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线上讲解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12线上讲解

    没过多久,戚屿就收到了戚源诚转发给自己的财务明细,邮件中还备注了“仅供内部审计与特殊人员浏览”的字样。

    戚屿对照着复数给他的结论又仔细对比、核查了一番。

    结果看了两天,看得头昏脑胀,还是没看明了。

    戚屿闷闷地想,难道他真得再去找那个人?

    但……实在是不甘心啊。

    许敬不是财务出身的,对这方面不大擅长,戚屿也不好让他给自己找人,纠结了半天,他忽然想出一个法子。

    戚屿打开微信找到徐一舟,直言道:“徐一舟,你还有没有其它懂财报分析的人推荐?”

    徐一舟看见消息后回复:“怎么忽然要我推荐别人,小复不接你的活?”

    屿:“没,他接了……”

    徐一舟:“那是怎么回事?他没帮到你?”

    屿:“也不是。”

    他总不能说是不想被自己打脸吧?

    徐一舟:“哦,我知道了……他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

    屿:“额……”

    徐一舟:“我就跟你说过他性格不大好吧……[笑哭]”

    徐一舟:“但是不瞒你说,在财务分析这一块,我还真推荐不出比他更厉害的人了。”

    戚屿有点不服气:“不就是一个调查公司的人,怎么被你说得这么神乎其神?”

    徐一舟:“调查公司?”

    屿:“他让我打钱的账户是一个调查公司啊。”

    徐一舟:“你说‘啄石’?哈哈,那只是个皮包公司啊,方便他接私活收账用的。”

    戚屿愣然:“他做这个算私活?”

    徐一舟:“是啊,他有其它的正经工作啊。”

    屿:“他做什么工作的?”

    徐一舟:“这个我也不清楚,他人挺神秘的,而且因为私人时间有限,他最近两年已经很少接私活了。”

    戚屿强忍着内心的不悦道:“时间有限?他帮我做分析花了不到半个小时。”

    徐一舟:“……?”

    徐一舟:“你让他帮你做什么?”

    戚屿把复数对三个等级报告的介绍复制给徐一舟看,说:“我让他给我做了个初级报告。”

    没想到徐一舟看完后发了一串滴汗的表情过来,说:“你这是……杀鸡用牛刀啊。”

    屿:“……?”

    徐一舟:“小复的实力远不止于此,5k给你做个初级分析报告,可能已经算是卖我面子了[笑哭],你若真需要他的帮助,就稍稍忍耐一下吧,谁让他能力强,圈子里有人知道他的名声,还求着他帮忙呢。”

    戚屿:“…………”

    和徐一舟聊完,戚屿彻底没了脾气,不止如此,他还对那个复数产生了更强烈的好奇心。

    ——5k的报告是杀鸡用牛刀,除了做财务分析还有神秘背景,因为能力强被人求着帮忙……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戚屿做了一番心理建设,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又重新点开了复数的对话框,看着对方最后发自己的那条消息,面上一臊。

    算了,反正那个人也不知道自己曾发过什么誓……

    屿:“在么,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f1s:“在忙,等。”

    戚屿:“……”

    这一等,戚屿等了足足三个小时。

    可能是心里在意,戚屿隔一会儿就点进微信看看复数有没有回复,还百无聊赖地点进对方的头像看了一眼详细资料。

    “更多信息”里有一句个性签名——“情益我,则亏失道义。亏道义,必见人之非。”

    戚屿念了两遍,也不知道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约莫中午十二点,微信终于响起了新信息提示音,戚屿立即拿起手机——

    f1s:“徐一舟问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我惹你生气了?”

    戚屿:“……”

    f1s:“你这家伙,怎么还背后告状啊?”

    戚屿:“…………”

    我tm……

    …………!!!

    戚屿快被气傻了,由于家境和自身条件的卓然,他身边几乎每个人待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就算是司航那种骄纵的大少爷,也会顾着双方大人的面子和他虚与委蛇,这还是戚屿头一次碰上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的人!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两口气,告诉自己这个人是个高手,看在是高手的份上,他可以暂时容忍对方的无礼……

    f1s:“以后对我有什么想法直接告诉我,我喜欢和坦诚的人打交道。”

    f1s:“好了,说你的问题吧。”

    戚屿:“……”

    ……等利用完了一定把这混蛋拉黑!操!

    戚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发出了早已斟酌好的问题:“我想知道‘生产性资产投入增高未从利润中体现相应收益增长’这条结论,你是怎么得出来的,我仔细对比了美薇近三年的财报,发现相应投入及产出的比例没有太大的差距。”

    f1s:“你只看了三年的?那难怪看不出来。”

    戚屿纳闷,不然要看几年?难不成他还得把美薇成立以来的帐都翻出来看?这个复数当时也就看了半个小时,还说什么“显而易见”,应该不至于吧?

    f1s:“打字说不清楚,来,语音一下。”

    戚屿:“???”

    等一下,这发展有点不太对劲啊!

    怎么忽然要和语音了?那万一对方又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他忍不住发脾气怎么办?

