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9章 乐·坑妹达人·语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呼延丝萝坐在棘心别院的主卧里,看着面前的大床,一阵恐惧袭上心头。

    刚才青岚姐姐离开后,忽然老管家就带她来到这里。她本来以为这是她将来要住的房间,心里暗道荆家的待客之道还不差,这房间的规格虽然是远远比不上她在望海公府里的卧室,但已经不错了。

    然而呼延丝萝坐了一会,便很快发现卧室里许多居住的痕迹。两张不同花纹的被子,放着书稿的书桌,插着书签的,放在床边的眼镜……这一切一切,似乎都宣示着,这似乎是某对男女的卧室。

    不,不会吧?

    我,我才来第一天!

    我昨天还跟妈妈一起睡觉呢!

    难道今天,就要跟荆正威那个臭男人同床共枕了吗!?

    越想越害怕,越待越发抖,呼延丝萝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大灰狼咬住的小羊羔,很快就会被人剥干净蹂躏一番。

    想着想着,呼延丝萝晶莹通透的脸颊泛起一阵红晕,微微咬唇,身体扭捏起来。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下意识开始逃避现实,转移注意力观察房间。

    她忽然发现,窗台上的眼镜还蛮多了,款式也各种各样……荆正威和青岚姐的眼睛都不好吗?

    她拿起床头柜上的书,封面写着《玄君七章秘录》,心想难道是战法手札?然而打开一看,里面各种各样姿势的图画让呼延丝萝满脸通红,刚才脑海里模模糊糊的耻辱想象顿时有了实体。

    她暗暗啐了一声,心想肯定这肯定是荆正威的书,没想到那个臭男人为了欺负女人,居然还专门看这种书!

    呼延丝萝忽然注意到旁边反光的光线,发现旁边的衣柜柜门是琉璃透明的,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衣服,她家里也有。

    然后,呼延丝萝看见衣柜里有一套非常暴露通透的黑白女仆装。

    她光是想想穿在身上,就感觉脸颊在发烧。

    荆正威,呸!

    呼延丝萝在心里大声批判这个荆正威的犯罪现场,一边如饥似渴地捕捉卧室里的痕迹,就连卧室里正在燃烧的香薰,都被她认为是掩盖味道的罪证。

    她慢慢走到书桌前,看见有一沓文字扭扭捏捏的书稿放在上面。

    ‘荆正威那种不学无术的奸商,该不会在卧室里算账吧?’她这般想着,瞄了一眼书稿上的内容。

    然后,她再也转不开视线。

    直到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呼延丝萝才连忙回到位置上危襟正坐,心里无比忐忑地看着乐语和青岚进来。

    “晚上好,呼延四小姐。”乐·药渣·语热情开朗地打招呼道:“你觉得这个房间怎么样?”

    “挺,挺好的。”

    “真的吗,那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哦。”

    “啊?”虽然心里已经隐隐有所预料,但听到乐语这么说,呼延丝萝还是忍不住脸色通红:“这,这也太快了吧?这里,应该是你的卧室吧?”

    “哈哈,怕了吧!”乐语邪魅一笑,坐在书桌前说道:“你刚才不还说你愿意的吗?怎么,呼延家的四小姐,就只有这点觉悟吗?”

    “我,我……”

    呼延丝萝心乱如麻,下意识瞥了一眼衣柜,乐语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转头看了一眼青岚,又看了一眼呼延丝萝,摇头道:“别看了,不会让你穿那种衣服的,尺寸不适合你。”

    青岚看了一眼呼延丝萝那博爱的胸怀,幽怨地看了一眼乐语。

    不等呼延丝萝松一口气,乐语又紧接着说道:“而且睡觉穿什么衣服嘛,我觉得你不穿衣服最好看了!”

    注意到青岚的眼神逐渐变得危险,为了今晚能安静入眠,乐语咳嗽一声,决定停止拱火:“所以说,你虽然觉得望海公是为你好,但如果仅凭‘为你好’这个原因,就让你的下半生幸福葬送在我这里,你自己也是不愿意的吧?”

    “不过,你如果想在荆园里做客,我也不介意,就当养了一头混吃等死的猪。至于其他事,你就别想管了,如果望海公真的聪明,我自然会有拉他一把的心思;如果望海公不够聪明,那就算你舔……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动恻隐之心。”

    呼延丝萝忍不住说道:“我不是猪!”

    乐语道:“你别歧视猪,猪其实很聪明,还会说为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吗?”

    呼延丝萝一愣:“为什么?”

    旁边的青岚已经忍不住笑出声了,乐语摆摆手,示意青岚送猪回猪圈。

    呼延丝萝离开前,忽然回头问道:“荆正威,你为什么非要和大家作对?难道跟大家一起和气生财不好吗?”

