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38章 麻烦又来了?(打个滚卖个萌喵一声)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时间对于方正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日起日落,风起云涌。

    慈航静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彻底消失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或者说原本就没有多少人还记得有这么一个门派。

    方正默默的坐在已经残破不全的屋顶上,看着四周的一切。

    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剩下了,只有一片片的废墟。

    但是现在方正还记得,梵清惠当初是如何绝望,尖叫,挣扎,崩溃,乃至最终自甘堕落的模样。

    不过对于方正来说,这都不是他头疼的重点。

    在这个世界里,方正最棘手的敌人,不是来自外部的威胁,而是内部的资本势力。

    事实证明,资本家无论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地区,都是一个德性。

    当方正逐渐开放民间资本之后,社会本身的确引来了一轮大繁荣,但是很快的,资本势力开始扩张,甚至如同方正预想的那样开始向着政治势力侵蚀。他们利用自己的金钱收买官员,甚至还“入股”了那些门派,以获取一些私人武装势力。

    随后,他们开始试图掌握自己的地盘,开始学习吕不韦,在人民群众之中号召天命,自由,乃至人人平等之类充满迷惑性的说辞。方正一开始并没有插手,他想要看看自己设计的制度能否抵挡住这些资本的入侵。但事实证明这个时代的政治格局对于资本而言还是有些过于脆弱,不少地方的领导都被糖衣炮弹拉下了水。

    在这段时间里,资本蓬勃发展,但是伴随着资本发展的阴影也越发浓重。伴随着物质主义的扩散,人们对于金钱的欲望与渴求。一些地下的黑暗勾当也逐渐开始蓬勃发展,包括人口买卖和走私,以及地下红楼等娱乐场所。

    然而方正也不是省油的灯。

    在三番五次警告无效之后,他果断采取了雷霆手腕。

    那是一场屠杀。

    作为皇帝,方正拥有株连九族的权力,于是在短短一个月之内,那些曾经作威作福的商人与资本家连同他们的家人一个不剩全部被抓起来公开绞死,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黄河。光是株连被处死的就有数十万人之众。这个时候,方正是第一次用赤裸裸的屠刀警告那些资本势力———给老子低调点儿,我看着你们呢。

    在这之后,大汉的资本势力就好像是被打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足足一百二十年一蹶不振。但是伴随着方正开启大航海时代,资本势力又一次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正如马克思所言,资本家会毫不犹豫的卖出绞死自己的绳子一样,这些家伙依旧是记吃不记打,不仅如此,他们还与南方的佛国相互勾结,试图引入外敌来毁灭大汉。

    然而这刚好正中方正下怀,顺势引蛇出洞之后,立刻挥兵南下,将整个东南亚也并入了大汉的领土之中。当然了,在这一波战争之后,方正又顺手是一波株连九族,将那些当初勾结佛国的资本家连同其家眷统统处死,所有财产全部收归国有。

    在这两次之后,商人的社会地位越发低下,影响力也越来越低。毕竟这连续两波在方正的暗示之下,已经彻底宣传教育,将那些大资本家化为了汉奸,卖国贼和邪恶走狗的化身。同时,方正再次抓稳了国有经济的定海神针。

    当然了,在这场战争之中,方正也成功消灭了那些化为西方诸佛的邪魔歪道,将其彻底烧成了灰烬,并且派人拆掉了所有的寺庙与佛像,彻底将这个神系化为乌有。

    这几次战争也给大汉带来了剧烈的动荡,但是幸运的是最终都成功渡过了难关。

    当然了,在这期间,方正也不是没有遭遇到一些暗杀行为。比如那些资本家在第一次的“血色十月”时曾经暗中与高句丽联络,向他们表示现在的大汉国富民强,极有可能一统天下,若不将皇帝杀死,高句丽也可能会被吞并。

    最终高句丽的国王被他们说动,派遣了三大宗师之一的奕剑大师傅采林前去暗杀方正。

    结果理所当然的被方正一把捏死了。

    然后方正就如他们所愿的出兵高句丽,直接将其灭国。

    老子脾气好也不是泥塑的好吧。

    接下来又是一次资本与政权的交锋,这一次是方正打算为共和制过度,而选择了逐渐退出舞台。结果被那些资本家认为头上的大山终于消失了,于是再次蹦跶起来开始作死,不过这一次方正留下的政治体制倒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之后成功又一次击溃了那些资本势力的入侵。

    说实话,和这些资本家玩游戏,给方正的感觉比和混沌战斗还头疼。

    资本就像是食物,吃下去之后会给人带来生存的力量,但同时也会排泄出废物。如果长时间不排泄的话,那么人就会死。

    国家也是如此。

    当然,除此之外,方正也寻找到了他一直想要寻找的东西。

    那就是对抗混沌之力的方法。

    简单来说,这是方正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之中领悟出来的。

    要如何对付混沌之力?

    很简单,把它当成女人来对待就行了。

    混沌的特性是善变,无法捉摸,难以掌握,这其实就和女人差不多,只不过主要是看混沌之力的强度来判断其形象。

    如果只是一小团混沌之力,那么在方正眼中就和普通无害的邻家女孩差不多,直接霸王硬上弓就可以将其强行正法。

    但是如果是之前方正遇到的那种混沌浪涛的话,那么就等于是一个王国里傲慢,任性又残忍的公主,而方正在她面前不过是一个草民。如果一个草民冒然跑过来向一个公主求爱,那么结果当然是被对方一巴掌拍死。

    现在方正已经学会了如何运用初火掺杂秩序之力与混沌之力相互“攻击”,就好像男性与女性之间交往一样,你首先要获得她的注意,然后博得好感,利用种种手段在这个过程之中占据上风,最后使其屈服。

    毕竟恋爱就是战争嘛。

    想到这里,方正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望向眼前庭院里的一棵树,那颗树下埋葬的就是梵清惠的尸体。而方正也是以她为对象,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最终成功的瓦解了那个女人的斗争心,让其心甘情愿的抛弃一切,成为了自己的俘虏。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之中,方正领悟了如何与混沌之力战斗的核心技巧。

    所以我说这个领悟方式是不是有点儿问题啊?

