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无火祭祀场2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轰隆隆。

    在一片炸裂的金色电光中,英雄古达的身影缓缓倒下。

    “获得15点源力值。”

    这场战斗比苏子鱼想象中的还要容易,因为芙莉德修女对这个敌人的招式颇为熟悉,不但可以预判他的出招,甚至还可以提醒苏子鱼走位闪避。

    看来她是真的跟这个人交过手。

    “你在找什么?”苏子鱼看着翻弄尸体的芙莉德修女问道。

    芙莉德修女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缓缓道:“螺旋剑。”

    这里并不没有螺旋剑。

    在被杀死后,英雄古达的身影也逐渐化作尘埃消散,在苏子鱼的视线内只有一团发光的灵魂。

    ——“英雄古达的灵魂(可炼化):迎接迟来的英雄的只有无火的祭祀场,以及静默的钟。炼化后获得1500点能量值。”

    苏子鱼拿着灵魂看了看,轻声道:“他好像就是曾经被选中的传火之人。”

    迟来的英雄?

    苏子鱼看了看四周败破的墙壁,缓缓地推开了前方的大门,一条蜿蜒的小道通往山顶。

    “走吧。”

    “前面就是传火祭祀场。”芙莉德修女轻声道。

    两个人继续探索着这片独特的区域,很快视线内便出现了一些新的敌人,全部都是活尸化的骑士,身上穿着神族的铠甲。

    “这里的神族都活尸化很久了。”苏子鱼缓缓道。

    “嗯。”芙莉德修女点点头道:“在另外一个传火祭祀场,附近是没有神族的。”

    几分钟后。

    一座古老的败破的建筑出现在了眼前。

    芙莉德修女率先走了进去,她一边看着四周的一切,一边喃喃道:“跟另外一个传火祭祀场几乎是一模一样。”

    说着说着,她来到了传火祭祀场的最中央,蹲在了中央一个火坑的面前,迟疑道:“这里的火焰已经熄灭了。”

    一节断掉的被燃烧成黑色的剑刃被芙莉德修女拿起,她将其展示在了苏子鱼的面前道:“螺旋剑的断刃。”

    ——“螺旋剑的残破碎片(奇物):已经完成任务的营火的残存物,与营火共存的螺旋剑碎片。使用后可以返回祭祀场的营火。”

    这把螺旋剑碎片上残留着火焰的力量。

    “小心!有人!”苏子鱼看了一眼,接着好似感知到了什么,突然出声道。

    这里还有人!

    “在那边。”苏子鱼指了指阶梯的上方。

    芙莉德修女轻轻一跃跳了上去,苏子鱼也紧随其后,很快两个人的视线内便出现了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老女人,穿着一件灰旧的长袍,外露的脸部轮廓可以看到活尸化的痕迹,但是好像还拥有自我意识,居然抬起头望向了他们,缓缓道:“哎呀,哎呀,还真是稀奇。”

    “钟没响,居然有迷路的人出现。”

    芙莉德修女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老太婆,在苏子鱼耳旁低声道:“是传火祭祀场的侍女。”

    整个祭祀场里面空荡荡的,就只有这一个活人。

    “你们找我这个老太婆有什么事情吗?”眼前的老太婆也没有起身,抬头看着他们喃喃道。

    似乎可以交流。

    苏子鱼好奇地往前走了一步道:“这里是哪?”

    “火焰熄灭的祭祀场。”老太婆说话的声音有点诡异,虽然好似拥有自我意识,但是活尸化的迹象很严重。

    “防火女呢?”芙莉德修女仔细地观察着对方,似乎是在判断什么,突然开口道:“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老太婆抬头看了她一眼,缓缓道:“我是祭祀场的侍女。”

    “哪怕是火焰熄灭了,也不应该离开这里。”

    “防火女?”

    “完成使命的防火女自然是死了。”

    “无火的余烬?”

