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绝不认输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25.绝不认输

    “你好……”戚屿伸手与对方相握, 面上波澜不惊, 内心早已掀起翻天的巨浪!

    ——这个男人怎么会是复数!?

    联想到对方平时教他的那些套路和计谋,有那么一瞬间, 戚屿居然觉得这一切都是男人安排好的!

    他骗了他还一走了之, 复数很不高兴,所以花了这么长时间精心布局, 引他上钩,等他回来后还特地约他在同一个酒吧见面……

    但理智很快又让戚屿推翻了这个不切实际的猜想。

    因为从爸爸让他调查美薇财报,到司航去美国, 再到徐一舟给他推荐这个人……这中间的变数实在太多了, 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他都不可能认识对方,也不可能和这个人结交到现在。

    再说,复数一个社会人士,哪来那么多时间为了酒吧里萍水相逢的人布这么长时间的局?只是为报复他的恶作剧?

    还有昨天晚上在微信里,他和复数确认见面地点时间, 对方也是先问他“能不能喝酒”,“知不知道丰贸在哪里”。

    如果复数一早就知道他是谁, 就不会问这些问题了。

    ……

    所以真的,可能,只是巧合……

    ——但这tm也太巧了吧!!!

    眼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坐下,戚屿也在拼命平复自己激荡的心情。

    他们之间隔着一张小桌子,是适合聊天的距离。

    但因为对方长得也很高,坐下后一双长腿在桌下舒展开来, 轻易就探入了戚屿的地盘。

    戚屿下意识地往椅背上靠了靠,紧张得心怦怦直跳。

    “喝点什么?”他主动开口缓解自己的尴尬。

    “和你的一样吧。”复数表现得也相当正经。

    戚屿招手叫了waiter,从容地替对方点了单,然而接下来,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脑子里乱得跟一团浆糊似的。

    深吸了一口气,戚屿劝自己不要想太多。

    如果这只是巧合的话,说不定复数已经不记得他了,那他也没什么好紧张的。

    然而就在这时,复数眯了下眼睛,有些疑惑道:“我怎么感觉我以前在哪里见过你?”

    戚屿:“………………”

    戚屿扯了扯嘴角:“呵呵,有么?”

    脑海里继续“卧槽”“Fuck”地连连爆粗……

    ——他有印象!他居然还有印象!

    ……不对。

    戚屿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当时告诉对方的是弟弟的名字和电话,如果复数真想起来,他仍然甩锅给弟弟不就完事儿了么!?

    对啊,和复数接吻的人是“戚枫”,并不是自己——只要说服自己也相信这一点,他就无懈可击了!

    一定得稳住,不要慌,不要乱,不能崩人设……

    复数笑着摇摇头,自我开解道:“算了,说出来显得我跟你套近乎,可能是长得帅的人骨相相近,我混淆了。”

    戚屿:“……………………”

    你tm倒是说出来好让我甩锅啊!?这样不明不白的是几个意思!?

    复数还在看他:“你好像有点安静,和我想象中不大一样。”

    戚屿干笑:“你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样子?”

    “每天有问不完的问题,”复数端着酒杯,做了下思考状,沉吟道,“偶尔调皮,还有点爱撒娇?”

    戚屿:“???”

    调皮?撒娇?这个男人到底在说谁???

    复数看向他,又笑说:“你不是,还老在微信里用表情包晃我么。”

    戚屿:“……”

    说真的,他现在就是非常地后悔。

    ……发那些表情。

    如果他知道复数就是那个吻过他的人,他肯定会跟对方保持绅士间该有的距离。

    “不过有一点你说得对,”复数架起长腿,双手相扣搭在膝盖上,打量着他道,“你确实长得很耀眼,就算是亿万富翁的儿子,也不是每一个都有你这么好看。”

    戚屿:“…………”

    如果对方是在微信里说这样的话,戚屿非但不会多想,反而会觉得很高兴。

    但现在面对真人……

    明明这人的语气也很正常,但他怎么觉得对方是在……撩他?

