋即微微点头。

    能被官家看中的人,果然不一般,这样的角度观点,他都没想到。

    林希道:“你有这个高度很不错。江南西路的变法改制,是要加快,其他各路,会慢上一年,看看江南西路的情形再决定。你这个头,一定要开好。我代表政事堂与大相公,会给你最坚定的支持。除了钱粮以外,针对江南西路各级官员的弹劾,由你来决定。对于你的弹劾,官家的意思是:留中不发。”

    宗泽听到林希提及赵煦,立刻躬身,道:“下官多谢大相公与政事堂,躬谢官家信任!”

    宗泽没有说什么鞠躬尽瘁的大话,平静中,透着坚定。

    林希认真的注视了他片刻,看向沈括与刑恕,道:“对于南御史台,南大理寺,南国子监,南太学以及其他诸多新设衙门,我考虑放到南昌县,你们怎么看?”

    沈括与刑恕一怔,林希说的十分突然。

    不放在洪州府,放到下面的南昌县?

    两人看向黄履,见他表情不变,心想这可能是朝廷的意思。

    沈括倒是希望他的国子监与太学,远离政治斗争,第一个表态,道:“下官赞同。”

    刑恕想了想,也能判断出南大理寺建在南昌县的诸多好处,道:“下官没有意见。”

    林希见状,便道:“说说其他事情。尤其是楚家的事。”

    众人神色一凛,目光在宗泽,周文台脸上扫过。

    楚家发生的事,涉及了士绅,皇城司,宫内黄门,以及后续的报复,大肆的抓人抄家。

    周文台纵然有心里准备,还是不安的躬身,道:“回林相公,楚家一案,南皇城司已经查的很清楚,人证物证齐全,他们也都认罪。还供述出了诸多……”

    黄履打断他,道:“案子发生在那李彦、南皇城司与楚家,现在又由那李彦与南皇城司抓人抄家,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即便是蔡卞的门生,黄履一样不给面子。

    周文台一下子不知道后面要说什么了。

    黄履提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理应避嫌的李彦与南皇城司,是受害者,也是执刑者。

    宗泽出言解围,道:“巡抚衙门的刑房还没有建好,洪州府的巡检司一直与南皇城司协同办案,下官已命南南皇城司,将案卷以及犯人移交给南御史台与洪州府巡检司。”

    黄履瞥了宗泽一眼。

    林希将众人表情尽收眼底,道:“从元祐七年以来,准确的说,官家亲政之后,江南西路发生的所有大小事件,都要有一个清楚的界定,这个界定,不由朝廷不由巡抚衙门,除非官家特赦,必须经过完整的司法流程。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下官明白。”

    宗泽,刘志倚,周文台连忙躬身。

    林希说的,其实是朝廷的要求。

    一众人,继续说着,讨论着江南西路的大小事情,对诸多事情进行定案。

    而他们讨论的重点,也渐渐转向明天的‘大会’。

    江南西路全体官员的大会,这种情况,是极其少见的。

    这场大会,不仅是林希代表朝廷来巡捕宗泽的任命,也是宗泽树立权威,甄别江南西路官场的特殊机会。

    一众人,你一言我一句,交谈的直到半夜,如果不是因为明天的大会,他们怕是要讨论个通宵。

    第二天,一早。

    临时的巡抚衙门就异常的忙碌,一张张桌子被摆到院子里,然后布置铭牌。

    巡抚衙门也是进进出出,去通知各路人,准备各种东西。

    而更多的人,离开客栈,赶往巡抚衙门。

    江南西路十一个府,三十多个县,但来的却有六十多,并且还有一部分人‘告假’了。

    因为除了知府知县,还有一些权力人物,也有些江南西路的宿老。

    林希与李夔,黄履,刑恕等京官坐在一个小房间内,还在讨论着各种事情,里里外外,几乎是畅所欲言,无所不包。

    “我在这里待不久,凡事要加快速度。”

    林希看着一众人说道。他出来一月有余,必须要早日回去。他这话另一层意思,就是会在的时间,鼎力为他们完成各种事情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10/10897/6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dhwx.com/10/10897/61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