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阴影下的渡鸦!【1500月票加更】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

    伦德。炉火酒馆。

    这座酒馆位于旧城区的东南侧,虽然装修比较破旧,但是来喝酒的人却不少。

    两个女巫猎人打扮的男人坐在角落里,此时正在小声地讨论着一笔生意,在他们的四周空出来了一圈,几乎没有什么普通人敢坐到他们的旁边。

    这两个女巫猎人讨论的生意是关于一个略有资产的外地商人。

    这个商人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他们正在计划如何给她安排上一个女巫的身份,只要弄出来一点证据证明她有可能是一个‘女巫’,那么他们两个就可以发一笔横财。

    通常情况下,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只要足够聪明的话,都知道应该拿钱解决。

    就算是有老顽固不愿意拿钱出来,他们也可以把那个女孩抓走关上那么几天的时间,至于这几天会在阴暗的地牢里面发生什么事情,那就没有人会知道了。

    绝大部分的情况下,这些被女巫猎人敲诈的人都是想办法用钱摆平。

    世俗和教会给了女巫猎人抓捕的权力,而这项权力并没有被严格限制,很多人混进女巫猎人的行列都是因为有利可图,是不是女巫完全就是他们一句话的事情,稍微栽赃一点证据就可以把人关起来,到时候就算是救出来了也是饱受折磨,不少女孩就是这样自杀的。

    这些年有不少漂亮的少女都逃往了南方诸岛,因为那里是女神弗蕾雅的信仰区域,侍奉她的教会跟永恒之火不一样,他们会保护女性和孩童。

    这位女神是这个世界最古老的信仰。

    宗教符号是处女、孕妇和老妇人,她的祭司掌握着一定的法术,但是更加精通草药学,跟德鲁伊的关系很不错,会庇护那些受到迫害的女性,她的神职比较广泛,大地、爱情、生育等等都带一些,但主要还是针对女性的领域,许多产婆都是从她的祭司那里学会的知识。

    这位女神的教会跟永恒之火的关系比较紧张,经常会保护那些被女巫猎人迫害的少女。

    十来分钟后。

    这两个女巫猎人已经是悄悄地商量好了明天栽赃陷害的计划,他们略带醉意地勾肩搭背走了出去,直接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面。

    “今晚要不要去快活一下?港口那边来了一批北方的少女。”一个女巫猎人一边解开自己的裤腰带,一边满嘴酒气道:“听说她们很热情!”

    “是吗?那倒是可以去见识一下。”另外一个女巫猎人嘿嘿笑道。

    在这个时代随地大小便是很常见的事情,尤其是这种贫民生活的旧城区。

    踏踏踏。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披着灰黑色斗篷的男人也跟着从酒馆里面走了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将手放在裤腰带上,似乎也打算就近尿一泡。

    “滚远一点。乡巴佬!”旁边的女巫猎人毫不客气地骂道。

    一道寒光划过。

    就在两个女巫猎人觉察到有点不对劲的瞬间,这个男人突然挥出了腰间的匕首,干净利索的一击,鲜血喷涌,眼前的两个女巫猎人同时被割喉。

    砰砰。

    范特辛的一张脸暴露在了月光下,他挥出匕首刺在了女巫猎人的肾脏位置,摁住他们的脑袋一直到他们的身体逐渐停止抽搐。

    “咳!呸!”

    一口浓痰落在了女巫猎人的尸体上。

    范特辛想了想,有点厌恶地用脚踢了一下两具尸体,接着将他们翻过来伸手摸索了一下。

    两个钱袋子被他给掏了出来。

    “看不出来你们还挺有钱的。”范特辛伸手掂量了一下钱袋子,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小巷。

    夜色掩护下。

    范特辛独自一人离开了这座城市,他骑着一匹马直奔科伦的方向。

    在走之前,他放飞了一只黑色的乌鸦。

    维卡多。熊谷镇。

    这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城镇,大概只有一千多点的人口,因为附近有不少凶猛的野兽活动,平时也没有太多的商人经过。