    戚屿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警告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

    既然认定了那件事是戚枫干的,那就该一不做二不休地把戏演下去。

    他拼命给自己洗脑,眼前这个是复数,是博学多知的“傅老师”,是他在网上花钱买的服务对象,和一年前与他在这里接过吻的男人毫无关系!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戚屿渐渐冷静下来。

    男人“哦”了一声,从裤兜里掏出钱包,抽出一张名片推到他面前。

    同样的珠光白色小卡,同样微微有些粗糙却厚重的纸质,上面印着对方的名字和头衔——

    傅延昇,明泰证券IBD副总监。

    下方还有一串电话,正是傅延昇去年圣诞节期间告诉他的号码。

    爸爸一月份见过对方后,也跟他透露过复数是在证券公司的投资银行部门工作,加上他姓傅……

    其实对方已经给了他很多线索,如果戚屿当时能留下那张名片,或是记住对方的名字,可能就会产生联想。

    但他偏偏把这个男人彻底抛在了脑后,错失了所有的机会。

    两人轻轻碰了个杯,傅延昇说:“呐,人我是让你见了,名片也给你看了,但记住,别随便告诉别人我在给你当家教啊。公司有保密规定,很多教你时讲到的例子都是我接触过的真实案例,虽然我已经抹掉了关键信息,但你要是说出去,也是会给我惹麻烦的,”抿了口酒,又朝他挑了下眉毛,“听到没有?”

    戚屿:“……”

    他本来网聊就说不过对方,现在面对真人,对方一开口,那眼神那气势,他更对抗不了。

    戚屿“哦”了一声,心说,还是微信聊天比较好,至少他还能发个兔斯基表情包……

    但戚屿显然不甘心就这样被对方压制,毕竟从小的教育和经历都在引导他成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可以一时装怂,但绝不能认输。

    戚屿垂下眼睛,故作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名片,问道:“你这工作平时都干些什么?”

    傅延昇:“帮客户融资。”

    戚屿细问了一堆怎么融资,具体要做什么,傅延昇都一一解答。

    他了然道:“那是不是每天要见很多人?”

    傅延昇:“嗯。”

    戚屿:“都是见什么人?”

    傅延昇:“大都是上市公司的股东,偶尔也会和会计事务所、律所和官方部门的人交涉。”

    难怪傅延昇懂得那么多,原来每天都在接触不同的信息啊……

    戚屿隐约记得许敬说过,傅延昇这个年纪能做IBD副总监的很少见,又好奇地打听了一番对方的履历。

    得知傅延昇十七岁就大学毕业时,他又震惊了一番。

    不过,从刚刚回答问题开始,傅延昇的一双眼睛就时不时瞟向他,盯着他看。

    因为长得好,戚屿从小就习惯了别人的注视,可傅延昇这么看他,他就特别紧张。

    戚屿继续找话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那你今天是刚下班?”他看名片上明泰证券的地址也是在丰贸大厦。

    傅延昇“嗯”了一声。

    戚屿又问:“吃过晚饭没有?”

    傅延昇:“傍晚五点的时候去见了一个客户,吃了点日料,后来回来在公司开了个会,就上来见你了。”

    “哦……”看着对方一张一合的薄唇,戚屿脑海里又浮现出去年四月份……

    “怎么不接着问了?”傅延昇忽然道。

    戚屿一颤:“啊?”

    傅延昇笑了笑:“你刚刚倒是有点像在微信里跟我聊天的样子了,看来一开始见到我时是没放开啊。”

    戚屿:“……”

    傅延昇又说:“想问什么尽管问,见都见了,不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我估计你是不肯回去的。”

    戚屿绝对不想承认,他现在最想问的,其实是傅延昇到底还记不记自己,对去年那个吻又是什么看法……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喝了一口酒,戚屿故作轻松道:“我在这儿两个月呢,难道只能见你一次?”

    “呵呵,说得也是,”傅延昇笑着,抿了口酒,垂眼道,“你这么霸道,这两个月就是想天天粘着我,我也拒绝不了你。”

    戚屿:“……???”

    戚屿:“谁想天天粘着你?我还要去我爸公司上班呢!”

    “什么时候去上班?”傅延昇的语气认真起来。

    “下周一吧。”

    “你爸给你安排得怎么样?”

