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时之沙漏4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夜幕降临。

    苏子鱼坐在门口的石台阶上看星星,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回忆起以前的一些事情,对于地球上那悠闲度日的生活更是无比怀念。这两天他感觉到村子里面的其他人对他的态度有一点点的变化,这是一种并不友好的变化,普通人也许感觉不出来,但是对于从小寄人篱下的苏子鱼来说却是相当的明显。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他的过去了,本来苏子鱼也应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和美好的童年,但是奈何老爹不争气,染上了该死的毒瘾,最后什么都变得支离破碎了。

    小时候的事情许多都不记得了。

    苏子鱼从五六岁开始就寄养在自己的大伯家,他的童年生活并不是很美好,因为大伯自己就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家庭条件也只能说是很普通。最开始苏子鱼过得其实很不好,因为大伯母很现实很不喜欢他,认为大伯给自己家里添了一个大负担。但是好在苏子鱼从小就很聪明很懂事,他知道如何去适应环境,而不是等着环境来适应他。这种情况下,他从六七岁就开始帮着家里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并且一点一点的改变着整个家庭成员对自己的看法。

    姐姐和弟弟对他的态度变得友善了许多,不再认为他是会抢走父母关爱的敌人,大伯母对他也好了很多,至少知道他是一个好养活的孩子。

    一直到苏子鱼开始上学,他的童年才变得美好了许多。

    原因很简单。

    他会读书,比其他的孩子更会学习,成绩基本上都是名列前茅。会读书对于他这样一个没有父母庇护的孩子来说,完全就是最好用的一张护身符。因为会读书,他在学校里面不会被欺负,就连骂他一句‘野孩子’的人,只要他哭着脸去告诉老师,老师也会好好教训那人顺便让人把家长叫过来。因为会读书,大伯母对他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好,认为这是一个将来会有出息的孩子,不再将他当做累赘,后来甚至对他比亲生儿子还要好,苏子鱼在八岁的时候就说过一句话‘我一定会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了肯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这句话他后来还说过两次,一次是高中,一次是大学。

    让一个年幼的孩子把报答挂在口中是何等的无奈,但是他真的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对一个弱小的孩子来说,读书是他最有利的保护。

    在那个年代农村孩子缀学的比例是相当大的,苏子鱼从来没有因为学费而烦恼过,在姐姐和弟弟都不怎么喜欢读书后,他成为了全家人的希望。因为会读书他在高中时期过得也不错,那个年代学校里面的混子有点多,青春期私底下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架都很正常,在进入初中后老师已经不能再成为他的庇护伞了,他读书多打架都比别人狠,专挑一些狠的地方下手,私底下打过一两次架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了。

    面对叛逆期的孩子,他必须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苏子鱼就这样一路平稳的过渡到了大学时期,他考上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大学,复旦大学。

    高中生活结束后,苏子鱼有一段时间都在工地里面搬砖,主要是为了赚点生活费,因为学费已经给大伯家庭带来了很大的负担。工地是个好地方,只要肯卖力气就有钱拿,而且没什么要求,更不会拖欠工资,顺便还能锻炼身体。

    在大学时期他算是真正的独立了,不用在小心翼翼地讨好着身边的人,不再需要大伯的关照,不再需要老师的庇护,不用再看人的脸色生活,他一边勤工俭学一边寻找未来的方向,最后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后的工作却是跑去做了手机游戏。那会儿正好迎来了手机游戏的爆发期,基本上只要是做得还行就有上千万的月流水,他成功在毕业几年后迈入了管理阶层,进入了年薪百万的行列,也算是稍微有点成绩了。

    这期间苏子鱼也谈过几次恋爱,分分合合,但都没能走到最后,他可能本质上有点孤独,有点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

    工作后帮家里重修了房子,堂弟后来娶老婆也是他帮忙在市区买的房子,本来苏子鱼是想直接付清送给堂弟的,就当报答大伯他们的养育之恩。但是大伯阻止了他,这个经常被媳妇骂的时候屁都不敢吭声一下的男人摇头拒绝,坚持让他只给一个首付,还要堂弟以后把首付的钱还给他。这个很少说话的男人有着自己的坚持,就好像是苏子鱼这个人不欠人情有恩必报一样,从那以后他就在上海定居了,后来还养了一只肥硕无比的橘猫。

