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4.打个掩护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34.打个掩护

    今天戚屿见傅延昇好像打扮得比那日去吃石锅鱼时更精致了点, 衣服鞋子裤子,一水儿瞧不出牌子的定制款, 整个人像是从杂志模特里走出来的商界精英。

    傅延昇看着眼前的路,目不斜视道:“你跟他那种人不大一样。”

    戚屿:“哪里不一样?”

    “你不是那种以物质为主要条件来衡量是否与他人交往的人, 所以我觉得我开跑车, 还是打车,对你没什么影响……”傅延昇一顿,又说,“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个对你而言也很重要, 我也可以每次开跑车来见你。”

    戚屿:“……”

    傅延昇说对了, 他还真不是那种人。

    但戚屿奇怪, 傅延昇怎么就这么懂他?明明他们之前都是在网上聊, 他也没透露给傅延昇太多的个人信息。

    “那你觉得我是拿什么条件来衡量是否跟人交朋友的?”戚屿好奇道。

    前方红灯,傅延昇停下车,才偏头看了戚屿一眼, 说:“大概, 是智商吧。”

    戚屿:“…………”

    为什么他感觉这男人又在无形间装了个逼!?

    下班高峰期, 七公里的路整整开了四十分钟,等他们到淮金路88号的时候, 已经七点二十了。

    戚屿来过这儿一次,这回轻车熟路地带着傅延昇直接前往司航发给他的包厢号。

    两人一到,果然又掀起了一阵热潮。

    “欢迎欢迎!”

    “戚屿你来啦!”

    “戚公子大忙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这都几天没找我们玩了?”

    戚屿扫了一圈,见到好几个上次就见过的熟面孔,孟文辉和唐伟烨都在。

    那唐伟烨看见他两眼瞬间放光,远远地叫了声他的名字,戚屿没多理会,直接迎向司航:“有点堵车,来晚了。”

    “不晚不晚,”司航嬉皮笑脸道,“戚屿,你是不是只和跟你长得一样帅的人交朋友?这哥们是谁?赶紧介绍一下!”

    戚屿看着司航脸上的怪笑就一阵头皮发麻,他故作严肃道:“这位是傅延昇,我工作上认识的朋友。”

    “啧,工作上认识的朋友?你这种学霸是不是满脑子除了学习就是工作?”司航捶了一下他的肩膀,凑过去压低声音道,“我不是让你只能带女朋友或男朋友的吗!?”

    戚屿:“…………”

    “哼,一会儿你再被唐伟烨骚扰我可不帮你了!”司航横了他一眼,又笑着跟他身后的傅延昇握了下手,问他俩,“吃过晚饭没有?”

    “没,一出公司就过来了。”戚屿道。

    “哈哈,我就知道,这边今天刚上了些新鲜的大闸蟹,我早半个小时前就让他们开始处理了,一会儿吃点蟹肉面?”司航问。

    “行。”

    司航招呼他俩:“来,坐中间!”

    包厢中心的沙发是U字型的,原本坐满了人的一边很快腾出了两个空位,看来大家也知道司小少爷对戚屿的重视,非常给面子。

    可两人刚坐下,唐伟烨也过来了,在戚屿另一侧的青年立即给他让了座。

    “戚屿,”唐伟烨望着他,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渴求,“你好久没来了啊?”

    戚屿无语,他记得自己那天说得已经够清楚了,这人还真不死心?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本来还挺宽敞的位子,唐伟烨一坐下,戚屿就觉得有点拥挤。

    他无意识地往傅延昇的方向靠了靠,结果这一靠,反而和傅延昇碰到了肩。

    戚屿一愣,刚想再挪动,却感觉傅延昇抬起手臂搭在了他身后的沙发背上。

    “可以么?”对方在他边上低声问,“要不要再坐过来点?”

    “……不用。”

    戚屿收回视线,故作镇定地对唐伟烨道:“司航不都跟你说了,我有事在忙。”

    “那我给你发消息你怎么也不回?”唐伟烨给他递了杯酒,语气有些怨念。

    傅延昇皱眉问:“你这晒伤,喝酒没事?”

