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择友喜好

加入书签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投票推荐

    007择友喜好

    两个月后。

    放了暑假的戚屿听从爸爸的安排早早地从学校回来。

    当晚戚源诚特地让anne做了戚屿喜欢的菜,为他接风洗尘。

    “学校里都还好吗?”戚源诚吃饭时问他,“有没有遇上不错的同学?”

    “还行,比高中的时候忙一些,”父子俩吃饭比较随意,戚屿也不讲究什么礼仪,边吃边道,“同学各地方来的都有,还碰上两个国内的。”

    “哦?都是什么样的人?”戚源诚打听道。

    “都是女生,关系一般。”

    “……”

    戚源诚问:“那你平时除了上课,还做些什么?”

    “在宿舍看看书,拉拉琴,”戚屿尝了一口anne烧的清蒸鲈鱼,眼睛亮了亮,“有时出去听个音乐会,健个身……”

    “一个人?”

    “嗯。”

    “不无聊吗?”戚源诚奇怪道。

    “无聊啊。”

    “……”

    戚源诚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儿子聊天了。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忍不住道:“你好像都不怎么和你的同学交朋友。”

    从戚屿十岁那年转学来美国就这样,起初戚源诚以为他只是不适应,过阵子就会好,但小学、中学,到现在大学……他好像从没见戚屿提起过自己和哪个同学关系特别好,也没见他带什么同龄的朋友回过家。

    “爸爸……”戚屿垂着眼睛边慢条斯理地挑鱼肉,边问,“如果我说,我觉得我的同学都有点幼稚,你会不会觉得我高傲?”

    戚源诚一愣:“幼稚?”

    “就是感觉他们单纯,没经历过事儿,”他抬了下眼睛,眸子里闪着一丝无奈,“我跟他们都没什么共同话题,怎么交朋友?”

    戚源诚:“……”

    戚源诚回想起九年前,他和姜莹离婚,当时他们协商各带一个孩子,他起初是想要戚枫的,因为在那之前一年,戚屿刚遭遇了一次绑架,他怕戚屿跟着自己又受到什么伤害,无法给前妻交代,而小枫的性格要比他哥开朗一些,也喜欢新鲜事物,可能更容易适应国外的生活——但没想到,戚屿居然主动表示愿意跟他……

    戚源诚很欣慰,来美国后,生怕戚屿一个人在家孤单,几乎做什么事都带着他,上班开会也好,出去应酬也好,甚至去世界各地谈生意、见朋友,只要戚屿愿意,他从不避忌携他同行。

    现在听戚屿这么一说,想想这孩子从小见过这么多世面,确实可能比同龄人成熟一些。

    戚屿接着说:“我喜欢跟比我年长点的人交往,比如许敬哥,他懂得多,我和他在一起就很聊得来。”

    戚源诚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恍然大悟道:“难怪……”

    许敬是六年前来司源的,本来那个年轻人刚硕士毕业,只是应聘到美薇的国际销售部当副经理。一次戚屿去公司,不知怎么就和对方认识了。

    那时戚源诚便觉得有点意外,因为他很少见戚屿跟什么人能聊这么久,不免就对许敬多了份关注,后来又见戚屿每次去公司都跟许敬在一块,索性就提了他当董秘,也方便戚屿找他。

    许敬也没辜负他的期待,那几年几乎把戚屿当亲弟弟在照顾。

    当时戚屿才念中学,许敬年长他足足十二岁,又是名校硕士,无论是在学习还是在生活上,都能给他很好的建议与帮助。

    周末空了,许敬还会主动带戚屿出去看电影、看展览,两人除了各自的工作和学习,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戚源诚以前只觉得许敬这个人很聪明,懂得往戚屿身上花心思,是个目光长远的人,自然也乐意栽培他。

    听了戚屿的解释,他才明白并非是许敬特殊,而是这人刚好投了儿子的择友喜好。

    戚源诚放下筷子,沉吟道:“你说的我明白了,爸爸不觉得你高傲,只是戚屿啊,你以后要做管理,就得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许敬是很出类拔萃,但这世界上更多的是一般优秀的人,甚至平平无奇的人,只有把平平无奇的人也用得恰到好处的,才能成为优秀的企业家……”

    听着他爸喋喋不休的说辞,戚屿迟钝地“嗯”了一声,继续埋头对付桌上的半条鲈鱼。

    戚源诚又提着筷子,吃了口饭,道:“斯泰福已经是顶尖的学校了,能去那里念书的,我想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你可以多留意一下身边的同学,如果觉得不错,就试着结交结交,他们很有可能会成为你今后重要的人脉和资源,碰上家境一般的,也可以招揽,看他愿不愿意以后跟着你做事情……”

    戚屿忽然打断他道:“爸,帮我夹一下。”

    戚源诚:“???”

    戚屿:“鱼。”

    只见戚屿正用筷子剃中间的鱼脊骨,从尾部掀起来,到鱼头那儿被卡住了。

    戚源诚帮忙夹断了鱼骨,看着戚屿把大片底下的鱼肉兜进碗里时那一脸满足的神情,不由叹了口气,不再继续说教。

    等吃过晚饭,戚源诚才把戚屿叫到自己的书房,把一叠打印好的资料递给他:“你学完会计课了吧?”

