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拒绝传火的薪王们!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

    啪嗒。

    苏子鱼的身影直接从天而降。

    刚刚复活的芙莉德修女好似表情稍微有些茫然,眼神落在苏子鱼的身上时还有一刹那的迷茫,但紧接着就完全恢复了意识,她一伸手那对奇异的镰刀便是直接出现在了掌心,随后这位修女依旧是非常礼貌地站了起来,朝着苏子鱼微微俯身示意,表情平静道:“不知名的王者啊。”

    “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对方的状态看起来有点虚弱,在灵性的感知下,苏子鱼可以模糊感觉到这个修女的灵魂就好像是一个空洞,其中好似流逝了什么东西一般。

    应该就是人性。

    不死人虽然可以复活,但是每死一次就会失去一些人性与记忆,到了最后直接就会变成发疯的游魂。

    人性是很复杂的东西。

    其中包含了人类各种意义上的情感,也就是七情六欲的那部分,同时也包含了身体上的各种感知,比如说食欲、触觉和物欲等等,苏子鱼目前遇到的两个不死人几乎都没有多少痛觉。

    “还要打吗?”

    苏子鱼的表情略微有一丝无奈,叹气道:“就不能坐下来随便聊聊天吗?”

    杀死这些不死人又没有源力值。

    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污染体,只是一群用来延续火之时代的工具人,这些人死了又复活,复活了又死掉,传火的时候还得从坟墓里面被挖出来继续使用。

    老实说,苏子鱼觉得他们也挺可怜的。

    所谓的延续火之时代的使命,拯救这个世界的理想,完全就是被强加在了这些不死人的身上。

    哪怕是成功了又如何?

    他们该继续进入坟墓的还是得进入坟墓,要被烧成灰烬的还是初火中的一堆余烬,最多也就是下一次需要传火的时候,他们会再度成为工具人被复活,拿起那不知道被尘封了多久的刀剑。

    “您不打算彻底杀死我吗?”

    芙莉德修女的表情略微有一丝奇怪,似乎是那种渴望死亡但又害怕死亡般的纠结,她注视着眼前的苏子鱼,轻声道:“你是薪王。”

    “我是无火的余烬。”

    “你如果现在彻底杀死我的话,那么以后就会减少一个敌人。”

    我在这个世界又呆不了多久。

    为什么要跟你们这些不死人打得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苏子鱼摇了摇头道:“何必要如此呢?”

    “你袭击我是因为你是无火的余烬,执行传火的仪式是被强加给你的使命。”

    “我反抗是因为不愿意,更不在乎那个什么使命。”

    “薪王这种称号,只不过是哪个躲在角落里面的鬼东西强加给我的罢了。”

    “我迟早会找到它的。”

    苏子鱼早就发现了一点问题,那就是先后两个袭击自己的不死人,对于传火都有一种奇怪的抵触感,霍克伍德只是被稍微压制了一下就失去了斗志,而芙莉德修女明明还有别的方式战斗,却选择了跟苏子鱼正面硬钢,隐隐有一种让人感觉她好像就是来送死的错觉。

    听到苏子鱼的话,芙莉德修女的表情略微有一丝疑惑,好似在思考一般,手中握着的那两把镰刀也轻轻地垂落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子鱼也问出来了最关键的一句话,他沉声道:“其实你也不想传火。”

    “对吗?”

    芙莉德修女闻言不由浑身一颤,她抬起头注视着眼前的苏子鱼没有说话,但是牙齿却微微咬住了嘴唇的一角,显然内心陷入了挣扎中。

    “传火的仪式还在继续。”

    苏子鱼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他注视着眼前的芙莉德修女,沉声道:“可是这个世界依旧在不断地腐败堕落。”

    “不死的游魂越来越多。”

    “活着的生命几乎已经所剩无几,就算是这次传火成功了又怎么样?”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苟延残喘。”

    “终归还是会彻底腐朽的。”

    苏子鱼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天多的时间了,除了两个传火的不死人外,就只有一个被人之脓污染的怪物可以稍微交流一下,除此之外他没有再遇到任何一个正常人。

    这个世界已经快没救了。

    如果传火真的可以拯救世界,这些不死人应该不会如此轻易地失去斗志,苏子鱼只是稍微试探性的话语,就让眼前的芙莉德修女失去了战斗的欲望,同时表情也略微有些茫然了起来。

    “您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芙莉德修女轻轻地坐了下来,就坐在那篝火旁,一对奇特的镰刀也随手放在了身侧,好似完全不在意苏子鱼此时会不会突然出手偷袭。

    她将一只白皙的手掌放在了篝火上方,火焰触碰到她的手背却并没有留下任何伤痕,但是也没有融入其中,芙莉德修女就这样背对着苏子鱼默默地注视着篝火,轻声道:“我只不过是一个无火的余烬。”

    “并不能为您提供太多的帮助。”

    对方战斗的欲望完全消失了。

    灵性带来的感知告诉苏子鱼,眼前的芙莉德修女正处于一个非常奇怪的状态,她的体内就好似有一个黑色的圆环,正在从火焰中汲取着一丝丝微弱的气息。

    “那就随便聊聊?”

