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7.以假乱真(一更)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47.以假乱真(一更)

    被挤到一边的戚枫手忙脚乱地跟凌可说了声“明天再聊”, 挂了电话就朝他哥吼道:“不是说好把床让给我!?”

    戚屿抽了只枕头抱在怀里,卷了卷被子一脸满足地闭上眼睛:“睡觉睡觉……”

    “别装睡!”戚枫气得掀被而起,抓起边上另一只方形抱枕猛拍他哥, “起来!你在这儿我都不能睡大字型了!”

    戚屿抱紧枕头边躲闪边回骂:“你好意思让你哥我去睡又硬又冷的沙发自己在这里睡大字?小时候《孔融让梨》是不是白学了?”

    “什么又硬又冷!那个沙发明明软得不得了!”戚枫放下抱枕, 又像搓擀面杖似的拼命推他哥。

    “既然软得不得了你去睡睡试试?人都躺不直!”戚屿被他推得背过身去, “你小时候明明最喜欢跟我睡的,每天晚上还抱着我讲悄悄话, 你变了你!”

    “靠!”戚枫抓狂道,“那时候我俩长得还没有一米高!你看看我们现在多大了!?”

    戚屿:“你干什么, 你还敢对我动手?你有没有一点规矩?……”

    就在这时, 戚枫那边的床头柜上忽然响起了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

    两人皆是一愣,因为那手机来电铃不是戚枫的,而是戚屿让戚枫新买的那台手机的默认铃声。

    “这么晚谁啊?”戚枫拿起手机, 看着屏幕上一串陌生的号码, 嘀咕了一句, 问他哥, “接不接?”

    戚屿被戚枫闹得有点懵,一时也有点纳闷,他不是设置转接了么?怎么自己的手机没响这只反而响了起来?难不成是打给新号码的广告电话?

    他看向自己习惯性放手机的位置, 却见那地方空空如也。

    ……等等, 不对,他好像把手机落在客厅那了!

    而这个时间会打电话过来的……

    等戚屿反应过来已经迟了,戚枫已在他的默许下滑向了接听, 还开了免提:“喂?”

    戚屿瞬间像条被锅烫到的活鱼似的从床上弹起来,劈手夺过弟弟手里的电话, 关了免提。

    “……戚屿?”对面传来熟悉的嗓音。

    戚屿一边下床一边故作镇定地“嗯”了一声。

    那边沉默片刻,问:“你和谁在一起?”

    戚屿:“……”

    因为不打算把找弟弟当替身的事告诉任何人, 戚屿自然也不能让对方知道戚枫在这里过夜。

    他故意道:“没谁,就我一个人。”

    傅延昇:“……”

    戚屿朝戚枫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心虚地走向客厅:“这么晚了,找我干什么?”

    “以前比这晚不都找过?”男人的声音有种诡异的平静,“睡了没?”

    戚屿含糊地“哦”了一声,在沙发边的茶几上找到自己的手机,点开一看,上面果然有一通傅延昇的未接来电。

    “快睡了。”戚屿说。

    傅延昇又沉默片刻,道:“行,那你睡吧,晚安。”

    说罢也不等戚屿回应,就把电话挂了。

    戚屿:“……???”

    这男人干什么?莫名其妙!

    戚屿郁闷地把手机往沙发上一丢,生了会儿闷气,才慢慢回过劲儿来。

    刚刚傅延昇是不是听见戚枫的声音了?对方该不会误会自己半夜三更和什么野男人……

    呃。

    戚屿黑着脸拿回手机,点开微信里傅延昇的对话框,摸着输入键犹豫了几秒,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

    算了。

    他们现在又不是情侣关系,就算他找别的男人过夜又怎么了?

    姓傅的想吃醋就吃醋去吧。

    戚屿脑补了一下对方为自己吃醋的模样,心中又莫名升起一股报复般的快感……哼哼,叫你之前撩我撩得欢?

    等戚屿在客厅回味够了返回卧室,才发现戚枫已趁机把被子全卷在了自己腰上,还嚣张地在那张两米宽的床上躺出了一个“大”字!

