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1.喜欢撒娇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31.喜欢撒娇

    戚屿看着他问:“敬哥,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许敬没想到戚屿会问得这么直白, 愣了一下,低声说:“是啊,你这小子以前都和我无话不谈的,结果才一年, 就自己上网找了个朋友……哎, 我现在是能理解那些游戏玩家练了个满级号后被盗的心情了,感觉就像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跟别人跑了, 心酸哟。”

    戚屿也没想到许敬会这么坦诚,心里反而一松, 笑了。

    许敬无奈地看着他:“你还笑?”

    戚屿看着许敬明明生气却又舍不得发脾气的样子, 忽然间就想明白了。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傅延昇那晚说过的另一句话。

    ——“如果你在看清这一切后,仍愿意相信他。”

    是的,他仍愿意。

    人需要理性, 但也没必要因此舍弃感性。

    这不是别人, 是许敬, 是陪他度过四年的青春期、给了他无数关怀和照顾的人。

    戚屿拿起桌上的筷子, 边拆外包装袋边开玩笑说:“你怎么还‘吃醋’啊?那我以后找了女朋友, 你岂不是得天天泡在醋坛子里了?”

    许敬失笑:“说什么胡话呢……”

    戚屿不否认许敬的亲近带着一些私心,但这是人之常情, 刨除这些,许敬的感情也是真的。

    如果不真,这个男人怎么会记得自己不爱吃栗子这么细碎的小事?

    如果不真,许敬又何必为自己找网友吃饭而心生沮丧?

    戚屿笑道:“敬哥, 我们都认识七年了,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肯定跟别人不一样,但我也得交其它朋友。我爸说了,以后我身边是要用人的,我不能只有你一个。那个网友不是一般的网友,我是真觉得他有能力,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以后能来司源,等我毕业了,你俩就是我的左膀右臂。”

    许敬像是被他这番话一下点醒了,而戚屿前半句中强调的“不一样”也很好地安慰到了他。

    他望着戚屿感叹道:“我觉得你这一年好像长大了很多。”

    戚屿挑了下眉毛:“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没有?”

    许敬笑道:“本来还有点,可你一问这句话,就没了。”

    戚屿:“……”

    砂锅粥上来了,掀了盖子,香气扑鼻。

    许敬拿起勺子想替他盛粥,戚屿忙道:“我自己来。”

    说罢便取过勺柄,装模作样地搅拌起来。

    以前这种活都是别人替他做的,戚屿难得自己拌个粥,手被那锅里冒出来的热气蒸得直皱眉头。

    许敬见他搅得磕磕绊绊,忍不住道:“还是我来吧。”

    可戚屿抓着勺柄,分毫不让。

    其实,戚屿也是在今天反思是才意识到,自己是亏欠了许敬的。

    这么多年,他只享受着许敬的照顾和帮助,却从没有等价地去偿还——也许有一些部分爸爸已经替他还了,可他自己还没有。

    只要他是个有良心的人,这些人情债就会成为牵制他情感的负担,让他在与许敬相处时处于被动。

    这一刻,戚屿好像也更理解傅延昇微信资料里的那句话了。

    既然亏欠了,那就从现在开始还吧。

    许敬待他好,他也可以在情感上回馈对方,像真正的朋友一样,有来有往。

    在他们的关系不出现其它变故之前,他很愿意一直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兄长,信任他,理解他,给予他自己私情范围内可给予的一切。

    盛完粥,戚屿又道:“今天这顿饭我来请你。”

    “啊?”许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戚屿垂眸道:“以前出来都是你买单,尤其是在美国的时候,你带我去看歌剧,看电影,吃饭,都是你结的账,我后来才想起来,那钱花的都是你自己的吧?现在我工作了,虽然还没领工资,但也该轮到我请你了。”

    许敬愣在那里,像是有点感动。

    戚屿:“怎么了?”

    许敬眸光闪烁,低下头轻声回了一句:“好,你请。”

    两人边喝粥边聊天,戚屿告诉了许敬今天一天公司里发生的事,还提到了美薇领导聚餐时习惯性请网红作陪的事。

    “如果你说的这个网红是和美薇网销部有合作的话,估计就是桃艺传媒公司了,”许敬放下勺子,面色有点凝重,“这家网红公司是美薇CMO跟我力荐的,算是山雨投资的公司之一。”

    戚屿皱眉,美薇的CMO不就是那个刘琦么?

    他问:“投了多少钱?”

    许敬:“初轮进了一千万,当时主要是看重她们给美薇带货……但我观察了一年,觉着投资效益很一般,毕竟美薇走的是轻奢路线,市场消费力跟不上,再怎么推都不能和那些性价比高的小品牌比……”

    戚屿又向许敬打听了一下投资前后的细节,包括刘琦和许敬推荐那家公司时的说辞,暗暗决定回去先查一下他们请网红作陪的这笔账。

    聊着聊着,戚屿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忽然想起傅延昇说过晚上会给自己打电话,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是对方打来的。

    但想到傅延昇在微信里回的那句“撒什么娇”,戚屿就气不打一处来,下意识地按了拒听。

    “谁的电话?”许敬随口问。

    “广告吧……”戚屿撒了个谎。

    “呵呵,国内就是各种骚扰电话多,你下个防骚扰的app,会主动拦截那些被标记过的骚扰电话,会好很多,”许敬说着看了一眼时间,“欸?也不早了,差不多该回去了。”

    确实,不知不觉都十一点了。

    戚屿起身结账,许敬叫了车,照例先送他回酒店,自己才走。

    戚屿洗了澡,躺倒床上,才磨磨蹭蹭掏出手机给傅延昇拨了回去,这时已经是十二点零八分了。

    傅延昇接了电话就问:“刚在忙?”

