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九尾狐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

    鬼京都内。

    在一座倒塌的宫殿上方,一位披着白色华丽羽衣的女子停留在半空中,她佩戴着一张奇异的狐狸脸面具,身后是九条白色的狐狸尾巴,在她的腹部位置有一道明显的伤口,此时正在外渗出一丝丝的血迹,看那伤口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撕咬过一般。

    “黑晴明!你居然背叛我!”九尾狐的声音冰冷中透着一股极致的恨意,缓缓道:“别忘了是谁帮你化形,是谁帮你从安培晴明体内挣脱出来的!”

    “呵呵。”一袭黑色阴阳服长得跟安培晴明一模一样的男子走了出来,他看着面前的九尾狐,表情玩味道:“我当然不会忘记。”

    “我原本只不过是安培晴明心中的一道魔念,是他想要成仙成佛必须斩除的障碍。”

    “是你帮我化形变成妖怪,挣脱了他的躯体束缚。”

    说到这,眼前一袭黑色阴阳服的安培晴明表情渐冷,面目逐渐狰狞道:“但那又如何?你把我当做手下鹰犬驱使,这么多年来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也算报答了你当初帮我化形的恩情。”

    “九尾狐。”

    “你不过是从华夏逃过来的一缕残魂,有什么资格窃取扶桑的国运气数?”

    “我怎么可能甘居你之下?”

    “就算是要取扶桑的国运气数,那怎么样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动手!”

    眼前的九尾狐闻言气极而笑,怒斥道:“忘恩负义的东西!没有我你们能困在冥府的阎魔?没有我你们能放出来八歧大蛇那个怪物?”

    “你以为你就能借八歧大蛇成魔吗?”

    “它可不是那么好镇压的怪物!你早晚会自食其果的!”

    “假的终究是假的。”

    “若是安培晴明在此,定不会像你这么愚昧无知!”

    九尾狐的话好似戳到了黑晴明的痛处,他铁青着脸,大喝道:“我才是真的安培晴明!那家伙只不过是一个伪君子罢了!若他真是完人,又怎么会诞生出我呢?”

    “他想要强行斩除心中的恶念,甚至否认自己是一个妖怪的身份。”

    “这样的人早晚会被我击败的!”

    “等我杀掉了他,我就是唯一的安培晴明!”

    九尾狐一边用话继续刺激着眼前的黑晴明,一边暗中疗伤寻找着逃跑的机会,这些扶桑的妖怪对她也同样是非常的忌惮,在九尾狐正前方的位置是黑晴明,左侧是一个有着黑色翅膀的男子,脸上佩戴着一个怪异的长鼻子狗脸面具,右侧则是一个模样英俊的年轻人,看着像是富家公子,嘴角挂着一丝嘲讽怪异的笑意,手中拿着一个奇特的酒葫芦,正在漫不经心地畅饮着美酒。

    ——“大天狗。”

    ——“酒吞童子。”

    扶桑传说中的三大妖怪几乎是全部都汇聚于此,不过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先轻举妄动,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害怕九尾狐的拼死反击,毕竟按照正常的历史走向她应该才是三大妖怪之首。

    九尾狐真正害怕的不是眼前的这三个人。

    而是那盘踞在他们身后的若有若无的庞大虚影,八个狰狞无比的蛇头同时注视着眼前的九尾狐,仿佛是只要她稍微有所动作就会同时扑咬上来。

    ——“八歧大蛇!”

    这个怪物才是九尾狐最担心的敌人,祂跟其他的妖怪不一样,这是扶桑古代传说中的怪物,在扶桑更是代表着邪神与祸神。虽然扶桑的古代神话让曾经到达这里的九尾狐嗤之以鼻,认为这里就连神话也格局甚小,但八歧大蛇终究也算是上古凶兽之一,哪怕是躯体已经被斩杀也不容轻视。

    “你们会后悔的!”九尾狐撂下了一句狠话,突然间整个人一化为九,同时变出来了九个一模一样的九尾狐,瞬间朝着不同的方向冲了出去。

    黑晴明一看九尾狐想跑,顿时朝着其他人大喝道:“动手!”

    “不要让她跑了!”

    一刹那间!

