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带男朋友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33.带男朋友

    男人说那句“我要你心甘情愿”的时候, 戚屿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 再次体会到了那种仿佛整个人从内到外都要烧起来的感觉。

    不止如此,他刚刚心中确实有一丝“套出对方的需求以权衡可否提供等价交换进行利用”的算计,结果傅延昇下一秒就说破了他的企图。

    那种完完全全被对方看透的感觉,让戚屿的内心交杂着钦佩、害怕、憋屈却又兴奋等等他自己都无法精确形容的复杂感受。

    而且因为傅延昇刚刚说话时眼睛一错不错地望着他, 有那么一瞬间, 戚屿甚至又开始怀疑,对方图的是不是……他。

    没错, 只是他本身。

    这个深藏不露的男人早已撒下了天罗地网,把他网罗其中, 看着他在迷雾里毫不自知地摸索徘徊, 还要他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呈上去,来换取世界的真相。

    ……

    戚屿浑身一颤,为自己拥有这样的联想而感到惊惶。

    理智重新占领上风, 开始数落他不切实际的揣测——

    戚屿啊戚屿, 你是忘了前日午夜那次勾引未遂的挫败了吗?

    你忘了傅老师是个多正直的人了吗?

    一个能说出“把你教好了对社会有好处”“我不会勉强你”这种话的男人, 怎么可能成天想着图你的身子?

    你不过是因为去年跟人家接了个吻, 自己心中有鬼, 才成天浮想联翩罢了!

    ……

    戚屿努力摒除那些龌龊的杂念,冷静下来重新琢磨对方的需要。

    傅延昇刚说不是钱的问题, 所以是非物质的?

    戚屿问:“如果我一直发现不了呢?”

    傅延昇:“那就算了。”

    戚屿:“就、就算了?”

    傅延昇“嗯”了一声,道:“我跟你爸也说过,当初就是一时兴起才跟你签个合同,也没想到你这小子一买买了我一年, 还这么缠我……”

    戚屿:“……???”

    傅延昇淡笑了一下:“但相识就是缘分,我对你本身就没有过多的要求和期待,再说,我们的合同也快到期了,实在不行,以后就当普通朋友相处,不也挺好?”

    戚屿一怔,他差点忘了,他和傅延昇的陪聊合同是去年八月中旬签的,还有一个月就结束了。

    到时候,傅延昇就不会再随时随地给他答疑了?

    “到期了就不能能再签了么?”戚屿拧眉。

    傅延昇斜睨他:“你还真当我闲着没事给你这大少爷当便宜家教呢?”

    戚屿:“…………”

    戚屿模模糊糊觉得,傅延昇好像对他使用一个经典的营销案例——试用期情感陷进——用低廉甚至免费价格让客户试用某商品一段时间,养成客户的使用习惯并让其对商品产生依赖后,再开始收费。

    很多没办法改变习惯的客户就会愿意为商品买单,但这时要付出的价值不但包含了之前免费试用期的价格,还可能大大超出人在理智状态愿意为同类型商品买单的费用。

    ……

    可至少那些商品会标明价格,眼前这个男人非但不告诉他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继续使用对方的服务,还tm不在乎他会不会继续买!?

    这都是什么操作?

    “好了,别纠结了,”傅延昇见戚屿直瞅着自己打量,轻咳了一声,取了捞勺主动把锅里的鱼捞出来,盛到他碗里,“还吃不吃?再煮下去都烂咯。”

    戚屿盯着傅延昇,试探着问:“能不能,给点提示?”

    傅延昇差点没忍住笑出声:“不能。”

    戚屿垂眼,闷闷地拿筷子戳碗里的鱼肉。

    哎,越得不到,越是想要……

    傅延昇见他这副吃不到糖就生气的模样,忍俊不禁,轻咳了一声,又鼓励他一句:“你不老说你自己不笨么?还有一个月,以你的悟性,我觉得应该可以发现吧。”

    一个月就可以?

    非物质的?情感?精神?

    等一下,戚屿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这次回国,就是傅延昇主动跟他爸提议让他来美薇锻炼的,傅延昇是不是想借此考察一下他的实际能力?

    对啊,这人作为一个老师,肯定希望自己教的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自己的表现就是对对方教学水平的最好体现……

    结合傅延昇曾对他爸说过的话,戚屿也觉得这个猜想非常合理!