    苏子鱼也坐到了篝火旁,正对着眼前的芙莉德修女,万一有什么不对,也可以随时反应。

    啪。

    他随手拿出来了妖葫芦,倒上了一杯仙酿,然后递给了眼前的芙莉德修女,缓缓道:“要来一杯吗?”

    “不用了。”芙莉德修女轻轻摇头道:“修女是不能饮酒的。”

    “况且我早就已经失去了对食物的味觉。”

    真可怜。

    连吃东西都不需要了吗?

    苏子鱼自顾自一饮而尽,摇摇头,好奇问道:“你们靠烤火来补充能量吗?完全不需要任何的食物?”

    “不死人不需要食物。”芙莉德修女轻声道。

    难怪。

    苏子鱼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很难找到正常的食物,不死人如果不需要食物的话,他自己找点干净的食物估计也很困难,那储备的粮食资源要稍微省着点用了。

    可能是被仙酿的味道所吸引,芙莉德修女平静的面容稍微有点变化,她拿出来了一个微微发光的瓶子,也对着篝火灌了一口,很快在她的身体表面便浮现了一闪而过的火星,一股温暖的火焰气息在她的体内涌过了一遍。

    这是不死人唯一有感觉的饮料。

    ——“元素瓶(奇物):未知。”

    这里面装的东西真的很像是岩浆般的液体,苏子鱼隔着篝火都能感觉到一丝灼热的气息。

    “真的不试试吗?”

    “在这个世界,你很难遇到比这更好的美酒了。”苏子鱼笑了笑道。

    眼前的芙莉德修女太过平静了,有时候就好像是一个木头人,这应该就是人性流失后的状态,苏子鱼很好奇她还有没有对物质的欲求。

    芙莉德修女略微迟疑了一下,随后伸手接过了苏子鱼倒来的美酒,她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咳咳。

    下一秒,芙莉德修女的脸庞上浮现起一抹红晕,似乎是第一次喝酒般,眸光微微发亮,喃喃道:“这不可能。我居然能品尝到它的味道。”

    “不对。”

    “它不是酒。是一种很纯粹的能量。”

    “就像是元素瓶。”

    “阁下能够再给我倒一杯吗?”

    苏子鱼看着眼前面露渴望的芙莉德修女,差不多知道了一点不死人的状态,他们并不是完全毫无感觉,只是被动失去了这一切。

    “请。”苏子鱼微笑着给她满上。

    这个世界的灵魂很常见,他并不缺乏酿造的原料,芙莉德修女自己身上掉落的灵魂都够炼化很多了。

    “很神奇的酒。”芙莉德修女再喝下一杯后便没有再要了。

    她陷入了沉思中。

    这些不死人真的很奇怪,霍克伍德会自己喃喃自语,芙莉德修女很喜欢发呆,她复活后好像就一直在篝火旁发呆,要是正常人应该会直接离开这附近吧。

    差不多了。

    苏子鱼看着眼前好似在发呆的芙莉德修女,轻声问道:“这个世界最近有发生什么大事吗?”

    “可以跟我说说吗?”

    芙莉德修女抬头看了一眼苏子鱼,她的注意力依旧在眼前的篝火上,缓缓道:“按照古老的约定,这一次传火的薪王是洛斯里克二王子,但是洛里安大王子庇护了二王子。”

    “他们拒绝传火。”

    “古老的钟声响起,传火祭祀场的人唤醒了我们这些不死的余烬,来执行世界延续所必须的传火仪式。”

    拒绝传火?

    看起来不止我一个人不想去当什么狗屁薪王啊?

