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0.致命bug(二更)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40.致命bug(二更)

    傅延昇也站在边上似笑非笑地说:“看来你们这个美薇的PMC主管很有问题啊。”

    戚屿没应声, 他看着李光和贺景硕跟着那个女人出了接待室,前往各大车间。

    服装厂的剪裁、生产和后整车间都在如火如荼地开展着日常工作,他们走得很快, 通过李光身上的摄像头, 戚屿一时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之后来到了烫整车间, 戚屿提前和李光他们透露过,美薇这种外贸服装对烫整要求非常高, 人们也常用“三分缝纫七分烫整”来强调这个服装加工中的重要工序,所以戚屿提议让他们在“谈合作”时可以抓住这些点来提点要求。

    李光果然在那里停了下来, 车间里的声音比较嘈杂, 这一部分的录音效果不是太好。

    也不知他们交涉了些什么,那个女人又带他们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只见里面有一些工人正在打包一些烫整好的衣服,李光身上的摄像头恰好对向其中一件钉珠针织衫。

    可能是屏幕上那件衣服显示的时间稍微长了些, 戚屿看着看着, 忽然感觉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等几分钟后李光他们离开那房间, 戚屿才猛然反应过来, 问卫天瑞能不能倒回去看刚刚那一幕。

    卫天瑞一愣:“现在就要回看?”

    戚屿点头,他要立即确认。

    卫天瑞只能开另一台电脑,帮他把已备份的录像文件导过去, 然后再根据他的要求找出刚刚录到的那件衣服。

    期间戚屿也让吴双替自己取来了工作用的ipad, 打开了ME·WE上一季度新款服装打样图片——果然从里边找出一件和李光拍摄到的钉珠针织衫相似的服装。

    是的,只是“相似”。

    照片中的这件针织衫上有“ME·WE”这几个字母,这个logo做的特别大, 在布料编织时就直接用颜色相近的线纺织进去的,呈现出底纹的效果, 这也意味着这个logo不能通过后期的印制工艺来呈现。

    戚屿对这件衣服有印象是因为他上周在调查美薇的直营销售店时,看到过几件正在打折的春季滞销款, 其中一件就是这个钉珠针织衫,他当时还留心看了两眼,觉得这个工艺和设计结合得有点意思。

    但刚刚偷拍录像里的这件衣服,明明都已经进行完烫整工序了,怎么会没有logo?

    戚屿再仔细一对比,才发现两件衣服上的钉珠位置也不大一样!

    傅延昇问他:“是发现什么了吗?”

    戚屿盯着电脑屏幕,面色凝重道:“他们做的这件衣服,不是美薇的。”

    但很显然,他们盗用了ME·WE的设计,甚至可能用了ME·WE特定的原材料。

    其实,美薇之所以能在这么多外贸品牌中脱颖而出,主要赖于戚源诚当年在设计和工艺上的投入——美薇的设计中心设立在纽城,里边集结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设计师,旗下几个品牌的服装款式都是出自这些大牌设计师之手。

    服装在国外完成设计后,再送回国内生产中心的技术部,结合工艺进行打板定样,最后才会送到服装厂进行批量制作。

    而且由于部分服装工艺特殊,美薇的厂中配有不少小厂子没有高级印染、加工设备,甚至包括一部分手工缝制作业,这些本身就需要很高的设备成本和人力成本,服装价格自然也会比普通的小牌子更高……

    听完他的解释,在场几人都神色各异。

    如果这件衣服不是美薇的,那会是谁的?

    是谁在背后操控这条产线,又要把这批衣服卖到哪里去?

    去年曾让戚屿百思不解的那个问题——有关美薇的生产性资产投入增高为什么未从利润中体现相应收益增长——似乎在这里发现了可追查苗头。

    实时摄像那边,李光和贺景硕已经参观完所有的车间准备离开服装厂了。

    等那二人回来,戚屿又和他们聊了聊,尤其仔细询问了他们进烫整车间发生的事。

    李光说:“我们问那个科室经理,美薇的具体烫整是个什么流程,以后我们如果有合作,能拿到什么样品质的衣服,她就带我们去参观了那个房间。”

    戚屿了然,原来李光是在提出了这些想法的情况下才会被带去那里“秘密”的房间。

    这也说明,服装厂上上下下可能全都知道有这么条暗线存在,可如果换做他去调查,估计没人会告诉他,也不会让他看到那一幕。

    “那科室经理给你小邱总的名片了吗?”戚屿问。

    “给了。”李光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片。

    戚屿扫了一眼,上面果然印着邱如松的名字。

    “你就按照那个科室经理的建议,给他打电话试试,就说要跟他谈合作。”

    李光一愣:“真要找他谈?”

