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东京大停电1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你们要去哪?”

    两个人才刚刚起身,一旁的两位女子便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苏子鱼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这两位女子,眸中闪过一道微弱的灵光,缓缓道:“坐下。喝酒。”

    说完,他对着旁边的经理招了招手道:“给她们安排两个头牌。”

    这两个女人是普通人。

    他并不打算把普通人牵扯到鬼怪的世界中,眼前的小巫女算是半个超凡世界的人,苏子鱼今天不把她处置好,她以后还去找那些鬼怪。

    “哦。”那两个女人表情有点茫然地重新坐下,自顾自喝起酒来。

    一旁的小巫女看得目瞪口呆,此时望向苏子鱼的表情终于是有了一丝畏惧,小声道:“这是什么法术?”

    “催眠术。”苏子鱼笑了笑,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巫女迟钝的神经终于是有点害怕了,小心翼翼道:“土御门幸子。”

    土御门?

    苏子鱼视线扫了一眼她手中的阴阳玉,点头道:“跟我来吧。”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拥有灵力的?”

    土御门幸子又好奇又害怕,小心地跟在苏子鱼后面,轻声道:“大概一年前。”

    “我突然就可以御物了。”

    那枚阴阳玉悬浮在了土御门幸子的手心,她集中精神注视着这枚阴阳玉,让其在掌心旋转了几圈。

    “才刚刚学会御物?”

    “你就敢跑到这种地方来捉鬼?”苏子鱼有些哭笑不得,抬手一点那枚阴阳玉就落回了她的掌心。

    土御门幸子闻言不由缩了缩脑袋,小声道:“这里的鬼怪很厉害吗?”

    “我想抓一个式神。”

    “所以就来这里碰碰运气。”

    式神?

    苏子鱼回头看了她一眼,抬手打开了电梯,似笑非笑道:“想要式神吗?”

    “可以啊。”

    “跟我来。”

    电梯直接通往了大厦的最高层,土御门幸子这会儿是真的害怕了,她警惕地看着苏子鱼道:“你是什么人?”

    “你不是来这里抓鬼怪的吗?”

    叮。

    电梯很快到达了最高层,就当土御门幸子说话时,她突然发现身旁的男人已经不见踪迹,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昏暗幽邃的通道,斑驳的墙壁上遍布暗红色的污秽,地面上好似有一滩发黑的鲜血,若有若无的阴风从通道最深处吹来,耳旁好似响起了指甲抓挠墙壁般的尖锐声音。

    “喂?”

    “你去哪了?”小巫女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好好的一个大活人,突然就不见了。

    她甚至都怀疑自己刚刚遇到的那个男人就是鬼,只是阴阳玉出了错才让自己以为他也是修士。

    呜呜呜。

    一阵奇怪的哽咽声响起。

    在小巫女的视线内,一个佩戴着白色鬼脸面具的女性身影浮现,那苍白的面具上好似一个怪异的笑脸,在抬头注视着她的一瞬间,突然间对方的头发好似杂草一般疯长,铺天盖地,化作一片黑色的浪潮涌了过来。

    “鬼啊!……”

    小巫女忍不住尖叫了一声,有点手忙脚乱地掏出来了自己的符箓,食指与中指轻轻一抖,那符箓便化作了一团赤红色的火焰。

    轰。

    一道火符直接轰在了那宛如海草般涌来的黑色头发上,火焰点燃了发丝,让那佩戴着鬼脸的身影发出了一声惨叫。

    唰。

    一股股的头发收了回去,鬼脸侍女的手指上浮现起一根根尖锐乌黑的手指甲,整个人沿着墙壁垂直爬了上去,紧接着尖啸一声扑了上来。

    “御守!”

    小巫女有点慌乱地握紧了手中的阴阳玉,一道无形的结界浮现,但是却被鬼脸侍女乌黑的手指甲划破,伴随着一缕血丝浮现,那手指甲擦着她白皙的脖子掠过。

    “差点就死了……”

    小巫女有些手忙脚乱地掀起来了自己的裙子,在她的裙子下面还穿着一条安全裤,黑色安全裤的上方贴满了符咒,她有些慌乱地扔出来了一大把,接着迅速结桔梗印,大喝道:“封禁!”

