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试探一下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28.试探一下

    唐伟烨顺势在戚屿边上坐下, 又叫司航再给自己仔细介绍介绍。

    司航显摆似的把戚屿的背景、学历当着他的面吹了一通, 几乎把戚屿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唐伟烨揶揄他道:“厉害啊司航,没想到你这小子还能交到这么个神仙似的朋友?”

    说着又用露骨的眼神扫视着戚屿,伸手道:“来,戚屿, 正式认识一下, 我是唐伟烨,司航的好兄弟。”

    朱麟在边上补充介绍了一句, “唐启一汽就是唐伟烨家的。”

    唐启一汽?造汽车的?

    戚屿抬了下眉毛,和唐伟烨握手。

    没想到唐伟烨抓住他的手后好几秒都没松开, 直到戚屿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 才舍不得似的捏了下他的掌心,放开了他。

    “戚屿,你今年多大了啊?”唐伟烨见他的杯子只剩没多少酒, 给他倒了点, 又坐得离戚屿近了点, 两人的腿几乎要贴到一起。

    “二十。”戚屿左边就是司航, 也挪不了身, 只能强忍着不适继续与他聊。

    “嘿,那你比我还小两岁诶, ”唐伟烨把酒杯塞进他手里,问,“什么时候回国的?在海城呆多久啊?”

    “前天,两个月。”

    “才回来?在国外都吃不着什么好吃的吧?海城好吃的可多了, 你喜欢吃什么菜系的?我带你去吃?”

    戚屿还没回答,在边上打牌的孟文辉已经听不下去了,他偏头道:“嘿哥们,什么叫国外吃不着好吃的?我家就是在国外开酒楼的,请的都是国内一等一的大厨,别误会咱们在外边就穷酸啊,戚屿从小想吃什么,我妈都想着法儿让底下的厨师做给他吃呢!”

    “呵呵,”唐伟烨笑问,“这位是谁?”

    司航忙给他介绍,包括那两个保镖,说是和戚屿一起来的朋友。

    唐伟烨“哦”了一声,又看向戚屿,问道:“那你喜不喜欢玩赛车?我家在海城北部靠近苏城那儿有个私人赛车场……对了,还有真人跑跑卡丁车呢,特好玩,这个你在国外总玩不到吧?”

    孟文辉一听果然兴奋:“真人跑跑卡丁车?”

    唐伟烨知道他是戚屿的朋友,也颇给面子地解释了一番,还邀请孟文辉一起玩,孟文辉欣然答应。

    唐伟烨以为搞定了孟文辉就搞定了戚屿,问戚屿道:“明天有空么?你也一起来?”

    戚屿捏着酒杯,看向左边的司航:“司航……”

    他求助的语气大大满足了司航的虚荣心,司航立即出声解围:“唐伟烨,戚屿这次回来要帮他爸做事,忙着呢,你别打扰人家!”

    唐伟烨讪讪地喝了口酒,不一会儿又掏出手机,殷勤地看着戚屿:“咱们加个微信吧?”

    戚屿一愣,才想起自己还没回傅延昇的消息。

    但唐伟烨丝毫没给他回复的机会,加完微信又拉着他追问起来:“戚屿,你在国外平时都玩些什么啊?”

    戚屿:“…………”

    ***

    陪着聊了半个小时,戚屿忍不住起身,以上洗手间为由出去透气。

    一出包厢,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从唐伟烨进门对他说出那句话开始,戚屿就知道这人对自己有意思,但他从来没想到,对方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对自己示好!

    包厢内十八摄氏度的冷气都压不住对方肆意排放的雄性荷尔蒙,以及那荷尔蒙里充斥的让人作呕的味道……

    要不是还要利用司航,戚屿差点没忍住开口让唐伟烨离自己远点。

    戚屿洗了把冷水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说一年前他还在怀疑自己的性向,那么唐伟烨的行为让他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对这方面的态度。

    可与此同时,戚屿又感觉到了一丝迷惑。

    ——既然自己不是gay,为什么偏偏能接受傅延昇的吻?

    同样是男人,傅延昇甚至比唐伟烨更高大、更成熟,且更……富有男人味。

    戚屿晃晃头,掏出手机,犹豫了与会儿,给傅延昇回复:“在淮金路88号会所,和朋友聚会。”

    对方几乎是秒回。

    F1S:“还在那里?要我去接你么?”

    屿:“你有空?”

    F1S:“嗯。”

    屿:“那你过来吧。”

    出洗手间时,戚屿见随行的其中一个保镖居然候在门口,有点佩服对方的敬业,忍不住问:“你叫什么来着?”