    戚屿眯了下眼睛,低声说:“不谈怎么抓他把柄?没事,他想要什么合作条件,你告诉我,我可以配合。”

    李光:“我明白了。”

    李光当着戚屿的面给拨通了邱如松的电话,但没两分钟,通话就结束了。

    “他拒绝了?”戚屿问。

    李光摇头:“他说,最近不谈任何合作,让我九月份以后再找他。”

    戚屿:“…………”

    九月份,那不是他结束工作回美国的时间吗?

    这群人还真是在演戏给他看啊!

    戚屿心中恼怒,但怒归怒,他也从没像现在这样冷静过,因为他终于知道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对付美薇那些管理层了。

    李光告诉他,他们把那支外表看起来与普通黑色水笔无异的录音笔留在了生产车间主任办公室桌上,不过一时半会儿估计录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戚屿见自己留在宁城暂时没什么意义,就决定当晚返回海城。

    傅延昇次日也要上班,自然跟着他一起走。

    ***

    回去路上,戚屿有点闷闷不乐。

    “这不是有进展么?怎么还愁眉苦脸的?”傅延昇试着安慰他。

    戚屿想起男人昨日评价他的那些话,忍不住道:“傅老师,你是不是真觉得我很笨?”

    傅延昇凝神沉默了两秒,戚屿就道:“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不是,”傅延昇忙说,“我刚刚在想,我怎么夸你你听着会高兴点。”

    戚屿:“……”你tm要是说真话还用得着想?

    傅延昇:‘其实你只是社会经验少了点,先天不足,后天能补。”

    戚屿:“…………”

    他发誓,傅延昇要再敢往下说一句话,他就要动手打人了!

    傅延昇伸手按了按他的后脑勺,无奈道:“实在不行,你不是还有我么?”

    戚屿:“………………”

    他本来是很生气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了傅延昇喜欢自己,听到男人最后这句话,戚屿忽然又不气了。

    这涩涩的、甜甜的滋味……

    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会随时随地会被对方一句话惹毛,但又会在不知道的一个瞬间被对方哄得开心起来,像徜徉在暖风中,像飘在云朵上。

    好奇妙……

    但戚屿又有点茫然,自己这么笨,傅延昇到底喜欢他什么地方?

    该不会,和那些肤浅的追求者一样,只是看中他的身子吧?

    ……

    等回到海城,戚屿请几人在自己住的酒店餐厅吃了夜宵,就打算让王猛开车送吴双和傅延昇回去。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傅延昇却道:“你不是,还要我帮你抹药膏么?”

    戚屿:“……”

    戚屿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十分钟后,傅延昇跟着戚屿到了他的房间。

    “要喝点什么吗?”戚屿翻着夜间客服菜单,低声道,“酒,茶,这儿都有。”

    “来点消食的茶吧。”傅延昇说。

    戚屿给服务台打了电话,点了壶老君眉,然后道:“我先冲个澡,很快,你坐会儿?服务员来了你帮忙开个门。”

    傅延昇:“行。”

    戚屿稳步走进浴室,关上玻璃门,才一脸慌乱地撑在洗手台前大口喘气。

    ……操,傅老师这暗示也太明显了吧!

    刚刚他试探说喝茶还是喝酒,傅延昇也没拒绝,都这么晚了,这男人是想借此留宿吗!?

    ……

    说起来,他的床够大,想留宿也不是不可以……

    不不不,他脑子进水了吗!?怎么能让傅延昇留宿!?

    即使他已经想过愿意为傅老师变gay,但也不可能搞这么快吧?他都还没报复够这狗男人呢!

    ……

    顶多像去年在Skyline那样接个吻……

    上床绝对不行!

    他可是个直男!

    傅延昇应该也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吧?毕竟他们那天去吃石锅鱼时,傅延昇也说不会勉强他……

    ……等等,我操?

    戚屿猛地反应过来,傅延昇那句话不是摆明了告诉他,往死里撩都没关系么?

    只要他装傻到底,傅延昇就对他无可奈何!

    戚屿像是发现了这个游戏对傅延昇而言的一个致命bug,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他快速冲了个澡,随手擦了把头发就披上浴袍走了出去。

    服务员已经把茶送来了,傅延昇正坐在沙发那边,边喝茶边翻看戚屿前几天买回来的金融杂志。

    房间里的地毯很厚实,戚屿没穿拖鞋,直接光脚踩在上面,猫一样走了过去,直走到傅延昇边上,才叫了他一声:“傅老师,我好了。”

    傅延昇抬眼:“…………”

    戚屿在傅延昇对面坐下,把药膏往茶几上一搁,双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架起腿,扬起脸说:“来吧。”

    你不是说不会勉强我么?

    我倒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说话算话。

    作者有话要说:

    傅延昇:“………………”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9677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