    一张张的符咒印在了鬼女的身上。

    鬼脸侍女顿时便浑身僵硬地呆在了原地,小巫女有点后怕地喘了一口气,接着拿出来了一张特殊的赦令符咒,就想要印在鬼女的脑门上。

    轰。

    一张张的符咒化作了漫天飞舞的碎屑,原本僵硬不动的鬼女突然飞扑而上,乌黑尖锐的手指甲直接抓向了小巫女的脖子。

    “要死了……”

    “早知道就不来了!……”小巫女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预想中的剧痛并没有出现,当小巫女有点茫然地睁开了眼睛时,却发现自己此时居然在一个宽敞明显的走廊内,不远处正是那个刚刚突然消失的男子,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位模样美艳身穿黑色传统和服的女性。

    不对。

    小巫女很快看到了两位佩戴着白色鬼脸面具的侍女,以及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稚嫩少女。

    刚刚发生的一切不是幻觉!

    “进来吧。”苏子鱼轻轻一抬手,那张赦令符咒便飘到了他的掌心。

    阴阳道的符箓。

    想不到扶桑居然已经有人可以驱使式神了。

    但是这样的实力,最多也就是驱使一下天邪鬼、游魂、鬼灯笼级别的鬼怪,面对这些鬼脸侍女基本上就是送死。

    “你……”

    “你也是阴阳师?……它们是你的式神吗?……”土御门幸子瞪大了眼睛,喃喃道。

    如果对方要杀她的话,刚刚她就已经死掉了。

    “算是吧。”苏子鱼懒得解释太多,转身进入了房间内,轻声道:“过来。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这个小巫女也就是阴阳师刚刚入门的级别。

    不过一年多就可以入门,换在百鬼位面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天才了。

    这还是苏子鱼在地球位面遇到的第一个修士,正好从她的口中打探一下到底有多少人觉醒了灵力。

    “坐。”苏子鱼微微抬手示意。

    一旁的鬼童子默默地开始沏茶,而针女则很自觉地站在了苏子鱼的身后。

    “这个女人好漂亮!……”

    “她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大妖怪吧?……”土御门幸子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针女,视线又落在了旁边那副站立的武士盔甲上,暗自道:“这是鬼俑侍大将吗?”

    整个房间里面。

    地位最低的好像就是刚刚跟她动手的鬼脸侍女,因为她们连进入房间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站在门外恭候着。

    ………………

    房间内。

    苏子鱼随手把玩着掌心的符箓,轻声问道:“土御门家有多少人觉醒灵力了?”

    小巫女好奇地看着房间里面的每一个人,迟疑了一下道:“三个。”

    “但是其他人都没我厉害。”

    才这么点吗?

    苏子鱼的表情稍微有一点失望,接着缓缓道:“想不想学更高深的法术?”

    “想!”小巫女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接着,她的表情有些怀疑,小声道:“你要教我吗?还是收我为徒?我需要付出什么?”

    这个时候倒是挺警觉的。

    “我不收徒。”苏子鱼笑了笑,随意道:“我可以教你一些厉害的法术。”

    “但是你也要帮我办点事情。”

    小巫女看了他一眼,谨慎道:“什么事情?”

    “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苏子鱼站了起来望向窗外,缓缓道:“帮我留意一下扶桑神道的事情就行了。”

    “如果有什么大事,或者是特殊事件,你就第一时间通知我。”

    华夏那边应该用不着他管。

    刚刚刘萌还给他发了一个网页链接,上面是一个驴友在武当山无意中拍下的,云雾渺渺中隐现一道身影,直接从数十米高的悬崖峭壁上跃下,数个腾身后就直接消失在了茂密的山林之中,在视频的最后还从云雾深处听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鹤鸣声。

    既然已经灵气复苏了,那么华夏那边感受到灵气的人估计有不少,自然有人会去处理一些灵异事件。

    但是扶桑这边苏子鱼还得盯着一下。

    一方面这边可能还连接着鬼京都,另外一方面他也担心神道教会干出些作死的事情。

    东京的空间裂痕他是要想办法封印的。

    苏子鱼具体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眼前的小巫女对他来说很有用,算是一枚安插在神道教内的棋子,方便自己了解神道教的动向。

    “就只有这些条件吗?”小巫女犹豫了一下,很果断道:“那么成交!”

    半个小时后。

    针女派人将这个叫做土御门幸子的小巫女送走了。

    在回来后,针女的表情稍微有些犹豫,迟疑道:“苏大人。”

    “你要用这些神道教的人吗?”