    戚屿面上重新亮了起来,眸中也闪过一丝不服输的韧劲:“好,你等着。”

    傅延昇:“……”

    ***

    接下来的日子,戚屿彻底化身工作狂,带着助理吴双和那个叫王猛的保镖走访了美薇公司的各个部门。

    他亲自去考察了解了整个公司从服装生产、加工、质检、出厂、物流、仓库、销售等每一个环节,再一一核对账面数据,试图找出一些问题。

    当然,为好好把握仅剩一个多月的咨询服务,同时观察傅延昇的“需求”,戚屿也时常打电话给对方,把自己在实际工作中碰到的问题抹去关键信息后请教傅延昇。

    转眼过了小半月。

    这日下班前,戚屿接到孟文辉的电话。

    “戚屿,你最近都忙什么呢?我都快半个月没见到你了!”孟文辉的大嗓门从电话那头传来,背景还有嘈杂的音乐声。

    戚屿一愣:“你跟司航他们在一块儿?”

    孟文辉:“是啊!天天一起玩呢,哇,你这哥们太够义气了!”

    戚屿笑道:“你玩得开心不就好了,打我电话干什么?”

    孟文辉:“你晚上有空么?司航他们想叫你过来一起玩呢!”

    戚屿反问:“他们想叫我你就替他们叫?你这家伙是给他们收买了?”

    “怎么会!”孟文辉急着辩驳了一句,然后不知走到一个什么地方,背后的声音安静下来,戚屿只听孟文辉压着声音道,“司航他们认识可厉害的朋友,前几天他们还带着我赚了一大笔钱呢!“

    戚屿一愣:“什么厉害的朋友?”

    “反正都是他们圈子里一起玩的,我也不清楚是谁,他们有一些小道消息,能通过炒股赚快钱,我刚开始也没在意,当时他们问我参不参与,我就意思意思出了两万,结果昨天他们就给了我五万,前后就隔了五天!”孟文辉的嗓音带着不可遏制的兴奋,“妈的,这他妈比在赌|场还容易捞!这群人太牛了,每天吃喝玩乐的,还会赚钱!”

    戚屿皱眉:“你不会被骗吧?”

    孟文辉:“被骗?你开玩笑呢,这人不是你介绍我认识的?司航还说就是看着你的面子才让我参与呢,他说要不是你天天不知道在忙些个啥,他也想拉你入股!”

    正说着,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司航的声音:“孟文辉你怎么在这儿打电话?给谁打?……戚屿?”

    下一秒电话那头就换成了司航的声音:“戚屿!我给你发微信你怎么都不回!?你还来不来找我玩啊!?”

    戚屿想起来,前几天好像确实收到过对方的信息。

    “工作太忙了,没顾得上回你,”戚屿对孟文辉说的那事有点好奇,加上他之前都对司航说了有空会过去,总是晾着人家也不好,不由顺势道,“今晚我过去找你们?”

    司航高兴道:“来来来,老地方,带你见见新朋友!”

    挂了电话,戚屿正好收到傅延昇的微信。

    F1S:“晚上一起吃饭?”

    屿:“[兔斯基疯狂晃人.gif]”

    屿:“刚被司家小少爷给约了。”

    坦白说,戚屿还更想和傅延昇吃饭呢,自那次吃完石锅鱼后,他俩都有十天没见面了。

    F1S:“淮金路88号?”

    戚屿愣了愣,脑中忽然有了个想法,回复他道:“你等等。”

    戚屿又给司航回了个电话,直接问:“我能不能带个朋友过来?”

    “又要带人?”司航故意调侃他,“行啊,但我告诉你,今晚除了女朋友谁都不能带!你还记得唐伟烨不?他那天见了你后就跟着魔了一样,天天在我耳边嘀咕着让我叫你过来,我都快给他烦死了……诶我说你是不是把他微信给屏蔽了?我看到你发朋友圈的盒饭照片他说他没看到!”

    戚屿:“……”

    在唐伟烨见他次日给他连发了二十来条骚扰信息后,戚屿忍无可忍地开了“消息免打扰”,并设置了朋友圈权限……

    他没把那神经病拉黑算不错了。

    戚屿没解释,直接说:“我想带的朋友不是女的。”

    司航:“草!那他妈男朋友也行啊!你随便找个人带过来让唐伟烨死了那条心!”

    戚屿:“…………”

    挂了电话,戚屿还有点犹豫要不要问傅延昇,毕竟司航玩得圈子太乱了,他也不知道傅延昇这么正直的人能不能接受。

    结果他还没问呢,对面已经猜到了。

    F1S:“你想带我一起去?”

    屿:“嗯,你OK吗?”

    F1S:“据我了解,这种私人聚会是很在意被邀请人和间接被邀人的关系的,我跟你过去,我算什么身份?”

    戚屿傻眼,傅延昇怎么这么懂行情?

    不过想想也是,这男人天天应酬这个应酬那个,接触的也都是商圈上层人士,怎么可能不懂?

