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你不会蠢到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吧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没等三天期限满,高德就拉着大丽去了黑水湖找肖茂密。

    虽说掐着时间点再去能给肖茂密施加最大压力,但从小丽姚婆婆那抢时间才是大局,大局当前就没必要玩这些小手段了。

    “你是……”

    大丽放下兜帽摘下头盔,露出银发雪瞳时,肖茂密恍惚了下,大概还以为是小丽。但他马上感应出了差别,又因此而疑惑了。

    “这家伙已经做成自律意志了吗?”

    大丽没有理会肖茂密,而是转头看墙边立着的刑天战甲,那正是老连长。

    “是的,我是他的意志投影,尊贵的女王陛下。”

    老连长恭谨的应道,连之前开口时的嘿嘿声都没了。“逻辑告诉我,您不可能离开北冥山来到这里。但感应告诉我,您的确是您。只是多了些奇异的魂火,应该就是这样的魂火护佑着您可以离开北冥山在现世里行动。”

    大丽指指高德:“这是他的功夫,他不仅用魂火浸染了冰雪之心,还让我们拥有物质躯壳。不过的确不能离开北冥山随便活动,但我算是特殊的吧。”

    “按理说你们应该没有见过吧?”高德虽然有所预料,但见老连长跟大丽颇为熟络的聊着,还是有些诧异。

    老连长咦了声:“我们没见过吗?”

    “其实是见过的。”肖茂密的语气异常唏嘘:“圣山建立的时候,老连长你去过圣山。那时候刑天领袖还没有沉睡,那位光精灵刑天身边站着的,就是女王陛下。”

    说到光精灵刑天,高德也唏嘘起来。

    那位离开了不周山,一个人前往北冥山,陪伴大丽和数十万光精灵亡魂的刑天,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永远安息了。

    “我来这里可不是跟你这个魂魄都没了只剩下自律意志的家伙叙旧的。”

    大丽说:“真要叙旧也该找另外一个家伙,总之你还认得我,而你也知道我。”

    她是对肖茂密说,后者低头道:“是的,女王陛下。老连长告诉过我们,何况您一露面,与某位……后辈几乎一模一样的相貌,却又有完全不同的力量本质,除了女王陛下还能是谁呢?”

    所谓的“后辈”,自然是小丽了。

    “对了,冰雪之心已经被魂火完全侵蚀了,这样没问题吗?”

    接着肖茂密才记起这事,有些讶异。

    高德同样讶异:“此事我通报过女皇陛下,她应该转告过你们吧?”

    远坂爱今天也陪着来了,闻言赶紧道:“羽林卫每日通报都是发给了你的,老肖你可别说从没看过。”

    肖茂密沉默了下,摇头苦笑道:“我的确没看过,对我们刑天来说,不周山就是一切,哪怕整个世界已经毁灭,我们也得为不周山而战。”

    高德趁势抢占高地:“如果不清楚现世的变化,又怎么评断我这边的所作所为呢?”

    肖茂密哈哈笑了,笑了很开心:“这不是有你吗?前天你离开后,我就在想你会拿出什么证据,也问过小古。小古说,这事其实没有什么绝对准确的证据,就看我到底信任谁。那时候我还不是太在意,没想到你果然是这么做的。”

    他又对大丽点点头:“既然您还在,您的认定就是标准。”

    大丽也不啰嗦,摆手道:“那就开始吧。”

    肖茂密招呼部下把棺材抬了出来,老古也在抬棺材的行列里。

    等棺材放下,高德激活权限打开棺材板。冉冉白雾中,等同于植物人的仙洲人身躯显露,在高德的超脱视野里,大丽身上的魂火猛烈飘摇。

    “果然是我认识的熟人……”

    大丽悠悠叹道:“是造父的部下,自小看着我长大,后来成了前进基地的负责人,观测震旦大陆中部的生物演化。”

    她淡淡笑着,语气恍惚得似乎正向若干万年前的时空飘去:“曾经有段时间,他对我还有了凡人才会有的情感,造父也试过撮合我们。可那时候种族之争已经兴起,我们还是分道扬镳了。”