    “…………”

    操,狗男人大半夜打什么电话?害他失守阵地!

    ***

    次日一早,戚枫是被他哥一屁股从美梦中踹醒的。

    “别睡了,起来上班去了!”

    “???”戚枫睁开眼睛,只见戚屿像周扒皮似的立在床边,一脚攀在床沿上,身上还穿着真丝睡衣,脸上的表情阴郁得像是全世界欠了他钱。

    戚枫倒是一夜好眠,心情不错,懒得和他哥计较。

    起床后洗漱完,戚枫从他哥衣柜里挑了件莲灰色鹤纹的衬衫,下|身墨茶色黑西裤,配同色系领带。

    他衣品一向不错,又擅长打扮,明明都是当总裁,他这一身穿的偏偏比他哥平时多出一股风流劲儿来。

    “怎么样?”等戚枫调整着领带结从更衣室出来,戚屿眼前都不由地一亮。

    那件衬衫的颜色是灰中泛着一点淡紫的,加上暗银色的鹤纹,戚屿总嫌这配色太轻佻,一次都没穿过,没想到看戚枫跟这么一搭,还挺好看。

    “可以以假乱真了,”戚屿刚夸了他一句,就见戚枫咧嘴一笑,他立即皱眉道,“别笑,笑了就像个花花公子!”

    戚枫嘴角一抽,边戴耳扣边恨恨地瞪了戚屿一眼:“你简直压抑我本性!”

    早餐是戚屿叫了酒店客服直接送到房间来的,等戚枫吃完已经八点十五分。

    戚屿把他送到门口,又叮嘱了几句:“你一会儿用新买的手机上自己微信,有什么情况随时跟我联系,实在碰上应付不过来的,就说身体不舒服,用拖延战术拖过去。”

    “知道了知道了!”戚枫用两只手推了推自己的脸的肌肉,深吸了一口气,板着面孔走了出去,并在心底给自己打气——不就是装深沉装高冷么,不难。

    下楼后,戚枫见到酒店门口果然停着的一辆尾号980的奔驰。

    他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上了车,副驾座的程秘书恭敬地对他道:“戚总早上好。”

    戚枫“嗯”了一声就低头看手机。

    那程秘书果然没话了,看样子还挺顺利?

    他打开微信给他哥发了一句:“你一般在车上都干什么?”

    戚屿:“用ipad浏览公司邮件,或者就坐着。”

    戚枫:“就坐着?”

    戚屿:“想点事情。”

    戚枫:“……”

    这时,程秘书又开口了:“戚总,今天上午花源服饰的公关部经理来我们公司作友好交流,您要一起参加吗?”

    戚枫:“???”

    花源服饰总经理?友好交流?这剧本走向是不是不大对!?

    戚枫:“我……考虑一下……”

    他边说边快速给他哥发消息,把刚刚程秘书说的事转告他哥。

    戚屿:“小公司,只是公关部经理来你用不着出面,让底下的人接待就行。”

    戚枫沉声对程秘书说:“你们接待一下吧,我不参加了。”

    程秘书:“好的。”

    车上没事,戚枫好奇用手机搜了一下花源服饰,看到了好几个耳熟能详的品牌,包括他之前给凌可买的那件299的枫叶刺绣T恤,居然也是这一家的。

    ……这在哥哥眼里居然只是小公司!?

    爸爸的公司有这么牛逼的吗?

    戚枫一脸凌乱。

    几分钟后,戚屿又对他道:“不过他们回头还可能跟你汇报那边的合作意向,你听听就好,就说让秦总拿主意。”

    戚枫:“……”

    ……妈的,太难了!

    到了公司,戚枫跟着程秘书坐电梯上楼,在电梯里碰上几个公司员工,也都恭敬地叫他“戚总”。

    戚枫扫了他们一眼,又有点懵逼,这些人都谁?

    不过他们在27层就都下了,包括程秘书,戚枫记得他哥说过“自己”的办公室在28层,忍着怀疑又上了一层,出去后见到美薇公司的名字才舒了口气。

    这前台他眼熟,是叫郭巧?

