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5.模拟商战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35.模拟商战

    傅延昇低笑一声, 放下胳膊道:“那走吧。”

    出了洗手间,戚屿才恍惚自己刚刚是不是魔怔了, 居然会答应傅延昇这种提议!?

    但这事没让他纠结太久,等戚屿回去, 就察觉到包厢里的气氛有点诡异。

    戚屿扫了一眼, 只见唐伟烨满面阴霾地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他面前蹲着几个服务生,不知在打扫着什么。

    见他们进来,许多人都看向他们,有的怀疑好奇, 有的幸灾乐祸, 用各种眼神暗示着包厢里的低气压和他俩有关。

    很快有人凑过来告诉他:“唐伟烨回来后摔了两个杯子。”

    包厢里铺着地毯, 酒杯没碎, 但酒洒了一地,那些服务员正是在清理地毯上的酒液。

    有人为安抚唐伟烨,嚷嚷叫服务员找几个漂亮的“男模”过来陪他玩。

    这种场所, 男性陪坐一般被称作“男模”, 大都是身材好长相俊的男青年, 但唐伟烨和司航他们常年泡在这里,早已对那些随叫随到的服务人员失去了新鲜感。

    听到有人这么提议, 唐伟烨直接拒绝:“找什么找,别过来寻老子不开心。”

    戚屿被唐伟烨这举动给气笑了——那家伙还真把自己当天王?喜欢就一定得从他?不顺心就到处撒气?用自己的不痛快情绪绑架别人来给自己施压?

    操tm的,爱谁谁,他戚屿可不惯着。

    在场一个个都是人精, 见戚屿的面色一样不好看,很快有人转移话题,该喝喝该玩玩,气氛很快就重新火热起来。

    戚屿和傅延昇回到原来的位置,这次边上没了唐伟烨,坐起来宽敞了很多。

    司航起初还在边上看好戏,等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开去了,才走到唐伟烨身边劝他:“行了,别再这儿给我摆臭脸了,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别动自己兄弟的主意,搞不好还伤和气,你这人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他们挨得近,司航说话声音不重,戚屿却都听见了。

    唐伟烨闻言抬起头来,看向戚屿,戚屿也给了他一个眼刀子,警告他不要再有什么非分之想。

    没想到唐伟烨望着他,忽然苦笑了一下。

    然后拿出手机朝他点了点屏幕,就低头开始在上面打字。

    戚屿一愣,也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找到那个被他关了消息提示的头像,里边果然有唐伟烨新发来的消息。

    伟烨:“对不起,刚没忍住。”

    伟烨:“是我自己犯蠢了。”

    戚屿挑了下眉,心想着这小子好像也不是无药可救,结果就看见唐伟烨又紧接着给自己发了几条——

    伟烨:“戚屿,我是真喜欢你……”

    伟烨:“看着你生气的样子,我心里都砰砰直跳。”

    伟烨:“我觉得我好像爱上你了。”

    戚屿气得额头青筋直跳,他看着微信上方的“正在输入”字样,只想把这手机劈头盖脸地砸到唐伟烨脑门上去。

    就在这时,手上一空,他的手机被傅延昇夺走了!

    男人直接当着他的面,一言不发地删除了还在给他发消息的联系人。

    唐伟烨:“……”

    戚屿:“……???”

    手机是很私人的东西,戚屿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傅延昇怎么敢在边上偷看唐伟烨发给他的聊天记录,还敢抢他手机删人!

    他有点恼火,可傅延昇却不为所动地把手机重新塞进他手里,还顺势握住他的手,伸出拇指在他脉搏处轻轻摩挲,似笑非笑地说:“你怎么这么容易被人钓?”

    戚屿:“……!”

    这才猛然想起来,傅延昇现在正在扮演他男朋友!

    他没再去留意唐伟烨的神情,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随着傅延昇这个亲密的动作“噌噌”地升温,可他大脑的温度却反而因为傅延昇这句提醒慢慢降下来。

    是啊,他的情绪是什么时候开始被唐伟烨牵动的?