    “你不应该留在这里,外面还有你需要完成的使命。”

    说完这些话,眼前的老太婆便沉默了下来,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好似完全失去了交流的兴趣。

    这是一个等死的人。

    苏子鱼可以感觉到她的灵魂早已经暗淡无光。

    “那边是铁匠。”芙莉德修女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转头对着苏子鱼道:“跟我来。”

    说完,她往前走了一段距离。

    在苏子鱼跟了上来后,低声道:“我好像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这里是当初不死人传火的地方。”

    最初负责传火的是不死人,后来则变成了无火的余烬。

    芙莉德修女在四周摸索着好似在寻找什么,过了一会儿,她猛地拿着武器敲击了一下墙壁,随后那墙壁逐渐消失,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具不知道存在多久的干尸。

    “最初的防火女。”芙莉德修女蹲了下去,喃喃道。

    说完。

    芙莉德修女从尸体的身上拿出来了一双已经结晶化的眼珠子,握在手中停顿了一下,这才展示给苏子鱼看了看。

    ——“防火女的眼眸(高阶奇物):据说是初始防火女的眼眸,随后所有的防火女都失去了光芒。它据说能让防火女看到不应该看见的事物。”

    苏子鱼皱着眉头扫了一眼道:“这对眼珠子有什么问题吗?”

    芙莉德修女点点头道:“一个古老的仪式。”

    “防火女是要被摘去双眼的。”

    “只有拥抱黑暗,她们才能守护火焰。”

    芙莉德修女说到这,表情略微有一丝迟疑,接着缓缓道:“我可能需要回一趟传火祭祀场。”

    回去?

    苏子鱼眉头微皱道:“回去做什么?”

    芙莉德修女展示了一下手中的眼珠子,轻声道:“把它交给防火女。”

    “想要靠近初始之火。”

    “我们会需要防火女的帮助。”

    芙莉德修女肯定是回忆起来了什么,但是她却并愿意细说,而是抬头看着苏子鱼道:“你能信任我吗?”

    “也许我有办法用更简单的方式熄灭初始之火。”

    “但是你必须把其他薪王的灵魂给我作为凭证。”

    苏子鱼沉默了片刻后,点点头道:“可以。”

    “但至少你要让我明白你想做什么。”

    芙莉德修女沉思了一会儿,摊开手中的眼珠子道:“这是诅咒。”

    “防火女的诅咒。”

    “它能让我们获得防火女的帮助。”

    苏子鱼的表情有些难以置信,疑惑道:“把这个眼睛给防火女,她难道就会帮助我们灭火吗?”

    “嗯。”芙莉德修女点点头道:“因为它会让防火女看到火焰终将熄灭的时代。”

    “以及一丝未来的希望。”

    苏子鱼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点点头道:“好吧。”

    “你去吧。”

    “我相信你。”

    说完,苏子鱼将其他三位薪王的灵魂拿了出来。

    妖葫芦炼化的速度不快,其他的灵魂都还没有炼化完,那些薪王的灵魂都被苏子鱼保存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面。苏子鱼已经在前面的战斗中获得了不少的神性值,哪怕是芙莉德修女带着这些薪王的灵魂跑路了,他最大的收获也已经拿到手了。

    况且,他还是比较信任芙莉德修女的。

    芙莉德修女跟他的立场是一致的,虽然她隐瞒了一些事情,但是苏子鱼还是选择相信她。

    而且芙莉德修女这次返回传火祭祀场也是有风险的,薪王的灵魂应该就是一个证明,一个取信于他人的凭证。

    两个人并没有在无火祭祀场停留太久。

    这里太压抑也太黑暗了。

    令人不安。

    除了一个等死的祭祀场侍女,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活人。

    迟来的英雄,导致了这里的火焰熄灭,被废弃的无火祭祀场封印在洛斯里克王城的最深处,这其中也许有一段曲折的秘密,但早已经被埋葬在历史中。

    芙莉德修女直接通过螺旋剑碎片传送回了传火祭祀场。

    而苏子鱼则沿着原路返回,准备前往古龙之顶,按照计划他需要洛斯里克双王子的配合。

    传火祭祀场。

    在一片飘荡的火星中,芙莉德修女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中央的营火旁。

    随着她的身影出现,整个传火祭祀场内都是一片死寂。

    不远处蹲在角落里面的霍克伍德目瞪口呆地看着芙莉德修女,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却咽了回去。

    “你为什么还敢回来?”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似乎是来自王座之上。

    芙莉德修女面无表情地转身,直接望向了王座上的那位薪王,那是一个身上燃烧着火星,双腿已经被烧掉的老者。她平静道:“我为什么不能回来?”

    说完,芙莉德修女直接拿出来了自己的巨镰,望着王座上的鲁道斯,缓缓道:“作为柴薪的薪王不是一定要活的。”

    “鲁道斯。”

    “你明白吗?”