    哪儿有人在监禁x辱的过程中了解如何拯救世界的?

    这真不是邪神设定吗?

    话说这种设定真的没问题吗?

    方正内心实在想要吐槽,不过还好,这里没人知道他的想法………嗯,也没人知道他做了什么。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回去验证自己磨练出来的技能是否真的有用了。

    毕竟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现在………

    时间差不多了。

    看着山峦边正在缓缓落下的太阳,方正叹了口气。他已经为这个世界做了很多,现在他已经非常肯定,这个世界的华夏文明即便失去了自己,也能够一如既往的运作下去。这让他多少有些不舍,但是方正也知道,自己总有一天要离开这里。

    或许,秩序女神创造那些世界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想法吧。

    这一刻,方正回想起了秩序女神当初创造的那些坐标点世界,还有主世界,这些世界里,秩序女神都没有停留太久。或者说就和方正一样,她在创造了那些世界之后,最多也就是停留了一两千年便选择了离开。

    或许这也是那个秩序女神的想法,毕竟,一个世界,一个文明要如何发展,终究要看他们自己。而神明的指引,不可能永远陪伴在他们身边。

    无论如何,这一千年下来,自己得到的已经够多的了。

    方正看着远处的城市,这一千年里,他经历了很多,看着凡人崇拜自己,到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嗯,这倒是不可能的,毕竟历史课本上是不会忘记自己这么一个人,不过除此之外,似乎也并没有太多的记录了。

    或许接下来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感只在历史课的考卷上才会出现,毕竟方正写不出什么流芳百世的诗词歌赋,也没什么童话寓言让那些学生翻来覆去的背段落精选。

    相对来说秩序女神可能更惨,毕竟在方正经过的那些坐标点世界里,很多世界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位女神的存在。

    起码自己好歹能够上教科书呢。

    方正觉得把关于自己的考试题目要额外加十分这个条文写入宪法真是太英明了。

    就在方正默默的为自己的聪明机智点了个赞之时,太阳也悄然消失,黑暗笼罩了整个大地。

    与此同时,方正也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呼……………”

    当方正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说来也奇怪,在那个世界一千年的时光冲刷之下,方正居然完全没有对这个房间有丝毫的陌生感。相反,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去出了一个星期的差,然后回到家里一样舒适惬意。

    这是时光龙对时光免疫的本能?还是来自秩序一族的特性?

    无论如何,起码那些丫头们看见自己,应该不会感觉像是看见了一个跨越千年的老人吧。

    想到这里,方正舒展了一下自己现实里的身体,然后伸出手去推开了门,走出房间,接着就在这个时候,方正看见眼前的黑影晃动了一下,随后狂三提着裙摆,悄然无声的从中走出。

    “你终于回来了,方正先生。”

    “狂三?怎么了?”

    “难道你没看简讯吗?第三坐标点出问题了哦。”

    “什么?!”

    听到这里,方正顿时一惊,刚才好不容易回来放松的情绪立刻烟消云散。

    “什么情况?立刻报告!”

    “当然。”

    在听了狂三的报告之后,方正这才发现,原来出问题的不是第三坐标点,而是第三坐标点里的世界———确切的说,是露格尼卡王国。

    而原因则出在王选上。

    本来以前方正在的时候,是五个候选人等到守护龙神选择下一任国王。但是现在情况却产生了变化,至于变化的原因,归根结底则还要追溯到方正身上。

    当初为了让艾米莉亚和菲鲁特参加王选,方正可给她们上了不少思想政治课程,还给了她们几本选集和宣言去学习。

    结果学习完之后,菲鲁特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露格尼卡的国王,但是她并不打算依靠王选这种方式,相反,菲鲁特居然直接———造反了!

    没错,她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在露格尼卡王国内搞了一个革命根据地,直接对贵族掀起了反旗,发誓一定要根除贵族,废除王制,实行共和!

    而露格尼卡王国的贵族当然不愿意,于是双方立刻就开始了战斗………

    “嗯?等等?战斗?菲鲁特没打赢?她不是有莱茵哈鲁特跟着吗?”

    方正可是记得莱茵哈鲁特可是露格尼卡甚至那个世界的最强者之一,而且他应该早就发誓要侍奉菲鲁特了,如果有莱茵哈鲁特跟着的话,那么菲鲁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和贵族军打成僵局啊?

    “根据报告………一开始的时候,莱茵哈鲁特的确击溃了贵族联军,事实上很多贵族士兵在得知自己的敌人是莱茵哈鲁特后就主动选择了投降。”

    “但是?”

    不用狂三说,方正就知道接下来肯定是有“但是”。

    “但是贵族在这之后与北方帝国相互勾结,他们请北方帝国派遣军队进入露格尼卡平息叛乱,而带领这只军队的将军相当强悍,正是因为她的存在,才牵制住了莱茵哈鲁特。”

    “哦?那人是谁?”

    听到这里,方正多少有点儿兴趣了,要知道莱茵哈鲁特也算是那个世界的“天选之子”,能够和他硬刚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凡人。

    “嗯………根据情报记录,率领这支军队的是北方帝国最年轻的将军………”

    狂三翻过记录,微微一笑。

    “帝国将军艾斯德斯。”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255/64302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