    “他说已经和分公司的秦总打过招呼了,对方给我找了一个女秘书,昨天也去机场接我了。”戚屿想起那一大箱子衣服和日用品,跟傅延昇提了提。

    “这么周到啊……”傅延昇还想说什么,桌上忽然响起了一阵小提琴乐曲声。

    戚屿一愣。

    “抱歉。”傅延昇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名字,直接滑动屏幕选择拒绝接听。

    戚屿意外道:“你这个铃声……”

    “嗯,觉得很好听,就用了,”傅延昇说得面不改色,“不介意吧?”

    “没事……”戚屿说着,心脏却再次狂跳起来。

    复数居然拿他拉的小提琴曲……当手机铃声!?

    傅延昇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个细节,继续道:“我建议你去公司以后,再自己招个助手。”

    “呃,啊?”戚屿跑偏的思绪被他拉了回去。

    “其实你爸都已经察觉到了底下里有人在搞小动作,作为一家公司最高级别的管理人员,你觉得秦总是知情还是不知情?”傅延昇顿了顿,道,“如果他知情,他安排给你的秘书,有可能就是你做调查的最大障碍。”

    戚屿也想过这一点,所以刚接触程丽君,他就有些戒备,甚至故意支开对方,不想事事交给她办。

    但是自己找个助手……

    “怎么找?”戚屿问。

    “上招聘网发帖,找两个月的总经理实习助理,开八千块一个月工资就有大把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给你投简历——国内最不缺的就是人才,而且现在还是求职高峰期,估计不出一周就能搞定,你自己招的人,自己用着放心。”傅延昇说。

    “秦总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戚屿皱眉。

    他想起爸爸说那个秦汉尧已经四十二岁了,怎么看都算是比他大近两轮的长辈。

    傅延昇笑了:“不高兴?你是代表你爸爸来做调查的,不是来装孙子的。”

    戚屿:“……”

    傅延昇:“尽管放大胆子去做,既然他给了你执行总裁的同等权利,你就做出总裁该有的样子——不怕他不高兴,就怕他觉得你年纪还小不懂事,把你忽悠得团团转。”

    戚屿点点头:“我知道了。”

    “秦总给你安排的那个人,你不用推掉,该用就用着,算是给他留个面子,”傅延昇说着,又跟他碰了下杯,笑说,“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我答应了你爸爸,会指点指点你,现在我们时差一样了,我也不怕你再骚扰我睡觉。”

    戚屿郁闷道:“我以前也没怎么……打扰你睡觉吧?”

    “没打扰?”傅延昇挑眉,“那是谁每天缠着我聊到凌晨一两点,又是谁去年半夜三点打我电话非要跟我视频?”

    戚屿:“……???”

    有“每天”这么夸张吗?“缠”这个字又是怎么回事?这难道不是合同规定傅延昇该提供的服务吗?

    再说凌晨三点打视频电话,那次是特殊情况,他都道歉了,这人怎么还翻旧账!?

    傅延昇打量了他一会儿,忽然柔声道:“算了,看你长得好看,不跟你计较了。”

    戚屿心一跳,差点没直接手滑摔了酒杯。

    傅延昇说他好看,而且见面到现在已经提了两次了……

    此时此刻,戚屿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一个要命的问题——

    这个男人……是gay吗?

    就在戚屿懵懂地开始怀疑对方的性向之际,忽地听到了许敬在叫他的名字。

    戚屿一偏头,果然见许敬一脸欣喜地朝自己走来:“还真是你?”

    许敬又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傅延昇,好奇道:“这位是……?”

    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因为戚屿是瞒着许敬来见傅延昇的,莫名有些心虚,赶紧起身介绍:“这就是我之前在电话里跟你提过的……复数。”

    许敬面上闪过一丝错愕:“那个网友?”

    傅延昇扬了下眉,似乎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

    戚屿又跟傅延昇介绍:“这位就是我爸爸之前的秘书,许敬。”

    傅延昇起身,客气地跟许敬握手:“幸会。”

    许敬的表情有些僵硬,和傅延昇象征性地碰了下手,就直接问戚屿:“你不是说今晚有事么?

    作者有话要说:  就是来见他?”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37329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