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6.股市坐庄(一更)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36.股市坐庄(一更)

    “???”你tm贴这么近说干什么!?

    戚屿骨头一软, 差点没把身子的重心全倾向了傅延昇。

    尽管受到了傅延昇的提醒,但眼前的形势好像不容许他不参与,很多人都在看他, 孟文辉和司航都在等着他的回答……

    “我……”感受到腰间的压力, 戚屿又是一颤, 猛然一想:傅老师阻止他肯定有一定的理由,虽然面子上过不去, 但比起司航,他当然更愿意相信身后这个男人。

    “我自己就算了, 文辉你想借多少?”戚屿最终道。

    “十万, 十万你肯定有的吧?”孟文辉满面红光。

    “最多借你五万,”戚屿皱了下眉,“我也不用你跟我分红, 赚了钱你自己拿着就是。”

    刚听戚屿说只愿借五万, 孟文辉还撇了下嘴嫌不够, 听戚屿又说不要跟他分, 他立即喜笑颜开:“好好好!我就知道你对我好!”

    司航见他不投,好像也没太在意,毕竟戚屿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 谨慎也难免。

    戚屿舒了口气, 这才愤愤然地看向傅延昇,用力把对方的手拽开——这男人把他的腰当什么?控制他的开关吗?一会松一会紧的!

    男人被迫抬起手臂,重新搁在沙发背上。

    “为什么让我别参与?”戚屿压低声音问。

    “出去再告诉你……”傅延昇的神情透着股淡淡的温柔, 像是很满意戚屿刚刚的听话。

    ***

    这天的聚会一直到午夜才结束,有傅延昇的“贴身陪伴”, 唐伟烨之后总算没再凑过来自讨没趣。

    离开时,戚屿和他又照了个面, 发现对方的脸色臭得不行……而且不知是不是唐伟烨刚看到了傅延昇对他的暧昧举动,那眼神嫉妒得都快冒出绿光来了。

    两人都喝了酒,傅延昇找了代驾帮他把那辆兰博基尼跑车开回去,好巧不巧,这一幕也正好让那唐伟烨碰了个着。

    彼时他们在负一层等车,唐伟烨瞅着傅延昇酸溜溜地说:“傅兄,刚都没问,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司航他们这一圈人全是仗着家里头的背景才凑到一起的,交友有时候根本不在乎这人是谁,只在乎这人背后的财团是什么。

    面对唐伟烨的打探,傅延昇也不遮掩,笑笑说:“没做什么,都是普通人。”

    唐伟烨有点不信:“普通人?”

    傅延昇抱着手臂“嗯”了一声,补充了一句:“给国家打工的普通人。”

    唐伟烨面上闪过一丝惊讶。

    车来了,傅延昇不再理会唐伟烨,给戚屿开了车门,两人一前一后坐进后排。

    等车子驶离淮金路88号会所,戚屿才问傅延昇:“你刚说给国家打工的普通人,什么意思?为什么唐伟烨那副表情?”

    傅延昇淡淡道:“这句话的意思很宽泛,他可以只从字面理解——只要是给国家交税的人,都是在为国家打工,这些人包括你我他,也包括路人甲;范围缩小一点,他可能会理解为我家是官方背景的,给国家打工的可能是普通公务员,也可能是位高权重到不适合被暴露的高官……不过看他刚刚的表情,估计解读成了最后一种吧,毕竟我是和你在一起呢。”

    戚屿失笑,傅老师这一套套的怎么这么多?

    不过说起来,戚屿还真没打听过傅延昇的背景,这会儿不由好奇道:“那你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

    傅延昇瞥了他一眼,笑问:“怎么,我俩在一起你还在意门当户对?”

    “不在意啊,”戚屿愣了一下,竖眉道,“不是,谁跟你在一起了?”

    傅延昇轻轻“啧”了一下:“半个小时前还一脸享受地靠在我怀里呢,这就翻脸不认人了。”

    “……???”戚屿急躁地反驳,“谁一脸享受?明明是你拉我靠过去的!”

    戚屿承认,他刚刚,是有那么一点心动……但那是酒精、音乐和傅延昇暧昧举动的综合因素,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自然不能再容忍傅延昇继续混淆是非。

    傅延昇看了他两秒,忽然说:“学校里工作的。”

    “啊……哈?”戚屿还沉浸在对性向的自我摇摆以及自我否认状态中,大脑的反应速度根本跟不上傅延昇转移话题的速度!

    傅延昇偏开视线,正经道:“我说我家里人都是在学校工作的。”

    戚屿:“……”

    戚屿:“哦……”

    原来如此,难怪傅延昇身上有一股书生气,还喜欢让人叫他老师,看来是受家庭的影响。

    戚屿想起来,又问:“对了,刚刚司航那个股票,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参与?”

    傅延昇反问他:“你刚听到司航说的那个事,第一反应是什么?”

    戚屿:“庞氏骗局?”

