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我想见你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43.我想见你

    戚屿绕着戚枫转了一圈, 发型发色都好说,至于身材,由于兄弟俩个子高, 十斤肉匀称的分布在身上, 好像也看不出什么大问题。

    关键是耳洞, 戚屿盯着弟弟左耳上那个十字耳钉就一阵头疼。

    他还记得那是戚枫为了让凌可更轻易地分辨他们,特地去打的, 凌可耳朵上也有一个呢。

    “你拍张我的照片,明天找时间去理发店把头发染回来, 发型也按着我的样子弄一弄。”戚屿道。

    戚枫竖起眉毛:“凭什么是我按照你的弄?”

    戚屿理所当然道:“是你假扮我, 不是我假扮你,当然是你按着我的弄!”

    戚枫无言以对,又问:“那耳洞呢?”

    戚屿蹙眉:“你把耳钉摘了我看看。”

    戚枫配合地摘了, 还侧着脸展示给他哥看, 骄傲地像是在炫耀爱情的象征。

    戚屿瞅了两眼, 不忘吐槽:“染个发不行还非要往自己耳朵上戳个洞, 你这人是不是受虐……”

    戚枫哼哼道:“要你管,这可是我和凌可的专属情侣耳洞,你羡慕就直说, 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

    羡慕?羡慕你个头羡慕!

    戚屿气得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把这个洞给我堵了!”

    戚枫“嗷”了一声, 反手卡住他哥的脖子,怒道:“你说堵就堵?你算老几!”

    “我是你哥!”戚屿也立即伸手反击,兄弟俩转眼间扭打在了一起。

    他们虽然有体重差, 但打架这事戚屿却从小没怎么输过,就算现在比弟弟少了十几斤肉, 他还是略胜一筹。

    两人不知不觉扭到了床上,戚屿用手臂压着戚枫的胸膛道:“堵了!用面粉堵!”

    “堵你妹!”戚枫一个猛虎反扑失败, 气道,“老子不帮你了!”

    “你敢不帮?我把凌可绑走让你再也见不到他!”戚屿眯眼威胁。

    戚枫又一个猛虎反扑成功,骂道:“你是变态吗?”

    戚屿继续反击:“我是变态你也是变态的弟弟!”

    戚枫瞪着他道:“你特么能不能公平点!我好心帮你,你要我做和你一样的头发!还要我堵耳洞!耳朵你就不能自己搞定?”

    戚屿怒道:“我怎么搞定?你不是说这是你和凌可的专属情侣洞吗?我打个耳洞算什么,你要我当第三者?”

    戚枫:“有不用打洞的耳夹啊!”

    “……嗯?”戚屿一愣,松开他道,“你不早说……”

    戚枫真是快被他哥气疯了,从床上起来后还一阵哇哇乱叫:“不早说?你让我说了吗?一言不合就揪我耳朵让我堵耳洞!你怎么变得这么霸道了!肯定是爸爸把你教坏了!”

    戚屿:“……”

    之后两人又聊了聊外貌装扮上的细节,戚屿就返回了酒店。

    卫天瑞已经把当日在美薇服装厂录到的信息进行处理后发给了戚屿。

    白天李光他们去厂里找了厂长和业务部经理,合作请求果然被驳回了,如周日碰上的那个值班经理所说,厂长也让李光去联系邱如松,说他们不能做主。

    戚屿用二倍速听完,没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暂先搁下。

    临睡前,戚屿接到了傅延昇的电话,对方在那头问:“还没睡?”

    戚屿低笑一声:“睡了能接你电话?”

    傅延昇:“在做什么?”

    戚屿不急不缓地答腔:“刚洗完澡躺下。”

    傅延昇又问:“晚上很忙?”

    男人傍晚的时候给戚屿发了条消息,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

    戚屿那会儿已经决定回家,故意没回,心想你丫不是很能忍么?就不回你,一边凉快着吧。

    其实经过昨晚那事,戚屿也很好奇傅老师的忍耐力到底有多强,如果自己一直不联系对方,傅延昇会有什么反应。

    所以从收到消息开始,戚屿也在等傅延昇有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刚刚洗澡的时候,戚屿有一点按耐不住。

    他知道傅老师喜欢自己,他也明白自己早已被这个男人吊住了胃口。

    晾久了,戚屿自己也会想对方。

    但为了测试,他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结果洗完澡不到半个小时,傅延昇就主动给他打了电话!

    ……这忍耐力,好像也不过尔尔嘛。

    戚屿像是又扳回了一城,心情十分愉悦。

    “晚上回家去见我弟了。”他说。

    戚屿想起傅延昇以前每次都说自己爱缠着他,他还傻乎乎地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过分了,现在清醒过来,再一看傅延昇刚刚问的那两个问题,戚屿就觉得好笑,到底谁爱缠谁?

    “你那个双胞胎弟弟?”男人笑问。

    “嗯,”戚屿故意道,“就是你想见的那个。”

    “呵呵,我现在不想见他了……”傅延昇的嗓音懒懒的,尾调拉得比平时说话长,听得戚屿耳朵都有些微微发痒。

    “为什么?”戚屿问。

    傅延昇沉默了一秒,忽然道:“我想见你。“

    “……!”

    戚屿的心脏重重一跳,正当他怀疑这男人是不是在明目张胆地跟自己调|情时,对方又来了一句——“看看你的脸好点没有……”

    戚屿:“……”

    你tm……

    傅延昇低声笑问:“还要不要我继续给你抹药膏?”

    戚屿:“…………”

    还上瘾了是不!?

