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无懈可击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32.无懈可击

    想要试探, 首先要定义对方所谓的“撒娇”是什么。

    那肯定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撒娇。

    说起这个, 戚屿忽然想起来,他弟弟戚枫倒是深谙此道……

    那家伙惯会用甜言蜜语哄人开心,小时候在长辈面前撒个娇也就算了,长大了这货居然也豪不收敛。

    前年不知为什么事, 戚枫让他帮忙录一段小提琴乐曲, 那阵子他刚好忙学业,没空, 结果戚枫就在微信里连珠炮似地发了一堆好话,什么“哥我求你了”“哥你最帅了”“哥这次你一定得帮我”, 外加一堆打滚卖萌的表情包……为了达成目的完全不要节操。

    还有去年四月他回家住了一周, 目睹了戚枫和凌可的恋爱日常,发现那小子一天至少要喊一百遍凌可的名字,渴了喊凌可, 饿了喊凌可, 上个厕所也要告诉凌可, 还换着不同的语调喊, 像是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有个男朋友……

    但这种撒娇戚屿是打死都做不出来的。

    所以傅延昇每次说他撒娇, 他就很生气,觉得自己身为阳刚男性的一面受到了严重的诋毁。

    ……

    那……傅延昇所谓的“撒娇”到底是指什么?

    ***

    次日一早, 程丽君来接戚屿上班,告诉他已经确认了五位应聘者能在今天上午十点过来面试,等他到公司后就可以开始准备面试问题。

    “哪五位?”戚屿问。

    程丽君报了名字,戚屿依稀记得其中一个叫马驰的好像是数学本科、金融专业硕士的。

    昨晚听了傅延昇的建议, 他不免对学数学的多留了点心。

    十点,程丽君带戚屿前往公司的小会议室,戚屿第一个就点名让马驰进来。

    原本他还挺期待这人的表现,但没想到,那马驰除了照本宣科地被自己简历上的内容,根本不会说别的。

    戚屿问了几句别的,对方还紧张得面脸通红,一场面试搞得像是他在逼良为娼。

    戚屿大失所望,又接着面了两个,后两人的表现稍微好了一点,但也没让戚屿特别满意。

    “下一个吧。”戚屿揉了揉鼻翼,抽出仅剩的两份简历。

    一个身高约一米七五的青年走了进来,戚屿看着简历上的名字,吴双,这人好像是他从被淘汰名单里重新挑出来的那个。

    “您好,我是吴双,”那青年坐下后便直接自我介绍起来,“今年23岁,毕业于T大经济系,辅修数学……”

    戚屿一愣,这才抬头看向对方,只见吴双长着一张略带书生气的脸,相貌普通,但贵在态度大方,不像之前几人,要么紧张拘束,要么放肆地盯着他看。

    “你辅修数学?”戚屿更好奇的是这一点,对方的简历上没写。

    “嗯,我有经济和数学双学位,”吴双腼腆地笑了一下,“不过出来应聘总助说学数学好像用处不大?所以学位那边我在简历上就只写一个。”

    戚屿有了点兴趣,他扫了眼对方的履历,又问:“你毕业后工作一年了?具体做过什么?”

    吴双:“在一家上市公司做营销,也是经理助理的职位,不过上周刚刚离职。”

    戚屿:“为什么离职?”

    吴双:“感觉工作内容太重复了,没什么挑战性。”

    戚屿:“哦?你想有什么挑战?”

    吴双:“我喜欢接触不同的人和事,想多积累一些阅历和社会经验。”

    这两点追求戚屿还挺欣赏:“可我提供的这个岗位只有两个月,你的学历也不达标,怎么会想到来投简历?”他又问。

    吴双说:“我以前没接触过服装行业,觉得挺好奇的,而且招聘上写着工作时间就两个月,觉得可能对学历的要求不会太严苛,就想过来碰碰运气,如果能应聘上,有两个月的不同经验也很不错。”

    戚屿暗自感叹,这吴双好像就是为满足他的需求而来的。

    但由于吴双一开始就被程丽君排除在面试名单外了,所以他肯定不会是美薇内部安排的人,而此人之前工作的领域也不是服装行业,大概率也不会是竞争公司派来的间谍,这两点就基本让戚屿解除了对对方来历的怀疑。

    戚屿抬眼看着吴双,问:“你对工资有什么要求吗?”

    吴双挠挠头:“只要不低于同等岗位的平均工资就行。”

    戚屿挑了下眉毛,这个人好像还不怎么缺钱,是真冲着“经历”?

    “不过我想请问一下,”吴双看着戚屿,伸出手指在两人之间划了一下,“如果我被录取了,是为您工作吗?”

