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5.当我老婆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45.当我老婆

    “傅老师?”戚屿双手揣兜, 笑吟吟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道,“你怎么在这里?”

    ——傅延昇是在这里等他的么?

    ——这男人终于忍不住主动找上门来了?

    ——哈哈, 他也有这一天!

    戚屿像是捡着了什么便宜, 面上透着一丝得意。

    “真巧, ”傅延昇手上夹着一支没点的烟,看了他一眼, 起身道,“有个客户约我在你住的这家宾馆酒店吃饭, 刚吃完, 在等车,我正要走。”

    戚屿一愣,要走?

    傅延昇不是来找他的?

    ……骗人的吧!?

    说着, 傅延昇的手机还真响了起来!

    男人给他看了一眼, 屏幕上果然显示着“出租车司机”这几个字的来电标识。

    傅延昇边瞅着戚屿边接通了电话, 对那人说:“对, 我在假日酒店,逢春路过来还有五百米就是……”

    戚屿:“……”

    看着青年越瞪越大的眼睛和眸中泄露出来的恼怒,傅延昇勾了下嘴角, 又对着电话道:“不好意思师傅, 我行程有变,暂时不需要车了……回头我给你补个红包,辛苦。”

    戚屿:“…………”

    傅延昇收起电话, 看着他道:“既然都碰见你了,先不走了吧。”

    戚屿暗哼一声, 偏头道:“上去坐坐?”

    见傅延昇跟了上来,戚屿才稍稍解气——刚刚这男人要是敢直接走, 他就把兜里那个盒子丢到马桶里去!

    两人进了房间,戚屿照例问了一句:“茶?酒?”

    “茶吧,上次那老君眉挺不错,都没喝两口。”傅延昇说。

    戚屿心道没喝两口不是你自己抹完药就跑了吗,还赖我?

    打电话给酒店客服,点了茶,戚屿转身去卧室,悄悄把裤兜里的礼盒拆了,取出里边的东西重新塞进兜里,把盒子留在了卧室的床头柜上。

    出来后,戚屿径直走到沙发边,面对着傅延昇坐下,却见对方正打算把刚刚那根没抽的烟放回烟盒。

    “怎么不抽?”戚屿问。

    “不在这儿抽了,”傅延昇垂眼道,“怕熏着你。”

    楼下大堂也是无烟区,戚屿猜傅延昇拿着烟原本是打算出去后抽的,现在跟着自己上来,又顾及到他,才要放回去。

    戚屿望着他笑:“没事,你抽吧。”

    傅延昇手上一顿,戚屿又说:“我爸也抽烟,我不反感这个味道,”他瞅着傅延昇的那根细长的烟卷说,“你的烟还挺好闻。”

    “你觉得它好闻,你估计也会喜欢上,”傅延昇笑了笑,终于放弃了放回烟的举动,问他,“以前试过么?”

    戚屿摇头:“没有。”

    “越晚开始越好,上瘾了不好戒,”傅延昇边说边伸手去掏打火机,就在这时,“咔”的一声,一簇蓝色的火苗凑到了他眼前。

    傅延昇一愣,看着眼戚屿手里握着的东西,下意识地把烟凑了过去。

    那是一只S.T.Dupont的盖茨比打火机,银色十字纹款,很亮眼。

    “你有烟瘾?”戚屿问。

    “还好,一天最多两三根,压力大的时候会翻倍,但这个量我也在有意控制,”傅延昇将点燃的烟放到唇间,缓缓吸了一口,眼睛仍盯着戚屿的手,“打火机不错。”

    戚屿把那轻巧的小玩意儿放在手中开盖关盖地玩了一会儿,掀起眼皮问:“要不要?送你?”

    傅延昇:“送我?为什么?”

    戚屿漫不经心道:“别人给的,我现在又不抽烟,留着也没用。”

    “这样啊……”傅延昇眼皮微低,笑说,“还以为你特地给我买的呢。”

    “不要?”戚屿轻哼一声,心说想要我特地给你买?想得美。

    他假装要收起来:“不要算了,我回头给我爸去。”

    傅延昇无奈地朝着他摊开手掌。

    戚屿激将法得逞,暗笑着把打火机放进男人的手心。

    “你都在心里把我放在你爸之前了,我说不要好像有点不知好歹?”傅延昇把打火机握在手里轻轻摩挲了一会儿,柔声道,“谢了。”

    戚屿:“……”

    茶来了,戚屿起身去开门,服务员进来把茶壶茶杯都整齐地搁在茶几上,说了句“慢用”后退了出去。

    戚屿重新坐下,傅延昇这才看向他的侧脸问:“你的耳朵怎么了?”

    戚屿嘚瑟地偏头:“怎么样?好看吗?”

    傅延昇的表情有点奇怪:“怎么还往耳朵上夹个石头,不难受吗?”

    戚屿差点吐血,今天他戴着这个黑曜石晃了一天,别人看见他都是两眼放亮,不是夸潮就是夸帅,怎么到了傅老师这里就变成“夹石头”?

    不过傅延昇是怎么看出来夹上去的?明明吴双就问他是不是打了耳洞……

    戚屿忽然间又有点好奇,如果他和戚枫分别出现在傅延昇面前,不知道对方能不能一眼就认出来。

    他歪头把耳扣解了,还别说,夹了一天确实挺难受的。

    傅延昇盯着他的耳垂“啧”了一声:“脸都没好透,又把耳朵夹红了,你怎么这么爱折腾自己?”

    听着傅延昇的话,戚屿恍惚觉得自己前天怼弟弟的那句“你是不是受虐”又回报到自己身上来了!

    他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弟弟反驳自己的那句话:“要你管。”

    傅延昇挑眉:“你都叫我老师了,我不能管?”