    戚屿摸着肚子懒洋洋地说:“吃夜宵呢,才回来。”

    “你怎么一天天的都这么……”傅延昇语气暧昧,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戚屿凶悍地逼问。

    “浪。”傅延昇咬字清晰。

    戚屿从床上弹起来:“你再说一次!?”

    昨晚这男人说他浪他忍了,毕竟是在装醉,今天居然还敢?

    傅延昇像是没察觉到戚屿语气中的威胁,继续往他死穴上戳:“说你浪呢,昨天喝酒喝到撒酒疯,今天吃夜宵吃到午夜,明天你还有什么安排?”

    戚屿咬牙切齿道:“我是在正常社交,你凭什么说我浪?”

    傅延昇反问他:“正常社交和‘浪’有什么冲突吗?你每天夜生活超过十二点不算‘浪’?——别转移话题,你还没回答我呢,明天晚上还有什么安排?”

    戚屿:“没有!”

    傅延昇:“那明晚我先预定了。”

    戚屿差点没反应过来:“呃,啊?”

    傅延昇语气自然:“明天晚上我带你出去吃饭。”

    戚屿:“…………”

    靠!他真的不知道这男人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傅延昇又接着道:“白天谁惹你不高兴了,还连着给我发三个表情包?”

    戚屿心说你还好意思问?不就是你!

    但因为刚刚和许敬吃饭时他已经想开了,而且等他反应过来,又不得不承认,傅延昇说的那些话是对的。

    这男人确实教他用这些道理看清了身边的人和事,并让他更清醒地去处理自己和他人之间的关系。

    所以现在的他也不再有白天那些纠结和迁怒,心中反而对傅延昇更加钦佩。

    可戚屿不想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思——傅延昇本来处处都在碾压他,如果再被对方知道自己的崇拜,这男人估计脸都要仰到天上去了!

    “就是看公司资料,觉得头疼。”戚屿随便找了个理由。

    “看资料头疼就晃我?”傅延昇失笑,“你怎么这么……可爱?”

    “…………”

    戚屿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傅延昇口中“可爱”是褒义词,没有一个正常男人会喜欢听见另一个男人夸自己可爱。

    这不过是傅延昇想骂他“幼稚”“无理取闹”的委婉型说辞。

    可话都出口了,加上傅延昇又在微信里说他是在“撒娇”,戚屿不由顺着对方的理解强势道:“怎么?不行吗?”

    傅延昇轻咳了一声,语气忽然间带上了笑意:“行。”

    戚屿:“……”

    傅延昇又问:“那现在好点了吗?”

    这句话的语气也是酥酥的,带着丝安慰人的柔软。

    戚屿脑海里忽然有了一个诡异的联想——

    这男人是不是……喜欢自己……跟他“撒娇”?

    他快速回忆了一遍和傅延昇在微信里聊天时,自己每次发完表情包后对方的反应。

    傅延昇好像都会回应,有时候是调侃,有时候是安慰,偶尔还会主动打电话给他,用轻松的语气陪他聊天,安抚他的情绪。

    所以,对方其实是很吃这一套?

    戚屿被自己的脑补惊了一下,又听傅延昇在电话那他问:“怎么了?”

    他回过神来,立即道:“没什么,好多了。”

    傅延昇又问:“你在公司具体看什么资料?”

    戚屿:“一年内的账本,还有公司重大决策文件。”

    傅延昇笑说:“这有什么好头疼的?一般公司账册会按季度分,你根据时间线一点点核对下来不就得了?不过我觉得看那些东西可能对你没有用。”

    戚屿:“为什么?”

    傅延昇:“美薇好歹是个上市公司,每年都会找专业审计查账的,账面上能被你一个大学生看出漏洞那还了得?”

    戚屿:“那我不看了?”

    “可以快速过一遍,对公司的大事件和运营流程有个基本了解,至于具体决策反应到的盈利数据,可以让助理总结出来告诉你,”傅延昇顿了顿,问,“我不是让你招助理么?”

    戚屿:“还没到岗呢。”

    傅延昇问:“有几人投简历?”

    戚屿简单说了说,傅延昇说:“建议挑个数学不错,能吃苦又耐|操的。”

    戚屿笑问:“你是不是自己学数学就偏向学数学的?”

    傅延昇:“一般学数学的对数字分析能力比较强,之后一旦你查到问题,有很多需要直接对应账本去看变化,学数学就比较能凸显优势。”

    戚屿:“哦……”

    傅延昇:“好了,既然没什么其它问题,那就说到这儿?”

    戚屿:“等等,明天晚上你真约我吃饭?”

    傅延昇:“怎么?不想和我吃?”

    戚屿:“没……”

    傅延昇笑笑:“行了,那明晚见吧。”

    挂了电话,戚屿躺在床上,又开始想,傅延昇是不是……喜欢自己跟他撒娇……

    虽然这有点诡异,但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点。

    作者有话要说:  他要不要……再试探一下?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5553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