    这个世界的原住民里也有人拒绝传火。

    苏子鱼闻言不由眸光一亮,开口道:“跟我说说这两位王子的事情。”

    芙莉德修女抬头注视着眼前的苏子鱼,她想了想,缓缓道:“因为人性的流失,我遗忘了一些过去。”

    “所以我只能告诉你一些我所知道的事情。”

    苏子鱼默默点头,对眼前的修女稍微有那么一丝丝的同情。

    据说不死的余烬最后会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

    芙莉德修女还好一点,至少记得自己的过去,那些连名字都忘记的人才是最可怜的,不过这些无名的余烬也是最可怕的,历史上都是他们带走了薪王的脑袋。

    一群可怜的不死人。

    他们只是一群进行传火仪式的工具人。

    很快,从芙莉德修女的口中,苏子鱼获得了这个世界里面最关键的一些信息。

    这个世界的传火仪式是定期举行的,除了第一代薪王太阳王-葛温的灵魂烧了很久很久之外,其他的薪王都撑不了多久就不行了。

    光靠燃烧一些强者的灵魂可以支撑一个世界的生机多久?

    很显然是不够烧的。

    于是传火仪式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到了最后甚至不得不提前开始培养薪王,因为有资格作为薪王的强者已经不多了。

    洛斯里克二王子就是刚刚出生便被视作为薪王的可怜人。

    不过这位二王子好像是身负诅咒,体弱多病,他的哥哥洛里安王子为了庇护他,甘愿跟弟弟一起承受诅咒,这使得他们的灵魂缠绕在了一起,所以通常人们口中的洛斯里克王子指得是两个人。不知道何时,洛斯里克王子开始抗拒传火,甚至直接反对继续传火,准备迎接火焰熄灭后的黑暗时代到来。

    如果薪王拒绝传火的话,那自然就是轮到不死人登场了。

    但是奈何洛里安大王子实在是太牛逼了。

    这位大王子是率军打到恶魔老巢的猛人,更是一个人单挑干掉了混沌温床中诞生的恶魔王子,哪怕是分担了弟弟的诅咒,那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对付的强者。

    没办法。

    传火的支持者们只能敲响古老的大钟,唤醒那些曾经传过火的薪王们所化作的余烬。

    也就是说,更强的一批不死人的余烬被唤醒了。

    但就算是这样,传火的支持者们还是觉得不够保险,他们干脆连以前烧过一次但是没死透的薪王也一起唤醒了。

    这其中包括——幽邃圣者-艾尔德利奇,巨人王-尤姆,深渊监察者-法兰的不死队,以及炼魂术士-鲁道斯。

    结果呢?

    除了炼魂术士-鲁道斯去了传火祭祀场,其他的所有薪王全部都拒绝了。

    幽邃圣者-艾尔德利奇现在被称作为‘吞噬神明的艾尔德利奇’,具体情况芙莉德修女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艾尔德利奇吃掉了一个神明,也就是太阳王-葛温的儿子暗影太阳-葛温德林。

    艾尔德利奇吃掉了一个神明后就躲了起来,估计是躲在哪个地方想要等完全消化干净。

    巨人王-尤姆依旧留在罪业之都的王座上,据说他可能已经被深渊所侵蚀了,压根就不理会传火的召唤,任何人靠近都会被他无情地杀死。

    法兰的要塞已经封闭,深渊监察者-法兰的不死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也就是说,除了一个炼魂术士鲁道斯,其他的四个薪王全部都是拒绝了传火,一些已经被烧过一次但没死透的薪王更是做了不少的大事,幽邃圣者-艾尔德利奇被唤醒后就吃掉了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神明后裔。

    “都已经这样了?”

    “你们这些不死人还在执着着传火吗?”苏子鱼心中暗自道。

    传火派和灭火派直接撕破脸。

    洛斯里克王国在战斗中化作了废墟,据说不少巨龙庞大的尸体还留在王城内。

    在传火仪式举行了这么久后,很多人都已经感到绝望了。他们不愿意再继续传火,情愿去面对火焰熄灭后的黑暗时代,期望可能有某一天世界会迎来新生。

    这种情况一直到苏子鱼的降临。

    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存在知道了苏子鱼的到来,它发现苏子鱼的身上有神性的力量,于是第六位可以多烧一会儿的薪王就诞生了。

    就是他。

    拥有神性力量的苏子鱼,一个还没有被烧过的新鲜薪王。

    ………………

    传火祭祀场。

    在打发走了那个烦人的芙莉德修女之后,霍克伍德再度陷入了莫名的沮丧之中。

    但是他并没能沮丧太久,因为一个沉重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他不由抬起头,眼前仿佛是看到了一丝夺目的光芒,那是一个穿着全身重装铠甲的骑士,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感到压迫的气势,他的面容被完全隐藏在了头盔之下,只能够看到一双微微发出火光的双眼,一点点火焰的痕迹在他的躯体上浮现,隐约的火星飞舞洒落,这位魁梧的骑士俯视着眼前的霍克伍德,突然开口说话了。

    ——“赞美太阳!!!”

    ………………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7/1100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