    戚屿“哧”了一声:“老师算什么?又不是我老婆。”

    傅延昇:“…………”

    在戚屿说完那句话后,傅延昇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了好久。

    气氛忽然间又有点诡异地暧昧起来,戚屿故作镇定地给对方斟了杯茶,听傅延昇又问了一句:“当你老婆要什么条件?”

    戚屿手一抖差点没把茶洒出来!

    ……操。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点,想一想傅延昇问这句话的目的。

    ——那肯定不只是在撩他,可能是借机试探自己选择对象的要求?

    戚屿暗暗一笑,晃着脑袋道:“当我老婆啊?那就只能听我一个人的话,不能欺骗我、背叛我、忤逆我,无论我做什么都要支持我、鼓励我、帮助我……”

    他想了想,看向傅延昇,故意恶趣味道:“以后还得给我生宝宝。”

    傅延昇挑眉:“要求这么多?”

    戚屿:“那当然,我们戚家的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傅延昇端起茶杯,沉吟道:“不能忤逆你还怎么管你?你自己说话都自相矛盾……”呷了口茶,又低声道,“我看你缺的不是老婆,是老公。”

    戚屿:“…………”

    ——Fuck,这男人是怎么回事?

    戚屿怀疑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他估计会想天天家暴傅延昇!!

    “晚上你又被谁约了?好端端放我鸽子。”傅延昇忽然转移了话题。

    戚屿一边在脑海里狠揍了对方一顿,一边面不改色道:“美薇那个PWC部门主管,邱如松。”

    “哦?你去见他了?”傅延昇好奇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因为傅延昇也在调查合同的保密人员范围之内,戚屿现在并不瞒他这些事。

    他简单说了说自己对邱如松的初步印象,包括对方的行事作风,让傅延昇帮自己一起分析。

    当听说邱如松在门口送了戚屿礼物后,傅延昇镜片后的眼睛忽然带上了一丝审视的味道:“你给我的打火机不会是他送的吧?”

    对方陡然展现的严肃一面把戚屿吓了一跳,立即反驳:“当然不是,他送我的是一对宝格丽袖扣,我当场就退回去了。”

    “哦……”镜片一闪,傅延昇的眼神又恢复了平静温和的样子,仿佛刚刚那一瞬间的逼视只是戚屿的错觉,“你没收就好。”男人道。

    但戚屿反应过来却觉得生气——傅延昇刚刚凭什么这么质问他?

    在对方眼里,自己难道是个收了礼物转手就拿去讨好他的家伙!?

    傅延昇分析给他听:“邱如松选择在门口送你东西,很可能是提前预谋的,如果被人拍到你收了,那就是行贿受贿的证据。”

    戚屿冷笑一声:“傅老师,我有这个常识。”

    他知道傅延昇只是在担心他,自己不该这么情绪化,但他就是觉得胸腔里憋了一团气,无处可发。

    因为那只打火机是他为了送傅延昇而精心挑选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别人给自己后再转送,所以被误会他才会觉得难受。

    可这是他自己撒的谎,他也不能埋怨对方什么。

    两人又聊了些别的,傅延昇似乎察觉到了他不高兴,也跟他讲了些自己工作上遇到的好玩的事,但因为刚刚的不愉快,戚屿一直表现得有些悻悻。

    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眼看时间又快到十二点,傅延昇终于起身准备离开了。

    戚屿慢吞吞地起身送他,到了门边,傅延昇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两人隔着一米多的距离,戚屿不冷不热地笑了一声,调侃他道:“怎么,你还舍不得走啊?”

    傅延昇迟疑片刻,忽然朝他走了过来。

    “干什么?”戚屿一怔,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傅延昇走近他,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把人往自己怀里一扯,戚屿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对方拥进了怀里。

    他脑中瞬间警铃大作——这狗男人终于按捺不住想动手了吗?说好不勉强的呢!?

    戚屿当然不会这样乖乖就范!他浑身僵硬地准备抗拒,但就在这时,他听见傅延昇在自己耳边说:“好了,刚刚是我不好,我说错话了……谢谢你给我买的打火机,不生气了,嗯?”

    男人的嗓音低沉又温柔,还带着一股示弱般的讨饶,像羽毛在搔戚屿的心。

    戚屿一下子就没了力气。

    傅延昇说完那句话,又抱了他两秒,才松开他与他对视。

    “你要再生气,我就真留下来了啊。”男人的语气有些无奈。

    戚屿脸颊发烫,伸手把人推远了点,气息不稳道:“谁生气了?赶紧走吧!”

    傅延昇抓着他手臂的手慢慢下滑,滑过手腕,抚过手掌,又在戚屿的手心上挠了一下,察觉到对方的手指敏感地一缩,才彻底松开他,退了两步:“我走了,早点睡。”

    等对方关门离开,戚屿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跳到嗓子眼了!

    他感觉刚刚被碰过的地方都在灼灼发热,他的手,他的脸,他的耳朵,包括他的大脑……

    不行,他必须做点什么事冷静冷静!

    戚屿飘飘然地来到卧室,从床上抓了一个正方形靠枕往上一抛,握紧拳头,“嘭”地把柔软的抱枕击飞出去。

    ——这狗男人居然敢抱他?好大的胆子!

    又抓起一个,再打!

    ——抱就抱了,还敢对他的耳朵吹气?简直犯规!

    继续打!

    作者有话要说:

    ——还挠他手掌心?这人怎么这么多花里胡哨的撩法?

    揍翻你!哼!

    ……

    对着抱枕撒了会儿气,戚屿才反应过来——等等,谁告诉傅延昇那打火机是他买的!!!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52231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