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字卷 第一百五十六节 多情种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数风流人物 !

    一家子说着闲话一直到亥时,这才各自回房安寝。

    这边儿轮着该是宿长房这边,却因为沈宜修身子不方便,冯紫英自然就宿在了二尤屋里。

    好容易轮到自家,尤二姐心情自然是极好的,只是想到自己独自承欢有些难以承受,怕郎君难以尽兴,便把三姐也叫上,反正姐妹二人一床三好也早就有过,并不见外。

    冯紫英也坐在床边,听任小丫鬟替自己洗完脚,收拾完之后上床,却见尤二姐和尤三姐在梳妆镜前更衣,那尤三姐倒也罢了,本身就是个大大咧咧的粗疏性子,平素在外也多是男装,贴身劲装一脱,那紫红色的绫绸裹胸将一对峰峦裹得紧紧实实,看得冯紫英都忍不住摇头,也不怕勒着难受,只见那胸围子一解,一片白晃晃摇曳生波,尤三姐见冯紫英看得目不转睛,一只手掩在胸前遮住,一边笑道:“爷都看得不看了,还这般急色?”

    “嗯,百看不厌,爱不释手。”冯紫英随口而言,一边把尤三姐拉入怀中,让其坐在自己腿上。

    那边尤二姐却是小心翼翼地将头上金饰取下,然后这才宽衣,她和尤三姐装束就不一样,里衣,肚兜,却是比寻常女子还要保守,就是怕人家说自己是胡女不讲究,只有在冯紫英面前才这般。

    见尤二姐也走了过来坐在床边,冯紫英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对了,正好有两件物事给你们姐妹。”

    二尤都是讶然,这等时候不是正该恩爱欢好了么,却还有什么需要这个时候拿给自己姐妹?

    冯紫英从囊袋中取出二枚半个巴掌大小的物件,在鱼烛光下,灿然夺目,却是一蛇一马两件做工精致的金饰。

    那金蛇昂首吐信,一双眼眸更是用两颗绿宝石镶嵌,在烛光下显得格外灵动,蛇身盘曲扭动,熠熠生辉;那金马则是扬头奋蹄,马鬃历历,宛如火焰飘动,格外精美。

    “爷知道二姐喜欢金饰,二姐属相是蛇,所以便选了这金蛇挂饰,三姐属马,也就拿了这金马挂饰,也算是这二十日在外边辛苦,没见着你们的一份念想吧。”

    尤二姐眼泪立时不争气地涌了出来,忍不住抱着冯紫英,“奴家何德何能让爷如此记挂?奴家便是粉身碎骨也难以……”

    “好了,说这些做什么,你我亦属夫妻,自然是要这般,拿着,这是挂颈项上的,……”

    冯紫英举着这金蛇饰件,尤二姐赶紧用汗巾子擦拭了一把泪水,却大大方方的将肚兜取下,听凭冯紫英将金蛇挂在自己颈项上,那金蛇垂落下来,正好钻入那双峰对峙的沟壑中,……

    天雷勾地火,自然是恩爱缠绵,一夜无话。

    清晨二尤起身伺候冯紫英起床,尤二姐才想起什么似的,有些不安地问道:“爷,这金蛇挂饰莫不是就是那周天宝家中之物?爷如何能拿回来,万一被人知晓,奴家岂不是成了罪人?”

    看见尤二姐一副碧眸棕发丰唇白肤却又楚楚可怜的怯怯模样,这种反差让冯紫英很是养眼,也不知道尤二姐怎么就养成了一个胆小温顺的性子,和尤三姐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性子截然不同。

    这两姊妹也真是有意思,尤二姐对这金蛇极为喜好,而尤三姐对那金马却兴趣乏乏,甚至还送给自己姐姐保管,说挂在身上反而不方便,万一遇上刺客影响发挥,这让冯紫英也是无语。

    “罪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当罪人了,这玩意儿分明就是我拿回来的。”冯紫英笑了起来,捏了一把身旁弓着身子正在替自己扎腰带的尤三姐的肥臀,这才漫不经心地道:“放心吧,你家男人连这点儿谨慎都没有,那也快别作这个顺天府丞了,爷自有计较,你只管把心落在肚里,贴身挂着也好,放在屋里藏着也好,别拿出去招人显眼就行了,倒不是怕什么,别人看见不好。”

    尤三姐被冯紫英捏了一把屁股也不在意,吃吃笑道:“爷这是怕二房几个看见,还是怕晴雯、云裳她们瞧着?”