    青岚停下来,没拉着呼延丝萝走。

    她似乎也在期待乐语的答案。

    或者说。

    她也希望乐语能回心转意。

    乐语瞥了他们一眼,说道:“你没见过我曾经因为某个人的死亡而流泪,你没见过我在天府酒楼看着那群银血少爷们大吃大喝而杀心四溢,你没见过我每次路过贫民窟都不忍心睁开眼睛看那些衣衫褴褛的孩子,你没见过每天夜里反省自己又碌碌无为一日,你没见过,因为这些事我压根就没干过,老子天下第一,你算老几,非要我给你解释心路历程?”

    “居然敢直呼银血会会长的大名,青岚,拖她出去打屁屁,要响!”

    青岚憋着笑将一脸懵逼的呼延丝萝,随着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呼延丝萝在外面发出一声羞愤欲绝的惊叫。

    不一会儿,青岚回到房间,环住乐语脖子抱怨道:“都怪你,非要我当坏人,这下丝萝可能会讨厌我了。”

    “这不挺好,也算是斩断你想跟她做姐妹的念头了。”乐语说道:“讲道理,我就算真的娶她,也宁愿你跟她是仇人,天天绕着我争宠,总好过你们两个一起拉我进房间……噫,想想就觉得恐怖。“

    “你要是敢招惹其他女人我就咬死你!”青岚龇牙咧嘴地说道,说完又噗嗤一声笑了。

    “多维持一会嘛,你的坏女人形态也让我感觉很新鲜的。“

    “是吗?那我就坏给你看!”

    “别闹,我要更新,我要更新了!——”

    两人在床上打闹一会,青岚忽然压着他,挑眉问道:“所以你真的……没有给我增加姐妹的心思吗?”

    乐语叹了口气:“哎,我不想重复同一句话太多次。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也无妨——是的,青岚,直至这具身躯到达死亡终点,你就是我唯一的伴侣。”

    青岚脸微微绯红,但没有罢休的意思:“那你老实回答我。”

    “问吧。”

    “千雨雅是谁?“

    乐语一愣,脸色严肃起来。

    “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知情识趣几乎是青岚的本能,她几乎能感觉到乐语进入了战斗状态,便不再纠结感情那些小事,认真说道:“你每个月都会通过‘逆风邮局’汇钱到炎京皇家学院,给一位名为千雨雅的女学生,我之前早就知道了,以为是你的……未婚妻,所以才一直没说起这事。”

    “千雨雅是我朋友的妹妹,我朋友死得老惨了,我于心不忍,穷得只剩钱,所以就送钱给他妹妹,算是代朋友照顾她。”乐语解释一番,但依然眉头紧皱:“我每次汇钱都吩咐邮局的人不要暴露我的身份,你怎么知道的?”

    “吩咐也没用啊。”青岚笑道:“自从你当上银血会在,你在玄烛郡可谓是炙手可热的名人,邮局的人都认识你。事实上这个情报还是邮局职员告诉我,他觉得这个消息可以在我这里卖出高价——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乐语懵了。

    他慢慢坐起来,扶着额头,脸色逐渐变得平静。

    获得‘冰血体质’后,乐语不再会感受到后悔、难过之类的负面情绪。当情况超出他的预料后,他就会强制进入冷静状态,迅速思考解围的方法。

    青岚察觉到不对,轻声问道:“千雨雅可能会有麻烦?”

    乐语微微点头,伸出手抱住青岚。

    他忘了自己身份的变化。

    之前他只是荆家大少爷,在荆家都不算是大人物,他上面还有荆青蚨、荆正武、荆正堂这几个人压着,因此没什么人会关注他。

    但他现在已经是银血会会长。

    而且,还是一个得罪无数权贵的会长。

    那么,他过往的踪迹,都将被无数人翻来覆去地调查,以获得可以控制他的弱点。

    以前他给千雨雅汇钱,顶多会让邮局的人感到好奇。

    现在,或许玄烛郡的大人物们,都在好奇千雨雅究竟是他什么人。

    然而身处玄烛郡的乐语,对此根本是束手无策。

    他只能祈祷。

    炎京的白夜,能够保护好千羽流的妹妹。

    “希望她没事。”

    ……

    ……

    炎京。

    甜水胡同。

    四下无人的街道,明亮遥远的路灯。

    千雨雅停下脚步,回头说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天,有什么事找我吗?”

    阴影里,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走了出来。

    “你的名字叫千雨雅,18岁,住在西城大道朱雀胡同,未婚,是炎京皇家学院的大一新生,每天都要上课到18点才能回家,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晚上11点睡,每天睡足8个小时,睡前,你一定会喝一杯温牛奶,然后进行20分钟的战法养体,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老师都说你很优秀。”

    看着一个陌生男子将自己的情况调查得事无巨细,一般女性早就夺路而逃了,然而千雨雅脸色依旧平静。

    “你对我的调查,大致上没有出入。”她说道。

    “你的肯定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斗篷人颌首行礼,说道:“但我想调查的事,至今没有确切结果,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什么事?”

    “你跟玄烛荆家,到底有何关系?”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562/71574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