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1.走着瞧吧(一更)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41.走着瞧吧

    男人垂眸说了声“我去洗个手”, 随即起身离开。

    这个缓冲让戚屿有一点点不适应,他还以为傅延昇会直接上手给他抹呢——在这种状态下,对方居然还能理智地想到洗手这种事?

    戚屿觉得有点费解。

    不过傅延昇很快就回来了, 他面色平静地取了药膏, 慢条斯理地打开盖子。

    男人这副镇定的模样让戚屿恍惚间又产生了一丝错觉, 觉得自己对对方毫无魅力可言……

    难道他这样还不够诱惑?

    但戚屿转念一想,眼前的人可是心机深沉的傅老师, 对方要是会把情绪都表现在脸上,那就不是傅老师了啊!

    千万不要被表象所蒙蔽, 相信自己的判断, 耐心点,继续撩,并用心去感受……

    戚屿一边给自己打气, 一边调整了一下坐姿。

    他把原本架起的左腿换成了右腿, 借这个动作稍稍扯松了浴袍的腰带。

    知道对方在看, 戚屿故意歪了歪身子, 领口自然下滑,露出锁骨之下更多的肌肤……

    他明显发现,傅延昇从罐子里挑药膏的动作迟疑了一下, 眸色好像也暗了点。

    呵呵。

    受到了鼓舞, 青年继续凹着腰,将自己软软地陷到沙发里去。

    这些姿势他都不用刻意地去想,好像天生知道该怎么通过自己的身子展现性别魅力, 并借此捕获关注。

    只是,戚屿以前都不屑于用这些手段, 因为他的自身条件太好了——优渥的家境、各自事业有成的父母、闪闪发光的学历——没有什么东西非要他用皮囊诱惑才能得到。

    唯独眼前这个男人。

    戚屿想到对方在智商上对自己的碾压,想到对方长时间若有似无地挑逗, 想到对方在鲜鱼府那日运筹帷幄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明明自己才是被喜欢的那个,凭什么要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正谋算着,傅延昇凑了过来。

    男人望着他,轻轻挑起了他的下巴。

    戚屿呼吸一促,这姿势又莫名让他产生了一种处于劣势的感觉。

    但傅延昇很快就专注地开始给他抹药。

    男人的动作轻柔得像是在触碰什么古董瓷器,让戚屿恍惚觉得,自己正被对方视若珍宝地捧在手中,精心呵护……

    他记得傅延昇昨天给他抹药时还调侃他,一会儿说他“娇生惯养”,一会儿又说他“皮肤光滑”,搞得他心情忽上忽下,可今天对方却一反常态地沉默着。

    戚屿开口问:“晒伤的地方颜色褪了点吗?”

    傅延昇也只是“嗯”了一声。

    戚屿原本还想再反击两句,刺激刺激对方,顺便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但感受着感受着,他也渐渐地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他们的距离太近,气氛太暧昧了……

    彼此的呼吸在空气里交缠,电流在周身流窜。

    他们的眼神时而相互接触,时而又相互躲闪。

    戚屿甚至觉得,就算下一秒傅延昇开始亲他,他好像也没法嘲笑对方……

    因为这一刻,没有谁比谁高明,也没有谁比谁弱势。

    ……

    可惜,自始至终,傅延昇都没失控。

    他仔细地替戚屿抹完药,说了一句“好了”,然后退开去,盖上药膏罐,将之放回原来的位置,又去洗手间洗了个手。

    出来后,傅延昇看了眼手表,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戚屿坐在那里无意识地“嗯”了一声,看着男人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转身消失在了门口。

    对方离开足足五分钟后,戚屿的心率才慢慢恢复正常。

    他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觉得好笑。

    刚撩对方,他撩得自己都差点没把持住……

    傅老师真不愧是傅老师,好能忍。

    最后那两句话,这男人明明嗓音都变了,压根不敢看他,居然还能面不改色、步履从容地离开……他实在佩服。

    戚屿放下手,露出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可他的眼神却比之前更坚定更傲然。

    哼哼,走着瞧吧,他也不会输。

    ***

    感情归感情,工作归工作。

    戚屿一边和傅延昇玩着情感博弈游戏,一边也没忘记自己的主要职责。

    他很清楚,昨日的调查只是一个开端,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次日一早,戚屿就收拾好心情前往公司上班。

    他已经在美薇呆了一个月,月初有例会,戚屿在会上再次见到了邱明阳。

    两人上周才刚见过,当时戚屿去生产中心,就是邱明阳亲自带着他参观了美薇最大的那间服装厂,还去了几个大的仓库。

    “邱伯伯。”戚屿笑吟吟地和对方打了声招呼。

    “诶,小戚啊,”邱明阳拍拍他的肩膀,亲切得像个邻家叔叔,“国内天气热,你之后出去多坐车,少晒太阳,我上周看你好像脸都有点晒红了……”

    “我知道,其实我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最近也学了很多东西,”戚屿笑说,“邱伯伯,您之前说要介绍我和如松哥认识,上次也没见着,您什么时候再安排一下?”