    “王猛。”对方道。

    戚屿点点头,道:“回去吧,别让他们看出问题。”

    否则被司航知道自己过来聚餐还带保镖,估计交情不存反起矛盾。

    回包厢后,戚屿又和他们玩了几局牌,就对司航说自己次日还有安排,得早点回去。

    唐伟烨掏出车钥匙,殷勤道:“你住哪儿?要我送你吗?”

    戚屿斜了他一眼:“你喝了这么多酒,能开车?”

    唐伟烨笑道:“那……请个代驾?我陪你回去?”

    戚屿见他这不依不饶的样子,终于忍不住道:“唐兄,看在你是司航哥们的份上,我劝一句,做朋友可以,但别在我身上花心思了,我没那方面的兴趣。”

    这话他故意说得重了些,让边上的司航也能听见。

    唐伟烨愣了一下,面上既有些挫败又有些尴尬。

    司航见他吃瘪,反而幸灾乐祸地:“听见没有?我们屿哥正直得很,刚没生气是给你面子呢!收敛点,你想找人哪里找不到?别惹自己兄弟不高兴!”

    唐伟烨偏过头去,没再说什么。

    两个保镖见戚屿起身,也想跟着起来,戚屿怕司航看出端倪,故意道:“难得回国,你们几个再玩会儿吧,我自己叫车回酒店,不用管我。”

    说罢又和众人道别,先一步离开了。

    出了包厢,戚屿拿出手机,见傅延昇二十分钟前给自己发了条消息。

    F1S:“我在淮金路88号斜对面的便利店等你,出来了说。”

    戚屿走出去,外面居然下了点小雨。

    空中透着一股湿气,不再像白天这么燥热,但仍有些闷。

    隔着雨雾,他见街对面果然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灯光通明。

    便利店外的遮雨棚下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灯光照出他轮廓分明的侧脸,正是傅延昇。

    戚屿过了马路,缓缓朝对方走去。

    男人似乎看见他了,但站姿纹丝不变,唯有指间一点猩红的火光,随着他抽烟的动作在夜空中飘移。

    待戚屿靠近,傅延昇才低声问:“结束了?”

    已是午夜十二点,戚屿开玩笑道:“傅老师,你这接送服务好像超出陪聊合同的范围了吧?

    傅延昇掐了烟,把烟蒂丢进边上的垃圾桶,问他:“你不希望我来接你?那你告诉我具体地址干什么?”

    戚屿:“……???”

    这什么和什么?

    傅延昇不再跟他废话,见一辆出租车远远驶来,立即招手:“赶紧回去了。”

    戚屿一愣,就这么回去了?他们还没聊上两句呢。

    傅延昇不想问问自己见了谁,有没有什么新奇的遭遇吗?

    愣神间,那辆车已经停在了他面前。

    傅延昇撑起一把黑伞,见他还傻站在那里,笑了一下:“大少爷,上车了,是不是还要我给你开车门啊?”

    戚屿郁闷地扭头拉开门,上了车后座。

    结果傅延昇也紧跟着坐了进来。

    “你上来干嘛?”戚屿被迫往里挪了个位置。

    “送你回酒店啊,否则你叫我来干什么?”傅延昇理所当然地回了他一句,就跟那司机报了酒店地址。

    戚屿心里憋得慌,有点怀疑自己叫这人来是不是受气来的了……不对!

    他反应过来,明明是这男人主动提议来接自己的!

    靠!他肯定是酒喝喝多了才一时没转过弯来,错失了怼回去的最佳时机!

    习惯了坐宽敞的私家车,出租车狭窄的后排空间让身高腿长的戚屿倍感压抑。

    加上傅延昇就在咫尺之距,戚屿又有些没来由地紧张。

    他再一次开始思考,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就算他们的交情已经超过了合同约定的服务和被服务关系,傅延昇也没必要在半夜十二点冒雨出门来接自己吧?

    等一下,戚屿忽然想到什么。

    这人会不会……

    就在这时,傅延昇忽然偏头闻了一下,皱眉道:“你喝了多少酒?”

    戚屿心跳一个漏拍,压着嗓音故作镇定:“挺多的吧。”

    傅延昇收回视线,笑哼了一声:“难怪一见面就叫我‘老师’,就没见你这么主动叫过。”

    戚屿:“……”

    戚屿糊住的大脑像是被陡然倒进了一瓶润滑油,疯狂地转动起来。

    联想到傅延昇在酒吧里两次说自己好看,再有今晚被同性狂热示好的经历,戚屿忍不住开始怀疑……

    这个男人会不会也像唐伟烨一样喜欢自己?

    所以,他可能是图自己的身子?!!?

    戚屿是深知自己外表魅力的,这具皮囊虽然总为他招蜂引蝶,但也是他用来迷惑人心的武器,要不然他也不会数次利用这一点去勾引弟弟的追求者了。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傅延昇一眼,暗想,自己要不要……试一试对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作用,戚屿居然有点为这个想法微微感到兴奋。

    可是,要怎么试?