    庞氏骗局是金融领域的一种金字塔骗局,创始人是一个叫查尔斯·庞兹的意大利投机商人,主要做法是用高额的投资利润回报率为诱饵,骗取源源不断的投资者投入资金,填补金字塔顶端那批人的高额回报。由于投资的公司或企业并不存在盈利现象,所以最终肯定会有很大一部分被骗者亏得血本无归。

    其实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戚源诚从小教育过戚屿要警惕,但司航这样的身份背景,戚屿又很难把对方和“骗局”联想起来。

    毕竟当时身处包厢的都是司航身边最亲近的朋友,纵使司航想骗,也不大可能挑熟人下手。

    ……难道这只是个庞氏骗局的开端?

    可司航身边还有徐一舟那样的高级人才看护把关,司家又不缺这个钱,司航何必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做这种事?

    傅延昇等他思考了一会儿,才架起手臂道:“司航让你们投的那家公司是实际存在,而且是在盈利的。”

    “不是庞氏骗局?”戚屿一愣,“那是什么?”

    傅延昇不答反问:“你知道股市背后都会有一些神秘的大户投资者在坐庄吗?”

    “知道。”戚屿点头,但他听过坐庄的概念,对实际操作过程却有些茫然。

    傅延昇解释道:“这种大户投资者又称庄家,庄家是相对于散户的存在,他们通常用数亿甚至十几亿做一只股票,对某股票的控量通常要高达50%,正常情况下,坐庄分选票、拜票、砸盘吸筹、拉抬股价、高价出货这么几个步骤,庄家的举动会直接或间接影响着散户的收益和二级市场股价。”

    戚屿:“难道司航这只股票和坐庄有关?”

    “不错,既然司航让你们投的哪家公司存在实际经营情况,这家公司背后极有可能有庄家,而且根据司航透露的信息和这家公司最近的股市走向,我推测他们正处在吸筹或是短期拉抬股价阶段……”傅延昇看向戚屿,“还记得那个进来给司航通风报信的人么?”

    戚屿:“嗯……”

    傅延昇:“这个人估计是了解背后内幕的人,庄家坐庄时为了不让监管机构抓住把柄,会拉一些私募大户和散户富商一起行动,司航他们赚的钱,也很有可能是他们为了帮庄家操控股票走向而获得的报酬。”

    戚屿愣道:“这么说来,到时候大家真能拿到这么多的收益?”

    傅延昇点头:“大概率是的。”

    戚屿松了口气,这下不怕孟文辉被骗了,但他又奇怪:“既然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你为什么不让我参加?”

    傅延昇看向他:“我刚不都说了,庄家坐庄要防监管机构,股市坐庄和庞氏骗局本质上都是利用群众的信息劣势和人性弱点在割韭菜,只不过庞氏骗局是明目张胆地非法集资诈骗,而股市坐庄只要不涉嫌内幕交易,不扰乱金融市场秩序,就不犯法。”

    不知道为什么,戚屿觉得傅延昇说这些话时看他的眼神有点犀利,像是要把他心中的那些无意识的贪念都挖出来,曝晒在阳光下,狠狠鞭笞一番。

    戚屿垂眸道:“那我不是听你的了么。”

    “戚屿,”傅延昇忽然叫了声他的名字,缓声问道,“你以后作为资本的拥有者,作为商人,有没有想过自己要坚守什么样的原则?”

    戚屿怔了一下,这问题居然把他问得傻坐在那里,半天都答不上来。

    什么原则?不犯法就是原则啊。

    可他又觉的,傅延昇想要听的不是这个答案。

    对方果然没等他多久就转移了话题:“美薇那边的调查怎么样了?”

    “呃,没啥进展。”戚屿看向窗外,有点在心里懊恼自己的无用。

    傅延昇沉默片刻,问他:“你周六有空么?”

    “周六?”戚屿回头。

    “明天周六。”傅延昇提醒他。

    “哦……”戚屿连轴转地忙了十天,还拉着吴双陪自己一起加班加点搞调查,都忘了明天是周末,“本来打算明天和吴双出差去宁城,美薇纺织厂和服装厂都设在宁城附近的邱镇,我想去走访一下。”

    戚屿看了眼手机时间:“不过今天太晚了,吴双上周末也没放假,我回头给他发消息,让他也休息一天,后天再去吧。”

    “是该休息休息,”傅延昇瞅着他的脸道,“看看你,你都快把自己的脸晒成猴子屁股了,有这么拼么?”

    戚屿恼道:“说谁猴子屁股?”

    傅延昇:“后天我陪你们一块去吧。”

    戚屿愣住了:“你一起?”

    傅延昇挑眉:“怎么?我难得周末有空,你不需要我帮忙?”

    戚屿:“……要。”

    车子到了戚屿住的酒店门口,在戚屿下车前,傅延昇又说:“明天你在酒店吧?我吃过中饭过来找你,先跟你了解一下你之前都查了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戚屿:“…………”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8907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