    苏子鱼抬头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暂时还用不上,只要别给我捣乱就行。”

    铃。

    就在这时。

    突然间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针女拿起电话听了一下,表情顿时便凝重了起来,直接来到了苏子鱼的身边,跪坐在了他的身侧道:“苏大人。”

    “有富江的消息了。”

    “她在涩谷。”

    “跟那只狐妖在一起。”

    狐妖?

    这次穿越的妖怪里面厉害的并不多,似乎是地球位面的排斥反应,目前一个大妖怪都没有出现过。

    最厉害的就是针女,以及盘踞在涩谷的那个狐妖了。

    那是一只雄性的狐妖,擅长魅惑法术,可以操控狐火,跟针女这类在鬼京都内任职过的鬼怪不同,那个狐妖是一个在逃的罪犯,曾经因为犯下杀戮而被夜巡游们通缉。

    “走。”

    “去看看。”苏子鱼站了起来道。

    富江可能是一个恶念集合体。

    这个是必须要处理的鬼怪,苏子鱼不希望诞生真正意义上的恶念污染体,因为它们的实力提升相当恐怖,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威胁。

    狐妖也需要他来处理一下。

    在针女的口中,这个狐妖会吸取人的精血,因为是雄性的狐妖,他吸取精血的手段反而更加残忍。事实上,在狐妖里面雌性的比雄性的危险性更小,因为雌性的狐妖经常就是吸取阳气,并不会立刻就要人命,雄性狐妖反而是更加喜欢血食。

    所谓血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嗡。

    苏子鱼感觉怀中的妖葫芦震了一下,似乎是又一份琼浆玉露炼制好了。

    在黑魂的世界里面,苏子鱼获得了大量的灵魂,其中大部分都作为报酬给了芙莉德修女恢复人性,苏子鱼最后走的时候只是带走了接近一万点的能量值,以及一部分没有炼化的强者灵魂。

    妖葫芦炼化灵魂需要时间,剩下来的这些能量值大概需要半个多月才能炼化完。

    大厦外。

    针女已经安排人准备好了一辆劳斯莱斯,这些妖怪适应人类的生活还挺快。

    涩谷区。

    这里感觉要比其他的地方更繁华一点,狐妖所占据的地方是一处高档酒店,跟针女相比他行事其实要低调许多,在享受完血食后也处理的非常干净。

    “苏大人。”

    “前面就是他的巢穴了。”针女指着前方的一栋高楼道。

    苏子鱼才刚刚下车,鼻子便不由嗅了嗅,接着皱眉道:“好浓的死气。”

    啪。

    他抬手打了一个响指,指尖有一丝丝淡金色的电弧跳过。

    此时天色渐暗。

    原本明亮的路灯闪烁了一下,突然间就黑了下来,整条街的电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跳闸反应。

    “怎么回事?”

    “为什么路灯突然灭了?”

    “停电了吗?”

    一阵杂乱的声音响起。

    ——“群体精神暗示!”

    苏子鱼闭上眼睛,精神力好似一张巨网扩散,直接将方圆两百米内的人笼罩,只见他沉声道:“离开这附近。”

    下一秒。

    原本熙熙攘攘的人流便迅速消失,一转眼四周已经是空荡荡一片,连个鬼影都没有了。

    这里的死气太重了。

    苏子鱼的灵性告诉他前面发生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这个时候自然是要驱逐附近的普通人,免得他们被殃及池鱼。

    “派人封锁这一片。”

    “驱逐凡人的法术会吧?”苏子鱼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针女。

    针女微微俯身道:“是。”

    “妾身曾经在冥府任职,自然是会一些驱逐凡人的法术。”

    鬼童子拿出了一面镜子,肉眼可见一道无形的结界扩散,让四周的凡人在靠近这里时都不自觉地转身离开。

    苏子鱼点点头步入了眼前的酒店内。

    血。

    到处都是血。

    刚刚进入酒店内,他便闻到了一股异常浓郁的血腥味,以及一个从黑暗中传出来的,疯狂的,痛苦的,饱受折磨的呢喃声:“你为什么还不死?”

    “我明明已经杀掉你了!……你的血?……我喝了你的血?……不!……”

    “滚开!”

    “离我远一点!……你这个怪物!……”

    …………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7/37456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