    镇子的前面是一个小小的铁匠铺。

    它的老板是一个异常壮硕高大的男子,强壮的好似一头棕熊,他有着一头灰白色的头发,脾气暴躁,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每天就是坐在门口抽烟发呆,偶尔会拿起沉重地铁锤敲打出来几把菜刀。

    这个名叫列夫的男人来到这里生活已经有将近五年的时间了。

    平时也不喜欢跟人相处,所以也没什么人会过来打扰他,更没有人会惹麻烦,要知道当年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可是徒手击毙过一头黑熊。

    以前会有村子里面寡居的妇女看上他,想着两个人能不能凑合一起过了。

    但是这个老家伙每次都是暴躁的拒绝,最后也没有人再提这件事情了。他看起来大约是四十多岁的模样,无儿无女,一个人住在铁匠铺里面,显得跟整个镇子都有点格格不入,在其他人眼中他属于是一个怪人。

    哐当。

    今天这个老男人依旧是坐在铁匠铺门口抽着自己的烟草,他跟一些矮人有点交情,经常会从矮人的手中弄到一点烟草。

    旁边偶尔会有人经过,但是没有人会去打扰他。

    因为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有时候发呆能一个人呆上一整天的时间。

    天色渐暗。

    就当列夫准备收拾东西关门时,突然间一道寒光直刺他的胸口,在这生死的一刹那间,这个老男人以他所不应该拥有的敏捷身手避开,然后瞬间抡起沉重的铁锤砸了过去。

    哐当!

    黑暗中一个消瘦的身影翻滚后撤拉开了一点距离,就当对方好似一头发怒的棕熊般扑上来时,他咳嗦了一下,用沙哑的声音道:“好久不见。老家伙。”

    “我还以为你已经拎不动武器了。”

    列夫的脚步停下,拿起沉重的铁锤敲了一下铁毡,沉声道:“你这条毒蛇来我这里干嘛?”

    昏暗的火光下。

    前方露出来了一张有着一道道伤疤的狰狞面容,看不出来年纪的大小,带着眼罩,似乎是瞎掉了一只眼睛,他的身躯很消瘦,胸口似乎是曾经受过很严重的伤,稍微有点气喘,偶尔还会咳嗦一下,他露出了一丝难看的狰狞笑容,声音沙哑道:“那只老乌鸦行动了!”

    一份密封的书信被扔了过来。

    列夫随手接住,借着火光扫了一眼,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然后转头看向了面前的狰狞男子,沉声道:“怎么?你们这些毒蛇也忍不住了?”

    “桀桀。”消瘦男子以前似乎是受到过很严重的酷刑,声带应该是被伤过,笑声很刺耳,沙哑道:“难道你忘了熊学派当年流过的血吗?”

    “还是说。”

    “你已经跟那些懦夫一样,彻底失去了斗志。”

    “准备在这里装作一个普通铁匠直到老死?”

    轰。

    列夫猛地一拍铁毡,以跟他体型不匹配的敏捷身手冲了上去,单手就将眼前的男子给拎了起来,压抑着咆哮着克制着,缓缓道:“你再说一遍!”

    眼前面目狰狞的男子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渗人的笑道:“冷静点。”

    “这么多年了。”

    “你还是这么暴躁!”

    砰。

    列夫随手将这个男子扔了下去,拿起一瓶酒灌了一口道:“你们这是在送死!”

    “怎么?你怕死了?”这个男子的脸在火光下好似一个厉鬼,他怪笑道:“当年徒手击杀过狮鹫兽的列夫也会有怕死的那一天了?”

    哐当。

    列夫拿起铁锤重重地敲了一下,沉声道:“老毒蛇。你是要找死吗?”

    桀桀。

    那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惨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面前的列夫,随后转身离去,远远地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话我已经带到了。”

    “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熊也许已经失去了斗志,但是蝮蛇永远不会忘记仇恨!”

    ………………

    (订阅比有点低,似乎是看盗版的人很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就努力的码字吧。求一下月票支持。炎症好了,这两天找时间拔一下智齿。嘤嘤嘤。)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7/1092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