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初级报告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11初级报告

    由于司航的战队输了比赛,他们没有在西城逗留太久。

    戚屿本着“东道主”的礼仪,原本还客气地邀请司航他们去纽城玩玩,但司航有点玩腻了。

    他的英文不大好,虽然有徐一舟随身翻译,总归没有在国内这么如鱼得水。于是在比赛结束后没两天,他和他的朋友也决定回国。

    戚屿送走了这群不干正事的二世祖,如释重负地返回纽城的家。

    当天晚上正好戚源诚也从日本出差回来,戚源诚在客厅碰上让anne给自己煮咖啡的戚屿,问他:“和司航见过面了吗?”

    “见了,”戚屿强忍着骂脏话的冲动跟他爸吐槽,“司伯伯怎么把他儿子养成这样了?”

    “怎么了?”戚源诚好奇。

    “他来了趟美国,身边跟着几个和他差不多的纨绔少爷,这些人满脑子除了钱权声|色,什么都没有,每天除了吃喝玩乐也没有一点其它的爱好……简直就是一群败类。”

    戚屿很少在背后这样说别人,用的还是这般尖锐的词,看来是真给郁闷到了。

    戚源诚也有些无可奈何:“幺子么,他全家人都宠着他,从小又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估计是被惯坏了,难怪你司伯伯在电话里说起他来都唉声叹气。”

    戚屿挑眉:“那还不管管?”

    戚源诚:“说是管不动,都这么大了,自己主意大得很,他哥也纵容他。”

    戚屿又拣了些自己和他们相处时观察到的现象给戚源诚听,还提到了徐一舟:“对了,司航还雇了个年薪百万的秘书,据说是r大经管系的硕士,不但给他管公司,还管他的日常生活。”

    戚源诚说:“这倒不奇怪,你司伯伯对司泽也是这样的,不惜花重金找这样的人陪他们,其实也是希望孩子能跟优秀的人学点东西,就像许敬于你……”

    “胡说!”戚屿听到这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我和许敬相互尊重,可你没见司航怎么使唤他那个秘书,靠,那哪是秘书?简直就是一全职保姆!司航依赖他依赖得很,连吃饭点个菜都要他来!”

    戚源诚一愣:“这是有点过。”

    戚屿接过anne递来的咖啡,又皱眉道:“我还打听了一下他那个游戏公司的运营成本和盈利来源,粗略给他算了一笔账,觉得这东西整一个就是在烧钱玩,反正想在三年内回本基本不可能,也不知他后面要怎么撑下去……”

    戚源诚若有所思:“回头我给他爸爸打个电话说一下吧。”

    “嘿你可别了,”戚屿立即制止他爸爸,“司伯伯原本就天天在司航面前拿我刺激他,你以为他这次来美国是真想见我?他是想着法儿拿我开涮呢。你要再打这个电话,我不成了背后告状的小人?指不定他又在背后怎么埋汰我……”

    “那怎么办?”戚源诚愁道。

    “凉拌。”戚屿也不管他爸怎么想,端了咖啡转身就走。

    回了自己的房间,戚屿看向摊在书桌上的财报,又是一阵叹气。

    那天他加了徐一舟推荐了人后,却没联系过对方。

    说不上是抗拒还是什么,他总想着自己再努力看看,毕竟他跟爸爸赌的是“自己”看出问题,而不是求助他人。

    可现在都快半个月过去了,他还是一筹莫展。

    戚屿做了番思想挣扎,最终还是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找到几天前加的那位“复数”,发了两个字过去:“你好。”

    这人当初通过他的验证后,也一直没有给他发过什么消息,好像根本没兴趣知道他是谁。

    但在收到戚屿的第一句问候后,他倒是很快回复了,回的是……一个问号。

    f1s:“?”

    戚屿愣了一下,自我介绍:“我是戚屿。”

    又补充了一句:“是徐一舟把你介绍给我的。”

    f1s:“我有印象,什么事?”

    屿:“听说你看财报很厉害?”

    f1s:“直接说你的要求。”

    戚屿:“……”

    屿:“我这儿有份财报,你能帮我看看有没有问题么?”

    f1s:“我收钱的。”

    屿:“徐一舟跟我说过,你怎么收钱?”

    f1s:“看具体问题,你要我看哪家的?”

    屿:“我拍给你。”

    f1s:“不用,你发我公司代码,我查得到。”

    屿:“00x017。”

    f1s:“美薇?”

    屿:“嗯。”

    五分钟后。

    f1s:“你和这家公司什么关系?”

    戚屿又是一愣,问:“这和财报问题有什么关系?”

    f1s:“看关系出报告,不同报告价格不一样。”

    屿:“什么意思?”

    f1s:“我这边可以提供三个等级的分析报告,初级报告适用于分析财报表面问题的普通人,中级报告适用于想要投资意见的股民,但如果你是这个公司的股东,或是其他利益密切相关的人,就得出深度报告了,不同报告需要我投入的时间和能力是递增的,对于收取报告的人价值也是递增的。”

    屿:“等等,所以你刚看了是有问题的?”

    f1s:“问题多着呢。”

    戚屿:“………………”

    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有很多问题了?而且还能给深度报告!?

    这个……有点厉害啊!