    戚屿放下简历,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有威严一点:“是,我还在念大学,年纪也比你小,你如果不情愿给我做事,可以直说。”

    “不不不,”吴双连连摆手,认真道,“我没有那个意思,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因为对吴双的表现很满意,戚屿结束对他的面试后让他先在外面等候,之后又见了最后一个,确认吴双是五个人中最符合自己心意的,才又重新叫他进来。

    “你今天可以开始上班么?”戚屿问。

    吴双“啊”了一声,惊讶道:“今天?”

    “毕竟只有两个月,得抓紧时间,”戚屿开了句玩笑,“还是说你今天有事?”

    吴双忙说:“没有没有,我可以的。”

    戚屿让程丽君带吴双去签工作合同,并让她通知还未确认来面试的几人不用来了,就这样把助理的事敲定下来。

    ***

    晚上下班前,傅延昇给戚屿发了条消息:“直接去吃饭地点见?”

    屿:“可以,吃什么?”

    F1S:“吃你。”

    屿:“???”

    傅延昇发了个定位给他,上面显示着餐馆名“纯鲜斑鱼府”。

    戚屿:“…………”

    气得他差点没再甩个兔斯基晃!

    下了班,戚屿直接让程丽君安排车子送自己去傅延昇说的那家餐馆,路上傅延昇就把桌号告诉了他,说自己已经到了。

    戚屿抵达后一看,这家餐馆原来是吃“煮鱼”的,类似火锅,需要自己动手。

    见了面,傅延昇就问他:“吃过这个么?”

    戚屿摇头,这“石锅煮斑鱼”他还真是第一次来吃。

    傅延昇:“那我来点?”

    戚屿:“好。”

    这家店的招牌就是新鲜活斑鱼,十二盘一笼,每盘只铺着一片切好的鱼肉,那鱼肉薄如蝉翼,晶莹剔透。

    傅延昇一点点了六笼,排排地架在桌边的不锈钢小推车上,下边还有大冰块用冷气蒸着,保持鱼肉的鲜度,看上去颇为壮观。

    “这么多吃得完吗?”戚屿问。

    “就怕你还觉得不够吃。”傅延昇笑笑,点完菜解了袖扣,将衬衫袖子微微挽起,又露出手腕上那串青玉佛珠。

    戚屿好奇:“你为什么带佛珠?”

    “你说这个?”傅延昇也瞅了一眼自己的手腕,“祖传的,保平安。”

    戚屿笑道:“还祖传?”

    傅延昇观察着火候,伸手去调锅边的开关:“不然呢?你以为我戴着好看?”

    戚屿的视线随着傅延昇的手腕移动:“是挺好看的。”

    傅延昇掀了下眼皮:“想要?”

    戚屿愣了一下,正想反问一句“我想要你就给?”就见傅延昇勾了下嘴角,说:“不好意思,这东西只传傅家儿媳。”

    戚屿:“…………”

    那你tm问什么!?

    锅开了,傅延昇先舀了两碗鱼汤出来,和戚屿一人一碗,接着又把其中一个煮勺递给他,对他道:“把盘里的鱼片放进勺子里,放进去烫三到五秒就可以吃。”

    戚屿试着煮了两片,捞出来放在小碗里晾着,先喝了口汤,眼睛登时一亮。

    傅延昇递给他一叠调料:“先试试原汁原味的,如果觉得口味不够重,再蘸料。”

    戚屿把调料推开:“我就喜欢吃原味的。”

    等那鱼肉凉了点,戚屿一尝,鲜嫩的肉入口都不需要嚼就已在舌头上化成丝状,触摸着每一个味蕾……把他满足得眯起了眼睛。

    之后整整二十分钟,戚屿都没再说一句话,就只是专注地进行着烫鱼肉、晾鱼肉、吃鱼肉三部曲……

    转眼那六笼石斑鱼就被消灭了三分之二。

    傅延昇看着他直笑:“够吃么?”

    戚屿吃得七分饱,放下筷子,矜持道:“休息一会。”

    刚他只顾着自己吃,都没留意傅延昇,扫了一眼对方手边的空盘,好像还不到他的一半。

    见傅延昇坐在那边慢慢地喝着杯竹叶青,戚屿问:“你怎么才吃这么点?”