    戚枫进门时多瞄了她一眼,就被那姑娘叫住了。

    “戚总早上好!”对方热情地指了指面前的透明果盘道,“这是我在家亲手做的黄油饼干,带来公司分享给大家吃,您也来一块么?”

    “呃……”戚枫走过去,见里头被做成爱心、小兔、小熊模样的饼干,他随手挑了个小兔子,强忍着笑容道,“谢谢。”

    “不、不客气,想吃再来拿。”郭巧满眼春光地望着他。

    离开前台,左拐,走到底,第二间,是这里吧?

    戚枫推开门,看见已经在里面的吴双,松了口气,找对了。

    “戚总早。”吴双手里也拿着一块饼干。

    “早。”戚枫朝他点了下头。

    “前台那妹子真有心,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天天换着花样做小点心,我都跟着有口福了,嘿嘿。”吴双笑说。

    戚枫看了看手中的小兔子饼干,咬了一口,心说原来她是特地为引起哥哥的注意力做的啊?

    味道还挺不错……

    见吴双眼神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戚枫问:“怎么了?”

    吴双:“呃,没什么。”

    戚枫把剩下的半块饼干也塞进嘴里,反思了一下,他刚刚没笑也没多说话吧?

    哥哥说过,吴双是他自己招的助理,实在演不过去,被发现也没有关系,但能演就尽量演,因为被吴双认出来说明距离被别人看出来也不远了,所以戚枫没敢掉以轻心。

    坐下后,他先用手机给他哥汇报了一下情况:“到办公室了,一切顺利。”

    戚屿:“Good Job.”

    戚枫:“不过你昨天给我看的资料是不是不全?我刚在电梯里碰上几个人都不认识。”

    戚屿:“我昨晚给你看的只是平时接触比较多的,整个公司上下几百号人,我都记不全,你不认识也没关系。”

    戚枫:“……”

    戚屿:“你看到我办公桌了吧?上面那台电脑的密码是我俩生日,接下来你上网看看电影就好了。”

    戚枫:“哥,你记不全没事,我记不全心慌啊!你能理解没复习好就上考场的那种焦虑感吗?快告诉我哪里能看到公司所有人的照片!”

    戚屿:“你打开电脑,桌面上有个美薇公司logo的图标,打开那个,找公司员工那一栏,就能看到所有部门所有员工的详细资料。”

    戚枫:“ok,我看看,有问题再问你。”

    戚屿在酒店里呆了一个小时都没等到戚枫再发什么问题过来,稍稍放了心,接下来他也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了。

    上周整整一周,戚屿都在随时听卫天瑞发过来的录音文件,直到上周四,那支被留在美薇服装厂生产车间主任办公室里的录音笔才起了作用。

    那天下午,录音文件里出现了一段有利于他们进一步调查的关键信息——生产车间主任在五点左右接了通电话,承诺厂房里正在制作的一批衣服能在这周一凌晨四点交货——也就是今天。

    美薇服装的出厂、审核和仓库收发都是有严格日程控制的,今天根本不是仓库的例行收货日,何况又是“凌晨四点”这么诡异的提货时间。

    戚屿得知后就让卫天瑞他们提前在服装厂附近设监控,打算看看来提货的人到底是谁。

    今天早上六点,当戚枫还在沉睡的时候,戚屿已经看到了他们偷拍到的录像。

    来拿货的人开了一辆私人的小货车,包含驾驶员一共两个中年男人,从服装厂提走了十个一立方大小的纸箱,但箱子上一个都没印美薇的商标。

    同时,杨记者那边也在跟踪了邱如松几天后,发现了对方常去的一个可疑据点——海城毗连嘉市的一幢别墅。

    此刻,他们正在那里蹲点。

    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戚屿瞄了一眼,接通后,听杨记者在那边道:“发现你说的那辆货车了。”

    “好,”戚屿起身,抓起戚枫留在沙发上的那顶黑色渔夫帽往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脑袋上一按,又找了自己的口罩戴上,“我现在过去你那边。”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53880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