    他上周去生产中心,刚好邱如松出差验货,包括他去PMC部门时,也是那边的副经理带着他参观的,不知道是不是那邱如松做贼心虚,故意在躲他。

    “哎,我早跟那臭小子说了,实在是时间不凑巧,”邱明阳说这话时眉心微蹙,仿佛也在愁儿子不听自己的安排,丢了他的面子,他一边歉疚地安抚戚屿,一边又作保证,“我今天回去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这周内务必过来见见你……”

    “好啊,接下来一个月,我应该会空很多。”戚屿道。

    会上,戚屿也向其它部门主管表达了自己近十天来的调查心得,对他们的配合和帮助表示感谢,同时认可了分公司上下的良好经营状态。

    众人听得喜笑颜开,反过来夸他年轻有为,尽职尽责,今后必能挑起司源集团的大梁。

    明知道他们在说客套的虚伪话,戚屿面上还笑呵呵地道谢逢迎,因为他知道,他现在演得越好,越能让他们掉以轻心,也越能掩盖自己之后的调查行动。

    昨天查到的线索已让戚屿明确自己在被公司的人蒙蔽欺骗,他不知道在场有多少高层参与其中,但从之前那网红桃桃透露的话推测,有问题的肯定不止生产部一个。

    会后戚屿返回自己的办公室,遣吴双去给自己买了杯咖啡,接着拿出手机想给卫天瑞打个电话问问调查进度。

    然而刚拿出手机,戚屿就警觉起来。

    他昨天见到那几个调查人员所用的设备,好奇问过卫天瑞从哪儿可以搞到这些。

    结果卫天瑞告诉他,某宝就有卖,如果想要高级点的,还可以找卖家直接定做,总之就是,有钱没什么搞不到。

    这事让戚屿在震惊之余,也开始反思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否真的安全。

    既然他能找调查公司侦查他人活动,又如何能保证自己不被以同样的手段所监视?

    他现在所处的办公室是美薇的人给他准备的,这里头所有的设备也都是提前就安放好的。

    有没有可能,这个房间里也被安放了录音笔、监视器?

    而他之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会不会也早已被别人录下来了?

    想到这些,戚屿就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他放下手机,忽然想起卫天瑞昨天提醒他的那句话——尽量保持原先的工作和生活节奏,不要让任何人看出端倪。

    戚屿冷静下来,装模作样看了会儿手中的文件,然后重新拿起手机,给姜莹打了通电话。

    “妈妈,晚上你在家吗?”戚屿问。

    “在,”戚屿还没说什么,姜莹先数落起他来,“你这孩子,难得回国,一个月到头还没回家两趟!”

    “没有……”戚屿有些心虚,“工作有些忙。”

    姜莹:“忙得连妈妈都忘了?我看你是跟你爸越来越像了……”

    戚屿在妈妈发飙前及时打断她道:“妈,我晚上就回去吃饭。”

    姜莹的语气这才缓和了些:“嗯,我让柳姨做点你爱吃的,早些回来。”

    晚上六点,戚屿下了班,就直接叫车回了家。

    到家门口,戚屿正在按门铃,就感觉身后一阵疾风,然后一团热乎乎的东西就扑在了他的脚上。

    “唷,哥,回来啦?”戚枫的声音也在身后响起。

    戚屿扭头,见戚枫和凌可并肩朝自己走来,他们刚刚去遛狗了,而那条狗此刻正伸着舌头朝自己狂甩尾巴。

    戚屿揉了揉狗的脑袋,道:“这么巧,你们也刚回来?”

    “嗯。”戚枫拽了拽牵绳,有点酸溜溜对着那条狗说,“雪妞,平时都没见你对我这么热情,刚刚绳子都差点没给你甩掉……”

    戚屿嗤笑了一声:“说明雪妞认主,知道是谁买的她。”

    戚枫:“靠,你除了把她买下来送给我,是给她喂吃的还是喂喝的了?含辛茹苦养了她十年的人是我诶!”

    戚屿挑眉:“那她还不是跟我比较亲。”

    戚枫气得蹲下|身来,捧着大狗的脑袋逼她跟自己对视:“雪妞!你给我记住,我才是你的主人!……你傻笑什么,把舌头给我收回去,不许傻笑!”

    凌可:“……”

    戚屿瞅了凌可一眼,说:“凌可,别理这俩白痴,进去吧。”

    凌可:“…………”

    戚枫:“你听听,他还骂你白痴,以后看见边上这个人不许再扑上去!听见没有!”他说着说着反应过来,急得朝着戚屿的背影大吼:“我靠,你刚说什么,你才白痴!!”

    三人嚷嚷着进了门,见姜莹皱眉站在玄关处。

    “我在里头就听见你们外面的斗嘴声,怎么回事,你们兄弟

    作者有话要说:

    俩怎么一见面就吵架?”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9800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