    傅延昇笑说:“不急。”

    戚屿望着对方,忽然觉得心痒痒的,这男人好像总是很从容很淡定,连吃饭喝酒都看不出一丝慌乱。

    其实他很想和傅延昇聊聊公司的事。

    昨晚桃桃告诉他有一个王姐专门给她打钱后,戚屿特地查了公司的员工名册,结果发现,财务部没有一个姓王的,而整个公司其它王姓人士恰好全是男性,这笔账一下就变成了无名账,查不见任何踪影。

    对资产过亿的上市公司来说,这点应酬开销可能不算一件大事,但戚屿总是觉得耿耿于怀,因为这事还牵连着邱明阳的儿子邱如松,而邱如松又偏偏和美薇的竞争对手菲亚服饰的运营总监关系密切。

    这些事现在属于公司机密,尽管戚屿信任傅延昇,却也不能拿出来和对方说。于是又忍不住感慨,如果傅延昇能为自己工作就好了,对方要能来,他还要招什么助理?只要傅老师一个,估计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但是,从他回国到现在,也见过傅延昇两次了,这男人好像根本不是那么在意自己会不会请他帮忙,也没有主动表达过任何想到他身边来辅助他的意愿。

    之前傅延昇不还在电话里开玩笑说,巴不得能给他爸那种亿万富翁去工作么?可对方现在这无欲无求的样子,又算什么?

    就在这时,戚屿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自己为什么不直接问?没准傅延昇会回答他?

    戚屿犹豫了两秒,鼓起勇气道:“傅老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对我有什么目的?”

    傅延昇:“……”

    男人啼笑皆非地看着戚屿,反问:“什么目的?”

    戚屿一本正经道:“如果没有目的,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傅延昇失笑:“我对你很好?”

    戚屿嘴角下歪,露出一个不大高兴被继续忽悠的表情:“老师,你陪我聊了快一整年,给我解答了无数的问题,就只收了我六万块钱,我爸都觉得你是在卖我人情,你还说你没目的?”

    傅延昇:“……”

    戚屿望着傅延昇,双手相扣抵在鼻梁前,真诚道:“告诉我吧,我真的很想知道。”

    傅延昇:“…………”

    戚屿眨眨眼睛,心里默念着“生效”“生效”“生效”……

    傅延昇抬手推了下眼镜:“呵呵。”

    戚屿:“………………”

    呵你你妹啊呵!

    他真是、脑子、进水了、才觉得、撒娇有用!

    操。

    男人兀自笑了一会儿,才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是已经跟你爸说过了么?他没告诉你?”

    “你不会说就是那个,把我教好了对社会有好处吧!?”戚屿已经放下了手,瞪着傅延昇,语气冲得像是吃了□□。

    傅延昇倒是不动声色:“是啊。”

    戚屿冷哼一声:“真假的?”

    傅延昇:“真的。”

    戚屿挑眉:“那你前天晚上还半夜十二点来接我,今天还请我吃饭,又算什么?也对社会有好处?”

    傅延昇抿了口酒,直接忽略了之前那个问题,说:“今天这顿饭你要觉得过意不去,你来买单也行。”

    戚屿:“…………”

    戚屿算是明白了,直接问这个男人是根本不可能问出答案的。

    他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又说:“我爸说,你是图我的未来,你怎么理解这句话?”

    傅延昇垂眸:“我不会强迫你。”

    戚屿架起手臂,冷笑道:“照你这个说法,等我成了司源集团的董事长,假如有一天你需要我的帮助,也不会来找我?”

    傅延昇笑了笑,抬眼对上戚屿的视线:“除非你心甘情愿。”

    戚屿睁大眼睛……

    无懈可击!?

    世界上真有这么无私的人!?

    戚屿眼神闪烁,斟酌了一会儿,语气重新缓和下来:“那……我爸跟你说的那个陪读的事,如果我开工资请你,你真会考虑么?”

    傅延昇挑眉:“你真心想让我去你身边?”

    戚屿紧张地在桌下攒了下拳头:“嗯。”

    傅延昇笑道:“但我怕你请不起。”

    戚屿:“……”

    戚屿:“你告诉我你想要多少钱,请不请得起等我考虑一下再说!”

    傅延昇意味深长地瞟了他一眼:“不是钱的问题。”

    戚屿:“…………”

    所以这男人讲这么多有的没的?不就是不愿意!?

    戚屿赌气似的往锅里倒了六盘鱼肉,不再跟他说话。

    傅延昇打量了他一会,柔声问:“不高兴了?”

    戚屿咬牙:“你说呢!?”

    傅延昇无奈道:“你真是沉不住气啊。”

    戚屿放下勺子:“我就不明白,你有什么不能直说的?”

    傅延昇轻舒了一口气,放下酒杯道:“戚屿,我确实对你有一些要求,但在你自己发现,并愿意主动满足我之前,我不会告诉你,因为这话如果我说出来,就会变成勉强。”

    戚屿:“为什么这么说?”

    傅延昇望着他,沉声道:“你看,你已经感觉了我在卖你人情,但如果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可能会利用我的需求,来达成你的目的,这就背离了我的初衷……因为我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你心甘情愿。”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6557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