    “嗯。”戚屿接过瞄了一眼,见是美薇服饰公司去年的财报。

    “正好,四月的时候美薇的cfo拿这个给我过目,我已经看过一遍了,觉得今年美薇那边的财务报表有点不大对劲。”

    “哪里不大对劲?”戚屿看向他爸。

    “美薇的利润已经连着三年下滑了,我直觉公司的经营是有点问题的,但具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还没查出来,”戚源诚拿起茶杯喝了口水,道,“不过,我也不指望你帮我找出问题来,你就对照学校里学的知识看一看——财表数据反应的是一家公司的真实经营状况,学会看财报能让你对公司有进一步的了解。”

    “哦?”听他爸爸一说,戚屿反而被激起了好胜心,“那我要是帮你找出问题来了呢?”

    “呵呵,财务的职责是把账做平,而有能力的财务能把账做漂亮,如果谁都能轻易看出来问题,我就不需要花钱请高级人才做账了,”戚源诚笑看了他一眼,像是在笑他的自不量力,但为了鼓励儿子,他还是缓转语气道,“这样,你要是看出来,我就给你换台车。”

    “车?”戚屿无所谓道,“我对那个没兴趣。”

    戚源诚问:“那你想要什么?”

    戚屿掀了下眼皮:“我要是帮你找出问题来,你以后能不能别老管我交什么朋友了?”

    戚源诚一噎,心中苦笑,原来这小子在这儿等着他呢。

    “好吧……”哎,到底是嫌他啰嗦了啊。

    得到戚源诚肯定的回应后,戚屿拿着财报往外走:“那我就在家看,不用去公司了?”

    “随你喜欢吧,反正公司你以前也常去,对各部门情况都了解,在家看也一样……”戚源诚说着,忽又想起什么,叫住他道,“对了,下周我要去趟日本出差,司航刚好要来美国,你招待他一下。”

    “司航?谁?”戚屿停下脚步。

    “就是你司伯伯的小儿子,你们小时候见过面的。”

    戚屿回忆了两秒,想起来了:“哦……那个‘淘气包’啊。”

    司伯伯是爸爸的生意伙伴,也是司源集团的另一位股东。

    早年他们还在国内的时候,两家经常走动。

    司伯伯也有两个儿子,大的叫司泽,比他年长了约莫八、九岁,小的那个叫司航,和他与小枫的出生日期就差了没几个月。

    这个司航特别特别淘气,第一次去他们家里玩就打碎了妈妈最喜欢的一只珐琅彩瓷瓶,还抢走了戚枫的变形金刚,把戚枫气得呜呜直哭。

    为此他差点跟司航打了一架,后来是大人出面把他们分开,然后司伯伯又不痛不痒地教训了司航一顿,几个孩子才假装握手言和。

    多年过去,虽然戚屿已经不记得对方的样子了,但那家伙骄纵捣蛋的性格可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来美国干什么?”戚屿问。

    “我听他爸说,司航爱玩游戏,他哥给他整了个游戏公司,然后还组了个什么队伍,要来这边参加比赛……”戚源诚当时听得也是稀里糊涂的,这会儿想表述也表述不完整,“你们年轻人的东西,我也不大懂,你回头自己问他吧。我看你司伯伯的意思,是想让你们小一辈趁这个机会聚聚,叙叙旧,还说让司航好好跟你学习学习。”

    戚屿笑了:“我俩一样大,他能跟我学什么?”

    戚源诚道:“司伯伯听说你在斯泰福念书,对你很是夸赞。司航的学习不大行,你司伯伯去年把他送进了好学校,但他也和文辉一样有点不务正业。”

    “这种事得看个人觉悟,靠别人说有什么用?”戚屿随口评价了一句,但他知道这任务推不掉,也不再多说什么,“行吧,你到时候让他直接联系我,我带他在这边玩玩。”

    几天后,司航就加上了他的微信。

    说实话,戚屿平时不大使用这个,他和亲近的人联络一般都直接打电话。当初申请账号纯粹是因为戚枫说什么国内大家都用微信,聊天很方便,忽悠他装的。结果装完后,他也没见戚枫找自己聊过几次天。

    戚屿嫌麻烦,一直没删,后来又加了妈妈和许敬,但用得还是不频繁。

    司航加上他后,客气地问:“屿哥,你在美国哪里啊?”

    戚屿:“纽城。”

    司航:“啊,我是去西城,那儿距离你远吗?”

    戚屿:“……”

    司航:“怎么了?”

    戚屿:“没什么,你几日来?”

    司航:“12号。”

    戚屿:“把航班信息告诉我,要我给你订酒店么?”

    司航:“不用不用,我秘书都给我订好了,我就是想顺便过去见你一面,很多年没见了。”

    戚屿挑了下眉,这家伙居然还有秘书?

    司航给他发了航班和酒店位置,也不用他去接机,只说让戚屿到时候去找他玩。

    省心倒是省心,但……

    西城和纽城也他妈离得太远了,几乎横跨一整个美国了,“顺便”个鬼啊!

本文网址:http://www.bdhwx.com/0/136/1086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bdhwx.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