    见面到现在,傅延昇虽然夸过他长得帅,但好像从来没有什么逾越之举。

    ……借酒装疯?

    戚屿闭上眼睛,微微蹙眉,假装有点不舒服。

    傅延昇果然关心了一句:“难受?”

    戚屿“嗯”了一声,眉头皱得更深了。

    傅延昇停顿了一会儿,说:“一会儿回去赶紧休息吧。”

    戚屿:“???”

    就这样?不来点更“深切”地关怀吗?

    正纳闷着,司机忽然来了个急拐弯,他控制不住地向对方倒了过去。

    闻到傅延昇身上淡淡的佛手柑香水味,戚屿呼吸一促,正琢磨要不要借机勾引,没想到那司机又紧接着来了个急刹车。

    ——这个急刹车差点没把戚屿给晃吐了!

    傅延昇扶了他一把,问道:“没事吧?”

    此刻的戚屿早已顾不上什么试探不试探,胃里的酒精反上来,难受得他只想骂娘——这tm还装什么?他感觉自己好像真有点醉了!

    醉酒后人的感官会被放大,接下来的半程,戚屿只感觉自己像是坐在一艘船上,车子每一次停下启动,都让他头晕目眩。

    好不容易到了酒店,戚屿下车时都有点腿软。

    傅延昇还抱着手臂在边上凉飕飕地来了一句:“酒量差还喝这么多?”

    戚屿差点被气吐血,赌气地摆摆手:“你可以走了!”

    傅延昇望着他:“你是不是快站不稳了?算了,我送佛送到西,送你上去吧。”

    戚屿咬牙道:“不用!”

    傅延昇叹了口气:“别逞强了,脸都白得像张纸了。”说着就靠过来捞住了他的腰。

    “……!!!”

    戚屿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的勾引大计!

    一边顺从地接受了对方的帮助,一边心如擂鼓地想,如果这姓傅的真的是gay,且要对自己下手,自己该怎么脱身?

    胡思乱想着,傅延昇已经把他扶上了楼,进了房间。

    戚屿的心跳越来越快……

    自己这算不算是引狼入室?

    要真那啥,他直接拒绝,姓傅的应该不会硬来吧?

    对方知道他爸爸是谁,要是敢硬来,爸爸不会放过他的!!

    傅延昇扶着他在床上坐下,接着替他倒了杯热水,又去绞了块热毛巾给他。

    “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喝了水,擦了把脸,戚屿觉得好多了。

    但是,傅延昇的态度未免也太冷静了点?

    是他勾引得还不够明显吗?

    戚屿抓着毛巾,垂眸说了一句:“老师,我还想喝。”

    傅延昇忽然皱眉道:“撒什么酒疯?明天都要上班的人了,大半夜还这么浪!”

    戚屿:“……???”

    你tm……说谁浪呢!!!???

    傅延昇不顾他的瞪视,强势地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压倒在床上,盖上被子,下命令道:“赶紧睡觉。”

    之后,男人又倒了一杯水放在他床头,叮嘱他道:“我走了,明天起来记得洗澡,一身酒味。”

    半分钟后,戚屿听见了傅延昇离开时关门的声音。

    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说不上是如释重负还是什么,尽管有一点计谋落空的挫败感,但傅延昇今晚的表现,让他感到很安心。

    这个男人大概,真的,是个正人君子吧。

    戚屿闭上眼睛,又回想起爸爸说的那句“良禽择木而栖”,忍不住有点期待……如果自己表现得好,傅延昇会一直留在他身边吗?

    ***

    因为轻微的醉酒,戚屿反而顺利地调好了时差。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醒来的,他洗了澡,换了身适合上班穿的衣服,觉得神清气爽。

    去楼下吃早饭时,程丽君给他发了条消息,说八点半来酒店接他去上班,戚屿回了句“好”。

    又点看复数的对话框,两人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昨晚对方去接他时的那一条。

    戚屿喝着粥,犹豫片刻,给对方发了句问候:“早安,昨晚谢谢。”

    F1S:“不客气。”

    F1S:“你醉酒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戚屿:“……???”

    八点半,程丽君见了他,在车上给他汇报了一下当日的安排。

    “秦总说,您第一天去公司,他打算早上先召各部门领导开个会,让他们认识一下您,如果您对哪个部门有兴趣,再下去走访。”

    “可以,”戚屿点点头,问,“招助理那个事怎么样了?”

    程丽君立刻递上了一叠打印好的简历:“截止昨晚十二点一共有十二位求职者投简历,我已经挑选出

    作者有话要说:  七位符合您要求的人,您先过目一下,喜欢哪个,我再回复邮件安排他们过来面试。”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42462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