    不想戚屿还没回答,唐伟烨先大惊小怪起来:“晒伤?哪里晒伤了?”说着还想凑过来近看。

    戚屿忙抬手阻挡唐伟烨过分的殷勤:“没什么,一点小伤。”

    可能是包厢光线的原因,他的晒伤没有在日光下看起来这么明显,唐伟烨贪婪地盯着他的脸扫了几遍就作罢了。

    但因为对方这个举动,戚屿被逼得又忍不住往傅延昇的方向挨了挨……

    “上周我带你那个叫孟文辉的朋友去玩跑跑卡丁车了,他拍照片给你看了没有?”唐伟烨继续找话题。

    “嗯……”不止照片,还有孟文辉开着车子连连尖叫的视频呢。但戚屿觉得这些估计都是唐伟烨指使孟文辉发的,就是想勾他一块去玩,他才懒得凑那个热闹。

    唐伟烨见戚屿对自己爱答不理,面上闪过了一丝不甘,又跟他打听:“你这朋友是做什么的啊?”

    “做投资的。”戚屿顺势给傅延昇介绍了一下唐伟烨。

    两人隔着戚屿象征性地握了下手,唐伟烨问:“做什么投资?看着有点成熟,社会人士?哈哈,你们怎么认识的?”

    戚屿嘴角一抽,这唐伟烨查人户口么?

    不过傅延昇倒是不介意地回答起来:“股票投资,是比你们大几岁,和戚屿是通过他爸爸认识的。”

    戚屿:“……???”

    他们不是网上认识的么?

    不过戚屿也知道,傅延昇这些话估计是应付应付唐伟烨,真假都没什么关系,便没戳穿。

    唐伟烨好奇起来,盯着傅延昇问:“股票投资?你也炒股?”

    这话一出也引起了斜对面司航的注意:“谁炒股?”

    唐伟烨指了指傅延昇:“戚屿带来的这哥们。”

    司航一脸新奇道:“你还玩炒股?你炒哪几只?”

    傅延昇:“最近的话,A股的华运科技、黑猫科技都还不错。”

    “嗐!你说的都是大家明眼能看出来的绩优股,这种股票涨幅不行,炒起来不够刺激。”司航像是对傅延昇透露的信息丝毫不感兴趣。

    戚屿听了不免觉得奇怪——

    傅延昇那么擅长做分析,尤其是上市公司财报,对哪些公司的股票值得买了然于心;他本又身处券商,每天接触各种各样的信息,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懂股市了。

    戚屿之前还跟爸爸打探过傅延昇的收入,爸爸说,如果傅延昇想,估计通过操盘炒股就能轻松年入千万。

    ——怎么司航还像是看不上他的样子?是傅延昇谦虚了,还是司航确实有更厉害的手段?

    这时,戚屿又听边上的朱麟道:“司航,你哥最近有没有给你透露什么独家消息啊?有赚钱的机会可别忘了兄弟们!”

    孟文辉也激动地举手附和道:“还有我还有我!”

    见大家捧场,司航显得相当得意,两手一伸做出大爷的坐姿:“放心,今晚就有机会。”

    “今晚!?”众人当即兴奋起来,“这次是哪只股票,几天能收?”

    司航眼珠子滴溜一转:“一会儿再告诉你们。”

    戚屿听得云里雾里,唐伟烨见他面上茫然,示好一般凑过来,在他耳边道:“司航他哥哥认识一些特殊的人。”

    因为知道唐伟烨对自己有别样的心思,对方这个举动不免显得暧昧,戚屿恶寒,下意识地又往后面一躲。

    结果这一退,他后背抵就到了一具……温热的躯体。

    戚屿扭头,只见傅延昇紧挨着自己的胸膛和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不由呼吸一促。傅延昇却只是不以为意地扶了一下他的肩膀,没说什么。

    戚屿赶紧端正了一下坐姿,一本正经地问唐伟烨:“什么特殊的人?”

    唐伟烨瞥了一眼他身后的傅延昇,那眼神说不清是敌意还是戒备,像是不愿让他知道。

    戚屿见状也不再继续追问。

    刚好司航为他们点的面条上来了,缓解了这一瞬间的尴尬。

    戚屿和傅延昇双双站起来,去包厢另一边的餐桌上吃。

    桌上已摆着数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金灿灿的蟹黄和蟹肉铺地满满当当,要不是那面是用飘金的透明玻璃碗装着,乍一看戚屿还以为是纯蟹肉。

    此外,每份面条边还配着鲜豆腐、酱菜、醋瓜等八碟调味小菜,堪称色香味俱全。

    戚屿刚拿起筷子,孟文辉也过来了。

    戚屿介绍傅延昇认识了一下自己的发小,问孟文辉:“你没吃晚饭?”

    “之前跟司航他们已经吃过了,嘿嘿,闻着嘴馋,再来一碗,”孟文辉咧嘴笑了一下,又忍不住对戚屿感慨了一番,“我之前还觉得咱们国外不比国内差呢,和司航他们混了几天才发现自己是个乡下人……妈的,玩还是城里人会玩啊!这一天天的,真是太爽了!”