    戚屿不甘示弱,笑着反撩回去:“行啊,刚好我洗完澡还没抹呢。”

    傅延昇:“……”

    戚屿:“你不是离我挺近?打个车十分钟就到吧?”

    傅延昇:“…………”

    戚屿:“不过抹个药顶多就五分钟,这一来一回,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傅延昇:“说的也是,明天还要上班呢,你还是自己搞搞吧。”

    戚屿在心里暗哼一声——怂!

    傅延昇又问:“明晚有时间么?”

    戚屿:“不确定。”

    傅延昇:“调查的事怎么样了?”

    戚屿:“没进度。”

    傅延昇:“白天工作还顺利么?”

    戚屿:“就那样吧。”

    傅延昇:“……“

    男人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道:“你看,我不去,你又不高兴了?……我还是过去一趟吧。”

    戚屿:“…………”

    听到电话那头一阵窸窣声,戚屿整个人都惊了:“不是吧,你真要来?现在都十二点半了。”

    那边声音顿住了,傅延昇问:“你不想我来?你说不想,我就不来了。”

    戚屿:“……”

    那他如果不说,傅延昇真会来?

    ……不不不,这不是他的目的。

    尽管傅延昇当时说不会勉强他,但如果自己暗示太过,男人也不是傻子啊!

    他只是想撩撩而已,并不打算让对方这么快得逞,所以要懂得见好就收……

    傅延昇:“想不想?”

    戚屿镇定道:“别来了,我刚刚跟你开玩笑呢……”

    傅延昇:“呵呵。”

    戚屿:“…………”

    有种被反将一军的感觉,操。

    戚屿:“很晚了,先睡了啊,有什么事明天再联系。”

    傅延昇:“嗯,晚安。”

    挂了电话,戚屿把手机往枕头边一丢,又暗骂了两句傅延昇“狗男人”。

    哎,这个撩人的度,还真不好掌控。

    ***

    次日,戚屿照常去上班。

    趁着午饭时间,他去外边给妈妈介绍的杨记者打了通电话。

    对方约戚屿晚上先找地方碰个面,详细聊聊,戚屿答应。

    下午,戚屿在微信里收到了戚枫发来的一张自拍照,他瞅了一眼,那小子已经按着他的样子把头发做了。

    双胞胎的基因还是强大,戚屿乍眼一看还以为是自己的照片呢。

    枫:“怎么样?”

    屿:“可以。”

    他问:“那个什么耳夹,你给我买了吗?”

    昨天听戚枫说了那种无需打耳洞的耳钉后,戚屿就直接让戚枫给自己去买了,他对这些玩意儿也不大懂。

    枫:“买了,晚上自己回家来拿![白眼]”

    屿:“我晚上有点事,过去可能会比较晚,你要是睡了就放我房间写字台上。”

    下了班,戚屿先去见了杨记者。

    对方看着约有四十来岁年纪,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长着一张放人堆里完全认不出来的大众脸,但一双鹰眼看人时却极其有神。

    “你就是姜主持的儿子?长得跟她还挺像……”男人笑笑,说,“告诉我想要我做的吧。”

    ……

    戚屿和对方聊了整整三个小时,杨记者了解清楚他的诉求和想法后,对他很是欣赏:“你年纪轻轻,做事倒是挺有城府……呵呵,行,这些事我可以帮你去查。”

    戚屿担心对方动作太大会引起调查对象的怀疑,不由问:“您打算安排多少人来查?”

    杨记者笑说:“这你就别管了,你只要给我你想查的那几个人的基本信息,接下来的事交给我来办,你等结论就行。而且,你记住,之后你的唯一接头人只有我一个,这也是对你的保护。”

    戚屿当即明白了,杨记者是个谨慎的人,他和啄石那几个调查员的做事风格很不一样,啄石几个人长什么样子,各自执行什么任务,都不瞒着戚屿,但这样其实反而容易暴露。

    戚屿放了心:“好,那这些事就交给您了。”

    和杨记者分开后,戚屿直接回了家。

    到家十点半,戚枫还没睡,见了他还有些怒气冲冲。

    戚屿又近距离打量了一下他新做的头发,点评道:“不错不错,跟我一样了,耳钉呢?”

    戚枫从裤兜里掏出两个黑曜石耳扣,取了其中一个给戚屿,教他戴上。

    “啧,真骚气。”戚屿瞅着镜子里的自己和戚枫,忽略那一点点身形差距,两人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

    戚屿笑着问了句:“凌可呢?让他过来认认。”

    戚枫怒道:“他走了!”

    “走了?”戚屿纳闷,“去哪儿了?”

    “回自己家了!!”

    凌可傍晚跟姜莹下班回来,看见戚枫这样子觉得一时无法接受,还说什么怕晚上和戚枫躺一张床上觉得出戏,要回家住几天。

    戚枫想起这事就难受,所以从见了戚屿开始,那眼刀子就直往他哥身上剐。

    “你看看为了帮你我牺牲有多大!事后你必须要补偿我!”戚枫忿然道。

    戚屿看弟弟那样子哪是在生气,明明委屈得都要哭了。

    他心中笑得不行,问:“你想要什么补偿?”

    戚枫握起拳头:“我还没想好!但你记住,这件事你欠我的!”

    “行行行,我欠你的,”戚屿拍拍他的肩膀,好声好气道,“等你想到了尽管提,能满足的我都满足你。”

    戚枫总算被安抚了点,问他:“什么时候去你公司?”

    戚屿把耳朵上的黑曜石解下来,道:“还不急,等我先戴这玩意儿上两天班再说。”

    戚枫一脸崩溃道:“那你!

    作者有话要说:

    这么早!让我染发干什么!”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50022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