    上一回他来这里时明明能控制得很好,虽身处其中,但整个人却冷静地置身事外……

    这一次他是怎么了?

    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就是在洗手间的时候开始情绪失控的。

    但让他失控的,不是唐伟烨,而是傅延昇突如其来的那几句诘问,和对方后面的一系列行为……

    “靠过来一点,”傅延昇抓着他的手腕,把他轻轻往自己身边拽,“找点事分散一下你的注意力。”

    “……呃?”男人的举动打断了戚屿的反思,他不受控制地往对方靠去。

    傅延昇揽着他,在他耳边低声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么?”

    “什么游戏?”戚屿靠在对方的肩膀上,对方的体温和气息透过衬衫传过来,让他浑身发僵。

    “模拟商战游戏,”傅延昇像是每一次打语音电话给他讲课一样,正正经经地说,“我们假设这个包厢里的人经营着一个公司,公司的拥有者是司航和他主要的几个朋友,目前这家公司的存在威胁到了你的事业,你和他们表面上还是合作伙伴,但你实际上需要分离这个团体来为自己的事业扫平障碍,你会怎么做?”

    这游戏戚屿还是第一次玩,他一下被勾起了兴趣:“分离?是指让他们人心离散吗?”

    傅延昇:“分离只是手段,目的是拆分这家公司的股权,或收购这家公司。”

    戚屿了然:“明白。”

    傅延昇:“你对他们比较熟,你先指定一下哪些人可能是这家公司的拥有者,我来定一下他们各自的股份。”

    “朱麟、秦寒和司航的关系很好,去年这两人还跟司航一起去美国了,”戚屿瞥了唐伟烨一眼,说,“姓唐的也算,凑个F4吧。”

    傅延昇笑笑:“好,司航是股东,占25%股份,剩下每个人各17%,F4加起来共76%,其它这些都算散户,一共掌握着17%的股份,假设你已经通过股市收购到了7%的股份,但你还需要拿到44%,达到51%以上的股权才能赢。”

    戚屿:“怎么样算拿到股权?”

    傅延昇:“你只要能让这个人倒向你,让他听从你的指令,就算赢。”

    戚屿在脑海里一合计,凝眉道:“这好像有点难……”

    傅延昇说:“很难吗,你开局就已经不费吹灰之力拿到17%了。”

    戚屿一愣:“哪来的?”

    傅延昇:“那姓唐的不都爱上你了……”

    戚屿低声笑骂:“……滚。”

    但听傅延昇这么一说,戚屿对唐伟烨好像也没这么反感了,毕竟这人还值点股票价值。

    戚屿想了想,说:“那我也才24%。”

    那些散户他都不大熟,而朱麟、秦寒、唐伟烨各持17%……咦,各17%?傅延昇是特地算好的吗?这三个人加起来,刚好51%。

    但就算如此,难不成他要说服这三人都背叛司航才能赢?

    傅延昇又说:“你再数数这里除了你和F4,一共有几个人。”

    戚屿数了一遍,不多不少,居然正好十七个。

    “每个人1%?”

    “不错,”傅延昇笑笑,“你刚不是说,孟文辉是你发小?再加我,你现在有26%,比司航多1%了。”

    戚屿暗暗惊叹,傅延昇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计算好这些,并设置出这么一个精巧的模拟游戏的?

    “所以我现在有两个办法,要么直接搞定司航的25%,达到51%,要么通过搞定朱麟或秦寒,再加上8个散户达到51%?”戚屿琢磨道。

    傅延昇“嗯”了一声:“可行,你打算怎么搞定?”

    被傅延昇一问,戚屿又犯了难,如果他和司航是对立面,司航就是再“喜欢”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股份拱手送人吧?

    朱麟和秦寒?他俩和司航是铁板一块,也不可能被自己撬动……

    见戚屿眉头微蹙,傅延昇又给了他一点提示:“多观察他们相处的细节,看谁和谁是真的好,谁和谁之间可以被离间。”

    ……离间?