    整个皇宫内都是狂风肆虐电闪雷鸣,在炸裂的火光中,八歧大蛇的虚影浮现,八个狰狞的蛇头同时咬向了眼前的九尾狐,可是九尾狐的分身之术极为高明,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确定哪个才是她的本体,当一片混乱的战斗结束时,狼藉不堪的战场上只留下来了六条白色中透着暗红色斑点的狐狸尾巴,那九尾狐居然断尾逃生从这里跑了出去。

    “该死!”黑晴明怒喝一声,表情不满地望向了其他人。

    可是在场的另外两个大妖怪也并不害怕他,大天狗更是毫不在意道:“她自断六尾逃生,实力必定会大减。”

    “已经不足为患了。”

    “你我的此番交易已经达成,我再也不欠你任何人情。”

    “我要回那智山了。”

    “此后的事情不再与我有任何关系。”

    说完,这个大天狗便化作一阵狂风消失在了眼前,只剩下来了旁边表情玩味的酒吞童子,他看了看脸色铁青的黑晴明,也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道:“那我也回丹波山了。”

    看着两大妖怪先后离去,黑晴明怒斥道:“竖子不足与谋!”

    他行色匆匆地进入了皇宫大殿内,很快便可以看到一缕缕黑色的气息从其中涌出,那盘踞在鬼京都上方的八歧大蛇也渐渐变得凝实了起来。

    枫叶林。

    从青行灯的口中,苏子鱼总算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一切的源头还得追溯到二三十年前,当时的安培晴明才刚刚拥有‘白狐公子’的名号,可是没有想到突然有一天安培晴明的身体内涌出一股好似污泥般的虚影,然后重新化作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安培晴明。这个黑晴明出现后便开始到处作乱,酒吞童子就是他放出来的,那智山封印大天狗的仪式也是他破坏的。

    青行灯只知道他的身后有九尾狐的支持,很多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

    一直到冥府的阎魔失踪,所有的一切才突然爆发了出来。

    “你要小心黑晴明。”青行灯看着眼前的苏子鱼,缓缓道:“九尾狐为此谋划了数十年,也不知道暗中还有什么后招。”

    说完,她便带着凤凰火去阴阳之隙救那个苏子鱼从未见过的阎魔大人了。

    滑头鬼又不见了。

    这个老妖怪平时没有一点的存在感,有时候你即便是看到他,稍微不注意就会忽视掉。

    他要是想走,苏子鱼都没什么办法。

    这似乎是他的一种天赋能力。

    很快。

    枫叶林就只剩下来了苏子鱼、姑获鸟,以及那个被人称作为‘月姬殿下’的小女孩。

    姑获鸟似乎是并不喜欢跟外人相处,视线淡淡地扫了一眼苏子鱼后,便是坐在一处石桌前安静地泡茶,好似是对外面的一切动乱都毫不在意。那个名叫月姬的小女孩很乖巧地跟在她的旁边,显得比较安分,就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时不时会看一眼苏子鱼,然后又打量一下姑获鸟。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你们这些修道之人不是最喜欢多管闲事吗?”姑获鸟拿起一杯茶,语气冷淡道。

    苏子鱼闻言不由愣了一下,接着摇头道:“我可不是修道之人。”

    “至于多管闲事。”

    “你认为是就算是吧。”

    苏子鱼懒得跟这个大妖怪争辩,万一动起手来也很麻烦,主要是他没有太大的把握打得过对方。

    “外面现在阴阳颠倒百鬼横行,你不去降妖伏魔,老呆在我的枫叶林做什么?”姑获鸟一脸冷淡嫌弃的模样,似乎是打算让苏子鱼走。

    苏子鱼闻言不由反问道:“那你呢?你就坐视这一切发生吗?”

    “关我什么事情!”姑获鸟毫不在意地为自己倒上一杯茶,缓缓道:“这里是扶桑,就算是阴阳错乱化作人间鬼蜮,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难道他们还敢跑到华夏之地去为祸不成?”

    估计是不敢的。

    除非他们是想亲自去面对一下被誉为剑仙之祖的吕纯阳,按照苏子鱼的猜测这位应该是还在尘世活动,要不然他也不会多次听人提起。

    在华夏大地,除了一些特殊的时期,佛道两派都有一些极为牛逼的存在镇场子。

    最近这一千年的时间里面。

    前有吕洞宾,后有张三丰。

    就算是有什么妖魔鬼怪,估计也掀不起什么祸端,没看到不少的妖怪都逃到扶桑来了吗?