    苏子鱼这个人对于物质的需求并不大,所以有点钱的时候喜欢去旅游,收集一些稀奇古怪的藏品,一直到他从二道贩子那里买来了一个据说是来自埃及的金色沙漏。

    然后,他就被坑惨了。

    “唉。也不知道我的胖橘怎么样了!”苏子鱼看着夜空不由叹了一口气道。

    大伯他们倒是不用担心,堂姐堂弟都陪在身边,乡下有别墅,城里有小楼,苏子鱼赚到钱后给他们安排的妥妥当当,还买了养老保险,算是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自从独立生活后,他基本上就是过年会回去看一下,那边没什么好担心的。朋友真正交心的几乎没有,大城市里面的人都很现实,只能说苏子鱼会做人相处的都还不错。唯一让他最为牵挂的反而是那只橘猫,因为它陪了苏子鱼很长时间,后来被他养得太肥了,几乎没有什么捕食的能力。

    “希望有人收养它吧。别变成流浪猫就好。”苏子鱼喃喃道。

    他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后背上的鞭痕已经好了许多,不过他还需要好好休养一下。

    第二天。

    他起来时听到了外面的喧哗声,推门而出时看到了一个握着剑的年轻男子,他似乎是叫罗特,应该是这个发音,对方的目光并不友善,最近村子里面的人对他的态度都在慢慢变坏,虽然苏子鱼什么都没有做,可是这些人已经越来越排斥他了。

    排外性。

    可能是他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村子里面的居民有时候会对着他指指点点。

    “苏。”很庆幸琳娜对他的态度还是很友善,她给苏子鱼端来了食物,并推开了挡在前面的年轻人。语言不通双方根本没有办法正常交流,但是苏子鱼感觉到村子里面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些很不好的事情。

    琳娜今天没有教他剑术,他们在村子的四周布置陷阱。

    外面有两个村民在监视他,他似乎又被限制了活动范围,那个叫罗特的年轻人看他的目光很不友善,苏子鱼也不知道原因,反正就是这两天的时间突然对他很不客气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隐约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这股味道很容易被分辨出来,来自前面第二栋的木屋里面。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琳娜来的次数变少了许多,每次过来神情都有点低落,那个名叫罗特的年轻人经常跟在后面,眼睛一直盯着苏子鱼,名叫肯的男子反而极少露面,偶尔一次看见他似乎发现他手臂上带着伤,上面缠着一圈的绷带。苏子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跟这些原住民根本无法正常交流,活动范围也被限制在木屋附近。

    “必须学会忍耐。”苏子鱼这样告诉自己。

    他是一个善于适应环境的人,他很明白现在多生事端容易惹来麻烦,尤其是那些原住民对自己越来越排斥的情况下。因为金色沙漏的关系,苏子鱼在这个世界可能呆不了多久,说实话这里的人有点凶神恶煞,他不想这个时候发生什么意外。老实说他现在也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每天就是等精神恢复好后去研究那个神秘的金色沙漏,试图理解上面所印刻的无比复杂繁琐的符文。

    但是他的收获很少,因为这是一件极度耗费精神的事情。

    不过他的收获也并不是没有,他发现了一个类似刻度表的符文,上面还有一些特殊的印记,跟遭遇蛇人时不同的是,他发现上面多了一个符文印刻,这极有可能就是金色沙漏记录的世界坐标,里面的某一个符号可能就是代表着地球的位置。

    夜幕降临。

    苏子鱼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所以睡觉的时间比平时要晚一点,过去他都是十一二点才睡觉,这种习惯还没有完全改过来。因为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玩,他这个时候只能够看看天上的星星,白天无聊的时候还在地上画个棋盘自己跟自己下棋。

    果然还是地球上的生活丰富多彩,这里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

    作为一个游戏研发人员,他每天都会名正言顺的玩一会儿游戏,而在这里他几乎没有什么娱乐项目。

    “啊!”

    就在苏子鱼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把他给吓醒了。外面顿时混乱了起来,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还有一些惊慌凌乱的说话声,许多火把被点燃了,他最终还是没忍住心中的好奇,悄悄地穿上衣服溜出了自己的房间。

    ………………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7/1087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