    ……

    就在他惊慌之时,屏幕上已经跳出了f1s的语音呼入。

    戚屿手忙脚乱地按下了接听键,接通后,他沉默片刻,谨慎地“喂”了一声。

    “听到我说话么?”清冷低沉的嗓音透过手机传了出来。

    和戚屿想象中带着恶劣性质的讥讽味道截然不同,对方的语气极其正经,而且听上去很成熟。

    “嗯,听得到。”戚屿对此人的偏见竟然随着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消散了不少。

    “刚发了你几张对比图,你点开来,我们边看边说,”对方毫不犹豫,直奔主题,“这是我从上市公司财报网上搜到的美薇近五年的报表,你看的时候注意一下,前两年为一个分析阶段,后三年为另一个分析阶段,这两个阶段美薇的经营状态是不一样的。”

    戚屿一愣,居然不一样?

    “先来说前两年,这个阶段美薇的经营相对正常,各方面数据显示企业运行状况良好,盈利可观……”

    原本还在为自己可能控制不住情绪而紧张的戚屿,渐渐就被对方所说的内容吸引了注意力,专注地听了下去。

    “……近三年,美薇的生产性资产投入连年增高,这些资产的投入主要会体现在货品数量、货品质量和利润上,表中显示三年的盈利不升反降,存货周转天数也与三年前持平,那么投入的资产只有可能在货品质量上得到体现,但172的销售费用却又暴露了问题……”

    “额,为什么说销售额暴露了问题?”财表中根本没有和货品质量相关的数据体现啊。

    那边停顿了一下,解释道:“三年前开始财表中的长期待摊费用也开始增高,估计是美薇请的明星代言费,这从侧面反应出美薇近三年稳住的销售额主要是靠推广在驱动,而非自身的货品品质与其营造的口碑——当然,我只能通过企业公开的财报进行合理推测,没有更多的核查权限,你如果能接触得到明细账,再确认一下增加的这笔钱是不是广告费,并且针对有问题的点追查凭证,估计就能查到问题源头。”

    “……!”戚屿恍然大悟。

    但是……这哪是什么“显而易见”的问题?要不是他提出来,还说什么“合理推测”,根本没人会这样联系起来去看好么!

    复数继续往下说,他说得很细致,从五年间表中呈现的资产具体去向到每项利润来源的变化,逐一拎出来为他讲解,戚屿听到后来都抽出本子开始记笔记了。

    ……

    等复数完全解释清楚,戚屿早没了那些小情绪,心里反而涌起了一股隐隐的钦佩之情。

    “都听懂了?”复数问他。

    戚屿“嗯”了一声,道:“谢谢……”

    复数:“那我挂了。”

    “诶等等,”戚屿赶紧叫住他,“我还有个问题。”

    复数怔了一下:“什么?”

    戚屿忍不住道:“这么复杂的数据分析,你当时怎么做到半个小时就得出结论的?”

    但他问完后,那边却沉默了。

    戚屿等了一会儿,以为是信号不佳,“喂”了一声。

    复数:“咳,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又问了我一个‘为什么1+1=2’的问题?”

    戚屿:“……”

    对面似乎是笑了一下,才慢吞吞地说:“我刚也在思考,我是怎么在半个小时内得出结论的,但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这对我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复杂的分析。”

    他停顿片刻,又说:“像刚刚那样,给你一点点讲解,才复杂。”

    戚屿两眼一黑……

    “好的,”他尽量控制着用同样平静的语调,咬牙切齿地说,“你不用回答我了,再见。”

    他错了,他不该产生什么奇怪的错觉……

    这个男人居然真能用这么平静甚至还有点温和的嗓音说出这种伤害力十级的嘲讽语言!

    他佩服!

    挂了语音电话,戚屿起身去取了瓶冰水,猛喝了半瓶才冷静下来。

    十分钟后回到房间,他重新拿起手机,见对方又给自己发了几段文字信息。

    f1s:“我刚想了一下,你把那些数据在脑海里转换成图表,可能会更直观一些。”

    f1s:“比如,根据美薇前两年的经营状况,你在脑海里应该会出现由数据转换而成的分析图表,以此作为判断后续发展的基本模型。第三年生产性资产提升,在函数中只算一个较为明显的变量,盈利应该有一个先降后升或者下降后趋于平缓甚至再提升的过程,但后三年财报中数据反映的是线性下降,从这一点就能反映出来,财务数据有问题。”

    f1s:“而且,你不要只看自己家的财报,也要多看看同类型的企业,对比一下各方的数据,慢慢就会找到感觉。”

    戚屿:“……”

    把数据在脑海里直接转换成图?这又是什么变态的能力?

    看着对话框上方显示的“正在输入”字样,戚屿等了等,几秒后,见下面又跳出来一句话。

    f1s:“有什么问题给我留言,我先睡了。”

    戚屿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国内已经是凌晨两点。

    事实上,通过刚刚那两个小时的线上讲解,戚屿早已从心底里认可了复数的实力。

    所以生气归生气,他已经没有想把对方拉黑的冲动了。

    现在见对方仍在耐心地解答所谓的“1+1”,戚屿莫名感觉……有那么一点被安慰到。

    他确实还有一个问题,却不是和财报有关的。

    屿:“你之前不是说只免费回答我一个问题么?怎么,现在我有问题都可以直接给你留言了?”

    而且,在刚刚的语音交流中,戚屿也不止问了一个,复数都回答他了,也没再跟他要钱。

    不过这句话,对方六个小时后才给他回复。

    回的是一张他和徐一舟的聊天截图,截图里徐一舟说:“戚屿还是个大一学生呢,你一个社会人士,就不能多照顾他一下?别欺负人家呀。”

    f1s:“看见没有,叫我别欺负你呢。”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1086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