    戚屿继续追问:“三种报告分别多少钱?”

    f1s:“5k,1-3w,预估止损额的10。”

    前两个都不贵,不过……

    屿:“预估止损额的10又是什么意思?”

    f1s:“就是字面意思,通过财报分析预估这家公司通过财务造假可能对利益相关者造成的损失,然后收取止损额10的佣金,举个例子,如果我的报告能为这家公司的股东减少一千万的损失,那么我就要收取一百万的报告费。”

    戚屿哑然,他也不清楚美薇的问题有多严重,要是真涉及千万级的财务漏洞,他闲余的零花钱还不一定付得起这报告费。

    也许初级报告对他而言就够了,他只是想要一点启发,并不打算完全假手于人,而且他也想试试这个复数的能力。

    戚屿深思熟虑后道:“我先要个初级报告吧。”

    大概半分钟后,对方才回复。

    f1s:“你好像有点坑爹啊……”

    屿:“……?”

    f1s:“你爸要知道你这么小气会不会觉得白疼你了?”

    屿:“啊?”

    f1s:“徐一舟告诉我你是司源集团董事长戚源诚的儿子,你爸那公司都快陷入危机了,你居然还不肯出钱替他买份深度报告……”

    戚屿:“???”

    ……操tm?他一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前面还逼逼这么多!?

    屿:“不是,我们第一次合作,我就不能对你有点防备心?万一你是个骗子呢?”

    f1s:“所以你能接受的投资风险程度就五千块钱?你到底是不是亿万富翁的儿子啊?”

    “??????”靠,这什么人啊!?

    戚屿控制着因恼怒而微微有些发颤的手指,快速输入一行字:“你少废话,我就要初级报告,你做不做?”

    f1s:“做。”

    f1s:“卡号xxxx……收款人,啄石调查公司,记得打钱。”

    戚屿:“……”

    因为不想暴露自己过多的信息,戚屿把对方的收款号发给了许敬,让他代转。

    许敬看到信息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你找调查公司干什么?”

    戚屿:“查美薇的财报问题。”

    许敬愣了愣:“你爸让你查的?”

    戚屿:“是我自己要查,他还不知道,你先别跟他说。”

    许敬失笑:“你这家伙……”

    戚屿原以为对方出报告需要一段时间,结果不到半个小时,复数就给他发了份文件。

    戚屿一惊:“这么快?”

    f1s:“才5k的活,你想要我做多久?”

    屿:“……”

    戚屿赶紧点开扫了一眼,果然如对方所说,问题还不少——

    “生产性资产投入增高未从利润中体现相应收益增长;偶生利润123为异常现象;销售费用172主要为推广驱动;期间费用28相较同类型企业偏高……”

    一条条看下来,戚屿感觉手心一阵热一阵冷,一会儿为对方的判断感到震惊,一会儿又为自家公司的财报能这么轻易叫人看出经营问题而感到心慌。

    看完一遍,他返回对话框,追问道:“怎么就只有分析结论?”

    f1s:“那你还想要什么?”

    屿:“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出这些结论的。”

    f1s:“……”

    屿:“怎么了?不能说?”

    屿:“还是又要钱?”

    屿:“你要多少钱?”

    f1s:“不是,呵呵。”

    f1s:“你刚那问题就像是在问我是怎么算出1+1=2的,我也得花时间想想怎么给你解答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不?”

    戚屿:“…………”

    这tm……他看了小半个月什么都没看出来,放这人眼里是“1+1”的问题?到底是他太傻逼还是这人太牛逼!?

    戚屿的骄傲使他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嘲讽。

    他赌气道:“算了,我自己再看看吧。”

    f1s:“行,看在你是初次惠顾的份上,我送你一次售后服务,不过,我只免费回答你一个问题,如果有看不懂的,记得想清楚了再问。”

    戚屿把手机“哐”地拍在书桌上,心里暗暗发誓,他要再去问这个复数问题,他就是狗!

    自己好歹也算是个名校大学生,不会连五千块就能买到的东西都琢磨不透吧?他还真不信那个邪了。

    ……

    好巧不巧,第二天一早,戚源诚就在餐桌上问起了他近日看了财报的感受。

    戚屿随口复述了一条复数报告中的结论:“我觉得美薇的经营性利润来源好像有点奇怪……”

    戚源诚“咦”了一声,大感意外:“你怎么看出来的?”

    戚屿心里一个咯噔,他当然不可能知道!

    “就是感觉……”他硬着头皮扯谎。

    戚源诚像是和他产生了共鸣,立即道:“我也有相同的感觉,这两年营业成本和利润的大体走向没有达到我内心的预期,可我让下头的人去查了查,都没查出问题出在哪里。”

    戚屿愣了,他问的那个复数明明说能提供更专业的报告,说不定就能直指要害,公司里招了这么多高管,难道没一个有他的能力?

    “怎么会查不出问题?美薇上上下下的管理人员都是吃素的吗?”戚屿皱眉。

    “这就是经营企业的难处,雇人容易御人难,你看中对方的能力,让人家为你打工,可人家既然有那个能力,就未必甘愿只领你这么一点工资。”

    “你怀疑有公司的管理人员在背后搞鬼?”戚屿问。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戚源诚保守道,“如果他们能把帐做得滴水不漏,叫股东查不出一点问题,那我们也无可奈何。”

    戚源诚说完,又一脸欣然地看向戚屿:“不过,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能有这么敏锐的直觉,这可是对企业家而言非常可贵的特质,不枉我教导你多年啊……”

    戚屿一阵心虚,他不想告诉爸爸,自己其实是做了弊。

    而心安理得接受这种夸奖也不是他的性格——自己撒的谎,跪着也要圆完——戚屿咬咬牙道:“爸爸,有没有美薇这两年的财务明细?我想再研究一下。”

    “有。”见儿子这样主动好学,戚源诚越发感到欣慰,“我一会儿去公司,让财务那边把明细都调出来。”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1086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