    但说到具体的关系……

    戚屿想起唐伟烨那天一脸痴汉的样子,就头疼。

    要不跟傅延昇说说,让他假扮自己的……男朋友?

    不不不!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戚屿就想给自己浇桶冰水。

    ——他们一年前本来就有个暧昧不清的吻了,他可不想再过界了!

    戚屿想起司航的秘书徐一舟,又想到徐一舟和傅延昇的关系,忍不住道:“我就说你是我秘书?”

    F1S:“你不知道秘书去那种地方都只能在角落里坐冷板凳吗?”

    屿:“对不起,我不知道……”

    难怪上次徐一舟坐得离他们那么远……

    屿:“那就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F1S:“行吧,我去接你?”

    戚屿一怔,他和傅延昇各自到淮金路88号的距离差不多远,他还以为傅延昇会说直接在那家便利店门口见呢。

    屿:“好。”

    F1S:“大概40分钟后到,你准备一下,到了我给你电话。”

    傅延昇的时间把握得非常精准。

    不多不少三十七分钟后,戚屿就接到了对方的电话,傅延昇说:“还有三分钟到你公司楼下,你可以下来了。”

    戚屿下了楼,正琢磨着傅延昇是叫网约车来的,还是打出租车来的,就看见一辆宝蓝色的兰博基尼跑车稳稳地停在了自己面前。

    车窗下移,露出驾驶座位上熟悉的身影。

    戚屿:“…………???”

    戚屿上了副驾座,意外道:“这你的车?”

    傅延昇也看着他,皱眉道:“你的脸怎么了?过敏了?”

    “晒伤了,”戚屿反应过来,碰了下晒伤处,呲牙“嘶”了一声,咬牙道,“估计要蜕皮了。”

    戚家两兄弟遗传姜莹的外貌,从小肤白胜雪,成年后戚屿的皮肤也是一种偏象牙色的白,怎么都晒不黑,但如果日晒过度,就会蜕皮。

    这几天,戚屿为了解公司的运营状况连日走访了工厂、仓库和线下销售点,也没顾着给自己上防晒霜。在夏日毒辣太阳的炙烤下,皮肤就有点泛红,摸到和触水时觉得辣辣的,会持续二十天左右,等换层皮就会好,只是这过程不大好熬。

    傅延昇从没见过这样的体质,听了戚屿的解释,眉头紧皱:“吴双就没给你撑个伞?”

    戚屿在电话里跟傅延昇提过吴双,也夸过这青年。

    虽然才在一起工作了十天,但对方的工作能力还真没话说,戚屿交给吴双的每一样工作他都能做好,不但学业水平过关,跑腿之类也相当勤快。

    因为对方表现好,戚屿也跟吴双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和来美薇的目的,吴双起初还有些惊讶,但很快就转换好角色跟戚屿站在了同一条战壕上,一起应对公司内外的人。

    不过,戚屿记得自己只跟傅延昇说过一次吴双的名字,此刻听傅延昇这么自然地直呼其名,不由愣了一下。

    “吴双在边上帮我拍现场照片呢。”戚屿解释了一句,眉心也笼着一股淡淡的愁,但他愁的不是晒伤的事,而是一无所获的调查过程。

    除了月初那起网红作陪事件,美薇的运营过程几乎可以说是全部规范、毫无漏洞。

    傅延昇又问:“买烫伤膏抹一点有用吗?”

    “不知道,没试过……”戚屿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伤处看,也有点疑惑自己这样子是不是不能见人。

    他抬手拉开遮阳板上的化妆镜瞅了一眼,觉得也还好吧,就是看上去有点泛粉,像轻微醉酒。

    “没事,别管这些了,过几天就会好的。”戚屿把遮阳板一合,问,“你还没回答呢,这车你的?”

    “肯定不是,我要买辆这种车估计一年到头都开不了几次,放车库吃灰,性价比太低了。”傅延昇踩下油门,跑车引擎发出低沉的轰鸣,像虎啸,呜呜的,很是拉风。

    戚屿失笑:“那你哪来的?借的?”

    等车子从平地蹿了出去,傅延昇才“嗯”了一声,说:“不能给你丢面子不是?”

    戚屿:“???”

    傅延昇笑笑:“这个圈子,见不同的人得有不同的行头,去你说的那个司家小少爷的聚会,得装得比他有钱,比他阔气,他才看得起你。”

    男人的语气有一丝习惯了这种场合的淡然。

    戚屿忽然想起一件事,眯起眼睛:“等等,那你之前半夜来接我,怎么就给我招了辆破出租车?”

    而且傅延昇平时见自己也不开车,

    作者有话要说:  还就穿个上班的衣服,随性得很……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7153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