    听到这个词,戚屿不由斜了他一眼,问道:“傅老师,你是不是每天都在脑海里做这种模拟实战?”

    傅延昇:“商场如战场,分析别人不该是从商者的一种本能?”

    戚屿:“傅老师,你真的……心好黑。”

    傅延昇愣了一下,笑问他:“喜欢吗?”

    戚屿:“……”

    神tm喜欢吗……

    等一下,戚屿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放松了身子靠在傅延昇怀里,而男人的一条手臂也从沙发背上滑下来,搂住了他的腰……

    “……!!”

    操,这姿势是不是太暧昧了!?

    傅延昇还无辜地看着他的眼睛,说:“看我干什么,继续观察别人啊。”

    戚屿收回视线,心如擂鼓,脑中暗骂了一堆有的没的,也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待他俩……目光刚扫到唐伟烨,傅延昇又掐了一把他的腰,说:“姓唐的就不用观察了,尽量把他当空气吧。”

    戚屿:“…………”

    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是怎么回事!?

    戚屿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继续分析。

    他想起秦寒好像比较急性子,他有时会和司航吵两句嘴,比如去年质问司航为什么不让肖野带自己玩游戏——这大概是个突破口?

    如果自己能比司航更重视秦寒,把他当平起平坐的朋友,秦寒会不会倒向自己?

    朱麟总是对别人笑呵呵的,看谁和谁闹别扭了还经常打打圆场,调节一下气氛,但这人真实想法如何,戚屿有点看不懂……

    ……

    戚屿忍不住和傅延昇讨论起来,傅延昇也会根据自己现在观察到的细节给他几句建议。

    因为靠得近,傅延昇说话嗓音压得很低,还有一点点沙哑,像是情人间的低喃。

    包厢里放着一首英文歌,旋律优雅,极富情调,戚屿以前听过,还记得歌名,叫《TheTennesseeWaltz》。

    歌词大意是说,一个女孩在舞会上把自己的好朋友介绍给了爱人认识,结果好朋友在和她爱人跳舞时偷走了她爱人的心。

    前面的歌词都和戚屿无关,但戚屿只觉得这一刻,傅老师也要偷走他的心……

    完了……

    他不会……真的是……

    就在这时,傅延昇忽然提醒他:“有人进来了。”

    戚屿赶紧打住自己的想象,瞟向包厢门口。

    只见一个身穿灰衣的青年走进来,他来得悄无声息,像个要把自己隐藏在背景中的影子。

    那人走到司航身边,在对方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以同样的方式退了出去。

    戚屿只见司航的眼神亮了起来,接着又在朱麟耳边耳语了几句,朱麟就拍掌发话了。

    “哪个想赚钱的?机会来了!”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司航,瞬间群情激昂起来。

    司航懒懒地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端着酒杯,像是个发号施令的君王道:“老规矩,投我这个股票,就得听我的指令行事,哪天买,哪天卖,朱麟会告诉你们,每个人最多三十万,这次是15天,保证百分之二百以上的利润回报率。”

    戚屿一惊,15天?200%?

    也就是说,十五天三十万变六十万?有这么夸张?

    但众人听了却丝毫没起疑心,还激动地嚷嚷着——

    “每个人最多三十万?太少了吧?”

    “就是啊,我这阵子都舍不得花钱,就等着这一笔呢。”

    “我投我投,算我一个!”

    “我也跟!”

    ……

    朱麟一个个记下他们的数字,然后问:“还有没有人?”

    司航看向一直沉默着的戚屿,笑问:“戚屿,你要不要也跟一笔啊?”

    孟文辉也放下牌扭头一脸求助地看向他:“戚屿!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啊!我爸限制我消费,这次回国就给了我五万块钱,你借我点,回头赚了我跟你五五分啊……”

    戚屿正犹豫,忽然感觉一股热热的气息拂过他的耳廓,

    作者有话要说:  腰上的力道好像也收紧了些。

    下一秒,男人缱绻温柔的嗓音就钻入他的耳朵:“别参与。”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8100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