    她伸手轻轻碰触仙洲人的脸颊,思绪拉了回来,变得沉凝而坚定:“他是个很有能力也很有责任心的领袖,哪怕他还存有一丝魂魄,我都会竭尽全力让他苏醒。”

    “那就交给你了。”高德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还是抱了一点侥幸。找不到其他人替代小丽坐社稷之座是个巨大损失,但能唤醒一个活的、完完全全的仙洲人,也算是绝大收获。

    为示公正,高德带着紫绡和老古退出房间,来到由刑天巨像的手臂围成的露台上。

    “肖统领对我很好……”

    高德问起这两天老古的情况,老古说:“他问了我很多事情,不过很少问跟王爷有关的事情。更多是问我在天舟训练的情况,还有在羽林卫待着的那些候补刑天过得怎么样。”

    说到这大个子有些怔忡:“我感觉肖统领有点……茫然。”

    高德来了兴趣:“说吧,怎么想的都说出来。”

    “肖统领倒不是在懊恼或者后悔什么,只是感觉他有点不甘心。”老古滔滔不绝起来。

    “对我这个差点成为刑天的人来说,非常希望亲眼看看刑天总部到底是怎么样的,刑天平常又在做什么,肖统领满足了我。他亲自带着我参观,训练场、食堂、仓库、军械库、灵堂和指挥所,每个地方都转过了。”

    “灵堂里有很多部战甲,全是损坏得很严重的。有的是胸口破了个大洞,有的是胸腹贯穿甚至撕裂,还有的头盔几乎揉成了一团。”

    “肖统领带着我一部部战甲介绍,这些战甲是牺牲的刑天留下的。他说了每个人的名字,描述他们的相貌,他们的性格和关于他们的不怎么好笑的笑话。有两个甚至是跟我同期接受培训的,我越听越不是滋味。”

    “然后肖统领问我,刑天就是凡人,自小努力改造和训练,目的也是维持凡人之力的纯粹。为此他们却失去了凡人应有的生活甚至情感,而他们的牺牲也不是为了这个世界,仅仅只是为了不周山,这样的牺牲到底值不值得?”

    “我当然回答说,不周山就是堵住混沌的井盖,守护不周山就等于守护世界,这样的牺牲怎么不值得呢?如果向整个 向整个震旦征召刑天,讲清楚刑天会过异常枯燥和残酷的日子,会面对多么艰难的战斗,也还是会有成千上万的凡人愿意接受征召。”

    “然后肖统领笑了,说自己还是太矫情了,我没太听懂。”

    说到后面,老古也低沉的笑笑:“不过我明白,我的坚持和判断是对的,王爷果然是来救世的。”

    高德摇摇头说:“现在我也可以确定你是看错了,救世的并不是我,而是我身上的火。”

    老古楞了楞,然后点头说:“是这样的。”

    至于肖茂密的茫然,高德倒是有些理解了。

    那家伙应该是在为刑天这条道路迷茫吧,嘴里说着刑天与不周山不可分割,但如果刑天能脱离不周山,自由行走在现世里,至少能给凡人提供另一条道路。一条不需要烧灼灵魂,也不需要把自己的魂魄交给恶魔的道路。

    说起来不周山其实就是一条守护世界的道路,作为镇守了十万年的刑天,谁又不希望这条道路能延续下去,能开花结果乃至越走越宽呢?

    由此推论,肖茂密其实也是期待仙洲人的身躯的确没有魂魄,可以替代他人坐镇社稷之座。到时候不周山能稳定下来,刑天就有了余裕审视自身,寻找更为宽阔的道路。

    一时间高德思绪纷纷,都开始为刑天考虑各种方案了。

    刑天的训练周期太长,改造手术太漫长,完全可以加以改良。

    比如说跟大明现有的科举制度结合,建立从蒙学到县学的培养体系,手术也改得稍微温和一些。刑天装备不足,可以由化魂卫帮忙加快复制和建造,以尽快扩大刑天规模为目标。

    想着想着,思绪进一步放飞。

    还可以把化魂卫加进去,给凡人抵御混沌提供不同的道路选择。甚至在对魔人道路做一些改良后,也一并纳入,这样一来就不再有提灯人、魔人和寻常凡人的隔阂,彼此都能认识到都是一株树上的分叉,就像修仙世界的气修、剑修、魔修那样。