    戚屿:“…………”

    蟹肉蟹黄初尝味道鲜美,但吃多了也腻,戚屿只吃了大半碗就饱了。

    饭后去洗手,戚屿站在宽敞的大理石台子前问傅延昇:“傅老师,这种场合你会不会不习惯啊?“

    傅延昇透过镜子看戚屿:“什么不习惯?”

    戚屿用湿漉漉地手比划了一下:“我刚开始跟司航在一起玩还觉得他们有点无聊。”

    “还好,蟹肉面挺好吃的,”傅延昇低头道,“在外边店里吃,这个量,估计得人均五六百,不亏,就当你请我吃饭了。”

    戚屿松了口气,笑道:“你算得还挺精。”

    傅延昇拿起小毛巾擦了擦手,转身看向戚屿:“不过,你那个朋友刚见你时说什么‘男朋友’,是什么意思?”

    戚屿心中一慌,傅延昇听见了?

    傅延昇又问:“那个唐伟烨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戚屿装傻:“没有吧。”

    傅延昇挑眉:“还没有?你刚躲他都快躲到我怀里来了。”

    戚屿:“…………”

    傅延昇继续问他:“你叫我来是不是帮你打掩护来的?想让我假扮你男朋友?”

    戚屿急着否认道:“不是不是。”

    ……这真的只是个巧合!

    就在这时,身后发出了有人进洗手间的声响。

    傅延昇偏头看了一眼,忽然逼近戚屿,抓住他的手臂,作势要抱他……

    戚屿整个人一震,下意识想抗拒,紧接着就听到了背后一个熟悉的嗓音——“戚屿,你在这……”那个声音戛然而止。

    傅延昇很快退了开去,但晚了,唐伟烨已经看见了他们的站姿——那绝对不可能是正常朋友会有的姿势。

    戚屿的心脏一阵狂跳,因为他刚刚差点以为,傅延昇是要亲他……

    而傅延昇那个几乎要与他贴面的动作,从唐伟烨的角度看,估计就像是在亲他吧!?

    ……

    唐伟烨面色阴沉,他的视线在戚屿和傅延昇之间逡巡片刻,语气讥讽地开口道:“戚屿,你不是说你没那方面的兴趣么,这又算什么?”

    戚屿被傅延昇的动作吓宕机的大脑被唐伟烨这句话又激得重新启动,他冷冷地扫向对方,浑身的戾气:“算什么?呵,唐伟烨,你认识我几天?我交什么朋友轮得上你管?”

    唐伟烨一噎,很快也意识到,眼前的青年和他以往看上的都不一样。人家是真的有身份有地位,不畏强权,更没必要顾着他面子。

    “抱歉……”他闷闷地吐出两个字,转身离开。

    戚屿这才看向傅延昇,整个人还没从被唐伟烨惹毛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你刚干什么?”

    傅延昇平静道:“帮你。”

    戚屿脑子里乱糟糟的,一边重新怀疑着傅延昇的动机,一边又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心悸而感到害怕。

    像是发泄内心的不安似的,戚屿气急败坏道:“他现在反而误会我了!”

    傅延昇皱眉道:“误会?那姓唐的看我的眼神就是在看情敌,你把我叫过来当靶子,我好心帮你,你还怪我?你这小东西怎么这么没良心?”

    ……小、小东西?

    没、没良心!!?

    戚屿一张被晒伤的脸涨得通红,整个人像只刚被煮熟的虾,长须还气得一颤颤的。

    傅延昇望着他,语气沉下来:“以后想要这种服务就直说,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戚屿:“什、什么?”

    这tm……傅老师居然还可以提供这种服务!?

    戚屿见傅延昇表现得这么正直大度,忽然也有点微妙的心虚,好像自己之前真在无意识地利用对方一样。

    傅延昇看他的情绪稍稍缓和了点,又抱着手臂冷静地问他:“好了,你自己想清楚,一会儿还要不要我继续配合你。”

    戚屿:“…………”

    理智告诉他该果断拒绝的,他是直男为什么要去装gay?

    但这一刻戚屿忽又想起之前的疑惑——同样是男人,为什么他讨厌唐伟烨,却不抵触傅延昇?

    看着男人认真的表情,

    作者有话要说:  戚屿居然有点心动……想再试试。

    他好奇傅延昇打算怎么配合他,会不会做刚刚那种动作?还是有更进一步地……

    “你在纠结什么?想好了没有?”傅延昇不耐烦道,“不需要的话我就走了。”

    “我……”男人的催促让戚屿无法再做冷静的思考,他一阵色令智昏道,“好、好吧……”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8100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