    “晴雯云裳看见又怎么了?难道爷给你们姊妹点儿物事,她们还要替宛君打抱不平不成?你家奶奶也不是那等心胸狭隘的人。”冯紫英不以为然。

    “那就是二房两位了,嗯,也许还有金钏儿姐妹?”尤三姐糊涂的时候真是迷迷瞪瞪,清醒起来却还是能想到一些事情。

    “行了,三姐儿,你也不是这等性子啊,今日怎么却关心起这些来了?”冯紫英颇为好奇,瞥了尤三姐一眼,“莫不是转了性子,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

    “奴家可变不成姐姐这等性子,不过是觉得好奇,爷好不容易回来就给我们姐妹带了东西,奶奶也就罢了,不会和我们计较,但便是晴雯和云裳她们,也惦记爷得紧,爷也该有些表示才是,至于二房和金钏儿她们,爷自然能考虑到。”

    冯紫英满意地又拍了拍尤三姐的丰臀,“瞧不出三姐儿也居然会想事情了,嗯,晴雯和云裳爷有考虑,至于二房和金钏儿姐妹,都有,不过各是各的心意,……”

    尤二姐倚在冯紫英身边满脸喜欢,“爷给别人什么奴家不在乎,奴家只在意爷给奴家选的这一样物件,……”

    “那是,爷就知道二姐儿喜欢金饰,二姐属蛇,正好被我看见这一套物件里边就这金蛇做工最精致,便多看了几眼,下边人便拿了过来,……”

    冯紫英也没说假话,的确是无意间在查看收缴扣押的这些金银财货时,对这一套金饰品多看了几眼,结果这一套金饰便从登记簿册的记载中消失了,弄得冯紫英都措手不及,本不想接受,但是后来汪文言一番劝说,便半推半就的收下了。

    要说值多少钱冯紫英还真不在意,一套十二件,重量也不过就顶得上几锭金元宝罢了,那两绿宝石也不过半颗绿豆大小,不值几个钱,不过这做工的确精巧,据说是来自倭地匠人所制,迎合了大周这边的喜好,又结合了倭地的风格,所以才能入冯紫英眼。

    其实按照汪文言、傅试和赵文昭的心思,冯紫英起码也得要拿大头,这才合规矩,不过冯紫英坚决拒绝了,但是若是半点不拿,却要弄得傅试和赵文昭他们心里惴惴忐忑了,所以思前想后,冯紫英也就象征性的捡了几样饰品和珠玉,论价值也不过就是几千两银子罢了。

    剩下的,傅试、汪文言、吴耀青和赵文昭、贺虎臣他们也都各自挑了一些自己喜欢的,至于下边的档头番子和捕头衙役们,那就是直接金银就好,而京营的士卒们也是按人头计算以奖励犒劳,总而言之,都要皆大欢喜。

    当然,这些东西虽然是惯例,但是都上不得台面,汪文言、赵文昭这些都是熟手,自然要把手脚做得干净,冯紫英也不去管,这等事情也不该他去管。

    尤二姐还是有些担心,“爷,那会不会有什么……?”

    “好了,这等事情是该爷操心的,二姐儿你操心的是该如何在床上好好把爷侍候好,昨夜里那等情形也就喜欢,……”

    冯紫英笑了起来,笑得尤二姐脸又红了起来,久旱逢甘霖,自然也就癫狂了一些,加上尤三姐在一边推波助澜,弄得都快寅正时分才睡下。

    “只要爷喜欢,奴家便是拼死也要……”尤二姐媚态可人,看得冯紫英食指大动,也是的确时间不合适了,否则……

    “拼却一生休,尽君一日欢?”冯紫英忍不住亲了一口尤二姐的粉颊,“来日方长,咱们还有的是时间,……”

    见二人在那里郎情妾意,尤三姐也只是吃吃笑着,好不容易把冯紫英身上收拾停当,这才让冯紫英出门。

    ******

    “奶奶,奴婢打听到了,前两天夜里冯大爷便回府了,只是这两日夜里冯府那边人满为患,丰城胡同那边巷头巷尾都是等着投贴拜会的人,冯大爷一概都不见,但是那些人却都不肯走,一直要守到亥时才肯离开,……”

    平儿兴冲冲地进门来,“奴婢去找了冯府门房上,让门房和瑞祥说了,估计瑞祥那边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过来。”

    王熙凤阴沉着脸撑起身子,胸脯仿佛又大了一圈,怒不可遏,“一等就是二十多天,连消息都传不进去,难道真的要等到我肚子大起来,遮掩不住?要不我就不要这张脸了,索性进他冯家,在他冯家去生好了!”

    这二十多天里王熙凤可是如坐针毡,坐卧不安,这肚子里的孽种虽然还感觉不出来什么,但是自己胃口却明显变好,瞌睡爷多了起来,连带着脸盘子都变得圆润起来,这也是王熙凤无意间看铜镜里自己的模样被惊了一跳。

    这显然是这段时间里自己也没怎么控制饮食,所以一下子就变胖了起来,身边人天天见着也许还不觉得,但是外人只怕慢慢就会看出端倪来。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508/14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bdhwx.com/0/508/14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