    在华夏大地最大的问题永远是人祸。

    眼前的姑获鸟好似是对修道之人极为不待见,缓缓道:“若是没有什么事,你就自行离去吧。”

    看来这位大妖怪是真的不欢迎自己。

    苏子鱼也懒得在这里多呆,直接拱手告辞离开了这片枫叶林。

    最坏的结果就是变成人间鬼蜮吗?

    也对。

    毕竟这里的污染程度也不算特别高,其他世界都能苟延残喘那么久,扶桑就算是彻底沦陷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波及到别处。

    “扶桑的那些神佛呢?”苏子鱼在走之前突然问道。

    他心中有一个疑惑。

    那就是这个世界里面虽然有妖魔鬼怪,但是扶桑传说中的神佛他是一个都没有遇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能量等级的关系,还是说一切仅仅是后人的传说,苏子鱼目前遇到的最厉害的也只不过是一些山灵罢了。

    “神佛?”姑获鸟闻言表情稍微有些疑惑,似乎是很奇怪苏子鱼会问这个问题,想了想道:“没见过。”

    “神社里面倒是供奉了一些地祗,被凡人当做神灵香火供奉。”

    “以前我曾经遇过一个老头叫做惠比寿,倒是有些神道的手段,可是也不怎么厉害。”

    “难道你见过真正的神佛吗?”

    苏子鱼摇摇头道:“没有。”

    “神佛不都是你们这些修道之人封的吗?”姑获鸟表情有些诧异道:“张道陵的子嗣封了那么多周天星斗,你不去问长辈,反而来问我?”

    “你要是想见神灵地祗,自己去汉寿亭侯庙吧。”

    汉寿亭侯?

    关羽!

    苏子鱼闻言不由怔了一下,接着才想起来,好像这个时代连玉皇大帝都没有,那是宋朝道教弄出来的,华夏现在供奉的是昊天上帝,这位其实就是苍天的人格化神灵。

    炎黄子孙口中的‘老天爷’指得就是祂了。

    好像很多神灵确实是道教后来封的,难怪姑获鸟提起神灵的时候一脸的不以为意,估计有些神灵出现的时间还没她早。

    这位姑获鸟应该是汉朝时期的妖怪。

    那会儿扶桑的卑弥呼都还没出生呢!

    不过这位其实也挺可怜的,明明是汉朝时期的妖怪,硬是被人给赶到扶桑来了。

    姑获鸟,世人名为鬼鸟,荆州为多。

    难怪这个大妖怪会提起汉寿亭侯,好像她的老家就是荆州。

    苏子鱼离开枫叶林后感觉轻松了不少,他直接动身返回京都,还没到达京都就看到了一堆的行人在往别处逃,王公贵族驾驶着车马带着随从搬家,平民百姓也是拖儿带女大包小包地往外跑,一眼望去人流延绵出去十多里,好似整个京都内的人都逃出来了。

    京都内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子鱼悄悄地混入了人流中,很快便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昨夜的京都才是真正的百鬼夜行,三分之一的京都都在大火中化为废墟,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遇害。

    京都闹鬼!

    在经历了可怕的一夜后,第二天不分男女老少平民百姓还是贵族公卿都在往外面逃。

    偌大的京都在一天之内变得空荡荡的,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都逃离了这里。

    “妈呀!”

    “吓死我了!居然一下子跑出来了这么多的鬼怪!我们还是去江户吧!”

    苏子鱼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一辆贵族公卿的马车后面,趴着两只黑褐色的鼬鼠,它们好像并没有发现苏子鱼,依旧再道:“是啊。还是去别的地方吧。听说左京的那只狸猫都被恶鬼吃掉了。这人变成了鬼怪居然这么可怕!”

    “真是吓死妖怪了!”

    这两只鼬鼠躲藏的很好,苏子鱼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摇摇头直接进入了京都内。

    居然连就妖怪都准备跑路了吗?

    京都的街道上空荡荡一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外面还是大太阳,可是进入京都范围内后却是一片阴沉沉的天气,好似是有什么东西笼罩着云层。苏子鱼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到什么人,远处是一片大火焚烧后的废墟,四处都是关闭的店铺,偶尔有行人出现也是匆匆而过。

    不过就是一天的时间,整个京都都好似变成了一座鬼城。

    ………………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7/1096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