    当然这个宏大计划必须得说服塔林之主,而后者坚持魔人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这就很伤脑筋了。

    正想得入神,门推开大丽走了出来,肖茂密跟在后面。

    “现在该明白了吧。”大丽说:“高德的认定没有问题,你们尽可以相信他。”

    肖茂密在后面长叹:“我也知道,但终究是跟仙洲人有关的事情,心里难过那道门槛。而且社稷之座终究在不周山上装了上千年,任何变动都会让人不安。”

    大丽这才对高德点头:“我确认过了,他的魂魄溃散成最细小的粒子,不可能再汇聚重建。如果把老连长的自律意志加进去,倒有可能融合原本的魂魄粒子,赋予新生意志一些原本的特质,甚至恢复一些记忆,但那也称不上人了。跟我这种重生的残魂比,都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接着她摇头低叹:“我其实还抱着些期盼的,如果他能苏醒那该多好,可惜……”

    大丽自身就是残魂重新凝聚起来的,由她感应仙洲人身躯,加上她的身份和意愿,所得的结果自然让肖茂密无话可说。

    “那什么时候开始?”

    高德早就料到结果,并不意外,现在该着手第二阶段的事情了。

    “现在就可以,把仙洲人身躯撞进老连长的战甲里,由老连长深入。”肖茂密说:“我和女王陛下在旁检测,随时注意情况,最多两三天就该有结果。”

    说到这他有些为难的样子,看向了大丽。

    大丽用严肃的语气对高德说:“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其他人识趣的离开,大丽这才说道:“到了这我才知道你的全盘打算是什么,我不反对你这么做。如果他还有魂魄,苏醒过来,他自己都会要求这么做。但我觉得你还是得跟小丽商量下,不能瞒着她。”

    高德愕然,跟小丽商量,那还干个屁啊,她绝对不会答应。他的打算就是搞成既定事实,让她看到有仙洲人坐镇的不周山比她坐镇更加稳定和长久,这才有了说服她接受事实的基础。

    “你想让她变成又一个我吗?”

    大丽忽然这么说,让高德像是冰雕般定住了。

    “你可以劝说她改变想法,但不要强行塞给她既定的命运,哪怕这个命运本就是别人强加给她的。”

    大丽继续说:“再强大和独特的存在,都得找到生存的意义,而不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活。你好好想想,我觉得这么简单的道理,不该由我跟你说。”

    高德这才猛然惊醒,大丽完全没有提女皇,社稷之座分明是女皇的事情,小丽只是附加辅助的,至少名义上是如此。

    “您说的是谁呢?”他战战兢兢的问:“这事只是与女皇……也就是朱莫离有关,跟小丽没多大关系啊?”

    大丽笑笑,银瞳深处的金焰摇曳着,低声说:“我不认为你会蠢到还没发现这事。”

    高德瞪大了眼睛,所以之前的自己真有那么蠢?

    “别装了。”大丽摇头说:“朱莫离和小丽,就是一个人。”

    “最初她和小瑶去北冥山的时候,我也没发现,后来她由小丽转换为莫离,我才醒悟过来。”

    “当然这也是靠我对魂魄的细微感应,但我相信以你跟她的关系,或者是你的感应,应该早就知道了这事。”

    高德暗暗苦笑,之前的自己果然是蠢。

    “记得保密。”高德故作镇定的道,把这事敷衍过去。

    然后他又陷入巨大的犹豫之中,真的要先说服小丽?

    感觉难度比打败一堆魔王都还要高啊。

    小丽哪能放弃自己的存在意义?

    他还没自大觉得小丽把他当做了存在的意义,而且跟自己相比,小丽之所以会被创生下来,守护世界的意义更为纯粹。不像自己,论实质其实是从混沌之海里混进这个世界的漂流者。

    想到自己,高德心中一动。

    就算真要说服小丽,这也不是靠口舌功夫能办到的。

    需要的是看清世界的未来,就像陶特视角展示给他的景象一样。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10/10138/5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dhwx.com/10/10138/55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