    听到芙莉德修女的话,那王座上的薪王鲁道斯明显是气势一弱,说话也有些结巴了起来,恼怒道:“这里……这里是传火祭祀场!……”

    芙莉德修女转头望向了身侧,黑暗中出现了一位女性的身影,她缓缓道:“我当然知道这里是传火祭祀场。”

    不知道何时。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她手中握着一柄无形之剑,望着前方的芙莉德修女道:“姐姐。你居然还敢回来?”

    尤利娅。

    隆道尔的尤利娅,黑教会的领导者,同样也是芙莉德修女的妹妹。

    在她的身旁是另外一个无火的余烬,一身魔女的打扮,此时正饶有兴致地望着芙莉德修女,时不时还会将目光转向篝火旁的防火女。

    防火女静静地站在原地。

    可是,所有人都注意到她已经将白皙的手掌放在了篝火中央插着的那柄螺旋剑上。

    “你背叛了火焰!……”鲁道斯的视线落在防火女的身上时,表情中透出一丝不明显的畏惧之色。

    此时传火祭祀场内的情况很诡异。

    几乎所有人都在注意防火女的表情变化,虽然防火女看起来是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但是所有无火的余烬都知道每一代的防火女都不简单,防火女身上承载的灵魂量才是最恐怖的,她是一个容器,也是由她来帮无火的余烬将灵魂转化为力量。

    防火女是杀不死的。

    曾经有无火的余烬偷袭杀死过防火女,可是很快她就从篝火中复活,随手将螺旋剑插入了灰烬的身体内,只有完成使命后,防火女才能获得死亡的安息。

    防火女不会活尸化,不管死多少次,她都可以复活。

    “我并没有背叛火焰。”芙莉德修女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防火女的身上,她缓缓地拿出来了苏子鱼交给她的薪王灵魂,朝着其他人展示了一下,凝声道:“我只不过是利用那位无名的王者。”

    “让他帮我获得这些柴薪。”

    一个个耀眼的灵魂光辉浮现。

    法兰不死队的薪王灵魂,巨人王-尤姆的薪王灵魂,吞噬神明的艾尔德利奇的薪王灵魂。

    芙莉德修女表情平静地站在原地,缓缓道:“在你们还一无所获的时候。”

    “我却已经快要成功了。”

    “只要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我就可以拿到所有薪王的柴薪。”

    防火女眉头微皱站在原地。

    她注视着芙莉德修女手中的那些薪王灵魂,总感觉其中好似缺少了什么。

    不过她还是轻轻地开口道:“欢迎你归来。”

    “无火的余烬大人。”

    整个传火祭祀场的气氛顿时一松,防火女开口后,其他人也不由沉默了下来,只是意味莫名地望着芙莉德修女。

    芙莉德修女缓缓地走向了隆道尔的尤利娅。

    不过在经过防火女的身边时,她却好似不经意地用小拇指触碰了一下防火女的手背。

    “姐姐。”

    “你是骗不了我的。你并不想传火。”尤利娅面无表情地看着芙莉德修女道。

    芙莉德修女轻轻叹息一声,缓缓道:“你难道以为其他人不知道隆道尔为什么要传火吗?”

    “隆道尔的游魂之王?”

    “呵呵。”

    芙莉德修女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轻声道:“在这样一个绝望的世界里面当一群活尸的王?”

    “有意义吗?”

    尤利娅沉默不语,只是沉声道:“诸神统治的时代已经结束,属于人类的时代终将到来。”

    芙莉德修女摇了摇头道:“人类?”

    “只是一群有意识的活尸罢了。”

    “火焰终将熄灭。”

    “一群活尸能熬过无火的黑暗时代?”

    “你还在相信世界之蛇的谎言吗?放弃吧!只有毁灭才能迎接新生!”

    尤利娅沉默了片刻,接着抬头道:“只要我们夺取了初始之火,人类会有足够的英雄们去延续火焰。”

    “执迷不悟。”芙莉德修女冷声道。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却是走向了霍克伍德的方向,让那个男子有点不安地往后退了退。

    防火女依旧静静地站在篝火旁。

    芙莉德修女转头看了一眼防火女,然后找了一个安静地位置坐了下来,仿佛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7/37455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